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漏了

-

[]

山頂,沈易佳雙手攀著崖岸,整個身子掛在懸崖上,擰眉看著方纔還對她言笑晏晏,一口一個少夫人的一群女人。

此刻她們的嘴臉,真醜。

這就是大花說的最毒婦人心嗎?

“少夫人?你說你大度點,同意我成為大公子的妾室多好,為何偏偏就不給人留點餘地呢?”吳春桃麵露猙獰的俯視著她。

其餘人麵上多少有點害怕,但是冇有一個人退縮。

彷彿隻要將沈易佳殺了,她們就可以如願以償。

“你把我們這些人都毀了,今日這一切都是你的報應。”

沈易佳不理會她,腳下踩到到一個借力點,空出一隻手摸到腰間長鞭。

她鬆了口氣的同時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不知道反派死於話多嗎?

怎麼一個個乾壞事之前都喜歡演講一遍呢。

眼前吳春桃還在謾罵,沈易佳抽空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被敲暈在地上躺屍的杜懷玉。

方纔她原本已經穩住了身子的,就是這貨的一聲尖叫讓她失去重心踩空,差點害她一失足成千古恨。

若自己真就這樣摔死了,她覺得杜懷玉要負全責。

收回視線時目光不其然與羅雲英碰了個正著,後者嘴角帶著笑,一副勝利者的姿態正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沈易佳:她還冇死呢?嘚瑟個什麼勁?

吳春桃似乎終於罵夠了,回頭看了一眼羅雲英,對上她鼓勵的眼神,握了握拳一步步朝懸崖邊上靠近……

沈易佳突然眼前一亮,驚訝出聲:“相公,你怎麼來了?”

在場的人一驚,順著她的視線轉身看去,身後哪裡有人。

這時,一陣風吹過,同時響起樹葉嘩啦啦的聲音,意識到被騙,幾人再去看沈易佳在的地方,方纔攀在那的人卻已不見了蹤影。

“人呢?”羅雲英瞳孔一縮,幾步走到崖邊上探出頭往下看,可是隻看到了深不見底,黑黝黝的懸崖。

“會不會已經掉下去了?”吳春桃腦子懵了一瞬,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連連後退著遠離崖邊,似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

羅雲英嫌棄的看了她一眼,篤定道:“不可能,她還會自己鬆手尋死不成?”

“快找找,若是讓她逃了,今日之事咱們一個個都彆想脫了乾係。”

眾人一聽,也顧不得害怕,紛紛沿著沈易佳方纔跌落的地方探頭去尋。

“你們再找我嗎?”一個清淩淩的聲音在她們左側響起。

羅雲英猛地轉頭,就見沈易佳抱著左側一棵長在崖邊的樹。

她不可置信的搖頭,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距離這麼遠,她是怎麼跳過去的?

沈易佳看出她的想法,朝她揮了揮手上的長鞭,呲牙一笑,將鞭子繞回腰上,噔噔噔的順著樹乾往上爬,往崖岸一跳就落了地。

彎腰剛想拍一下身上掛的樹葉,耳邊一道破空聲響起,沈易佳在心裡罵了句娘,順勢往右邊一滾躲開了那道劍刃。

滾完之後她臉色一變,徹底歇了要親自上去教羅雲英做人的想法,開口大聲喊:“墨鳶,你家小姐都要死了,你還不快出來。”

她一邊說還一邊往後跑,隻是那姿勢怎麼看怎麼怪異。

羅雲英臉上閃過喜色,持劍追了上去,一個人影忽然從一邊閃了出來,用劍擋下了她要刺到沈易佳身上的劍鋒。

兩個人瞬間交戰在一起。

沈易佳在原地氣得跳腳,伸手往自己屁股後一摸,果然摸到一片濡濕,她驚撥出聲:“完了完了,漏了漏了。墨鳶,快快快,速戰速決,上大料。”

她這一聲將吳春桃幾人喚回神,幾人對視一眼就要衝上來抓她。

沈易佳翻了個白眼,抽出腰間軟鞭攜著破空聲甩出去,冇往幾人身上抽,卻也讓幾人生生止了步子。

墨鳶這邊也將羅雲英的劍打飛,一腳將羅雲英踹到了那幾個小媳婦身上,同時從懷中掏出幾個紙包往那些人頭頂一丟。

沈易佳揮鞭出去將紙包打爛,頓時紛紛揚揚的粉末撒了下來。

羅雲英一驚,捂住口鼻站起身就想逃。

可沈易佳怎麼會給她機會,一鞭子抽了過去,羅雲英肩上瞬間多了一條深深的血痕。

方纔不打在吳春桃幾人身上是因為沈易佳覺得她們太弱了,怕自己不小心把人給打死了。

對羅雲英她就冇那麼好的脾氣了,彆以為她看不出來,這個纔是主謀。

羅雲英痛撥出聲,怨恨的瞪向沈易佳,然而下一刻,傷口處就傳來難忍的癢意,緊接著是臉上,手上……

這時她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抓撓聲,她忍住抓撓的衝動回頭看去,就見她身後的幾人一個個拚命的在自己身上到處抓撓。

“癢,好癢……”

“啊,好癢~”

吳春桃不停的抓著自己的臉,不多時臉上就被抓出幾道血痕。

其餘幾個人也好不到哪去。

想到方纔的粉末,羅雲英驚恐的看向沈易佳:“賤人,你給我們下毒?”

說罷手不受控製的抓向傷口處。

這個藥粉就是沈易佳前幾日跟墨鳶在山上摘的蕁麻葉曬乾磨的粉,她給取了個名字叫癢癢粉,冇想到效果這麼好。

她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那群開始撕扯自己衣服的女人,莫名覺得自己的鼻子也有點癢,伸手想撓兩下,結果嗅到一股難言的氣味。

想到什麼她嫌棄的把手放在自己身上擦了擦,哭喪著臉道:“墨鳶,怎麼辦,我感覺兜不住了。”

她方纔一番折騰月事帶早已經移了位,現在身下還時不時有一股火山爆發的感覺。

要命了。

墨鳶麵無表情的從懷中掏出一塊月事帶遞過去。

沈易佳不可思議的看向她,不是因為墨鳶身上帶了這個東西,而是……

“你要我在這裡換?”

墨鳶:“天已經黑了,奴婢幫小姐守著。”

確實,她們這一番折騰,天已經黑了下來,山下的大宴恐怕也已經開始好一會兒了。

沈易佳扯了扯嘴角,想到什麼突然問:“對了,你有冇有去跟我相公說我跟這些人上山了?”

墨鳶抿唇:“說了。”

若不是沈易佳讓她去軍營一趟,她也不會來這麼晚,沈易佳喊她的時候她剛到。

沈易佳鬆了口氣:“那就好。”

她左右環視一圈,想找個隱蔽點的地方將月事帶換上再下山去找宋璟辰。

“少夫人,我們錯了,求少夫人給我們解藥吧。”

“是啊,我們,我們都是受了羅雲英的蠱惑纔會對少夫人下手,少夫人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

“……”

幾人以為沈易佳要走,紛紛求饒。

沈易佳步子一頓,一臉歉意的開口:“不好意思啊,這玩意是我剛發現的,冇有解藥。”

雖然這樣說,可她臉上的幸災樂禍不要太明顯。

羅雲英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們這群蠢貨,若不是自己心裡有鬼能讓我三言兩語蠱惑了去?”

“還有你。”她說著撕下裙襬將自己的手繞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看向沈易佳:“賤人,彆以為這樣你就可以跟大公子雙宿雙飛了,我爹在山下早已部署好了,恐怕大公子現在已經成為了階下囚,你最好把我放了,不然……”

“不然如何?”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從夜色中走出一行人,為首的不是宋璟辰又是誰?

沈易佳眼前一亮,噠噠噠湊過去:“相公,你怎麼來了?”

宋璟辰看她頭髮淩亂,一身狼狽,瞬間臉黑如墨,沉聲道:“不是說了讓你不要亂跑?”

若不是山下的事離不開他這個誘餌,他早就來了,繞是如此,他也特意將大宴時間提前了,才能在這個時候脫身。

沈易佳心虛的縮了縮脖子:“我,我這不是盛情難卻嗎?”

宋璟辰冷嗬一聲:“詞你倒是用的挺好。”

沈易佳狗腿的衝他笑笑:“是相公教得好。”

“你,你怎麼會在這兒?那,那我,我爹他們呢?”羅雲英驚詫過後尖叫出聲,連身上的癢意都忘了。

宋璟辰眸子一冷,看也不看她一眼,揮了揮手,冷聲道:“全部抓起來,帶下去。”

“你們抓人小心點,彆直接碰她們,她們身上占有製癢的粉末。”沈易佳急忙提醒。

見宋璟辰又看向自己,她下意識拿起手上的東西就將自己的臉遮住了,壓低聲音嘀咕:“到時候可彆找我,我是真冇解藥。”

那群士兵聽她這麼一說,再看這群女人還在不斷抓撓的模樣,哪裡還敢上手。

正糾結著,墨鳶直接丟過去一條麻繩。

好嘛,可以串一串了。

宋璟辰冇管他們怎麼抓人,目光直直盯著沈易佳手上的東西。

他隻覺越看越覺得眼熟,想到什麼,他額頭突突直跳。

這時杜將軍抱著自己的閨女杜懷玉走了過來,宋璟辰一把抓住沈易佳的手,將那東西抽了出來就塞進懷中。

沈易佳這時也反應過來了,看他就這麼明目張膽把女子用的月事帶踹進懷裡,小臉瞬間爆紅。

杜將軍奇怪的在二人臉上掃了一眼,宋璟辰方纔的動作太快他根本來不及看清,隻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從自己眼前一閃而過。

宋璟辰輕咳一聲,杜將軍反應過來,低下頭恭敬道:“大公子,可以下山了。”

沈易佳併攏雙腿向後挪了一步,她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天黑了大家都看不清,不然準能看到她屁股後麵一片紅。

可是要讓她這麼走下山,那不得畫地圖了?

宋璟辰察覺到她的小動作,抿了抿唇吩咐:“你先帶著人下去。”

“大公子,大公子,你不能這麼對我,你不記得我了嗎?我,你之前救過我的,你忘了嗎?”

一串人經過宋璟辰身邊時,羅雲英忽然瘋了似的掙紮了起來,還好癢癢粉的效果讓她根本使不上多少力。

人走出去好遠,還能聽到她的叫嚷聲和其他人的抽泣聲。

“相,相公。”沈易佳期期艾艾的喚了一聲,撇了撇嘴:“能不能先把東西還給我?”

火山爆發的感覺又來了……

宋璟辰撇了一眼沈易佳,眉心微微蹙了一下:“你是準備在這裡……”

“不然呢?”沈易佳快急哭了,她已經感覺到有液體順著自己的大腿流下來了。

宋璟辰歎了口氣,脫下外套不由分的直接披在沈易佳身上,彎下身攔腰將沈易佳打橫抱了起來。

沈易佳嚇了一跳,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宋璟辰也不說話,抱起人就往下山的路走。

一想到這丫頭明明知道自己月事來了身體不舒服,還跑來這裡胡鬨他就更生氣了。

沈易佳偷偷覷了一眼宋璟辰。

哦豁,美人相公一臉都寫著我很生氣,彆跟我說話,不然後果很嚴重。

沈易佳:可怕。

宋璟辰將沈易佳送回了家,親自給她煮了碗雙倍份量的紅糖薑茶,隻有薑是雙倍。

又盯著沈易佳皺巴著小臉喝下去。

這時墨鳶也燒好了水,沈易佳痛痛快快的泡完熱水澡還覺得嘴巴火辣辣的。

等她洗好出來宋璟辰已經離開了。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剛冒出個去軍營的念頭,三萬就跳了出來。

“少夫人,大公子說了,你有什麼想知道的直接問屬下就行了。”

這事委婉的說話,言外之意就是大公子不讓你出門。

沈易佳摸了摸鼻子,今天已經把美人相公惹惱了,加上她月事來了確實不想動,也就不敢再折騰。

不過這些也不能夠阻擋她的好奇心。

“姓羅的事解決了?”

三萬都已經做好了哪怕捱揍也要把沈易佳攔下的主意,冇想到今天會變得這麼好說話。

他鬆了口氣,忙將今日之事一一說了。

宋璟辰早已知道羅老將軍有異心,之所以之前冇有下手,是因為他不確定五萬人中有哪些人已經成為了他的人。

這些時日他每日將其他四個將軍叫來半山,就是想讓羅老將軍誤以為他在聯合其他幾人要對付他。

雖然事實也確實如此……

而宋璟辰做的一切,就是想要逼羅老將軍出手。

羅老將軍覺得大宴是好機會,想要一勞永逸,殊不知這個台子本就是宋璟辰特意為他搭的。

總而言之就是今夜的飯菜也好,酒水也罷,全部都被下了迷藥,一圈下來,軍營內大半以上的人都中了招。

而未中招那近兩萬人,是誰的人不言而喻。

宋璟辰根據楊叔提供的名單提前安排了四千精兵埋伏在外圍。

等羅老將軍覺得勝券在握時,四千精兵纔出手……

如今軍營裡早是屍山血海,不僅如此,還躺著幾萬個被迷暈的人。

用宋璟辰的話來說,一次不忠,終身不用。

哪怕後麵有人投降求饒,宋璟辰也依然冇有放過……

這也是宋璟辰不讓沈易佳過去的原因。

想想那個畫麵,三萬隻覺得脖子發涼。

彆看主子平時看著不嚴苛,但是真觸及了他的底線,那絕對是殺伐果斷的……

在主子看來,這些人是宋老太爺一手培養起來的,如今卻背叛了宋家,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