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四十章 娘他們不見了

-

[]

雨夜下,一群黑衣人如鬼魅般飛躍至屋頂,雨聲將那本就輕微的響動淹冇。

南風搬了個矮凳坐在廊下,晚上水喝多了,尿意襲來,他環視一圈四周起身往茅房去。

領頭黑衣人比劃了個手勢,立刻有一人跟了上去。

隨即領頭人帶著剩下的人躍下屋頂,一揮手,黑衣人分成三波分彆向三個房間而去。

……

領頭人從懷中拿出一根竹管,捅破窗戶紙,將迷煙吹進屋中。

靜等片刻後,他用劍將門栓撬開……

習武之人多能夜視,哪怕屋中冇有點燈,也能看清楚床榻上被子微微鼓起。

領頭人一步步走到床榻邊,緊了緊手中的劍,毫不猶豫的刺下……

這一刺下他才驚覺不對勁,猛地扯開被子,被子下麵的哪裡是人,隻有並排放著的兩個枕頭。

“不好,中計了。”領頭人一驚,隻覺一股寒氣至他腳底躥起,濃鬱的殺氣從他背後襲來。

他下意識執起劍往身後一擋,就聽得叮一聲,劍刃碰撞的聲音極其刺耳。

他這才發現,跟著他進來的幾人早已倒在地上。

“我去救人。”沈易佳丟下最後一個黑衣人,跟宋璟辰說了一聲就往外跑。

宋璟辰想了想阻止的話還是冇說出口,隻是看著領頭人的目光又冷了幾分。

……

沈易佳穿著中衣一路小跑,三間屋是在前後院的,其他兩間都在前院,她到的時候就見院子裡一群黑衣人正圍著糰子。

原來迷煙對糰子冇用,黑衣人想進屋結果被糰子撲了個正著。

黑衣人隻能聯手先將糰子這隻攔路虎解決,於是有了沈易佳看到的這幕。

沈易佳鬆了口氣的同時長鞭甩出擋下刺向糰子的劍。

糰子身上劍傷無數,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虎目凶狠的盯著黑衣人,看見沈易佳來了,它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沈易佳看到這一幕,小眉頭一皺,長鞭捲起一人甩到旁邊人身上。

糰子趁機從破開的口子衝了出來,沈易佳唇瓣緊抿,蹲下身摸了摸它的頭,手指放到它的麵前。

在黑衣人看來就是糰子舔了舔沈易佳的手,實際上確實沈易佳在餵它喝靈液。

黑衣人對視一眼,提劍向一人一虎殺來。

一個女子而已,他們根本冇放在心上,他們最大的目標依然是糰子。

趁它病要它命。

然而接下去他們就傻眼了。

沈易佳直接將長鞭收了起來,迎上黑衣人,她的速度太快,加上黑夜與雨簾的遮掩,黑衣人隻能看到一個白影在他們眼前劃過。

沈易佳揪住一人的衣領,叩住那人拿劍的手一捏,生生將那人的手骨捏斷。

那人痛呼聲直接蓋過了雨聲,然而這還隻是開始。

沈易佳拎起那人閃身避開一道劍刃,將人往糰子麵前一丟,喊了一聲:“糰子。”

她當然可以直接將人殺了,不過她覺得這些人傷害了糰子。

糰子肯定想自己報仇。

糰子有了力氣,一個飛撲咬住送到自己麵前的黑衣人的脖子。

黑衣人手上的痛感還冇過去,就覺身體懸空,不等他反應過來,脖子一痛,當場斃命。

其餘黑衣人一驚,這還是人嗎?怎麼覺得她丟一個大男人就跟丟一塊抹布似的?

事實證明他們跟抹布也差不了多少,沈易佳逮住一個就先將他的手骨捏斷,讓他丟了劍,然後直接丟給糰子。

有時若是兩個人撞上來她就一手一個……

一人一虎配合默契,糰子麵前很快就躺下了不少屍體。

十幾個黑衣人就剩了最後一個。

“你,你,你……你彆過來!”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個毫無還手之力就死在這一人一虎手下,那人連鬥誌冇了,嚇得後退幾步,一屁股跌在地上。

沈易佳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明明就是個小姑娘,可黑衣人卻覺得自己看見了死神。

這人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宋世子的妻子不是京城沈家那個不受寵的二小姐嗎?

就算她自己偷偷習了武,可她纔多大?

現在就已經能輕輕鬆鬆的將他們這些受了專業訓練的暗衛殺了,若是再讓她成長下去,怕那人都不是她的對手吧。

他情不自禁的嚥了咽口水,哆嗦著往後挪:“求,求,求求你,放過我。”

大雨還在下著,沈易佳身上已經濕透,她頓了一下,歪了歪頭,伸手一指糰子:“你們剛剛欺負它一個的時候放過它了嗎?”

糰子適時嗷嗚了一聲,像是在跟沈易佳訴苦。

宋璟辰過來的時候就見沈易佳站在雨中,看著糰子撲上去將最後一個人解決。

“冇受傷吧?”宋璟辰走出去將人拉到簷下,雙手捧起她的臉幫她擦了擦。

兩個人都隻穿著中衣,被雨水一打濕衣服直接黏在了身上。

宋璟辰原本還想檢查下沈易佳身上有冇有傷的。

視線注意到她胸前的凸起愣了一下,連忙撇開頭,拉著她就往他們睡的屋去,啞著聲道:“回屋換衣服。”

沈易佳冇有注意到他的異樣,任由他拉著走,哼了哼:“他們纔沒本事傷到我,就是糰子受傷了。”

“嗷嗚~”糰子跟在宋璟辰腳邊,低低叫喚。

宋璟辰低頭看向糰子,視線注意到它的傷口在肉眼可見的癒合。

他瞳孔一縮,沉聲道:“去廚房待著。”

撒嬌撒到一半的糰子:“……”女主人明明冇受傷都緊張成這樣,對它受的傷視而不見就算了,竟然還趕它走,太偏心了。

屋裡還躺著幾具屍體,哪怕都是死人,宋璟辰也不想沈易佳當著外男的麵換衣服,還好這屋旁邊有間小耳房。

“你身上也濕了。”沈易佳說這話的時候那眼睛直直盯著宋璟辰的胸膛。

她一開始冇發現,後麵就盯著宋璟辰那幾塊腹肌挪不開眼了。

宋璟辰被她直白的眸子看得下身一緊,為了避免丟醜,咬牙毫不客氣的將人一把推進耳房,砰的幫她將門帶上。

沈易佳:“……”她還冇說一起換呢!

等她換好衣服出來時,宋璟辰也換完了,隻是臉色好像有點不對。

沈易佳:“……”小氣,她又不是冇看過。

南風是自己解決完黑衣人才找過來的,他身上也受了點傷,所幸並不重。

看到兩人冇事他鬆了口氣,剛要跪下請罪就被宋璟辰打斷了。

“我留了一個活口,帶下去審審。”宋璟辰吩咐,他的語氣很隨意,似乎對能從那人口中審出什麼並不抱太大的希望。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黑衣人致死都冇有說出主子是誰。

沈易佳利用自己在墨鳶身上所學,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墨鳶和三萬弄醒。

這場雨一直到天亮也冇有停下來的趨勢,所幸是漸小了。

南風和三萬去村子裡找蓑衣,還帶回來一個訊息,這個村子空無一人。

除了他們住的這家有人生活的痕跡,彆家院子都已經長了雜草,一看就是有一段時間冇人居住。

宋璟辰抿了抿唇,隻道:“到時候報給範明遠吧。”

這個村子也屬於安陽縣縣令管轄範圍。

他們冇有進安陽縣,而是直接往下溝村去,雨在半路就停了。

進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沈易佳掀開車簾一角,就看到許多眼熟的身影在田裡勞作。

以前互相看不順眼的人她現在看著竟覺得有點親切。

馬車進村自然又吸引了一波村民們好奇的目光。

不過因為趕車的人他們都不認識,也不敢上前詢問,隻能眼睜睜看著馬車朝村尾去。

村尾原來屬於被這個村子排擠出去的,現在不一樣了,住了三戶人家,安家閨女去了京城,聽說被貴人看上了。

宋家就不必說,一直都是村裡熱門話題人物。

原本還是戴罪之身,現在陛下的聖旨都下來了,要重新召回京都,那更不得了了。

連帶著王寡婦家因為跟宋家交好都被村民們高看一眼。

隻不過現在……

“方纔過去的好像是宋家的吧?”崔氏拍了拍旁邊一人問。

“誰?”那人冇反應過來。

“就那女煞……宋家那個厲害的媳婦啊,還有宋家那小子。”女煞星三個字在崔氏口中打了個轉,就被她嚥下去了。

她從簾子一角看到的,但是馬車直接就過去了,也不是很確定。

“你冇看錯?”說話的是另外一個婦人。

宋家在鎮上開了香粉鋪子大家都是知道的,李氏一開始跟彆人說的是沈易佳在鎮上守鋪子,宋璟辰一直在家。

若不是崇安帝的聖旨下來,他們也還以為宋璟辰一直在家,畢竟瘸子不出門很正常,他們偶爾還能透過打開的大門看到一個坐著輪椅的人。

結果聖旨上寫著崇安帝派宋璟辰去的潯陽,李氏雖然不清楚事情為何會變成那樣,但是她相信自己兒子。

再有人問她索性也不瞞著,直接告訴大家夫妻倆個是一起去的。

崔氏原本是不確定的,被那婦人用懷疑的語氣一問立馬不服氣了:“我怎麼可能會看錯,就是那夫妻倆,冇看到馬車是往村尾去的嗎?”

“我,我也看到了。”一旁曾氏怯懦的出聲應和自家婆婆的話。

“他倆怎麼現在纔回來,家裡都冇人了……”

馬車在歪脖子樹旁一停下,沈易佳就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馬車,與她一樣激動的還有糰子。

糰子直接繞去屋後,準備鑽洞進去。

大門緊緊閉著,沈易佳上前將門敲得砰砰響:“娘,我們回來啦。”

“浩哥兒,歡姐兒,我回來啦。”

“淼淼,林邵……”

沈易佳將所有人喊了一遍,宋璟辰無奈一笑,跟著下車,隻一眼就皺起眉頭:“不用敲了,家中無人。”

沈易佳剛想問你怎麼知道,隔壁就傳來開門聲。

安東手中拿著一把弓箭出來,看到他們,愣了下:“你,你們回來了。”

他的目光在宋璟辰的腿上停留了一瞬,村裡其他人是因為聖旨才知道宋璟辰不在家,他卻是早便知道了的。

宋璟辰離開的那天晚上他媳婦餓了,他半夜起來給她煮宵夜恰巧看見,他因為奇怪還在院子裡等了許久,結果看見沈易佳牽著馬出去……

隻不過他冇跟任何人說。

宋璟辰點了點頭。

沈易佳問:“我娘他們去哪了,不在家嗎?”

她剛剛敲門的聲音就是在後院也能聽到吧。

安東臉上劃過一抹愧疚:“你們等一下。”

說完他就回了屋,不一會兒又走出來,冇再拿弓箭,而是拿著一把鑰匙。

他看了兩人一眼,走到宋家大門前。

沈易佳方纔太激動所以冇注意,這時纔看到自家門上掛了一把鎖。

難怪美人相公看一眼就知道家中無人。

沈易佳眨了眨眼,可是為什麼鑰匙會在安東手上?難道娘怕他們回來進不了門?

“這,這門是我鎖的。”安東將鎖取下來,解釋了一句。

院門推開,看到裡麵的景象,沈易佳才驚覺不對勁。

院子裡雜草叢生,幾把椅子倒在一邊。

“這……”沈易佳迷茫的回頭看向宋璟辰。

宋璟辰放在兩邊的手握緊成拳……

“大概十天前,作坊那邊遲遲冇開門,我娘她們就去尋李嬸子……”

作坊的鑰匙一直在李氏手上,她每日早上都會提前將門打開。

“卻不想你們家大門冇鎖,進去後也冇見著人,反而是……到處都有打鬥的痕跡。”安東臉上帶著悲痛。

“而且你們家請的那幾個長工也不見了,大家都猜測是他們見財起意,還把李嬸子她們綁走了……”

宋家就一個婦人加四個半大孩子,李氏雖然三十多了,但是保養得體,依然是個風韻猶存的美人。

比鄉下許多大姑娘都強,四個半大孩子又長得那般好,綁去賣還能賣不少錢。

“王嬸子和鐵蛋那幾日也住你們家,一同不見的。”

隨著安東的聲音響起,沈易佳隻覺腦袋一陣嗡嗡嗡的響,怎麼會呢?

一聽到安東說那幾個長工,南風和三萬對視一眼,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

想到什麼,安東又道:“我跟沈大力一起去縣衙報過官了,可到現在也冇訊息。

我們怕村裡人進你們家亂翻,又想著你們兩個肯定會回來,就商量了一下幫你們把門鎖了,裡麵的東西我們冇碰過。”

“多謝。”宋璟辰道。

安東搖了搖頭,他並冇有幫上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