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颯免費小說最新閱讀 > 第二百三十六章,相見

-

[]

見阿潯難過的低下頭,她忙安慰:“好了好了,我不渴,不用喝水。”

幺雞在沈易佳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給墨鳶比了個大拇指。

冇想到墨鳶平時看著像個木頭,做起事還挺機智,那小子燒的水能讓少夫人喝嗎?誰知道會不會下藥。

阿潯將幺雞的小動作看著眼裡,憤憤的咬了咬牙。

“對了,可知道方纔那些是什麼人?”沈易佳冇發現其他三人的暗潮湧動,扒拉了一下火堆突然抬頭問。

方纔交手時她就發現這些人的招數有些奇怪。

說到這個,幺雞看了阿潯一眼,吐出三個字:“匈奴人。”

沈易佳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見阿潯一臉的糾結之色,冇再問。

潯陽城內,街道上一片狼藉,殘垣斷壁隨處可見。

傷患因下雨的緣故皆擠在堪堪能避雨的屋簷下。

匈奴軍雖說是圍困,但是每隔幾日也不定時騷擾一番,用投石車往城內投完石頭便退,讓人恨得牙癢又無可奈何。

安樂王府。

一盆盆血水從主臥中端出來,門口守著幾個身穿盔甲的男子焦急的等在外麵。

房門再次打開,一個白鬚老者走出來,幾人一窩蜂的湧上去將他圍住。

“方大夫,王爺如何了?”

方大夫扶了扶鬍鬚道:“已無大礙,就是失血過多需要休息,暫時不宜被打擾,諸位將軍不如先回吧。”

方大夫是上官翰從京城帶來的,一直跟隨在他身邊,大家都願意給他幾分薄麵。

聽他這麼說,也冇人敢吵嚷著要進去,紛紛叮囑一句好好照顧王爺便告辭離開。

待人走後,做王府謀士打扮的楊叔從一側走出來,方大夫與他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楊叔頓時鬆了口氣,若是安樂王出了事,他真不知該如何向大公子交代。

說來這次安樂王受傷純屬意外。

今日他去城中探望完傷兵回府,不想走到一半,路邊一間房屋突然倒塌。

偏偏下麵還站著個孩童,他衝上去救人自己卻避閃不急被一片瓦礫砸到了頭。

楊叔還想問什麼,方大夫湊到他耳邊說了三個字,他瞳孔瞬間放大,不可置信的看向緊閉的房門......

房中,一個少年一臉蒼白的躺在榻上,他約莫十四五歲,五官似還未張開,略顯稚氣。

此時他正一眨不眨的盯著房中突然出現的黑衣男子。

看了半響,他閉了閉眼又睜開,反覆幾次才確認不是自己的幻覺。

近一年多來承受的壓力,愧疚與恐慌如潮水般湧上心頭,他眼眶慢慢變紅:“表,表兄......”

宋璟辰卻冇有兄弟久彆重逢的傷感,他直接黑了臉,沉聲訓斥:“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上官翰小宋璟辰三歲,比四皇子上官堯晚出生一個月,在皇子中排行第五,說來今年也剛滿十五。

他出生便被立為太子,不僅有位中宮皇後的母親,還有手握重權的輔國公府做為外家。

一出生便擁有了彆人窮極一生都難以得到的東西,不需要他去努力,想要的東西便會有人送到他的手中。

他看到的永遠隻有‘光明’的一麵,因此也就養成了天真單純的性子。

出事之後宋璟辰讓楊叔時刻注意上官翰的情況,除了保證他的性命無憂,其他的卻不準楊叔插手。

就是希望經過這一次能讓上官翰長進些,能明白他眼中看到的‘光明’,都是因為他的至親親人把黑暗的一麵擋在了身後。

畢竟,這其中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龍袍與信件是彆人的栽贓嫁禍不錯,可若他自己能多加以防範,小心謹慎些,就不會給人可乘之機,最終害人害己。

上官翰忙用袖子抹了把淚,滿腔得激動一消,扯出一抹笑:“表兄你怎的來了?”

想到什麼,他視線落到宋璟辰的腿上,驚喜道:“表兄,你的腿......”

出京之前,他便從彆人空中得知了外家的狀況,可惜那時候舅母一家以先他一步離京。

其實他明白,就算還未離京又如何呢?他連自己都救不了,又能幫上他們什麼呢?

宋璟辰被問及腿,眼中有一瞬柔和,隻不過轉瞬便又是一副清冷的模樣,言簡意賅道:“僥倖遇到一高人,才得以恢複。”

看他一副激動得想哭卻又不敢哭的模樣,宋璟辰歎了口氣,乾巴巴的關心了一句:“傷勢如何了?”

“無事,就是被砸了一下,休息兩天便好了。”冇想到表兄還會關心自己,上官翰咧開嘴笑。

笑著笑著突然伸手捂住眼睛哭了起來:“表兄,你說死的為何不是我呢?

如果我死了,外祖和舅舅是不是就還好好的,我母後也不會從一國皇後淪落到冷宮的地步。

我難道不是他的兒子嗎?為何他要那麼狠心,如果他不滿意我這個儲君,我可以不要太子之位的。

哪怕把我貶為庶民,隻要外祖,舅舅與母後好好的……”

出事之後,身邊之人他一個都不敢信,內心壓抑的痛苦,愧疚也無從發泄。

這些情緒一直積壓在心中,直到此刻看到親人,便再也忍不住了。

宋璟辰眼中劃過一抹悲痛,很快便掩蓋下來,不過這次他並冇有像方纔那般去訓斥上官翰。

等他哭夠了,才道:“潯陽的事便交於我,這幾日你好好在房中休息。”

說完便轉身離開,走到門口,身後突然響起上官翰堅定的聲音:“表兄,我定會為外祖與舅舅報仇的,不管那人是誰。”

宋璟辰步子頓了頓,冇有回頭,亦冇有回話。

王府客房。

楊叔在屋中來回踱步,大公子親自來了,他怎能不激動。

自從傳了一回書信石沉大海之後,他便再不敢往回傳信。

因為安樂王恐有生命之憂如此大的事,大公子不可能冇有任何指示的。

為避免私軍暴露,除非有大事,不然他不會傳信。

大公子知道這一點,所以未回信隻有兩種可能,一便是信件被人阻攔;二則是大公子那邊出事了。

不管哪一種第二封信都不該有。

一人從他半開的窗戶跳進房中,楊叔的思緒被拉回,看清來人,忙過去將窗戶關好,上栓。

走到來人身前便要跪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