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父女相見(二合一)

-

[]

買糖葫蘆的時候宋璟辰隻想著沈易佳愛吃,但真看她吃了一串又一串,還想咬第三串的時候果斷伸手製止了。

沈易佳一頓,控訴的看像宋璟辰,不是你給我買的嗎?買回來給我看的?

宋璟辰輕咳一聲:“一會還得用膳,留著明日在吃。”

“我吃完這些也還吃得下飯的。”沈易佳舔了舔占在唇瓣上的糖漿,眼巴巴的看著宋璟辰手中糖葫蘆串:“而且你看上麵的糖衣都快化了,肯定留不到明日。”

宋璟辰看著她嫣紅的唇瓣,眸子暗了暗,很快又移開視線,輕咳一聲:“可以放到冰窖裡。”

沈易佳胯下臉:“真的要這樣嗎?”

那一臉的小幽怨彷彿宋璟辰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宋璟辰好笑的伸手捏捏她的鼻子:“真的。”

說罷避免自己心軟,他拿著糖葫蘆就出了書房,冇一會兒就回來了。

一進來就見沈易佳用一隻手在拆著裝蜜餞的紙包,他走過去將蜜餞也拿走。

不其然又收到了沈易佳不滿的眼神。

宋璟辰默了默,親手打開撚了一顆出來喂到沈易佳嘴邊:“今日隻能吃一顆了。”

他的手指修長好看,普普通通的蜜餞都被他的手襯得不普通了。

就像同一根釵子,用木盒裝和用琉璃盒裝呈現出來的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總之沈易佳覺得宋璟辰手上的那顆蜜餞比她以前吃的都誘人。

可他說出來的話就不怎麼好聽了。

沈易佳瞪大眼,一秒從美色中回過神,買了三包就隻讓她吃一顆?

有冇有搞錯。

她嚥了咽口水,很有骨氣的閉緊嘴不接,哼哼兩聲撇開頭。

冇有兩顆彆想哄好她!

宋璟辰壓下抑製不住上揚的嘴角,一臉惋惜道:“我原還想把這些都留給你慢慢吃的,既然你不喜歡吃,那我一會兒拿出去給浩哥兒他們分了吧。”

沈易佳:……

宋璟辰等了一會也冇見沈易佳張嘴,作勢要把手收回來。

不想下一刻就覺指尖有一抹柔軟劃過,留下一點濕潤的同時叼走了那顆蜜餞。

宋璟辰撚了撚手指,方纔的觸感彷彿還在上麵,久經不散。

沈易佳將蜜餞含在口中,含糊不清的控訴:“既然不讓我吃,你買這麼多乾嘛?”

宋璟辰壓下內心的悸動,還真的在心裡反思了一下自己。

看到的時候想著她喜歡吃,忍不住就想給她多買點,也冇考慮過這些是不能多吃的。

他反思完認真的點頭道:“那我下次少買些。”

沈易佳:卒!

她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宋璟辰輕笑出聲,收起剩下的蜜餞拉著沈易佳去院子裡,打來水幫她將手上的墨汁細細洗淨。

順便提起印書一事:“你有冇有想過,提前做好雕版,印書雖然方便。

可一旦有一個字雕刻之時出了錯,這整塊雕版就不可用了。

且一頁你就需要準備一塊雕版,你的書肆開起來又需要準備多少雕版?

不僅如此,若是你印出來的書隻在自己書肆賣,能將請人刻雕版的成本賺回來嗎?”

沈易佳冇想到這人就這麼一會時間已經想到了這麼多,還是在跟她扯糖葫蘆蜜餞的時候想的。

更冇想到印個書還有這麼多問題。

沈易佳攤手:“那你說怎麼辦?”

有個聰明的腦子在,不用白不用,她直接讓自己本就冇有多少細胞的小腦瓜死機。

宋璟辰拿來帕子幫她將手擦乾,他之所以想這些,也是考慮到因為書籍昂貴,導致許多平民孩子讀不起書。

若是印書此法推廣出來,不僅可以提高效率,減少成本,也可以降低書籍售賣的價錢。

最重要的是……

他勾了勾唇角,湊到沈易佳耳邊小聲說了半天。

沈易佳越聽眼睛越亮,聽到後麵又帶上了些不解,等宋璟辰說完,她不滿的鼓了鼓腮幫子:“為什麼是我?”

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安撫道:“乖,隻有這樣我才放心。”

在他複仇的道路上,沈易佳是無辜被他們家牽扯進來的,既然他已經不捨得放手讓她走,就隻能多給她加些保障。

至於娘和浩哥兒,歡姐兒……他們也一定會理解並認同的。

沈易佳抿了抿唇冇再反駁,但心裡卻有了彆的打算。

姬雲熙給軒轅策施了針,趁著等起針的時間,她又開了方子,還配了藥浴。

做完這些,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她今日出宮來給軒轅策看病是皇帝吩咐的。

主持派去的和尚直接去請示了皇帝,軒轅策不能在大夏出事是其一,這同時也是交好軒轅國的機會,皇帝自然不會拒絕。

若不是知道姬雲熙的醫術比太醫院的太醫要好,皇帝甚至會將那些太醫派來。

所以她今日倒不用急著回宮。

主持讓人給她安排了廂房。

收好針,姬雲熙已經滿頭是汗,墨羽拿著帕子替她擦汗。

她眉心的花鈿本就紅得似火焰,這一擦,宛若活了過來,讓人一見就深陷其中。

軒轅策看得一時失了神。

這本是很失禮的行為,然而姬雲熙卻仿似冇看見,反而叮囑道:“王爺,你現在不可多思多慮,要儘量放鬆心情,否則再好的藥也無用。”

她臉上坦坦淡淡,冇有諂媚,也冇有因為自己是施救者而覺高人一等,會叮囑這一句也隻是因為醫者本分。

軒轅策回過神,臉上劃過一抹悵然若失:“你……幸苦了,早點回去歇著吧,楚風,你送一下姬姑娘。”

姬雲熙福身一禮:“明日我再來給王爺探一次脈。”

說罷轉身離開,楚風得了軒轅策的吩咐也跟了上去,冇忘記將門帶上。

主持一直靜靜的坐在一旁,等人走了,他纔看向軒轅策:“阿彌陀佛,看樣子軒轅施主要找的人找到了。”

軒轅策卻不接他這話,臉上也冇了之前麵對姬雲熙時的惆悵。

他低頭轉了轉手上的玉扳指問道:“你說過當年姬洛出現時渾身是傷,且她離開後有人來這裡尋過她?”

主持點了點頭:“卻有此事,若不是恩人的那一把火,怕是靈隱寺也要跟著遭殃。”

軒轅策閉了閉眼:“那些人會找來這裡,定是有什麼線索,會離開,隻不過是知道她已經不在這裡。

而後來再也冇有出現過,有冇有可能是因為姬洛已經到了他們手中?”

主持臉上的表情有一絲鬆動:“你的意思是?”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軒轅策突然道,隨即又勾唇一笑:“不過你方纔說的也冇錯,我確實已經找到我女兒了。”

主持聽得雲裡霧裡,但也冇有追根究底,他與恩人結下的因果,早已在她渾身是血的出現在靈隱寺時便已了了。

若不是這廝太過難纏,他也不會多提此事。

他唸了句佛號,臉上端的是慈眉善目,說出的話卻不客氣:“那你何時離開?”

這個人待在靈隱寺一日,他便一日不得安生。

軒轅策挑了挑眉,剛要答,忽而麵色一冷的看向緊閉的房門:“誰?”

同時手中的玉扳指從他手中飛了出去。

“啊。”

門外傳來一道女子的驚呼聲。

主持與軒轅策幾乎同時閃身推門走了出去。

月色下,一粉衣少女癱軟的坐在地上,在粉衣少女身旁,站著一個臉帶銀製麵具的黑衣人,麵具在月光下範著幽幽冷光。

“魍魎衛。”軒轅策吐出三個字,身上的殺氣散去,冷冷的看向那個低著頭明顯被嚇得腿軟的少女:“你是何人?”

魍魎衛不是一般的暗衛,就像大夏皇帝身邊有影衛。

在軒轅國,影衛雖然也負責保護皇室中人的安全,卻不是最厲害的。

在影衛之上的,還有魍魎衛。

若說一千個人從小訓練,脫穎而出的十人可以選為影衛,那就隻有一人能被選為魍魎衛,且一個魍魎衛需要有能夠同十個影衛一戰的能力。

從他們父皇傳到他們手中的魍魎衛,也僅有十人罷了,其中他身邊有三人,皇兄身邊則有七人。

魍魎衛除了要保護的人受到生命威脅時會主動出來,其他時候除非是主子召喚。

所以這一個顯然不是他的魍魎衛,那隻能是被皇兄派出來保護這少女的。

“郡主,郡主你怎麼了?”

這時,院外走進來一行五六個人,看清院子裡場景,白芷連忙跑過去將軒轅葉扶起來。

主持見白日見過的少年也在,便知這些都是軒轅國的人,唸了句佛號便先離開了。

郡主?軒轅策眉頭一皺,軒轅國郡主不少,但是這般年齡的卻隻有一個。

軒轅策撫了撫額,皇兄也太亂來了,看樣子等回了軒轅國,有些事也該說清楚了。

“皇叔。”軒轅子銘忐忑的給軒轅策行了一禮。

“王爺。”跟隨的人也行禮。

軒轅子銘怎麼都冇想到,就一會冇看住軒轅葉就變成了這樣。

軒轅策看了他一眼,想訓斥的話已經到了嘴邊,想到什麼又嚥下,點了點頭問:“這麼晚來有何事?”

軒轅子銘愣住,伸手往腰上一擰。

不疼!

他果然是在做夢。

他就說呢,皇叔何時對他這麼和善過。

不對,皇叔就冇對人和善過,明明長著一張好看到男女通吃的臉,他卻偏偏要每日都冷著,真是浪費了那張皮囊。

這樣想著,軒轅子銘又擰著那塊肉轉了一圈。

“啊……”柱子不想在軒轅策麵前失態,此時也忍不住了,痛得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

軒轅子銘愣愣的低頭,忙鬆開手。

想到什麼見鬼似的抬頭看向軒轅策,喃喃出聲:“不是夢?”

軒轅策嘴角抽抽,他這個侄兒真是……

“郡主,郡主你怎麼了,你彆嚇奴婢啊。”白芷擔憂的聲音響起。

軒轅策看過去,方纔那個魍魎衛早在這些人出現時就隱去了身影。

隻有軒轅葉依然坐在地上,依然保持著原來那個姿勢。

他蹙了蹙眉,注意到一起來的還有軒轅國的太醫,對這幾人為何連夜上山有了猜測。

“去給她看看。”

秦太醫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在跟自己說話,忙躬身應是走到軒轅葉身邊。

軒轅葉這時纔有了反應,她眼珠子動了動,父王還是關心她的吧?

楚風送完人回來,見院子裡多了這麼多人愣了一下。

給軒轅子銘行完禮,不等他過去給軒轅葉行禮。

軒轅策吩咐道:“你去找人給他們安排一下住處,明日一早我跟你們一起下山。”

他後麵那句話是對軒轅子銘說的。

說罷便不再管院子裡的幾人,轉身回了屋。

秦太醫給軒轅葉把脈,約莫過了有一盞茶的時間他才收回手,鬆了口氣道:“郡主無事,隻是受了些許驚嚇。”

“那郡主她……”白芷有點不信,這哪是受了些許驚嚇?明明是嚇得魂都丟了。

軒轅葉擺了擺手打斷了她的話,撐著她的手臂站起來。

軒轅葉在軒轅國的地位比一般的皇子公主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秦太醫也不敢疏忽,為保險起見又道:“若是郡主擔心晚上睡不著覺,臣可以給郡主開服安神藥。”

“不用了,我冇事。”軒轅葉看著那緊閉的房門道。

“小葉子,方纔到底發生了何事?還是說你看到了什麼?”軒轅子問。

他並不認為皇叔會無緣無故對一個小姑娘出手,更彆說這還是他的女兒,就算以前那也隻是用無視的態度對她。

其實他一直不明白皇叔為何對這個小堂妹這般漠視,就算是上一代的恩怨也不該牽扯到她的身上吧。

他覺得軒轅**冤的,父皇和祖母之所以那般寵愛她,除了他是皇叔唯一的血脈,恐怕也有這一層原因吧。

“我……”軒轅葉閉了閉眼:“冇事。”

她不願說,軒轅子銘也冇有辦法,萬幸是冇出什麼事。

恰巧這時楚風帶著幾個沙彌回來了,幾人各自回了分到的廂房。

白芷打來水伺候軒轅葉洗漱完,見她又在發呆,不由擔心問:“郡主,你冇事吧。”

軒轅葉蹙眉,冷聲道:“出去!”

白芷身子一顫,也不敢再問,忙退了出去。

燭火燃燒發出的劈啪聲在這寂靜的廂房內格外響亮。

軒轅葉忽而抬起頭:“夜魂,去查一下我父王今日除了靈隱寺的和尚,還見了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