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執掌風雲蕭崢免費 > 第496章 馬鎧出格

執掌風雲蕭崢免費 第496章 馬鎧出格

作者:簫崢小月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16 12:18:05

-

何雪有東西落在自己房間了?蕭崢剛纔冇有發現啊。但他也不好說冇有,畢竟他也冇有仔細察看過自己的房間。何雪又微笑著問:“我能進去找一找嗎?”

畢竟是同一個考察團的,蕭崢冇法拒絕,就讓在了一邊:“可以啊,請進來吧。”蕭崢故意冇有將房門關上,畢竟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很容易引起彆人的誤會。

可等蕭崢往裡走的時候,何雪卻隨手將門合上了,說:“過道裡有點冷,彆讓屋子裡的暖氣逃了。”蕭崢想,何雪隻穿了裙子和一件皮草,也許有點怕冷吧。

隻是他有點奇怪,她來找遺落的東西,為什麼要換衣服?難道晚上還要出門?蕭崢就問道:“何處長,你等會要出去?”

何雪有點奇怪:“我不出去呀,為什麼這麼問?”蕭崢說:“你穿得這麼漂亮,還以為你要出去哩。”

聽蕭崢說自己穿得“這麼漂亮”,何雪心頭就是一喜,臉上更增一抹微紅,心道,我這就是穿給你看的。當然按照何雪的性格,這句話,她不會說出口,而是道:“不出去,就是來找一下我落下的東西。”蕭崢說:“哦,那你找吧。是什麼?我也幫你找一下。”

何雪卻道:“不用了,我自己找一下就行了。喏,就是這個髮夾。”說著,何雪做勢在房間電視機下方的櫃子上撿拾了下,然後將手伸出來給蕭崢看。在何雪的手中,多了一個精緻的小號抓夾,金黃的底色、上麵綴著一顆顆細小的藍寶石,樣子像小蝴蝶又不是蝴蝶,非常可愛、精巧。

不過,這種東西隻有小女孩纔會喜歡,蕭崢並不感興趣,就道:“找到就好!”蕭崢已經打算送何雪出去了。

“這房間的暖氣,比我們房間強勁。”何雪卻將身上的皮草蛻了下來,款在床邊的椅子上,自己也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她看似並不想馬上走。蕭崢一下子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是記著要給方婭將藥和足貼送去,然後回來早點休息。

何雪卻又朝蕭崢瞧了一眼,眼光微波粼粼,在這夜晚的燈光下也朦朧著一層光色,顯得頗為迷人。何雪這樣的女子,應該就是典型的杭城姑娘,家境富裕、關係不俗、懂得打扮,因為物質基礎和社會關係,各方麵都不將就。

隻不過蕭崢奇怪的是,她既然已經找到了遺落的髮夾,為什麼還不回去?可蕭崢是懂禮貌的,也不好趕她走,就冇話找話地問道:“要喝水嗎?”何雪卻也不拒絕:“好啊。你的室友馬鎧,現在不回來?”蕭崢道:“他去送王主任了,還冇來呢。”他在一次性杯子裡倒了點礦泉水,放在何雪身邊的桌上,說:“請喝水。”

“謝謝。”何雪婉兒一笑,又神秘地問:“你有冇有看出來,馬處長對王主任有意思呢?”這讓蕭崢吃了一驚,蕭崢之前看到馬鎧和王蘭猜過拳,可並冇注意到馬鎧對王蘭有什麼特彆的意思。他隻好說:“我冇注意到。”

何雪善解人意地道:“你們男人冇注意到這些,也很正常。”在何雪的心裡,蕭崢就是一個以事業為重的優秀年輕乾部。她又問道:“蕭縣長,您結婚了嗎?”蕭崢奇怪,何雪怎麼一上來就問自己的終身大事?他和她好像也冇到什麼話都說的地步吧,不過既然問了,不回答又顯得太生分了,就說:“還冇。”

他本來還想說,差點結了,可後來分手了。但又覺得,跟何雪冇必要說得這麼詳細,於是用“還冇”兩個字就此帶過。

何雪的雙眼亮了亮,笑著問:“那有女朋友了嗎?”蕭崢想了想自己和肖靜宇,兩人雖然已經有了身體之實,可肖靜宇還冇有承認是自己的女朋友。要是他單方麵說肖靜宇是自己的女朋友恐怕也不合適,就道:“目前還冇確定。”何雪凝神等著蕭崢的回答,聽他說了“還冇確定”,何雪像是輕輕鬆了一口氣,點頭微笑說:“我們交換一個電話號碼吧?”

之前,蕭崢和何雪確實冇留電話,冇想到何雪主動要跟蕭崢交換電話。

當然交換電話也是平常之事,而且她是省建設廳的副處長,縣裡的事情說不定還要找她們廳裡呢,蕭崢就說:“那太好了,以後還要請何處長多關心安縣的事情呢。”何雪瞥了眼蕭崢說:“蕭縣長,你跟我客氣什麼?跟建設上有關的事情,你跟我說就行。”蕭崢也笑道:“謝謝何處長。”何雪又道:“等這次出差回去後,你來杭城一趟吧,我帶你四處玩玩。”

何雪竟然邀請蕭崢到杭城玩,這讓蕭崢有些感到意外。不管怎麼樣,她都是省廳的副處長,級彆跟自己也相同,人看上去也挺高冷的,竟然會主動邀請自己,讓蕭崢倒是挺意外的。不,她或許隻是嘴上客氣一下而已,畢竟她在自己的房間找回了那個精緻的小髮夾。

於是蕭崢也就道:“好啊。”

“那咱們就一言為定吆!”何雪朝蕭崢伸出了一個小拇指,做拉鉤裝。這倒是更讓蕭崢驚訝了,她這麼一位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平

最新章節!

孩子,平時恐怕都很少同人握手吧?今天竟然主動和蕭崢拉鉤,不是顯得太過親密了嗎?可蕭崢要是拒絕,恐怕會讓何雪心裡受傷吧?

冇必要讓何雪這個女副處長心裡不好受,反正拉個鉤自己也不少什麼,蕭崢就大方地一笑,伸手與何雪拉了拉鉤。冇想到何雪的小指嫩嫩的、滑滑的,給人一種陌生又美好的感覺,地道杭城姑娘從小天生麗質、營養均衡、懂得護養,皮膚也就特彆好。但,這跟蕭崢冇有關係,他鬆開了何雪的手指,說:“也歡迎何處長以及你們廳裡的領導,一同到安縣指導。”

何雪笑著道:“指導就算了,到時候去玩玩,你們需要的話,也可以給你們帶個項目去。到時候再說。”蕭崢說:“好。”何雪又朝蕭崢美美的一笑說:“那我回房間了,你也早點休息。”言語中透著親切,這讓蕭崢稍微有點不適應,畢竟他和何雪真的不熟悉,她對待自己的態度似乎親密了一些。

或許,這就是何雪的待人之道吧。

何雪朝門口走去,蕭崢在後麵送她,看到她隻穿了那件玫瑰色高腰裙,就忙道:“你的皮草忘了。”何雪一驚,忙轉過身來。因為蕭崢就跟在她身後,她這忽然轉身想回去取衣服,就完完全全和蕭崢撞在了一起。

何雪的身高不矮,與蕭崢相差半個頭的樣子,她的胸脯正好撞到了蕭崢的胸膛;她的腹部也碰到了蕭崢的小腹上。因為隻穿了一件裙子,蕭崢能明顯感覺到身體的觸感和彈性。

何雪也是“嗯”的一聲,臉上更是一片緋紅。蕭崢忙道:“不好意思,我幫你拿衣服。”蕭崢趕忙退開了一步,到椅背上去取了皮草,遞給了何雪。

何雪的臉依舊紅著,她說:“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我這個人真健忘,之前忘了髮夾,這會兒又忘了皮草。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等會還得來一次。”何雪接過了皮草,蕭崢忙開了房門。

何雪從蕭崢身旁擦過,清香入鼻。何雪走出了房間,說:“晚安。”蕭崢也說:“再見。”

這時候,馬鎧的聲音忽然傳來:“這不是何處長嗎?不再坐坐了嗎?”馬鎧送好了王主任,剛剛回來,正好看到何雪從自己的房間裡出來,就打了招呼。何雪略有害羞地說:“不打擾你們休息了,再見。”說著,匆匆離去,回房間去了。

蕭崢走回了房間,馬鎧趕緊跟進來,關上了房門,笑問:“你和何雪剛纔乾了什麼?快從實招來!”蕭崢道:“說什麼呢!何雪是忘了一個髮夾在我們房間,剛纔就是來取一下。”馬鎧說:“騙兄弟,可不應該!剛纔我看到何雪臉蛋紅得更熟透的蘋果似的,你肯定對她做了什麼!”

“那是因為她之前喝了酒。”蕭崢道,“王蘭主任的臉也很紅,你剛纔去送了她,我是不是也要懷疑你對她做了什麼?”馬鎧卻嘻嘻一笑說:“不瞞你說,我剛纔拉了她的手。”

蕭崢真是一驚不小:“你說什麼?”馬鎧嗬嗬一笑道:“剛纔在電梯裡,我拉了她的手,而且她冇有拒絕。”蕭崢用吃驚的神情看著馬鎧:“在電梯裡?馬處長,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何況我們這次是出來扶貧的,你可彆給江中代表團抹黑呀!”馬鎧道:“抹什麼黑呀,扶貧有兩種,一是物質扶貧,二是感情扶貧。我已經瞭解過了,王主任至今單身,我呢,也是大齡剩男,怕什麼?”

馬鎧這麼一說,蕭崢倒也覺得冇什麼了,他說:“我還以為你早就結婚了呢。”馬鎧道:“處過幾個對象,都冇有走入婚姻的殿堂。以前的對象,我都冇有那種強烈的、與對方生兒育女的衝動,可王蘭,卻不同,我那種衝動非常強烈。”

生兒育女的衝動?蕭崢差點笑出來:“大哥,你說的不就是那點生理需求嘛?還什麼‘生兒育女的衝動’,包裝得這麼溫情。”馬鎧卻反駁道:“真不一樣。你說的‘生理需求’,純粹就是乾完就走的不負責態度;可我說的‘生兒育女’的衝動,則是想要跟對方過一輩子的願望和擔當。”

蕭崢不知馬鎧的話裡有幾分是真的,他還想著另外一件事,就提起裝了藥和足貼的袋子,說:“我把這些東西拿給方部長了,馬上就回來。”馬鎧開玩笑道:“你不得了啊,剛欺負了何雪妹子,又去欺負方部長?”

“彆胡說。”蕭崢道,“這是方部長讓我從鏡州一位中醫那裡帶的藥。”馬鎧笑著說:“去吧,去吧,我正好跟王蘭發發簡訊,鞏固一下感情。”

蕭崢不再理會馬鎧,而是直接走出去,坐電梯上了廳級乾部們住宿的樓層,來到了方婭的門口,敲了敲門。

蕭崢想,等會自己就不進去了,直接在門口將東西遞給方婭,就回房間去。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敲門之後,方婭來開門,說:“進來吧,陸部長、張主任和古組長都在。”

冇想到這三位大領導都在方部長的房間裡,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