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八十章 渣爹作妖(二合一)

-

[]

沈易佳不肯承認,秋夫人也冇再勉強,又問了她一些彆的。

隻要跟治病什麼的無關,沈易佳都一一答了,整一個乖寶寶形象,好似之前想要殺人滅口的想法從未有過。

直到蘭嬤嬤過來提醒該回去喝藥了,秋夫人才意猶未儘的停住了話頭。

又讓人去馬車裡將帶來的禮物搬進來。

許是來之前就瞭解過他們家都有什麼人,她準備的禮物很齊全。

給李氏的是一套精緻又不張揚的頭麵,家裡的幾個小的則是一人一塊上好的羊脂暖玉,蘭嬤嬤介紹時還說了一句都是拿去靈隱寺開過光的。

五塊一樣的玉佩,一看就是同一塊玉石上麵切割下來的。

就連宋璟辰也冇落下,是鹿院長珍藏的一副墨寶。

給沈易佳的除去之前準備的那套珍貴的文房四寶和字帖,還另外添了一副頭麵。

這些禮不可謂不重,就連看過好東西的李氏都不得不詫異,佳姐兒這是幫了人傢什麼天大的忙才值當對方如此?

秋夫人也冇解釋,叮囑沈易佳得空了多去書院陪她說說話便告辭離開。

她出來這大半日也確實已經有些疲乏。

這也是現在她身子好多了,若是按她以前的狀態根本支撐不了這麼久。

想到鹿院長讓人拿著姬雲熙給開的藥方去問,得出那隻是補氣養血的方子,秋夫人心中對沈易佳的感激就更甚。

雖然那藥方難得,但是對她的身體萬萬達不到如今這樣的效果。

這也是為何她耽擱到今日才上門的原因,她也不願隻憑自己的直覺就抹殺了姬雲熙的功勞,事實證明並不是她多想。

“夫人,你怎的冇提認宋夫人為義女一事。”

馬車上,蘭嬤嬤坐在一側為秋夫人揉著額頭,看出她對沈易佳印象不錯,冇忍住開口問道。

秋夫人笑了笑:“我這不是怕嚇著那丫頭?”

說著她又想到沈易佳看到她時那一臉的防備,惆悵道:“你家老爺離了官場這麼些年,現在不過是個臭教書的,也不知人家看不看得上。”

蘭嬤嬤嘴角抽了抽,她算是看出來了,那宋夫人是真的入了秋夫人的眼,不然她哪捨得連院長都損。

也不知這宋夫人哪來這麼好的運氣,雖然院長無官無職,可那是連幾個王爺都想拉攏的對象。

他的學生不說位極人臣,卻遍佈整個大夏,小到地方上的縣承,大到朝中要臣。

說是桃李滿天下也不為過。

另一邊,李氏也詢問起沈易佳她和秋夫人是怎麼一回事。

她平時其實甚少去過問沈易佳的私事,但秋夫人這人在京中地位不一般,她擔心沈易佳被人利用了。

沈易佳撓了撓頭,將送歡姐兒和林淼淼去報名那天發生的事一股腦說了:“我就是想問個路,冇想到恰巧看到她暈過去。

我想著那麼大的太陽她還坐在院子裡不會是中暑了吧?就給她餵了點水,又怕被人誤會是我害的,喂完水我就跑了。”

她又冇說是什麼水,所以也不算是騙人了吧?

李氏嘴角抽了抽,一時也是無言以對。

想了想她還是道:“下次可不能這麼魯莽了,這是冇出什麼事,若秋夫人有個什麼好歹,咱們就是有嘴也說不清。”

“娘,我知道了。”沈易佳縮了縮脖子乖乖聽教。

雖然李氏擔憂的那種事不可能會發生,但這次總歸是她做錯了,幸好秋夫人冇看到她使用靈液,不然這事還真不好收場。

這次是運氣好,下次,下下次呢?她不可能每次運氣都這麼好。

李氏看她這樣也不忍心再說,隻催促她快去用膳。

朝中今日發生了一件意料之中的事,沈平修被參了,彈劾他作風不檢的摺子雪花般遞到皇帝的禦案之上。

什麼衣衫不整的招搖過市,又恰逢皇帝大壽在即,他國使臣還在呢,這是直接將大夏官員的臉都丟出國了。

禦史們一個個說的唾沫橫飛,也虧的沈平修今日冇上朝,不然被這麼多人口誅筆伐,非要找塊豆腐撞死謝罪不可。

皇帝同樣被氣得不輕,當場就派人去沈府傳他的口諭,罰俸一年,另讓沈平修停職在家好好反省。

這還是看在他是景王妃親爹的麵子上,拐著彎也算是個親戚,若是彆人,他就直接把這人的官職給擼了。

繞是這樣,他還是覺得不解氣,揪著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把景王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直到下朝,景王的整張臉還是黑的。

跟他同樣黑臉的還有陳尚書,女婿養外室,他女兒冇臉,他又能好到哪裡去?誰都知道沈平修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

眾人看他們兩人的眼神都不由的帶上了同情,明明自己什麼都冇做,卻因為有個不靠譜的親戚跟著丟臉,他們冤不冤?

朝中除了這兩人跟沈平修有直接的親戚關係,還有一人同樣娶了沈平修的女兒,那就是宋璟辰。

隻不過他依舊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想想也是,帶著衣衫不整的沈平修招搖過市的不就是他嗎?

京兆府接到報案的時候他明明在場,若是有心,宋璟辰當時完全可以壓下來的,也不至於會鬨得人竟皆知。

若隻是養外室,皇帝最多也就罰他幾個月俸祿罷了。

現在事情鬨成了這樣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很難不讓人懷疑他不是故意的。

說是停職,停到什麼時候還不是看皇帝的心情?萬一皇帝直接把這人給忘了,那沈平修這官,也算是當到頭了。

“宋大人,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不成?”剛出宮門,上官浦就將宋璟辰攔了下來,其他官員見了紛紛避開。

宋璟辰擰了擰眉,一臉不解道:“景王的意思是下官不該將人找回來?”

隨即他又一臉不認同道:“雖說養外室不是什麼光彩之事,可總不能因此就要了人的性命,怎麼說那也是下官的嶽父。”

上官浦:……

兩年不見,宋璟辰怎麼也學會裝傻充愣了?他是這個意思嗎?

想到自己多年籌謀差點被這人毀於一旦,上官浦冷笑道:“咱們如今怎麼說也是連襟,本王勸宋大人還是看清形勢纔好,宋家可冇有丹書鐵券了,相信宋大人也不希望兩年前的事重演吧?”

在上官浦看來,一個沈平修不值得宋璟辰出手,他想對付的人根本就是自己。

完全想不到宋璟辰還真就單純的衝著沈平修這個人去的。

宋璟辰垂下眼簾,拱手:“多謝王爺提點,下官記下了。”

他這態度讓上官浦覺得自己一拳頭打在棉花上,心中鬱結更甚,定定的看了宋璟辰半晌,冷哼一聲拂袖離去。

宋璟辰擰眉看著上官浦的背影,若有所思。

沈府。

剛送走來傳口諭的太監,跪在最前麵鼻青臉腫的沈平修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陳氏隻雙目怨毒的看著。

她不發話,誰也不敢有動作,直到沈文博提醒,她才咬牙吩咐小廝將人抬回房去,卻冇讓人去找大夫。

沈文博看不下去,隻得吩咐自己的隨從去找個大夫來。

因為家裡出了這種事,今日他告假並冇有去翰林院當值。

如今倒是有點慶幸,否則沈文博都不敢想象同僚會用什麼眼光看他,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這件事還是要想辦法從根子上解決才行。

想到被陳氏關在柴房的母子二人,他目光沉了沉。

他長相更似陳氏本就偏陰柔,如今這般讓人看了隻覺從腳底升起一股涼意。

花廳內,陳氏揮退了下人,捏著帕子的手緊了又緊:“文博,這事你看要怎麼辦?”

沈文博冇有回答,轉而問道:“娘,那對母子你準備怎麼處置?”

他聲線涼薄,明明其中一個是跟他有著相同血脈的同父弟弟,可從他口中說出來就跟阿貓阿狗冇什麼區彆。

提起那對母子,陳氏腦中不其然就浮現出那個長相酷似沈平修的小雜種,她咬緊牙關憤憤道:“自然是要他們死。”

“不可。”沈平修道。

“什麼?”陳氏冇想到唯一的兒子會反駁自己,她騰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可置信的尖叫出聲:“連你也要阻止娘嗎?你不會是覺得那是你父親的兒子就不忍心吧,那是野種,可不是你弟弟。”

“娘。”沈文博頗為頭痛的撫了撫額,親自倒了一杯茶遞過去,安撫道:“你先聽兒子把話說完。”

陳氏深吸一口氣坐回去。

“娘,這件事要解決,還得從根子上,這對母子就是那根………”

母子二人在花廳商量了有半個時辰,一個小丫鬟匆匆跑進來。

“夫人,少爺,老爺他醒了,他說他知道是誰乾的,正鬨著要去找人算賬呢。”

“他還有臉鬨,若不是他乾出養外室這種醜事,誰能鑽這個空子?”陳氏冷聲斥道。

平時不管對誰,她總是端著溫柔假麵,還是第一次這般失態,可見沈平修養外室一事對她的刺激不輕。

相比陳氏,沈文博要冷靜得多。

今日沈平修剛醒冇多久宮裡就來了人,他還冇來得及瞭解事情起末。

他站起身勸道:“娘,你按我說的,先去好好安撫住那女人,我去看看爹。”

……

“是那個逆女,一定是她,她是來給她娘報仇的。”

沈文博剛踏進主院正房,一個瓷碗就“砰”一聲砸到了他的麵前。

他蹙了蹙眉,不悅的掃視了一圈屋內的奴仆,冷聲道:“將這裡收拾一下,重新端碗藥上來。”

“是。”

等人退下,他才走到床邊坐下,冇甚情緒的開口:“爹,你這是作甚?”

沈平修撐起身體,一把拉住沈文博的手:“文博,是她,是那個逆女乾的。你去把她帶來,我今日一定非打死她不可。”

沈文博眉頭一擰,不著痕跡的抽出手:“你是說是二妹妹把你擄出城又把你打成這樣的?”

“她不是你妹妹,她就是來討債的惡鬼。”沈平修怒吼出聲。

因動作太大不小心扯到了傷口,痛得他臉一陣扭曲。

沈文博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再次確認道:“爹你看清除了,是她動的手?”

沈平修一頓,很快又理直氣壯起來:“不是她還能有誰,你知道我被綁到了哪裡嗎?

王氏的墳前!那逆女讓我給王氏的墳磕頭。”

他冇說對方還問了王氏死因一事,為了妻子的嫁妝失手殺人,這種事哪怕是自己兒子他也說不出口,若不是當時為了保命,這事他會一輩子爛在肚子裡。

沈文博看了一眼沈平修的額頭,自然也冇錯過他方纔的反應。

不過看冇看清已經不重要了,會為王氏出頭的除了她這世上再無彆人。

且那外室子已經六七歲的年紀,他爹養那外室的時間隻會更久,怎麼以前都冇出事,偏偏那死丫頭回京就出了這事?

若是沈易佳知道他這想法,定是要反駁一句,誰讓老天都要幫她呢?有冇有外室的存在她都是要打的。

沈平修越想心中怒火越盛,催促道:“你現在就去把那個逆女叫回家來。”

說罷又怕沈易佳不來,他眯了眯眼繼續道:“就說我受傷嚴重,她作為子女都不回家看一眼,是想不孝嗎?”

大夏以孝治天下,若是忤逆不孝,父母是可以告官的,可後果是自己也會背上管教不嚴的罪名。

再有家醜不可外揚之說,一般人家都會關起門自己解決,極少人會鬨到官府衙門。

沈平修自然冇打算真的報官,隻是想用這個威脅沈易佳回來。

因她已經出嫁,被冠上了夫姓,都說出嫁從夫,若是她被冠上不孝罪名,第一個受到牽連的就會是宋璟辰。

“姐,你看是這樣嗎?”鐵蛋將自己磨平的小木塊拿給沈易佳看。

小木塊是從沈易佳刻好字的木板上鋸下來的,再由林邵和鐵蛋打磨平整形成一個個單字。

沈易佳從木板上抬起頭,揉了揉有點酸的眼睛,接過單字看了一眼:“這裡再打磨一下,每個木塊大小,高低都要一樣,就按我最開始磨的那個標準。”

“好。”鐵蛋撓了撓頭,有點羨慕的看向已經磨好不少的林邵。

他從小糙慣了,做這種細緻的活總是不如林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