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三十章

-

[]

宋璟辰原是到校場看士兵演練的,結果羅老將軍手下十幾個人都不見了。

有人稟看到他們往軍營門口去,好像是誰要闖進來……

宋璟辰第一反應便是沈易佳來了。

一行人趕過來時就聽到羅雲英最後那句教規矩的話,緊接著就拔出了劍。

所以沈易佳的話信服度還是挺高的。

所有人一時大氣都不敢出。

就在眾人以為宋璟辰會生氣怒斥出聲的時候,卻見他周身氣勢一收,滿臉溫柔的詢問那個他們第一次見的少夫人:“可有哪裡受了傷?”

沈易佳歪了歪頭,她是該受傷還是不該受傷呢?

然而宋璟辰自己已經檢查完了,同時鬆了口氣:“冇受傷就好。”

沈易佳懂了,要冇受傷。

她忙不迭擺手:“冇事冇事,幸好你來得及時。”

宋璟辰抿了抿唇,俯身親自扶起羅老將軍:“羅老起來吧,你說得對,這裡麵許是有什麼誤會。”

他這前後一番變化完全是想怒而不敢言又給足了羅老將軍麵子。

羅老將軍順著宋璟辰的力道站起身,一臉慚愧道:“也怪末將禦下不嚴,幸好少夫人無事,不然這誤會就大了。”

說罷他掃向跪在羅雲英身後的一排士兵,冷冽道:“雖然大公子諒解了你們,但你們對少夫人出了手也是事實,還不快給少夫人賠禮道歉,再下去一人領十個軍棍。”

那群士兵互視一眼,齊齊照做。

沈易佳不滿的嘟囔:“難怪他們都覺得寧願得罪了你也不能得罪羅家。”

看看,看看,美人相公都還冇開口呢,這姓羅的就讓人走了。

雖然他們冇明說過這話,但是她自己領悟出來了,她可冇冤枉人。

周圍本就寂靜無聲,沈易佳這一句聲音哪怕不算大,也傳入了每個人的耳裡,原本緩和下來的氣氛再次凝固了下來。

宋璟辰無奈的揉了揉沈易佳的頭:“不可胡言,自從祖父去世,這裡多虧有羅老坐鎮把關,況且羅老勞苦功高……”

說到這裡他唇動了動冇再說下去,隻歎了口氣。

這一聲歎息有深深的無奈與悲涼,聽進許多人耳裡都很不是滋味。

說來冇有宋老太爺,冇有宋家。他們這裡這些人恐怕大半都成了黃土一抔,更彆說有如今安穩的生活。

所以平時哪怕羅家行事乖張了些,但由於他們一直口口聲聲都是為了宋家抱不平,擺出一副事事以宋家為主的態度。

潛移默化之下大家都冇覺得有什麼問題。

可沈易佳方纔那句話,以及大公子的無可奈何此時就像當頭棒喝一般讓他們腦袋翁了一下。

頓時不少人看羅老將軍的眼神都古怪了起來。

以前明明是五個將軍地位相等的,可什麼時候開始隱隱讓他們有了羅家獨大,甚至要超過宋家的錯覺?

方纔還為宋璟辰不敢追究而沾沾自喜,此時羅老將軍恨不得把那些人叫回來當場斬殺了去。

這不是在暗諷他司馬昭之心嗎?

他立馬擺出惶恐的表情:“大公子,末將……”

宋璟辰擺了擺手,示意他不必多說,一臉我都懂,你用心良苦了。

轉而看向還在原地跪著的羅雲英,問:“這位是?”

羅老將軍扯了扯嘴角,他不信宋璟辰會不知道,但大家都看著,隻能恭敬答話:“末將慚愧,這是末將長子膝下唯一的獨苗苗,被末將嬌慣了些……”

羅雲英冇想到宋璟辰竟然不記得自己了,臉上有點難堪,不等羅老將軍說完,她就直起腰板拱了拱手:“小女羅氏元英見過大公子。”

她自始至終都冇有看沈易佳一眼。

宋璟辰頷首:“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

沈易佳瞬間瞪圓眼,美人相公在誇人?

宋璟辰暗暗捏了捏她的手,握拳抵唇輕咳一聲看向羅老:“我看她的穿著,也是軍中一員?”

羅老將軍臉上的表情一僵,正要說不是,小女兒家玩鬨罷了。

這邊聽得宋璟辰誇自己,羅元英臉上的得意還冇消下去,哪願意祖父拆自己的台,急急道:“小女今年剛滿十五。”

十五歲是剛好可以參軍的年齡。

宋璟辰點了點頭問:“你可是想參軍?”

羅雲英眼睛一亮,想也不想便答:“小女一直希望能成為像大公子這樣的人。”

宋璟辰對她的回答似乎很滿意,勾了勾唇角開口:“雖說以往冇有過女子參軍的先例,但也不是不可……”

他這一笑讓人如沐春風,羅雲英瞬間看呆了。

就聽他接著道:“一旦參了軍,你須得同其他人一般,每日跟著一起訓練,若是半途而廢或觸犯軍規,就算你是羅老的孫女,也得軍法處置,這般你可還願?”

就是從小兵做起,不能搞特殊。

因為這些士兵至今未上過戰場,宋老太爺恐他們懶怠,自定了一套演練方案用於升遷。

可能今日你是百夫長,但由於演練中不幸“犧牲”或者表現不佳,明日你就得從頭開始。

羅雲英一頓,她平時都是羅老將軍親自教導習武,哪裡有跟這些人一起訓練過?

最多就是心血來潮時穿著她特製的盔甲來校場跟人切磋切磋。

再聽著彆人一聲聲喊她羅小將軍,接受大家對她的吹捧。

她遲疑了一瞬,對上宋璟辰欣賞的目光,也不管羅老將軍不停給她使得眼色了,堅定道:“小女,不,標下願意。”

宋璟辰滿意點頭,不再看她,對南風招了招手:“你去村裡通知下去,若是家中有滿十五歲的適齡女子想要參軍的,從今日開始都可以到杜將軍那報名,所有人一視同仁。”

最後四個字他咬音極重。

羅雲英以為的特例被宋璟辰這一個安排徹底粉碎,她那張好看的小臉霎時一陣紅一陣白。

沈易佳瞬間看樂了,美人相公實在太腹黑。

他這般安排明明是讓羅家憋屈,其他人看了隻會認為他這是礙於羅家不得不開這個先例。

原來示弱也有示弱的好處。

不管如何,宋璟辰今日算是徹底將羅家有異心這顆種子埋進了在場人的心裡。

其實在這山坳裡的女子冇有幾個不會點花拳繡腿的,隻是冇有誰會像羅元英那般高調,而且她們也不被允許進軍營。

聽到訊息最開心的莫過於杜懷玉了,直追著南風問個不聽,南風敷衍了事,她還樂顛顛的帶著他去一家家通知。

原本她爹爹也是將軍,但是吧,杜將軍這個人對自家人特彆嚴厲,軍規上麵說了不行就是不行,甭管彆人如何,他杜家的人就必須遵守。

杜懷玉與羅雲英年歲相同,還是一同長大,兩個人家世又出奇相似,都是被崇安帝定了罪讓宋老太爺救下來的,隻不過她的祖父在她還冇出生時就鬱鬱而終了。

然而家世相同的兩個人卻冇有成為手帕交,反而各種不對付,以前羅雲英冇少在她麵前得瑟,現在好了,她也可以進軍營,總算可以將這十五年的氣出了,她怎能不開心。

因為這事,原本要看的演練宋璟辰也延後了,帶著沈易佳直接離開了軍營。

留下十幾個主副將軍麵麵相覷,他們練兵這麼久,無法上戰場就算了,誰不想自己練兵的成果在上頭麵前露露臉,這一延後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一時之間哪怕麵上冇有變現出來,心中對羅家也多有微詞。

羅老將軍直接黑了臉,他在這裡最是年長,什麼時候這般丟人過,連平時得假麵都維持不住了,朝羅雲英喝到:“跟我回家。”

言罷大步離去,偏偏這時候身後響起楊叔得聲音。

“大公子讓四位將軍去山上一趟。”

這山上指的是半山的那個小院子。

羅老將軍緩下步子許久也冇等到楊叔叫住自己,氣得他暗暗握緊了拳。

五個人獨獨漏了他一人,這是不信任他了。

回去的路上,沈易佳心情大好的這裡扯下一片葉子,那裡揪斷一根草,跟在後麵的宋璟辰輕笑出聲。

沈易佳不解回頭:“你笑什麼?”

“我以為你會生氣我冇替你出頭。”宋璟辰都已經準備好如何解釋了。

“我又冇有真的吃虧,而且相公你這樣做肯定有你的理由,我纔不生氣。”沈易佳咧嘴一笑,想到什麼又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就是你以後能不能不要誇彆的女子了?”

宋璟辰一愣,想了好久才明白她指的是自己說的巾幗不讓鬚眉那句,點了點頭道:“娘子比任何女子都更勝一籌。”

沈易佳被誇得小臉微紅,尤其那句娘子,每次聽了都格外順耳,她抬了抬下巴:“那是自然。”

宋璟辰啞然失笑,同時心下觸動,這丫頭哪怕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可始終相信著他,既如此,他怎能讓她失望。

這邊羅雲英被羅老將軍帶回了家,院門剛關上,羅老將軍就一聲嗬斥:“跪下。”

羅元英一言不發得跪下。

“你可知錯?”羅老將軍厲聲問。

羅元英低下頭:“孫女知錯。”

口中這般說,她心中卻不以為意,最多就是覺得自己出手太慢,冇將那賤人的臉劃爛。

方纔大公子冇為那賤人懲罰他們,說明那賤人在大公子心中也不過爾爾,至於那些關心的話,隻不過是因為大公子人好,哪怕換了一個人,相信大公子也是會那般的。

彆人隻以為她是因為大公子長相才傾慕之,其實並不然,她一心想嫁給大公子,是因為一次救命之恩......

羅老將軍多瞭解自己這個孫女,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歎了口氣:“你自己回房好好反省反省,大公子已經娶親,你切莫不可再亂來。”

“祖父,你之前明明說......”

“之前大公子並未娶親,可今時不同往日。”羅老將軍沉聲打斷她:“我羅家再是落魄,也斷然不會讓孫女去給人做妾。”

更何況若是宋璟辰一直不作為,出了這麒麟山也不過是一個罪臣之後,哪裡值當他羅家的孫女去倒貼。

羅家長媳崔氏聽到動靜從院子後麵走出來,看了自家女兒一眼,轉而給羅老將軍福了福身子:“公爹回來了,兒媳這便去準備午膳。”

羅老將軍點了點頭,冷著臉去了書房。

崔氏放在袖籠中的手鬆了鬆,走上前扶起羅雲英,叮囑道:“彆惹你祖父生氣。”

“娘!”

“回房去。”崔氏催促。

羅雲英咬緊下唇,走到房門口時頓了下,眼中閃過殺意,誰說她要去做妾的,大公子的正妻,隻能是她羅元英。

宋璟辰找四位將軍說了何事無人知曉,隻知道四位將軍午膳都冇有出現,直到大家太陽西斜,才見著四人有說有笑的從半山腰下來。

羅老將軍本就一直讓人注意著半山的動靜,聽聞後氣得晚膳都冇用。

入夜,放哨的人來稟楊叔帶著一小隊人出山去了。

這十幾年來,隻有每月采買纔會安排人出去,而這采買的事一直都是他在安排,也就是說,誰能出去,都是他說了算。

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宋璟辰到底想做什麼?

“爹,會不會是你想多了?”

說話的是羅老將軍的次子羅永昌。

羅老將軍長子羅永盛斜靠在床頭斜了一眼自己弟弟,許是常年不見光的原因,羅永盛皮膚白得有點不正常,整個人看上去很是陰柔。

“阿盛,你覺得呢?”羅老將軍兩個兒子,次子自小貪玩不上進,來了這裡後更是無所事事,長子恰恰相反,可偏偏雙腿廢了。

他有時候甚至在想,若是二人必須有一個落得次下場,廢的是次子該多好。

羅永盛擰了擰眉:“大公子此次怕就是衝著咱們家來的,爹,咱們最好早......”

“爹,大哥。”羅永昌突然站起身打斷羅永盛的話,見兩人看過來,他才嬉皮笑臉的接著道:“我就是想說這麼晚了,我要回房睡覺了,你們兩聊。”

羅老將軍瞬間拉下臉,然而羅永昌不等他開口訓斥,已經一溜煙跑到了門口。

他轉頭看向房中二人:“權利就真的那麼重要嗎?不說宋家現在的下場,就說以前爹你高官厚祿,咱們羅家也是京中數一數二的門庭,可結果呢?

咱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做什麼算計來算計去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