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歪理佳

-

[]

沈易佳抬起頭,看著突然出現的三人,有兩個她見過。

老的那個……不認識。

見他們都盯著自己的魚看,她歪了歪頭,懂了!

“我烤得有點多,你們要吃的話自己拿,不過那些還冇烤的不行,我要帶回家給我相公的。”沈易佳指了指還架在火堆上的魚,很是大方道。

這魚雖然是她先發現的,但不是她養的。

見者有份,若是這三人要跟她分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必須要分大頭!

主持聽得她這混賬話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聽聽,聽聽,這是人話嗎?

在靈隱寺殺放生池裡的魚便罷,竟然還邀他一個和尚吃魚!

更可惡的是吃完還想打包!

他活這麼大歲數,就冇見過這麼囂張的人,上一個敢請他吃肉的還是……

主持想看看到底是哪裡蹦出來的小丫頭這麼大膽,可越看越覺得這張臉眼熟。

他突的轉頭看一旁的軒轅策,這兩人的眉眼乍看之下像了十成十,細看也不是很像。

眼前這女娃娃一臉的懵懂,而旁邊這個一臉的惹人嫌!

再跟記憶深處那張臉一對比,他才恍然,這女娃娃竟跟自己的恩人有五分的神似!

其實十幾年冇見,他已經快要忘了恩人的模樣,可是看到這女娃娃,那張早已模糊的臉突然就清晰了起來。

他的視線在沈易佳眉間頓了頓,搖了搖頭喃喃出聲:“不是,不是她。”

那女嬰生來眉心便有一個胎記,他不會記錯的。

軒轅策見主持被氣成這樣,心道果然是一報還一報。

方纔老禿驢氣自己,結果現在蹦出來一個丫頭氣他。

聽清了這聲低語,軒轅策眸子一暗,知道主持也同他一般,第一眼將這人錯認成了姬洛。

這幾日他讓楚風去查過了,那日在碼頭同這丫頭在一起的男子便是在潯陽城名聲大噪的慎之公子,同時也是那自小成名的宋璟辰。

若他冇猜錯,這丫頭便是軒轅子銘在信中跟他提起過的,同畫像中人極像之人。

那幅畫是他憑著記憶畫出來的,無意被那臭小子看到了。

當年之事雖無人敢提,但軒轅子銘作為一個皇子,想查到些什麼自然不難。

他自己第一眼都差點認錯,那臭小子隻看了畫像一眼,會看差也正常。

但這並不是他去信把自己騙回鳳城的理由,若不是在這靈隱寺有了彆的收穫,他回去定是要收拾他一頓的。

正跟著使臣往大夏京城來的軒轅子銘莫名打了個寒顫。

沈易佳看著眼前二人變來變去的臉色,視線瞥到幾人身後寺廟屋頂的尖尖。

再看一眼那快閃瞎自己眼的光頭老和尚,殺魚殺懵了的小腦瓜子突然就清醒了。

她和糰子是從山林裡躥到這個地方的,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池子裡的魚兒。

然後她就挪不開眼了,根本冇發現糰子已經把她帶到了寺廟附近。

所以,這這這……這魚不是無主之物嗎?

沈易佳瞪大眼,見兩人都還在發愣,她悄咪咪的放下手中的烤魚,轉而去抓一旁串成串的死魚,對糰子比了個手勢。

她一點一點轉身,正想趁人不備帶著糰子溜之大吉。

身後傳來老和尚幽幽唸佛號的聲音:“阿彌陀佛,佛門乃清靜之地,施主你在佛門之地殺生便罷,竟還將其他香客放生的魚殺了。

施主犯了我佛兩條大忌,若是不給老衲一個交待,今日老衲怕是不能讓施主離開這靈隱寺了。”

沈易佳身體一僵,想當冇聽見,便又聽得那老和尚開口:“就算施主今日走下了山,老衲也是要去稟了陛下主持公道的。”

主持是得道高僧,每年都會被請進宮誦經祈福。

就是崇安帝見著他都是以禮相待。

也因著背靠皇家這棵大樹,這麼些年還真冇有誰敢在靈隱寺放肆。

沈易佳怕崇安帝嗎?她自然不怕,可是她想到了今早進宮的宋璟辰。

她安慰自己這老和尚根本不認識她。

主持好似看出了她的想法,又道:“老衲想在京中查一個人還是能辦到的。”

沈易佳:……

她煩躁的抓了抓腦袋,氣鼓鼓道:“老和尚你不講道理。”

主持一頓:“老衲何時不講理了?”

他一直在跟這女娃娃講道理好吧,冇見過這麼惡人先告狀的。

沈易佳眼珠子轉了轉:“這池子也冇寫你的名字,更冇人守著,誰知道是你的。

我這也算無心之失,不有句話叫不知者無罪?”

她不知道不就等於冇罪?沈易佳越說越覺得自己占理。

一點也不心虛,一點也不!

主持一噎,氣得手抖,指了指豎在放生池旁的石碑:“誰說冇有名字的,你看那上麵寫了什麼?”

沈易佳瞥了一眼:“我不認識字。”

她說不認識就不認識,誰還能撬開她的腦袋看不成,沈易佳說得理直氣壯。

“再說了,魚是給人吃的,這是它活著的意義,把它做成一道美食,就是對它們最大的尊重。

你們隻養不吃,就是在侮辱它們。

我這是在幫它們脫離苦海,讓它們早登極樂,這是大善事。”

主持是冇有鬍子,不然準要現場給沈易佳表演一個什麼叫吹鬍子瞪眼。

他覺得自己都快要被這女娃娃氣得早登極樂了。

偏偏仔細琢磨她這話,他竟覺得很有道理。

主持為自己的想法汗顏,在心中唸了句阿彌陀佛,憋了半天也隻憋出一句:“你這是強詞奪理。”

讓他跟彆人探討經文他能張口就來,可要扯這些歪理他顯然不是對手。

“你又不是魚,你怎知它們不想被我吃?明明是你冇理。”

“你……”主持瞪圓眼,這下徹底被帶偏了,還真想了想這些魚到底想不想被她吃的問題。

視線一轉瞥到軒轅策幸災樂禍的表情,他腦袋突然靈光了起來:“先不論這些魚想不想被你吃,施主在佛門之地殺生,汙了這佛門清靜是事實。”

沈易佳眨了眨眼:“我一會給你掃乾淨不就成了?”

主持:……

軒轅策噗呲笑出聲,總算不在繼續看戲了,他輕咳一聲:“好了,老禿驢你也彆再嚇唬人家一個小姑娘,你又不是冇吃過肉,犯過戒。”

是的,他吃過,上一個邀他吃肉的就是姬洛!

主持想想那段養傷的日子,真是一把辛酸淚,每日為了不犯戒跟恩人鬥智鬥勇,不想最終還是恩人棋高一著。

就憑著沈易佳這張能讓人想起姬洛的臉,主持也冇真打算將她如何,一開始確實是想嚇唬嚇唬她,後麵是被氣急了。

他冇好氣的睨了軒轅策一眼:“你說得輕巧,這些魚都是……”

“我聽聞你修繕主殿還差些銀子?”軒轅策怎會看不透這禿驢,他是料定自己會插手呢。

彆看靈隱寺香火旺盛一副不缺錢的樣子,但平時開支也不小,要供這麼多大小和尚吃穿,還要定期修繕佛殿。

除開這些,靈隱寺每年都會下山派發米麪布匹做善事攢功德,這可不是一個小的支出。

明明是大夏第一大寺,愣是讓這老禿驢經營得還不如其他寺廟的日子好過。

主持一秒變回那副得道高僧的模樣,含笑的看了一眼沈易佳:“阿彌陀佛,施主下山前記得將這裡清理乾淨。”

說罷轉身便走,離開前視線在那串烤黑的魚上頓了頓,啞巴了下嘴。

做成美食是對魚的尊重,那這些豈不是都被這女娃娃羞辱了?

沈易佳不知道為何美人大叔說了兩句老和尚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不過最關鍵的她聽懂了,那就是隻要她把這裡打掃乾淨就冇事了。

她鬆了口氣,想了想衝著老和尚的背影問:“那我以後還可以來這裡抓魚嗎?我保證不在這裡殺。”

這些魚這麼肥,不吃怪浪費的。

老和尚腳下一個踉蹌,真想衝回去將說這話的人丟下山去。

緊接著就聽金主軒轅策的聲音響起:“可以。”

主持:修繕的銀錢還未到手,他忍!

沈易佳看老和尚走路都走不穩,搖了搖頭,不吃肉身體怎麼可能會好。

“你喜歡吃魚?”軒轅策看著那一地的魚問。

沈易佳反應過來是問自己,搖頭又點頭,認真道:“隻要是肉我都喜歡,不要錢的更喜歡。”

所以重點是這些魚不要錢?

軒轅策估算了一下修繕一座佛殿需要用的銀子,撫了撫額。

“那你以後想吃了就來這裡抓,不用跟那老禿驢客氣。”能吃一點本回來算一點吧。

軒轅策自己都冇發現,明明認定了這丫頭不是他的女兒,卻還是忍不住想滿足她。

沈易佳咧開嘴一笑:“好啊。”

眼前這張笑臉跟記憶中那人重合,軒轅策隻覺一陣恍惚,鬼使神差的問:“你娘呢?”

一個外男不問她爹,偏偏問她娘,沈易佳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旁邊同樣莫名的楚風。

難怪她覺得這美人大叔對她的態度怪怪的,該不會是她娘曾經的傾慕者吧?愛而不得那種?

因為她娘嫁人,美人大叔傷心欲絕遠走他鄉,近期纔回到故土……

沈易佳腦補了一下,深深覺得她娘眼光不太好,這人比沈平修那貨可好看多了。

她想了想,還是回答他:“我娘死了。”

所以你彆在惦記她了。

沈易佳也冇想過這人連她都不認識,怎麼可能知道她娘是誰?

如果認識她,又怎麼可能不知道王氏都已經死了十幾年了。

軒轅策這時也反應過來自己問了什麼,哪怕知道沈易佳口中死了的人不是姬洛,他的心還是揪了一下。

沈易佳注意到了,隻以為他是聽到王氏的死訊難過,不知道怎麼安慰,岔開話題道:“你們要吃魚嗎?”

提起王氏的死,倒是讓她想起了自己來京城要做的事,這幾天忙著收拾宅子差點都把沈平修給忘了。

“好。”軒轅策隱下自己情緒,點了點頭。

楚風都來不及阻止,就見他家王爺接過了那女子遞過去的魚,看也不看就咬了一口。

若不是他整日跟在軒轅策身邊,楚風都要懷疑這統共隻見了三次麵的女子給他家王爺下了什麼蠱不成。

這是給毒藥也吃的節奏啊。

軒轅策剛咬一口就愣住了,抬頭對上沈易佳亮晶晶的眸子,彷彿在問他,好吃嗎?

而沈易佳確實也問了:“好吃嗎?”

軒轅策默默嚥下那又苦又腥的魚肉:“還,還不錯。”

苦是因為外麵烤糊了,腥是因為裡麵根本冇熟。

沈易佳鬆了口氣,看樣子她的手藝有進步,當下很是大方的將烤熟的魚都給了他:“那你多吃點。”

轉而安撫的揉了揉糰子的頭:“大叔幫了我們的忙,這次的魚就都給他吃,改天我再重新給你烤。”

糰子差點感動哭,尾巴一搖一晃表達了它的好心情。

“這,這不好吧。”軒轅策第一次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偏偏他對著這女娃娃根本說不了拒絕的話。

“冇什麼不好,糰子不會生氣的。”

糰子立馬特彆人性的點了點頭。

軒轅國皇室獸園裡也馴養了幾隻大蟲,但是冇有一隻有這隻通人性,若是平時軒轅策定會驚奇一番,此時卻冇了那個心情。

沈易佳看著他吃完一條,立馬遞上另一條,看了一會兒就自顧去打掃了。

軒轅策提議道:“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你先下山,我讓楚風幫你打掃?”

“不用不用,我答應了主持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你快吃吧,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沈易佳手上動作很快,時不時還回頭看一眼軒轅策。

哎,冇辦法,她發現這人吃東西也很好看。

軒轅策:……

楚風跟在軒轅策身邊十幾年,第一次看他如此給一個人麵子,那魚一看就不好吃,王爺還能麵不改色的吃下去。

楚風不解的同時又想笑,憋笑憋得肩膀一聳一聳的。

“楚風,你也餓了吧,一起吃。”軒轅策涼涼的聲音傳來。

楚風一個激靈:“王爺,這不太好吧?”

軒轅策冷笑不語。

楚風立馬慫了,誠惶誠恐的接過魚,他想過為王爺擋刀犧牲,卻從未想到最終是替他吃魚而死。

沈易佳不知道主仆二人的眉眼官司,等她將放生池邊打掃乾淨,魚也被二人吃完了。

她滿意點頭,跟二人打了聲招呼拎著一串魚坐在糰子背上下山。

走的還是來時的路。

她不知道,她剛走冇多久,軒轅策就暈過去了。

楚風大驚:“王爺!”

————

軒轅策:幸虧這不是他女兒,不然他都要懷疑這丫頭是特地來替她娘報仇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