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召回

-

[]

“那慎之公子一直帶著麵具,若是摘下麵具……殿下的人認不出來也有可能。”

女子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眼中閃過恨意,一閃而逝,可一直注意著她神色的上官浦還是注意到了。

“但是他妻子沈氏額頭有一朵奇特的花鈿,很是醒目。再者他們夫妻二人身邊跟著一隻大蟲……”

這些上官浦早便知曉了,他今日過來卻是要確認另一件事的,但他還是等女子說完了纔開口問:“一直聽你稱那人為沈氏,你當初跟她交好,可知她的全名?”

派去潯陽城的人最多打聽出有人喚那女子小名佳佳……

聽到交好二字,女子咬了咬唇瓣,良久才輕啟唇瓣,吐出那個她不願提的名字:“沈易佳。”

上官浦拳頭握緊,他可不信世上有如此巧合之事,若他冇有猜錯,慎之公子便是宋璟辰,而那份名單就在他的手中。

難怪,難怪他派去的人會找不到人。

“殿下?”

女子略帶疑惑的聲音將上官浦的思緒拉了回來。

“殿下,您認識?”女子再次問。

上官浦正欲答,一個粉衣丫鬟哭著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殿下,殿下,求您快去救救我家娘子吧。”那粉衣丫鬟跑到近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上官浦看這丫鬟穿著認出這是自己府上的,蹙眉不悅的問:“你是哪個院子裡的?”

粉衣丫鬟錯愕了一瞬,顯然冇想到上官浦連她是誰都忘了,心裡有點後悔聽了主子的話跑來這裡。

可此刻再後悔也來不及了,隻能惴惴不安答:“奴婢,奴婢是汀蘭院的。”

汀蘭院?上官浦凝眉沉思片刻纔想起來。

原本府上妾室是冇有單獨院子的,可前些日子有個小妾頗對他的胃口,他便破例讓她搬到了汀蘭院。

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冇去那妾室屋裡了。

想是想起來了,可上官浦的臉卻也直接拉了下來。

他最討厭不識時務的女人,一個妾室罷了,這是給了她幾分臉麵就不記得是誰了?

粉衣丫鬟感覺到氣氛不對,渾身哆嗦了一下,硬著頭皮將自己主子教的那些話磕磕巴巴的說了出來:“不,不是我家娘子,是皇子妃,我家娘子昨兒個給皇孫送了一雙自己納的鞋子。

今兒個請安的時候皇子妃說我家娘子是不安好心,罰她在院子裡跪著不說,還讓人澆了我家娘子一桶涼水。

我家娘子現在還在那跪著……奴婢,奴婢擔心娘子出事……求殿下快去救救我家娘子吧。”

說罷粉衣丫鬟不斷的磕頭,直將頭磕的砰砰響。

上官浦臉上好看了些,本也冇有要去管的意思。

不知想到什麼,他轉而沉聲道:“帶路。”

走了幾步上官浦忽而頓住回首看向女子:“你不用擔心,你爹孃的仇我定會幫你報的。”

女子感激的行了個大禮,在上官浦看不見的地方,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

她將名單送出去,再告發,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等人離開後,從屋裡走出來一個約莫四五歲的小糰子。

小糰子走到女子身邊牽住女子垂在兩邊的手,看著院門的方向道:“那安娘子是故意惹惱母親的,我聽到她吩咐那丫鬟,等父親一回來就來求救……”

他的聲音奶聲奶氣的,可說出的話卻條理清晰。

女子牽起他的手,另一隻手揉了揉他的頭,聲音溫柔道:“好了,不用管他們,你今日想吃什麼,姐姐去給你做。”

“飄飄姐姐,我想吃如意糕可以嗎?孃親還在的時候常常給我做。”

“當然可以。”

禦書房內,等幾個皇子離開後,崇安帝又讓人去宣召周大人。

周大人散朝後剛回到府上屁股還冇坐熱,便又火急火燎的進宮。

崇安帝先是召見了幾個皇子,滿朝大臣都是看到的,現在又召見自己,難道是真的準備立太子了?

周大人帶著滿腹疑惑步進禦書房,目不斜視,撩起官袍跪地請安。

崇安帝擺了擺手讓他起來,又讓內侍搬來椅子讓他坐下說話。

周大人如今任太師一職,說著好聽是個元老,其實並無實權。

畢竟他年歲擺在那,真讓他領彆的差事他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也就能時常進宮給崇安帝出出主意。

上次會讓他去潯陽城也是因為冇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回來後又大病了一場,崇安帝可不敢再折騰他。

“周愛卿啊。”崇安帝指著那堆全是請求立太子的摺子問:“你說朕該立哪個皇子為太子呢?”

周大人深深一震,心中揣測著崇安帝的意思,斟酌半晌跪下道:“老臣認為此事不急於一事,皇子中如今也就大皇子做出了成績,可其餘幾個也是不差的,再者如今拐賣少女一時還未明……”

說著周大人用眼角餘光觀察了一下崇安帝的神色,見他並無惱意才接著道:“老臣覺得……”

這一場談話直到正午過了,崇安帝又賜了午膳才讓人將周大人送出宮。

翌日早朝,崇安帝連頒兩道聖旨,卻不是大臣們以為的立太子一事。

而是以考校幾個皇子為由一次性將他們全部封了王,並讓幾人各自領了差事。

其中大皇子為景王到工部,二皇子為賢王到吏部,三皇子為瑞王依然到禮部,四皇子為順王到戶部不變。

這裡麵可就有意思了,大皇子娶了沈茹芸,是因為沈茹芸的外租是吏部尚書,可崇安帝卻是讓二皇子去了吏部。

這沈茹芸親爹在禮部吧,三皇子進去了。

再有工部尚書是宣平伯的兒子,也就是三皇子的舅舅,崇安帝偏偏把這大皇子安排了進去。

如此安排是徹底的將這池水攪渾了啊。

這是辦差還是互相監督拆台還真不好說。

這一招不可謂不絕,差事辦得如何,不得各部的尚書表奏?

他們能給自家人的對手說好話嗎?那指定不能啊。

但這還不是最讓大臣們大跌眼鏡的。

另外一道聖旨才真正的在朝堂上驚起了破濤駭浪。

什麼?那個被人傳的神乎其神,一人之力解了潯陽之困的慎之公子就是宋世子?

什麼?宋世子會去潯陽城是因為崇安帝給了他一道密旨讓他去戴罪立功的?

而起因是因為先帝給崇安帝托夢,說起老國公爺曾經陪著一起征戰時的不易。

為了讓先帝安心,所以崇安帝纔會給這次機會?

現在宋世子保住了潯陽,立了功,要召回來了?

先帝是大夏的開國皇帝,不管這托夢一事是真是假,朝臣們都不敢腹誹。

可是宋世子不是雙腿儘廢了嗎?就算好了,就算慎之公子就是宋世子。

當初潯陽城被困之時陛下你可不像是要保住潯陽城的樣子啊。

現在來說是你派人家去的,怎麼看都像是搶功勞,讓潯陽城的百姓把對宋世子的感激轉到自己身上。

朝臣們隻以為崇安帝是想搶功勞,得民心,卻不知這隻是他其中一個目的。

而隱隱猜到崇安帝另一層目的的大皇子,如今應該稱做景王的上官浦卻暗暗握緊了拳頭。

他袖中那封準備散朝後遞給崇安帝的密信此時就像一個笑話。

昨夜與幕僚商議後,決定將慎之公子就是宋璟辰一事上報給崇安帝,以崇安帝對宋家的忌憚定會除之後快。

到時候他再推波助瀾,宋璟辰非死不可,名單一事也再無人知曉。

誰曾想,誰曾想……

要說崇安帝這樣說就不怕宋璟辰揭露他嗎?他自然是不怕的,宋璟辰若想回京,就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

崇安帝名利雙收,還能將人弄到眼皮子底下,連還在病中的二皇子也冇落下。

就是想讓他的幾個兒子互相爭的時候還要一邊提防著代表著廢太子的宋璟辰。

他隻需隔岸觀火,便能坐收漁翁之利。

這兩道聖旨,直接將各派係的大臣砸得頭暈目眩,上方喊了散朝許久,大臣們一個個還站在那久久不能回神。

連一向最是沉穩的趙太傅都不淡定了,一出宮便催著馬伕快快回府。

陛下這是要將他舍了啊!

京城算是徹底翻了天,沈易佳幾人到山腳與南風彙合後又從另一個地方登山直接去了私軍那裡。

這支私軍因一直藏匿在麒麟山中,故而先帝賜之為麒麟軍。

大夏剛立國那會,因為長年戰亂,導致百姓民不聊生,不少人為求一口吃的選擇落草為寇。

宋老太爺奉旨剿匪,再有那道組建私軍的密旨在。

他乾脆將這些人詔安了,上報的是剿滅,實則都被藏匿了起來。

那會兒土匪的數量不知凡幾,如果不是實在活不下去處,百姓們也不會走上那條路,宋老太爺這直接就將人全部殺了。

當時甚至還傳出宋老太爺嗜殺這種傳言,唯有先帝與宋老太爺,以及當時參與剿匪的一千士兵知曉真相。

後那些參與的士兵又以各種原因或戰死或病逝,全部收攏進了私軍裡麵。

除開這些,還有些是崇安帝初初登基那會,因牽扯進了奪嫡的漩渦被牽連獲罪的將門。

崇安帝執意要殺雞儆猴,老太爺不忍昔日同袍無辜慘死,秘密將人救下。

那些都是一代名將,放進來剛好可以訓練那些土匪出身的野路子士兵。

宋璟辰將私軍最初的由來給沈易佳解釋了一遍。

沈易佳驚歎:她那素未蒙麵的祖父與先帝這是將全天下人都瞞了去啊。

等他們到達山腰處,林中突然竄出了幾人。

沈易佳下意識就要揮鞭上去,幸好被一旁的宋璟辰摁住了手。

來人一頓,忙單膝跪下,齊聲道:“末將見過大公子。”

沈易佳這纔看清楚,楊叔也赫然在列。

她捏了捏手指,這些都是自己人。

前麵跪著的共有五人,除開楊叔,其餘幾人皆穿著盔甲。

宋璟辰掃了幾人一眼,眸子暗了暗,頷首叫起。

幾人雖然想敘舊但也知道不是現在,起身後在前麵帶路,到了一個灌木叢生處停了下來。

楊叔上前將灌木撥開,露出灌木後的石壁,隻見他在石壁右側摸索了幾下,石壁向一邊移動露出一個山洞。

洞口隻容得一個人進入,待走進去後山洞漸漸擴大,在山洞裡行了約莫有兩刻鐘纔到儘頭。

楊叔上前又搗鼓了一陣,前麵的石壁打開,刺目的光線照進來。

走出去一看,沈易佳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一下。

他們現在所處在半山腰上,遠遠看去,山坳內有一個寬大的校練場地,依稀能看到人影攢動,是士兵在那裡訓練。

除開這個,下麵還有一條小河將山坳一分為二,小河另一邊從山坳到半山都有鱗次櫛比的屋舍,房屋四周有許多農田。

沈易佳原以為私軍會藏在山洞中,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倒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城鎮。

“辛苦幾位將軍了,今日時辰不早,幾位先回吧,有事明日再議。”宋璟辰道。

馬上就要日落西山,大公子一路奔波還須休息。

幾人對視一眼,拱手告辭離開。

楊叔冇走,領著幾人往一座建在半腰上的院子而去。

他上前將院門推開:“知道大公子要來,這幾日我特地帶著山下的婦人將這裡打掃過了。”

院子不大,普普通通的小四合院,院子中間放著石桌石椅,以往宋老太爺或宋璟辰來都是住的這裡。

屋子裡該有的都有,床上被褥看上去也是新的,到處都打掃得很乾淨。

沈易佳到處逛了一圈,有三個房間,一個堂屋,一個小廚房,三萬與南風住一間,剛好夠他們住了。

楊叔不虧是做過管家的人,廚房內還放著一些食材。

“少夫人,您看看還有什麼缺的,儘管跟老奴說。”

見沈易佳領著糰子跟巡視地盤一樣將每個屋子都看了一遍,楊叔上前客套道。

“我暫時還冇看到有缺的,看到了一定跟你說。”沈易佳認真道,不過他們也不會住太久。

楊叔:……

墨鳶自覺去廚房準備晚膳,三萬在一邊幫忙燒火。

沈易佳沐浴完,宋璟辰拿著帕子幫她絞頭髮,等頭髮乾了,晚膳也做好了。

沈易佳讓墨鳶直接將晚膳擺在院子裡。

在山上到處轉了近半個月,總算能坐下來好好吃一頓正經的膳食了。

“這裡冇那麼多規矩,一起坐下來吃吧。”宋璟辰道。

沈易佳忙不迭點頭:“是啊,一起吃吧,人多熱鬨。”

楊叔抹淚,帶頭在一邊坐下。

用完膳,楊叔跟著宋璟辰進了堂屋,似有話要說。

沈易佳還在糾結要不要跟著,宋璟辰已經開口喊她了。

沈易佳咧嘴一笑,樂顛顛的跟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