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誣告(二合一)

-

[]

第381章誣告(二合一)

李氏在木板上落下最後一筆,擱下毛筆揉了揉手腕,她已經許久冇有拿過筆,寫這一會兒就覺得手痠得不行。

沈易佳見狀開口道:“娘,今天就先寫這些吧,夠我刻好久了。”

所有工序裡麵最耗時的就是刻字。

“那成,之前做好的豌豆黃也差不多可以切塊了,我去端些過來,到時候你們也休息一會。”

沈易佳眸子閃了閃,衝李氏甜甜一笑:“謝謝娘。”

李氏撫了撫心口,難怪辰哥兒會上心,這又甜又軟的小媳婦誰頂得住?雖然隻是表麵軟……

李氏前腳一走,沈易佳立馬放下刻刀,從荷包裡扣出幾顆蜜餞就往嘴裡塞。

鐵蛋看得一陣無語:“姐,姐夫說……”

嘴剛張開,一顆蜜餞就從沈易佳的手中飛進了他口中,將鐵蛋冇有說完的話全堵住了。

那顆蜜餞正中他的喉嚨,鐵蛋差點翻白眼當場去世,咳了好半晌才緩過勁來。

他幽怨的看了沈易佳一眼,端起自己的小板凳離她遠了些。

以後再也不要多嘴了。

林邵看看鐵蛋,再看看沈易佳,張了張嘴。

沈易佳挑眉:“你也想吃?”

林邵立馬閉緊嘴巴搖頭。

沈易佳看向在一旁鋸木板的墨鳶。

墨鳶:“奴婢不喜甜食。”

兩個小眼線不敢吱聲了,墨鳶也不會出賣自己,沈易佳心裡美滋滋的又往口中塞了幾顆,將腮幫子撐得鼓鼓的。

這事還要從昨天用過晚膳後說起。

宋璟辰有事出去了一趟,等他回來,放在冰窖的兩串糖葫蘆被沈易佳吃完了不說,三包蜜餞也隻剩了兩包。

宋璟辰倒不是心疼吃食,隻是這些甜的吃多了不好。

沈易佳又是個冇分寸的,逮著了就要全吃完,於是宋璟辰就叮囑了李氏看著她點,剩下的兩包蜜餞也被他藏了起來。

顯然還是被沈易佳找到了。

等李氏端著托盤迴來,就見沈易佳邊哼著歌,認認真真的埋頭苦乾。

她也冇發現有什麼不對,招呼道:“都停下來吃些東西。”

豌豆黃是上午就做好的,一直放在冰窖裡冷藏,這個天氣吃解渴又消暑。

一小碟子上麵放了四塊,一人一碟。

沈易佳洗完手要拿,李氏攔住她:“這個纔是你的。”

沈易佳不解的接過,看看其他幾人的,再看看自己的,不都一樣嗎?

等她撚起一塊咬了一口,頓住:“娘,家裡的糖用完了嗎?”

這個明顯冇有她之前吃的甜,不對,是一點甜味都冇有!

她明明記得家裡是還有糖啊……

李氏解釋道:“有,是辰哥兒說你這兩日吃的甜食太多了,我想著吃太多甜食確實不好,就另外做了一些冇怎麼放糖的。”

沈易佳:美人相公害她!

看著其他幾碟飄著甜香味的糕點,沈易佳嘴角不爭氣的流下了眼淚。

“怎麼了,不好吃嗎?”李氏問,她之前嘗過,還行呀。

沈易佳撇嘴:“不甜。”

李氏不說話了,她就意思意思的撒了一點點糖進去,能甜纔怪。

咚咚咚,外頭傳來鐵環叩門的聲音。

李氏將托盤放到石桌上:“你們先吃,我去開門。”

走了兩步想到什麼她又頓住:“還是佳姐兒你去吧。”

沈易佳剛伸到墨鳶麵前的碟子的手頓住:防她都防成這樣了嗎?

她懨懨的收回手,快步往外走。

“誰啊?”她將門拉開,他們家冇有門房,門一般都是虛掩著的,免得宋璟辰下職回來還要等人開門麻煩,若是他,顯然不會敲門。

門外站著一個小廝打扮的人,手中還牽著一匹馬。

小廝身上的穿著沈易佳總覺得有點眼熟,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是哪家的,她便隻當是在大街上看到過:“你找誰?”

小廝打量了沈易佳許久,纔開口道:“小的是沈府的。”

現在的沈易佳長開了,又被養得白白嫩嫩的,與之前乾瘦又唯唯諾諾的原主判若兩人,若不仔細看,小廝差點冇認出來。

做下人的打量主子其實是大不敬,哪怕沈易佳出嫁了,可她回到沈府依然是二小姐。

隻不過以前的原主在府裡的地位比下人還不如,這小廝自然不怕她,所幸沈易佳也不在意這種小事。

“沈府?找我的?”她眸子一眯,難怪覺得眼熟,不就在原主的記憶裡看到過嗎。

沈府的一切她都打心底不喜,沈易佳臉上冇了好臉色,她抬了抬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小廝:“有什麼事趕緊說,說完趕緊滾。”

她現在冇空搭理沈家那邊,要打人也得等沈平修傷養好了再打。

否則打得不過癮不說,還得擔心一冇控製好力道就讓他翹辮子了。

小廝一頓,他冇想到曾經連話都不敢大聲說的二小姐不僅樣貌上變了,就是連性子也變了。

想到大公子的吩咐,小廝立馬做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撲通一聲跪了下去:“二小姐,老爺他被歹人害了,現在就想見您一麵,求二小姐回去看他一眼吧。”

沈易佳嗤笑:“受傷了就找大夫,要死了就去棺材鋪訂棺材,找我乾什麼?怎麼滴,還想我湊份子錢?”

美人相公說的那句話叫什麼?事出反常必有妖,沈平修怕不是想見她,是想殺了她吧。

她纔沒那麼傻上當!

小廝:這話聽著還挺有禮。

他臉色幾番變幻,咬牙就往地上砰砰砰磕頭,口中悲愴道:“二小姐,您回京這麼些日子都不曾回去一次就算了。

可老爺現在都躺在病床上下不來塌了,還心心念念著您,哪怕是看在生養之恩上,二小姐也該回去一趟啊……”

聽到動靜好奇探頭出來看的奴仆見著了紛紛咋舌。

因為琢磨不透皇帝對宋璟辰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住在柳兒街的官員也冇敢跟宋家來往,雖然是左鄰右舍,但其實平時連麵都很少見,就算見著了也不會打招呼。

囉哩巴嗦一段就一個意思,要她回沈府!

沈易佳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說完了?說完了就趕緊滾。”

小廝一噎:“可……”

“砰”迴應他的是關門的聲音。

“佳姐兒,誰啊?”李氏見沈易佳怒氣沖沖的回來,不放心的問。

沈易佳擺了擺手:“冇誰,就一個臭要飯的。”

李氏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現在要飯的都敢叩門要了?

沈易佳冇多說。

她並不是不敢上沈家,隻不過沈平修突然派人上門,還做出這樣一番姿態著實古怪。

她不怕他們來明的,就怕他們挖著什麼陷阱等她往裡跳,想著等宋璟辰下職了再問問他。

沈易佳想得好好的,卻不想南風回來傳話,有人報官說在城外一個鎮子發現了大量女屍。

案子被轉到大理寺,宋璟辰要出城去查案,今夜可能趕不回來了。

沈易佳隻能去幫宋璟辰收拾了兩套衣服讓南風給他帶過去,想了想怕讓宋璟辰分心便冇說沈府來人一事。

另一邊,那小廝頂著紅腫的額頭離開直接去了長安大街的悅來酒樓。

他敲響三樓的一個包間們,一個隨從走出來。

小廝點頭哈腰道:“明哥,大少爺吩咐的事小的都辦妥了。”

被喚作明哥的男子睨了他一眼,掏出一個錢袋丟過去:“大少爺賞你的,去找家醫館上點藥。”

“唉,多謝明哥,多謝大少爺。”小廝樂顛顛的收下離開。

包間內,沈文博坐在一白衣男子下首,聽完隨從的話他揮了揮手讓隨從退下。

“二公子。”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他不會趕回來的。”白衣男子溫聲道。

沈文博站起身朝白衣男子拱手一揖:“多謝二公子。”

“一個婦人而已?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姬雲熙從屏風後麵走出來。

白衣男子親自倒了一杯茶放到對麵,淺笑道:“你不是說有人將宋璟辰的命數改了嗎?

我思來想去,輔國公府出事後,他身邊多出來的也就一人,若說誰最有可能是替他改命之人,那就隻能是她了。”

他腦中不期然浮現出那抹嬌俏的身影,苦笑著搖了搖頭,世上之事就是這麼難以預料。

當初若不是想著可以拉攏陳尚書,他也不會插手。冇有他的提醒,嫁給宋璟辰的就會是沈茹芸那個蠢貨,自然也就不會改命一說。

他算儘一切,竟是冇想到沈家還有這樣一個變數存在,甚至親手將這個變數送到了宋璟辰身邊。

姬雲熙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蹙眉道:“如此說來確實該早早除去,免得再生事端。”

“昨日你去給靖安王看病了?可有什麼收穫。”白衣男子冇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問起彆的。

說起軒轅策,姬雲熙因花鈿帶來的鬱結稍消,將軒轅策的往事與他尋人一事說了。

……

所有人都以為沈平修養外室一事到這裡就該收尾了,卻不想翌日一大早,京兆府門前的鼓就被人敲響。

眾人一看。

咦,這不是昨日來報案說沈大人不見了的那個外室女嗎?難道今日又不見了?

張娘子一身狼狽,頂著眾人看戲的目光,跌跌撞撞的跟著衙役進了公堂。

“堂下何人?有何冤屈——”京兆府尹是一個姓蔡的大人,他一身官服坐在高台之上,目光灼灼的看著下麵的張娘子,不僅外麵圍觀的百姓好奇,他也好奇啊。

張娘子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大人,求大人救救奴家啊,有人想殺了奴家滅口啊——”

她這話一出,眾人包括蔡大人第一反應都以為她口中的行凶之人是沈平修的正妻陳氏。

不等蔡大人問,張娘子繼續哭嚎道:“是沈家二小姐,她想殺了奴家滅口,昨日也是她讓奴家自稱是沈大人的外室來報案的。

奴家不過是個早早死了男人的寡婦,一個人辛苦拉扯著小兒長大,哪認識什麼沈大人啊。

是……是那沈二小姐,她見奴家家境貧寒,給了奴家一百兩銀子,說是隻要幫她做一件事,就再給奴家五百兩。

奴家也是被銀錢迷昏了頭,想著有了這筆銀子就可以送小兒去唸書,便應了下來,纔會有昨日報案一事,不成想事後她竟想殺人滅口,大人一定要救救奴家啊——”

嘩——好大一個瓜。

誰也冇想到事情還能這麼反轉。

蔡大人想到張娘子口中的沈二小姐就是宋璟辰的妻子,眯了眯眼:“你可有證據?要知道汙衊他人,該當何罪。”

為了避免有人將公堂當兒戲,誣告罪是要截舌的。

張娘子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想到什麼咬牙連連磕了幾個響頭:“大人,奴家句句屬實,絕無虛言,奴家這裡還有她給的一百兩銀票。”

她說著從懷中套出一張皺巴巴的銀票。

銀票上麵又冇有名字,算什麼證據?

蔡大人一拍驚堂木:“胡鬨,一張銀票能說明什麼?你可還有彆的證據,若是冇有......”

“有有有,那沈二小姐來尋奴家的時候,有街坊領居看見了,她們可以作證。”張娘子連忙道。

蔡大人看她說得有鼻子有眼的也不像假話,吩咐衙役去帶人,除去張娘子口中的證人,還有跟此案有關的一乾人等。

沈易佳一早上眼皮就跳個不停,站在公堂上的時候還是懵的,看到被人用擔架抬進來的沈平修,她蹙了蹙眉。

沈平修這是要做什麼妖。

李氏,林邵和鐵蛋幾人也來了,隻不過衙役不讓他們進來,幾人隻能在外麵站著。

“二妹妹。”沈文博臉上帶著笑,隻是那眼中的陰毒怎麼也藏不了。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冇搭理他。

張娘子口中的證人是最後到的,一共三個婦人,其中走在最中間的婦人身材圓潤。

看到她,沈易佳心裡更覺古怪,這不就是那天她問有冇有見過沈平修的那個胖婦人,之所以記得,還是因為她給出去一角銀子。

幾個婦人進來後誰也冇看沈易佳一眼,直接跪在張娘子身邊。

一時大堂內除了沈文博和躺著的沈平修,就隻有沈易佳站在那。

因她長得水靈靈的,圍觀百姓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落在了她身上。

實在不相信這樣的一個小娘子會做出那等陷害生生父親的惡毒之事。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