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大祭司

-

[]

“天機穀在前朝時一度被人神化……”宋璟辰又加了一句。

天機穀?沈易佳擰起眉頭,不就是個算命的嗎,她在話本中看得多了,其實就是些招搖撞騙忽悠人的把戲。

她對什麼天機穀,什麼穀主,大祭司,前朝的不感興趣。

讓沈易佳在意的是,為何那畫像之人會有和自己一樣的花鈿,她下意識伸手撫上自己的額頭。

王氏與天機穀有冇有關係暫且不說。

她眉間的這花鈿卻是因為靈液升級纔會長出來,難道畫像上的女子同她一樣?

再者靈液是她前世就有的,這與原主無關。

與其說地圖和鑰匙是王氏留給原主的,怎麼更像是留給她的呢?

可王氏總不能提前就知曉自己的女兒會死,然後身體被她這個異世之魂占據吧?

“你在想什麼?”宋璟辰突然出聲打斷了沈易佳的思緒。

沈易佳眨了眨眼,指著自己的額頭試探性問:“你說我會不會與天機穀有關?”

“據我所知,沈家二小姐確實是王氏十月懷胎所生,而王家隻是普通商賈,更不可能跟天機穀有關係。”宋璟辰看著沈易佳,意有所指。

沈易佳一拍額頭,是啊,她現在就是沈二小姐,那什麼天機穀跟她有什麼關係。

她認真的點了點頭:“你說得對。”

宋璟辰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臉上閃過一絲凝重,可惜沈易佳在低頭看石台上的東西,並冇有看見。

也不知這裡麵的東西是如何儲存的,石台上竟然冇有一絲灰塵,若不是石門外的燭台沾滿了灰,說這裡每日有人打掃她都信。

“這是什麼?”沈易佳拿起一個圓拱形的東西敲了敲,還挺硬。

宋璟辰:“龜殼。”

沈易佳恍然大悟,從荷包中抓出一把銅錢放進去,拿起來搖的叮噹響,對著宋璟辰咧嘴一笑:“客官,可要卜上一卦?”

宋璟辰心下的沉悶被她這行為逗得煙消霧散,他唇角微勾伸手扣了扣那龜殼:“占卜隻需三枚銅錢便可。”

沈易佳鼓了鼓腮幫子:“我這叫多多益善。”

說完她將銅錢一個不少的裝回荷包,把龜殼丟回石台上,開始去看彆的。

其實石台上的東西也就三樣,一本書,一個龜殼,一個匣子。

沈易佳對書不敢興趣,徑直拿起那個匣子,打開裡麵是一塊嬰兒巴掌大小的玉牌。

小小的一塊,拿在手中比沈易佳預想的要沉上幾分。

玉牌通體呈翠綠色,瑩透純淨,如同凝脂,上麵相刻了兩個字。

有點眼熟。

沈易佳抬頭看了眼畫像上的字,再看玉牌,看畫像,看玉牌……

不等她對比出來,旁邊就傳來宋璟辰的笑聲:“你冇看錯,就是天機二字。”

沈易佳臉紅紅的扒拉了下耳朵,將玉牌遞給宋璟辰:“你說這個值錢嗎?”

宋璟辰默:“比你方纔看的夜明珠值錢。”

而且這玉牌能放在這裡,恐怕不僅僅是值不值錢的問題。

哦豁,沈易佳震驚,發財了。

她二話不說將玉牌塞給宋璟辰:“送給你了。”

這是她目前為止最值錢的東西了。

儼然把玉牌當成了自己的,完全冇有她自己也是拿了彆人東西的自覺。

宋璟辰冇有說什麼,默默將玉牌收好,他擔心放在這丫頭身上,哪一日她身上缺錢就把它當了。

他轉而拿起那本書看,前半部分大都是有關天機穀如何輔佐帝王的記載。

例如何時卜了什麼卦,卦象為何……

這倒有點像起居錄的意思。

宋璟辰隨意翻了下發現後半部分內容突然變了,筆跡與前麵的也並非出自同一人。

越是看,他的眉頭就皺得越緊。

沈易佳好奇,湊過去看了一眼,發現自己一個字都看不懂,撓了撓頭好奇的問:“寫的什麼?”

宋璟辰抬頭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將大概說了。

原來前朝帝王起初隻是對民間術士打壓,到後麵更是直接對天機穀中人下手,導致天機穀弟子損失慘重。

穀中弟子為輔佐帝王殫精竭慮,卻因帝王猜忌而落得慘死的下場。

為了天下百姓大義,他們無法去報複,隻能選擇避世而居,再不出世。

當時的天機穀穀主更是留下祖訓,天機穀中後人不可再與皇室中人牽扯……

這也就能說通為何前朝大家奉若神明的天機穀,到了本朝,卻無人知曉了。

甚至那些有關天機穀記載的書籍,恐怕也被他們自己銷燬了。

而流傳下來的,也隻是簡單的提過一二……

就像宋璟辰看到的那些。

不過這上麵的也隻是片麵之詞,真香如何根本無法考究。

沈易佳撇了撇嘴,這怎麼跟美人相公一樣倒黴啊,果然是天下帝王一般黑。

見宋璟辰看書看得入迷,沈易佳也不再打擾他,轉而去看堆放在四周的大木箱子。

大木箱子整整齊齊的沿著石壁擺放,有的還兩個兩個疊在一起,沈易佳估摸著不下一百口。

看著這些箱子,因為不知道裡麵有什麼,沈易佳有一種在探寶的感覺,她興奮的搓了搓手,將麵前的箱子緩緩打開……

裡麵放著滿滿的全是書籍!!!

沈易佳:有點失望,她以為打開就會是那些亮瞎自己眼睛得金銀財寶呢。

冇事,這才第一個而已。

沈易佳暗暗握拳,去開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把這一邊的箱子全部打開,沈易佳累得直接癱坐在地上,不是身體上的疲累,是心理上的。

幾十口箱子冇有一個是錢的,不是書籍,畫卷就是筆墨紙硯……

沈易佳麻了,她覺得美人相公肯定弄錯了,天機穀根本不是什麼占卜的,是開書肆的吧!!!

占卜不是需要用到銅板嗎?哪怕它裝幾箱子銅板沈易佳都不會去這麼懷疑。

她有點沮喪的把視線放到另外一邊箱子上,咬了咬牙還是走了過去打開。

終於不是跟書有關的了,是一箱子布匹。

沈易佳扶額,所以天機穀不僅開書肆,還同時開布莊嗎?

那她是不是也可以拿著這些東西去賣?

不料她剛這樣想,麵前的布就肉眼可見的風化了,了……

她不死心的去開彆的箱子,無一例外……

到後麵甚至一半都是空箱子……

“擺在這裡好看呢?”沈易佳氣得咬牙,她還以為自己要發財了……

宋璟辰溫潤的聲音響起:“這些都是前朝禦貢的布料,千金難求。這裡能有這麼多,可見當時千機穀之人有多受帝王重視。”

可再重視又如何,一旦被猜忌上,都逃不開一個死字。

沈易佳聽他這般說,伸手捧起一捧灰,輕輕一吹,肉疼道:“可現在都冇了。”

宋璟辰好笑的將她拉起來,拿出帕子細細的幫她擦拭。

沈易佳好奇的問:“你說那前朝皇帝為什麼不賞賜些金銀財寶反而賞這些呢?”

宋璟辰抿了抿唇:“延慶帝喜愛吧。”

延慶帝是前朝最後一位帝王的名諱。

沈易佳眨了眨眼,無聲問,你是認真的嗎?

宋璟辰輕笑:“真的,傳言有一商賈進獻了一匹輕如蟬翼的布匹進宮,延慶帝直接讓其封侯拜相,那時候穿著可以代表一個人的身份,布匹可以當貨幣使用。”

所以這些東西若是放在前朝,確實算得上是巨大的財富。

再者若是延慶帝不這麼荒唐,前朝也不至於亡國得如此之快。

沈易佳佛了,隻想感歎一句,生不逢時。

看她這副深受打擊的模樣,宋璟辰安慰道:“那些書籍,大都是古籍孤本,字畫也多是名人墨寶……能換不少錢,筆墨紙硯也都不是凡品。”

在遇到沈易佳之前,宋璟辰從未想過有一日自己會將這些讀書之人追捧的東西與黃白之物畫上等號。

畢竟宋世子也是喜愛這些之人,不然也不能什麼書籍都看……

“真的?”沈易佳眼睛一亮。

宋璟辰看她總算不喪了,再接再厲:“嗯,而且這些箱子我方纔看了,都是紫檀木做的,也值不少錢。”

“那我們怎麼弄出去?”沈易佳興奮了,美人相公都說值錢的東西,那肯定值錢。

宋璟辰沉思片刻道:“過幾日我們出去了就派人來運。”

“好。”沈易佳連連點頭。

她想了想,又走到那石台上將那兩幅畫拿下來,從懷中掏出火摺子。

“你要把它們燒了?”宋璟辰覺得自己已經跟不上沈易佳的思路了。

沈易佳冇回答,直接用行動告訴宋璟辰他猜對了。

她對天機穀三個字莫名膈應,竟然都已經避世不出,那還是不要讓這些有機會出現在世人眼中好了。

沈易佳完全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若是被天機穀中人看到,那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不過沈易佳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怕,彆說隻是燒個先祖的畫像,她以後是連天機穀都敢燒的……

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這邊沈易佳等畫像變成了灰燼,又拿起那石台上的龜甲,握拳一拳頭將其錘得稀巴爛。

宋璟辰看她燒畫像冇有反應,這會兒卻看得忍不住額頭突突直跳。

他懷疑沈易佳的力氣是冇有極限的,完全取決與她想做什麼……

總之就是媳婦兒,惹不起。

把跟天機穀有關的東西銷燬完了,沈易佳再次將視線放到了鑲嵌在石壁中的夜明珠之上。

宋璟辰注意到她的視線,嘴角一抽,提醒:“那些都鑲嵌在石壁中,摳不出來的。”

若是彆的,沈易佳定是會相信宋璟辰的話,可是這次她隻以為宋璟辰是不相信她的力氣。

最主要的是她抵擋不住那等同於十幾座城池的財富。

於是沈易佳頭鐵的去摳了。

哢嚓~

一顆完整的夜明珠直接被她掰了一半下來,剩下一半紋絲不動的鑲嵌在石壁之中。

沈易佳:所以她以為自己可以隨隨便便養好多個美人相公的美夢也是假的?

宋璟辰握拳抵唇掩住自己那抑製不住上翹的嘴角。

現在的沈易佳在暴怒邊緣,他覺得自己這時候若是笑出聲這丫頭定是要炸毛。

最終除了那塊玉牌和那本記載著有關天機穀的書,兩人什麼也冇有帶走。

沈易佳心中有多鬱悶就不必說了。

……

前朝覆滅後,天下被三國瓜分,除去大夏,吳國,還有一個不論是軍事力量還是經濟都在這兩個皇朝之上的軒轅國。

三國成犄角對峙局麵,互相牽製。

也就是說哪怕軒轅國各方麵都強上些也不敢隨意攻打大夏或者吳國。

因為軒轅國一旦發兵攻打其中一個國家,為避免自己皇朝成為它的下一個目標,兩個國家定是會抱團的。

同樣的,軒轅國也害怕大夏與吳國合作,或者這兩個國家其中一個吞併另一個。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牽製,才讓邊境少了戰火,暫時維持了天下太平的假象。

無人知曉,天機穀避世之地,正是在軒轅國之內。

“大祭司。”

“大祭司。”

……

一個身著墨色衣袍的俊美中年男子閒庭信步的走在石子鋪就的小道上。

路過的行人看見他紛紛停下來打招呼,男子微笑著一一頷首迴應。

這是一處景緻秀美的山穀,住在這裡的除了有天機穀弟子。

也有不少當初跟著一起避世的普通百姓,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徹底的遠離了喧囂,平時的吃穿用度也皆靠他們自給。

被喚大祭司的男子一路來到一個山洞前,洞口掛著一個木牌,上方寫了禁地二字。

他在洞口停頓了一息,撫了撫衣袍纔不緊不慢的走進去。

山洞四周燃著燭火,男子大約走了有一刻鐘,在一石門麵前停下。

他在石門上摸索幾下,石門緩緩打開。

隻見石室內放著一個巨大的鐵籠子,一穿著白衣的女子端坐與裡麵。

女子滿頭青絲披散下來,因背對著石門看不清其樣貌。

仔細看,便會發現女子四肢都被鐵鏈鎖著。

“你還是不肯說穀主玉牌被你藏在何處了嗎?”中年男子看著那道纖細的背影開口。

————

猜猜這是誰?

求月票推薦票,各種求。

月票滿兩百章就會加更啦,你真的不行動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