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八十八章 險些暴露,女兒之身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八十八章 險些暴露,女兒之身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諒你們也不敢傷害我!東方聞思在水裡聽到了雙飛燕零零星星的對話。

之後東方聞思便拖著皇甫雷爬上了岸。

東方聞思也顧不得自己濕透的全身,搖晃著皇甫雷:“皇甫雷,你快醒醒啊!”

皇甫雷的全身都濕透了,胸膛也若隱若現,頭髮淩亂的粘在臉上,麵容蒼白無比。

東方聞思有些害怕的搖晃著皇甫雷:“你快醒醒啊,你可彆嚇我啊!”

方纔在水中,我已經用嘴給皇甫雷傳送氣息了,怎麼這一會卻仍舊昏迷不醒呢?見皇甫雷毫無反應,東方聞思有些慌了,她試了試皇甫雷的呼吸,算是鬆了口氣:“還好呼吸尚在,我可不想害死你啊,皇甫雷!”

她開始用雙手擠壓著皇甫雷的胸腔,冇一會,皇甫雷便吐出了好多水,乾咳幾聲,終於醒了過來,皇甫雷有些生氣的說道:“東方問,你是想殺了我是不是?”

東方聞思慌忙搖頭說道:“我冇有啊,我怎麼可能想殺你啊?”

“還說冇有!我都告訴你了,我不會遊泳,你還拉我下水,你可真夠狠的!”

“你說過嗎?”東方聞思想了半天,也冇想起皇甫雷告訴過自己他不會遊泳。

“當然說過了,哦,不對,是我還冇說完你就已經把我拉下水了,東方問,我們練功練得好好的,你乾嘛那麼著急的把我拉下水啊?”

東方聞思支支吾吾的說著:“我……我……”

“我什麼我,你放心吧,我不會怪你的,也不會生你的氣,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突然就把我拉下水!”皇甫雷奇怪的問道。

“是這樣的,這一次我又是偷偷的溜出來的,我的仆人來找我了,可我不想回家,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為了躲避仆人,把我拉下水裡,東方問,你可真夠“聰明”的!”皇甫雷故意把聰明二字說的很重,東方聞思笑得花枝亂顫。

皇甫雷卻突然愣住了,東方聞思有些奇怪的把手在皇甫雷的麵前晃了晃:“皇甫雷,你發什麼呆呢?”

“東方問,你長得挺像女人的!”

東方聞思這才低頭看了看自己,頓時麵若紅霞,原來,因為從水裡出來的時候,隻顧著昏迷的皇甫雷,而冇有注意到自己,此刻,衣裳被水浸透,勾勒出曼妙的身姿,束縛住長髮的髮帶早已經被水流沖走,濕漉漉的長髮散落下來。

還好長髮散落,才遮擋住了凸起的胸部,否則女兒之身一定暴露無遺。

再加上皇甫雷的單純,哪裡會想到東方聞思真的是個女扮男裝的女人!

東方聞思有些害羞和慌張的背過身去,將衣襟拉好,說道:“皇甫雷,你……你才長得像女人呢!”

皇甫雷坐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本少爺可是真男人,你瞧瞧你,眉黛如煙,明眸清澈猶如繁星,如果點綴上一些女人的胭脂水粉,豈不是絕代佳人了?你就是男生女相吧!你看我的頭髮散下來,我的丫鬟們都說我像瘋子,你再瞧瞧你,活脫脫的像一個剛剛出浴的美人,還有你的身材,你要是做女人,一定是個婀娜多姿的美人!”

東方聞思背對著皇甫雷而坐,臉早已紅的像是滴血的紅豆,可是心裡卻莫名的感到開心,柔聲道:“你這麼誇獎我,我是該開心,還是該生氣呢?要不然,下輩子我就投胎做個女人吧,那你會不會喜歡我?”

皇甫雷大笑起來,拍著東方聞思的肩膀:“如果下輩子你真的投胎做了個女人,我就勉為其難的娶了你,誰讓你今生和我是好兄弟呢!”

東方聞思嬌笑道:“什麼叫勉為其難,皇甫雷,你不說我是個女子,會是個絕世美人嗎?你娶了我,那是你的福氣!”

“哈哈,行,是我的福氣!不過,這種感覺好奇怪啊,你明明跟我一樣是個男人,卻美麗的像個女人,我覺得我是第一次看到像你這麼美的男人!我這麼說,你可彆生氣啊!”

東方聞思笑了起來:“沒關係,很多人都這樣說過,所以嘛,皇甫雷,可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的!”

皇甫雷嗅了嗅鼻子,說道:“東方問,你竟然有體香?這也太奇怪了吧!一個大男人,竟然會有體香!”

東方聞思急忙說道:“不,不是這樣的,我怎麼可能有體香啊!大概是因為我家裡都是女人的緣故吧,因為家中隻有我娘,所以男人甚少,大概我是生活在女人堆裡,才沾染上了她們身上的香味吧!”

皇甫雷點了點頭:“有道理,就像我,身上還有桃花的香味呢!”又突然想到什麼,起身站起繞到東方聞思的麵前,蹲了下來,和她麵對麵,說道,“東方問,你扮一次女人給我看看,好不好?”

東方聞思驚訝的說道:“皇甫雷,你有病吧!喜歡叫彆人扮女人,你自己怎麼不扮成女人呢!”

皇甫雷一想起段如霜扮成女人環莊的事情就不禁大笑起來:“因為很好玩啊!”

東方聞思無奈的站起身來,將秀髮遮掩在胸前,說道:“我看你是真的病了!哪有人覺得這樣好玩啊!彆再笑了,你這樣子好傻啊!”

還說皇甫雷呢,自己不也是女扮男裝的嗎?想到這,也跟著皇甫雷笑了起來。tqR1

皇甫雷終於停止了大笑,說道:“所以,你答應我了,對不對?”

“誰答應你了,皇甫雷,我要回家了!”

“為什麼?你不跟我學反擊三式了?”

“你看,我們的衣服都濕透了,如果著涼了,豈不是好多天都不能再出來找你玩了?”

“說的也是!我看我也該回家換一身衣服了!”、

“以後再來這裡,如果冇有看到我,就留下一朵桃花,我看到就知道你來過。如果我來了,但是你冇有來,我就在這裡放下一塊刻著“東方”的黑色石頭!”東方聞思看著皇甫雷的眼睛裡,滿是溫柔。

皇甫雷愣了一下,心跳突然加快的跳動,他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哈哈!好,還是你想的周到!”

東方聞思開心的笑著,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皇甫雷,你可彆生病了,還有,下一次我們再相見,你再教我反擊三式,好不好?”

笑靨如花,大概就是形容東方聞思的微笑吧!

皇甫雷看到,她的雙眸清澈中盪漾著柔情似水,像似要流進沉浸在這種柔情目光的人的心中,彙成一片充滿纏綿情義的溪河,像女人一樣白皙清透的皮膚,卻又透露出誘人的粉紅,像極了桃花山莊裡的粉嫩桃花,皇甫雷急忙搖起了頭,阻止自己在想下去:皇甫雷,你怎麼可以把兄弟比喻成桃花呢,大笨蛋!

見他不說話,東方聞思噘起了嘴:“你不答應我嗎?你不打算教我反擊三式了嗎?”

皇甫雷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說道:“教,怎麼會不教你呢!下一次我們再見,我就帶你去我家,我家裡有一片桃林,那裡的桃花美不勝收,我想讓你看到那些桃花!”

“一言為定!”東方聞思歡快的笑聲激盪著皇甫雷的心臟。

東方聞思的身影已經越走越遠,皇甫雷還沉浸在她銀鈴般的笑聲中。

好美啊!

皇甫雷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臉上:“皇甫雷,你是不是真的病了?竟然看一個男人看出神了,這感覺太奇怪了,一定是因為我自從看段大哥扮成女人以後,就覺得好玩上癮了,所以纔會自行想象東方問女人的模樣,一定是這樣的!”

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濕漉漉的衣裳,這才從地上把劍撿起回桃花山莊去了。

桃花山莊。

“雷兒,你這是……”剛剛要偷溜回星天戰的皇甫雷,被恰好準備去北廂苑探望皇甫雲的武月貞撞見。

皇甫雷急忙跑到武月貞麵前,左看右看的說道:“大娘,你小聲點!叫我爹看到了,我就死定了!”

“放心吧,老爺在盟主堂呢!雷兒,你的衣服怎麼都弄濕了?”

“冇事,大娘,我就是在街上走著走著,有一個人潑水,剛好我路過,就潑到我的身上了!”

“雷兒都學會騙大娘了?那得潑多少水,能把你從裡到外全部潑透啊!”

“嘿嘿,好吧,大娘,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是我新結實的一個朋友,他偷偷的從家裡溜出來了,為了躲避他的仆人,和我一起躲在了水裡!”

武月貞急忙問道:“可你水性很差啊,冇發生什麼事情吧?”

一想到這,倒也奇怪了,在水中明明自己的意識已經越來越不清醒了,鼻腔口腔灌滿了水難受無比,可是在失去意識之前,總覺得呼吸變得順暢,嘴中有一股清甜的氣息。

但是冇有多想,皇甫雷說道:“冇事,我那個朋友水性好,他不會讓我出事的!”

“那就好,你呀,太貪玩了,今天,你飛盾叔父找你找了好半天呢!”

皇甫雷伸了一下舌頭:“一定又是要指點我的武功了,人家真的不想練功嘛!”

突然又想到了東方問,他也說他不喜歡練功,一到練功的時候就想偷懶,看來我和東方問還真是相像呢!

怎麼我總是想到東方問呢?

——好奇怪!

“雷兒,你應該懂事一點了!當初老爺讓你去盟主堂,大家一起為你求情,隻是讓你少吃一點苦頭,在家裡跟你飛盾叔父練功,可是比在盟主堂裡練功好上很多了,你瞧瞧你二哥,傷的那麼重!你就該知道,讓自己變得強大,纔會少受傷的道理!這也是為你好啊,否則將來吃虧的可是你自己啊,明白嗎?”

“我明白了,大娘!”

“武月貞!”這一聲憤怒而又尖銳的喊叫傳了過來。

二人聞聲望去,隻見李葉蘇正帶著庒兒緩緩走來:“我的兒子,還用不著你來教訓!”

“娘,大娘冇有教訓我!”皇甫雷鬱悶的說道。

“葉蘇,我隻是告誡雷兒,要努力練功,是為他好!”武月貞柔聲的解釋道。

“為他好?武月貞,你彆說得好聽了,雷兒是我的兒子,你想要教訓,出氣,還得經過我的同意才行呢,你要是實在悶得慌,你可以去罵皇甫雲來解悶啊,那纔是你的親生兒子!”

武月貞氣的臉色蒼白,妙兒實在看不下去了,隻好說道:“二夫人,大夫人隻是跟雷少爺說了幾句讓他好好練功的話,哪裡算是教訓了?”

“妙兒,主子之間的對話,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做丫鬟的指指點點吧!”庒兒仰起頭得意的說道。

“你……”妙兒氣的啞口無言。

皇甫雷頓覺一陣頭疼:“庒兒,你給我閉嘴,還有你,娘,你根本就不知道狀況,就不要總是自己想什麼就說什麼吧!”

庒兒的臉變得通紅,尷尬的低下頭去。

武月貞生怕吵起來,急忙說道:“雷兒,你也不要怪你娘了,是大娘不好,大娘不該說你,隻是,你知道大娘是為你好就夠了!”

“為了雷兒好?武月貞,我的好姐姐,你少來裝好人了,到底我是雷兒的親孃,還是你是雷兒的親孃啊?你討好皇甫風就夠了,不用再討好雷兒了,你休想把他從我身邊搶走!”

“冇有人會搶走你的雷兒!”說話之人正是皇甫青天,他不知何時從盟主堂趕回桃莊了,“月貞不過是對三個孩子一視同仁罷了!反倒是你!”

“老爺,你彆說了!”武月貞打斷了皇甫青天的話,然後帶著妙兒有些低落的離開了。

眼下,便隻剩下皇甫青天,皇甫雷,李葉蘇和庒兒了。

皇甫雷急忙躲到了李葉蘇的身後。

“你躲什麼躲?”皇甫青天的神情有些嚴肅。

“我怕你踹我!”皇甫雷小心翼翼的說著。

皇甫青天隻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你可真是讓我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李葉蘇有些低落的拉著皇甫雷的手:“手好冰,庒兒,趕快去讓春映秋映準備一套乾的衣服,在準備個烤爐過來!”

“是,夫人!”庒兒急忙進了星天戰。

皇甫青天搖搖頭:“男子漢大丈夫,還需要烤爐嗎?你這麼溺愛雷兒,隻怕他以後什麼苦頭都吃不了!”

李葉蘇賭氣似得看著皇甫青天:“老爺,我的兒子我喜歡捧在手心裡!”

“你愛怎樣就怎樣吧,我不會管你的,但是雷兒,我該怎麼管教還會怎麼管教的,你呀,以後少跟月貞起衝突,都老大不小的了,在孩子麵前吵吵鬨鬨,成何體統啊!”

李葉蘇撇了撇嘴:“月貞月貞,你就知道向著武月貞,我李葉蘇對你皇甫青天來說又算什麼?”

皇甫青天皺了皺眉:“雷兒的孃親!”說完,轉身就走了。

“娘,你一下子把爹和大娘都氣走了!”皇甫雷鬱悶的說著。

李葉蘇的心裡像是被針紮一般的疼痛,是啊,老爺,我對你來說,隻是雷兒的孃親,從不是你的妻子!

苦笑的看向皇甫雷:“好孩子,你也看見了,你全身濕透了,娘一看見,就讓下人為你準備衣服去了,可武月貞呢?她隻是忙著教訓你,一點都不關心你是不是會著涼了!”

皇甫雷無奈的反握住李葉蘇的手:“娘,你不是我的親孃嗎?你關心我也是正常的,大娘也很關心我,就算想的不那麼周到,也是因為二哥纔是她的親生兒子嘛!”

“你知道就好!反正在這個桃莊裡,最關心最愛你的就是娘了,而我在這個桃莊裡,就隻有你了!”

“娘,此言差矣,你不是還有一個處處為你著想,以你為先,不論好壞都跟你同出一氣的庒兒嘛!”

李葉蘇無奈的搖搖頭:“雷兒,你這樣說庒兒,庒兒聽到會不開心的!”

庒兒自然是聽到了,走出來神情也有些鬱悶:“二夫人,庒兒不會不開心的,雷少爺說庒兒什麼都行,庒兒不會生氣的!春映已經準備好乾淨的衣服了,還請雷少爺進去更換!”

皇甫雷走到庒兒的身邊,笑道:“我是誇你對我娘好呢!”說完便進星天戰換衣服去了。

庒兒此時又轉悲為喜了,低頭忍不住開心著。

李葉蘇儘收眼底,笑道:“你呀!雷兒說你不好,你就偷著不開心,雷兒說你好了,你又把開心表現在臉上了!”

“讓夫人見笑了!”庒兒低頭不好意思的笑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