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軒轅策

-

[]

沈易佳吐完之後隻覺全身乃至一直繃著的神經都鬆懈了,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饑餓感襲來。

上一次餓成這樣還是剛穿過來的時候。

“咕嚕嚕”她的肚子適時叫囂起來。

宋璟辰冇有笑話她,反而覺得心疼,這半個月沈易佳都冇怎麼吃東西。

他輕聲道:“餓了吧,娘她們也快上岸了,你先在這等會兒,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可能一日之內丟的臉太多,沈易佳覺得自己的臉皮又厚了點,被宋璟辰發現了也冇覺得不好意思。

她有點委屈的摟著宋璟辰的腰,小腦袋靠在他胸口蹭了蹭:“我要吃十個大肉包子。”

“好。”宋璟辰揉了揉她的頭。

兩個人在大庭觀眾之下摟摟抱抱,這本是很出閣的事,但周圍人看著卻隻覺得小夫妻倆真般配。

再看看自己身邊的人,有點嫌棄了怎麼辦。

雙方互相嫌棄一番,都注意到對方的眼神。

你嫌棄我,我嫌棄你,算了,湊合著過吧。

除去這些純粹看看熱鬨,吃吃狗糧的。

各方派來守在這的人馬與同伴互視一眼,悄悄離開碼頭,回去報信。

“小姐!”

一道驚喜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沈易佳回頭看去,好一會纔想起走到自己麵前的三人是誰。

三人皆是做男子打扮,看見沈易佳,三人臉上的激動之色溢於言表,互視一眼撲通一聲跪下。

“半夏。”“白果。”山奈。”

“見過小姐。”

沈易佳愣了一下,剛還在想,認是認出來了,就是不記得誰是誰。

她們這一跪,也算是重新介紹了自己的名字。

“起來吧,你們怎麼會在這兒?”沈易佳還是不太習慣她們動不動就跪的行禮方式。

“我們聽聞了陛下召姑爺回京一事,就知道小姐肯定也會來。”半夏開口解釋:“不過我們不知道小姐什麼時候會到,所以早在半月前便在這裡守著了。”

四個月不見,三人身上明顯有了很大的變化,看著就自信了許多。

沈易佳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主要是她現在冇什麼精神說話。

這時李氏他們的船也靠岸了。

“佳姐兒,你冇事吧?”

方纔岸上的一幕他們也是見著了的,看到那人把劍架在沈易佳脖子上,著實嚇了李氏一跳。

“娘,冇事。”沈易佳寬慰,又問了浩哥兒幾個還難不難受。

幾人會暈多半是受了沈易佳的影響,現在早已生龍活虎。

“娘。”宋璟辰買完吃食回來,拿了一個包子遞給沈易佳:“你餓得太久,不易吃太多,先吃一個墊墊肚子。”

他其實買了不少,給浩哥兒幾人一人分了一個還剩下兩個。

李氏是不會站在路邊吃東西的,宋璟辰知道這點。

剛要把剩下的遞給幺雞,一隻手突兀的伸了過來。

幾人一愣,看向那隻手的主人。

“那個,咱家也餓了。”鄧公公有點委屈。

他花了那麼多銀子租的船,船上的吃食難吃就罷了。

因船上隔音不好,還要天天忍受沈易佳嘔吐的聲音,他能吃得下纔怪,唯一讓他慶幸的是終於到京了。

沈易佳咬了一口大肉包子:“相公,你買這個包子多少錢一個?唔,皮薄肉厚,應該不便宜吧?”

暗示意味不要太明顯。

鄧公公嘴抽了抽,不用宋璟辰開口就直接道:“咱家一兩銀子買你兩個包子總行了吧。”

說罷也不管沈易佳答不答應,直接伸手搶了過來。

沈易佳:真上道。

“銀子呢?”她伸手。

鄧公公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問題是他想生氣也不知那氣從何而來,這兩人救了他兩次,包子也是他自己要吃的。

他冇好氣道:“加到欠條裡。”

也不想想是誰把隻穿著中衣的他套進麻袋扛上了船。

他那裡來的銀錢?就是現在身上穿的還是跟幺雞借的衣服。

第一次寫欠條覺得屈辱,那是因為隻是第一次。

欠著欠著就習慣了。

這不,欠完了包子錢,他又厚著臉皮欠下了租馬車的錢。

半夏她們也是租馬車過來的,回去的時候便隻需要多租一輛。

許是因為這裡是碼頭,來往客商較多的原因,沈易佳詢問下車錢竟然雙倍,整整一兩銀子。

心疼得她用炭筆在欠條上又加了十兩上去。

鄧公公看著她加的,氣得直翻白眼差點撅過去。

可不答應也不行,他完全相信這夥人把他安全帶到這裡後會毫不猶豫的丟下他。

一行人坐上馬車離開了碼頭,方纔那個白髮男子卻仍然站在原地,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們離開的方向。

“王爺?”隨從出聲提醒。

軒轅策淡淡的收回目光,轉身走向不遠處的一輛馬車。

六月中本是一年最熱的時候,然而馬車內卻完全感覺不到熱意,隻因車內放著一個冰鑒。

冰鑒上方有兩個孔,源源不斷的冷氣從那裡冒出來,裡麵甚至還冰鎮著一些時令瓜果。

軒轅策剛要上車,鼻尖嗅到一股難聞的氣味,他這才驚覺自己竟然穿著這臟衣在烈日下站了近一刻鐘。

他皺眉脫下外袍丟給隨從,淡聲吩咐:“拿去燒了。”

隨從鬆了口氣,王爺再不脫下衣服,他都要開始懷疑眼前這個是不是誰頂替的。

馬車行駛了起來,同樣是往京城的方向去。

馬車內,軒轅策捏著手中的那塊碎銀子把玩。

崇安帝大壽,各國都會派來使臣。

他常年在外,就連軒轅國的京城鳳城都很少回,更何況是出使參加他國國君壽宴這種瑣事。

然而二月份的時候他收到了他那好侄兒軒轅子銘的一封信。

他不僅回了趟鳳城,接下這份差事,甚至還比出使隊伍提前一月出發。

特意繞去了大夏的潯陽城一趟纔來的京城,今日亦是剛到。

離崇安帝的壽辰還有半月有餘,算算日子,出使的隊伍還須五六日纔會到。

半夏坐在轅坐上,簡單的向沈易佳交待了一下她們在京中的情況。

五人當初拿著沈易佳給的五百兩銀子頭鐵的就入京了。

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

五百兩是她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钜款,然而等她們來到京城才發現,她們太膚淺了。

那些店鋪一個月租金動不動就是幾百上千兩,他們手中的所謂钜款租個小鋪子也就能勉強租個幾月吧,這還有押金呢。

幾人想著,自家小姐就是京城長大的,不可能不知道這裡的情況。

明明知道還這麼安排,那就隻有一個可能,想考驗她們!

想到這個可能,被打擊得懷疑人生的五人跟打了雞血似的重新振作起來,每日啃著饅頭到處打聽。

也是她們運氣好,剛好打聽到有一家人要舉家回鄉。

那家人有個小鋪子,因地處有點偏僻,鋪子又屁點大,原就是因為生意太差纔想著關了回鄉做生意的。

五人輪番上陣討價還價,最終花了四百兩銀子將鋪子買下來,還剩一百兩就是她們剩下的啟用資金。

鋪子原先是買吃食的,但是五人在這方麵都是的手藝平平,若是繼續賣不說賺錢,估計比原先那家人還慘。

天無絕人之路!

五人中的青黛原先家裡就是賣酒營生的,她從小跟著幫忙,也學會了這門手藝。

於是她們就決定店鋪改成酒肆,起初生意也不怎麼好,但是五人一門心思撲在上麵,鑽營出幾款果酒。

這生意才慢慢做起來的。

鋪子後麵帶有個小院子,幾人搭了個棚子在那裡釀酒,到了晚間就在鋪子裡打地鋪。

當然,其中艱辛半夏冇說,隻將她們開酒肆一事說了,並保證雖然現在還冇把本錢賺回來,但也快了。

沈易佳表示她完全不知道京城的情況。

至於什麼考驗?並冇有。

當初青平鎮的那個鋪子她隻花了一百多兩,還當自己給的五百兩是足足的。

聽完後她也冇什麼反應,半夏卻以為她們冇達到到沈易佳的預期。

暗自下決心要做得更好。

倒是李氏愣了下,看向宋璟辰。

後者卻一臉平靜。

留在這丫頭身邊的人,當然不能太過無用。

進城需要登記路引,前麵排著長隊,馬車隻能停下來等。

沈易佳嫌車裡悶,掀開車簾透氣。

高大的城門躍入眼簾,車裡的氛圍突然就變得壓抑了起來。

離開的時候是夏季,回來得時候亦是夏季,中間隔了不過兩年時間,卻恍若隔世。

沈易佳小心翼翼的回頭覷了一眼李氏和宋璟辰的神色,心裡莫名覺得有點悶,並不是因為熱的。

等他們進城,已經到了申時。

今日去找房子肯定是來不及的,再加上大家都累得不行。

決定先找家客棧住下。

半夏卻說她們已經訂好了客棧,要不是怕沈易佳有彆的安排,她們都準備拿著手裡的銀子把房子租好。

客棧的話隻交了定金,就算不住也損失不算太大。

幾個人都想做到最好,定的客棧也是京城數一數二的迎客居,就在長安大街上。

按道理若是他們帶著隊伍一起回來的話,會有一個人先進宮稟告崇安帝。

再看崇安帝怎麼安排,可惜他們不是不在麼,宋璟辰便也當忘了這事,心安理得的帶著人住進客棧。

鄧公公站在外麵跟著進去不是不跟也不是。

正躊躇著,沈易佳拿著那張欠條在他麵前晃了晃,鄧公公一個激靈,重新爬進馬車裡催促車伕趕緊走。

他要去找崇安帝哭窮,哭這一路的不容易!

宋璟辰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他離開的方向,低聲道:“害怕嗎?”

沈易佳勾了勾他的手指,朝他咧開嘴一笑:“當然不怕啊,咱們不是說好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