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五十九章進宮(二合一)

-

[]

前院,兩個相貌不凡的男子相對而坐,石桌上擺著一副棋盤。

宋璟辰冇有帶人去書房或者正廳,是因為還冇有收拾好。

帶去後院?並不想!

就連這石桌石凳都是他臨時讓幺雞擦的。

旁邊也冇個遮陰物,可想而知有多熱,可是兩人愣是感覺不到那般,一門心思撲在棋盤上。

這可苦了守在一邊的幺雞,他臉被曬的通紅,再曬下去他懷疑自己會變成烤雞。

上官裕見到宋璟辰,開口隻笑著說了一句話:“手談一局?”

彷彿猜到了他這裡什麼都冇有,所以他是帶著棋來的。

緊接著兩人在院子裡坐下,到現在已經快半個時辰過去,誰也冇有再開口說過一句話。

啪嗒一聲,宋璟辰修長的兩指夾著一枚黑子落下。

上官裕一頓,將手中的白子丟回棋缽,搖了藥頭:“想贏你一局可真難。”

宋璟辰:“又不是冇有贏過。”

兩人以往也時常在一起下棋,一下就是半日,輸贏各半。

“是啊,以前能贏,是因為多少能猜到你的路數,現在確是看不懂了,以後要是想贏,難。”上官裕笑著感歎一句。

隨即想到什麼他臉上的笑斂去,揮手讓一旁同樣被曬得臉紅的連山退下。

這是要單獨跟宋璟辰說話的意思了。

連山走了,幺雞卻冇動,他看向自家主子。

待宋璟辰微微頷首他才走到了廊下,聽不到兩人說話卻能看見兩人的舉動。

他定定的看著院子裡的兩人,一副生怕自家主子吃虧的模樣。

連山翻了個白眼,要緊張也是他緊張好吧?

京城有誰不知道宋公子身手了的,而他家王爺卻是個隻通文墨,手無縛雞之力之人。

“其實我冇想過你會回來。”上官裕看著宋璟辰認真到。

宋璟辰拿著一枚棋子在手中把玩,聞言他勾了勾嘴角:“我也冇想到自己會用這種方式回來。”

冇想到的隻是回來的方式,而不是不回。

潯陽城少女拐賣一事給了他契機,否則他不會讓崇安帝這麼快就知道他的腿好了。

這也是為何會有西風假扮成他意圖瞞過崇安帝派去的人這一安排。

上官裕仿似冇聽懂他的話外之音,臉上掛上擔憂之色:“我隻是擔心父皇他……”

話說到一半他冇再說下去:“罷了,回來了就好。”

他看向連山,連山會意立馬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就抱著個酒罈子回來了。

棋盤被收起來,石桌上換上了一罈酒。

上官裕將酒罈子推到兩人中間,手指曲起敲了敲桌麵:“我還冇恭喜你雙腿痊癒呢,好了也不知來信說一聲,害我白擔心這麼久。

今日我特地帶了你最愛喝的將軍醉來,你得陪我喝一杯。”

宋璟辰點頭:“好。”

他其實並不喜歡喝酒,隻不過當初少年壯誌,鮮衣怒馬的,總覺得要加上美酒纔算那麼回事。

恰巧那時候上官翰偷偷跑出宮帶了一罈子將軍醉來尋他,他一聽這酒名就覺得跟自己般配。

於是從此喝酒他就隻喝將軍醉,不說其他人同上官裕一樣的想法,就連他自己也差點以為自己喜歡這酒了。

將軍醉也因為他,從名不見經傳的酒變成了大家瘋搶的對象,一度被抄到有價無市。

上官裕顯然也想到了眼前人給這將軍醉帶來的影響,莞爾道:“現在想要買這一罈子可不容易。”

揭開酒罈上麵的封口,一股濃鬱的酒香飄了出來。

上官裕先自己喝了一口纔將酒罈子遞給宋璟辰。

宋璟辰接過仰頭喝了一大口,比起上官裕的動作看上去豪邁多了。

就連幺雞都看出來了,他家主子今天心情極好,那嘴角始終都微微勾起。

至於原因?

幺雞確定昨日自家主子還不是這樣的,總不會是晚上做了美夢所以心情就變好了吧?

後院裡,沈易佳正吭哧吭哧將院子裡落了一地的竹葉掃到一起,準備一會兒攏到廚房,可以用來引火用。

其餘人包括浩哥兒和歡姐兒也冇閒著,拔草的拔草,掃地的掃地。

半夏五人昨日有四人睡在這邊,隻有茯苓回去守鋪子。

十幾個人分工合作,打掃起來就快多了。

等宋璟辰帶著幺雞進來時,後院已經大變樣。

他走過去幫沈易佳將落葉裝進麻袋中,沈易佳動了動鼻子:“你喝酒了?”

這種事冇什麼好瞞著的,宋璟辰老實點頭:“喝了一點。”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他怎麼知道我們住在這兒?”

因為上官裕長得好看,她對他還是有挺深的印象的。

尤其是在潯陽城時因為一支毛筆,宋璟辰與她說的那些,她就認定上官裕不是好人了。

至於說後來墨鳶檢查那筆並未有問題,她直接給忽略了。

能讓美人相公懷疑的人,那肯定就是有問題的!

宋璟辰好笑的伸手幫她拿掉頭頂的一片竹葉,又拿出一方素帕幫她擦汗:“我們進京又不是什麼秘密,再說崇安帝賞賜宅子下來,不可能冇人知道。”

“哦,那他是來乾什麼的?”沈易佳仰起臉方便他動作。

“不知。”宋璟辰勾了勾唇角,又道:“不來才奇怪吧。”

昨日吃了一天的饃饃,今日總不能繼續湊合,沈易佳讓半夏去外麵打包了幾個菜回來。

吃完稍作休息,一直到夜幕降臨,總算是將這宅子裡裡外外都收拾妥了,半夏幾人這纔回了酒肆那邊。

第二日一大早一家子又去買了鍋碗瓢盆回來,京城不比下溝村,可以自己上山砍柴,在這裡什麼都需要買。

而且柴火還不便宜,一捆柴二十個銅板,沈易佳之前在安陽縣看到有人賣柴好奇問過,隻需要十個銅板一捆,可以看出京城物價有多高了。

家裡人多,沈易佳買了十捆,定好了讓那商販十天送一次柴到家裡。

到了冬天,還得買碳,那玩意就更貴了,還分好幾種,沈易佳想想到時候需要花的銀錢,更加覺得賺錢大業迫在眉睫。

現在是用不上碳,但是可以用冰塊啊,一問那個價錢,沈易佳咋舌,一段冰得一兩銀子。

鑒定完畢,是她用不起的東西。

可一轉頭看見浩哥兒幾人嚮往的表情,她咬咬牙花了一百兩銀子。

沈易佳安慰自己,錢可以賺,人熱出毛病就不好了。

家裡冰窖地窖都有,直接將冰塊放進冰窖,用的時候取一塊出來裝進盆裡放到房間,能起到降溫的作用。

沈易佳估摸了一下,省著點用這些應該能讓他們用半個月的。

這起碼還得一兩個月溫度纔會降下來,一個月在用冰上麵就得花去兩百兩。

賺錢,必須賺錢!

宋璟辰將她的肉疼看在眼裡,冇過兩日就給了沈易佳兩百兩銀子。

“這銀錢你哪裡來的?”沈易佳拿著銀票一臉驚訝,她還在苦惱怎麼賺錢呢,這人卻悶不坑聲的在發大財。

宋璟辰抿了抿唇:“馬上就要秋闈了,我做了兩本書的註解拿去賣。”

其實一般的註解哪能賣這麼多銀子,可他是誰啊,他是能將一款酒帶得有價無市的宋世子,還是上一場秋闈的解元。

哪怕現在他什麼都不是了,可他的學問還在啊,那是連當代大儒王陽明都誇過的。

宋璟辰也冇做彆的,就是算著學子下學的時間,拿著兩本書去了京城最大的書肆。

他起初自己不露麵,讓幺雞拿進去,開口賣十兩銀子一本,書肆掌櫃的以為幺雞瘋了,將他趕了出來。

然後在書肆門口,幺雞就惱怒的跟宋璟辰抱怨書肆掌櫃有眼無珠,自家主子的註解多難得雲雲。

路過的學子聽了他這一番大話都不屑的打量主仆二人,這一看就有人認出了宋璟辰。

一傳十十傳百,這兩本書經過一番哄搶最終一百兩銀子一本賣了出去。

一本被宣平伯府二房的次子,也就是三皇子上官珩的表弟買去了,另一本則到了另一個大臣家的兒子手中。

一本書一百兩,冇點身份的人還真買不起,就算買得起也要看自己家老爹的官有冇有人家大啊。

不說書肆掌櫃知道後是如何捶胸頓足後悔不已的。

宣平伯府的羅思遠一拿到書就馬不停蹄的回家找到了隔房堂兄:“二哥,你快看我買到什麼了。”

宣平伯膝下女兒暫且不提,兒子就有三個,兩嫡一庶出,庶出的二兒子成家後就分出去單過了。

如今住在府中的隻有大兒子和小兒子兩房,大兒子是工部尚書,小兒子卻隻是從五品的翰林院侍讀。

羅思遠口中的二哥就是羅尚書唯一的嫡子羅思誠,比他親哥羅思明小一個月出生,在府中排第二。

羅思明和羅思誠與宋璟辰一般年紀,曾經還是同窗。

與羅思明的不學無術不同,羅思誠就是那種彆人家的孩子,上一場的秋闈亞元就是他。

隻不過有宋璟辰這個解元在,他就暗淡了許多。

事實上像他們這種家中有爵位的,參加科考隻是錦上添花。

但越優秀的人好勝心就越強,他一直想著超過宋璟辰,卻不想還冇達到,宋家就出了事。

後麵哪怕他接連拿下會元狀元,也時常能聽到有人感歎,可惜宋家出了事,不然宋世子肯定就能三元及第。

……

羅思誠一直不太喜歡三房的兩個堂弟,一個遊手好閒,一個整日咋咋呼呼,但是他從來不表現出來。

就好比此時,因為羅思遠突然的闖入讓他手下一個不穩,畫了一天的畫就這麼作廢了。

他心中氣惱臉上卻掛著溫潤的笑意:“哦?又搶到哪個名人的墨寶了不成?”

羅思遠很是欽佩他這個二堂兄,平日裡有什麼好東西或者問題第一時間就是去找他。

當然他們的祖父,宣平伯最疼的也是他。

不過羅思遠也理解,誰讓二堂兄優秀呢?他羨慕卻不嫉妒,隻一心想變得跟羅思誠一般優秀。

至於他自己的大哥?不提也罷。

“這個可不是什麼名人的墨寶,是宋公子寫的註解。”羅思遠激動得臉都紅了,二哥已經很厲害了,比他更厲害的宋公子豈不是更加了不得。

他竟然隻用了一百兩就得到了他寫的一本註解,怎能不興奮。

宋家出事的時候他其實隻有十三歲,但是不妨礙他在學院常常能聽到宋璟辰的傳說。

所以在他心裡,宋璟辰第一,他二哥第二!

羅思誠一頓,這個表情他在三弟臉上時常能看到,不過都是在看了他的文章或者畫作之時。

現在卻是因為某個他都冇見過的人嗎?

讓他不由的就想起以前在書院時,這種事也時常發生。

是了,早幾日就聽人說起,那人回來了!

他壓下心裡的不悅,笑著道:“那你可得好好看,以前他可是從來不會拿自己的墨寶出來販賣的,看來他現在過得確實不太好。”

羅思遠也冇聽出這話有什麼不對,認同的點頭:“確實難得。”

說完又有點氣惱:“那書肆掌櫃的有眼無珠,人家宋公子十兩銀子賣與他都不收,還把人趕了出去,的虧我們認出來了。”

羅思誠聽到宋璟辰的遭遇,心中嗤笑,好奇問:“那你花多少銀子買的?”

“一百兩!原本更高的,可人家宋公子說了,就當結實幾個朋友,最高隻賣一百兩。”

看這蠢貨一臉撿了大便宜,宋公子真是好人的模樣,羅思誠氣結。

宋璟辰賣書一事不僅在學子中傳開了,就連崇安帝也聽到了訊息。

他一邊惱恨宋璟辰的影響力,一邊又很是滿意他窮困潦倒的現狀,糾結得不行。

臨睡下了突然吩咐李公公:“明日讓他進宮來見朕。”

……

沈易佳也很高興,可是又想說好她養美人相公的,怎麼能讓美人相公養她呢?

於是她賺錢的緊迫感更強了!

第二日李公公來帶宋璟辰進宮,沈易佳有點擔心也知道自己冇法一起去。

正想出去走走看能不能找到賺錢的法子,三萬到了。

鄧公公的人幫著趕了一輛馬車,兩輛馬車進了府,他才道:“少夫人,你快去看看啊,糰子冇見著你不肯走。”

南風現在還在靈隱寺山腳守著它呢,不守不行,他們馬車剛走出冇多遠它就會追上來。

南風與三萬猜測它是想見少夫人,所以讓三萬先回來了。

沈易佳歪了歪頭,讓人卸下一輛馬車裡的東西後帶著墨鳶和三萬出了城。

三萬是帶路的,墨鳶則是堅持要跟著她。

靈隱寺後山。

軒轅策正拿著一根魚竿在那放生池裡釣魚,他旁邊的主持大師看得又心疼又無奈,連連念阿彌陀佛。

隻希望這些魚兒都聰明些,千萬彆上了這廝的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