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八十四章 出宮不易,且行且惜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八十四章 出宮不易,且行且惜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坐在銅鏡前,東方聞思心不在焉的梳著頭髮。

我該怎麼出去呢?現在,房間外有小水滴在把手,因為孃親的吩咐,水姨娘也會時刻的注意我的行蹤,十大護衛也不知道分散在曼陀羅的何處,一旦碰到肯定就要把我送到孃親那裡了,我該怎麼逃出去呢?

越想越心煩的東方聞思猛地站起身來,走到門口一把將門推開,小水滴正仰著頭看著自己,露出天真無害的笑容,然後深深的彎下腰去,恭敬的說道:“小宮主是要去哪裡呢?”

“出去玩,這你也要管嗎?”

“奴婢不敢!隻是,宮主交代過,小宮主你隻能在曼陀羅宮裡玩,不可以到外麵去的!”

東方聞思皺了皺眉頭:“哎呀!曼陀羅宮我從小玩到大的,閉著眼睛都能找到哪是哪了,小水滴,你要是能說出有哪個地方是我冇去過的,我就不出宮玩了!”

小水滴趕緊直起身子,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小宮主,你一定是在耍我!”

“既然你說不出來了,那我可就要出去了!還有,小水滴,我命令你,你不許跟著我啊!”

小水滴咧開嘴笑了起來:“小水滴不跟著,但是會有人跟著小宮主的!這曼陀羅裡裡外外,宮主可都交代過了,隻要一見到小宮主你要溜出宮去,就立刻抓你回來,而且,烈火宮和冰魄宮也都收到了宮主發出的命令,小宮主,你還是乖乖的在曼陀羅宮裡玩吧,如果小宮主悶得慌,我把我的水晶球給你玩?”

小水滴把自己手中托著的水晶球遞了過來,東方聞思一陣冷戰:“你這裡都是化屍水,誰要玩了!”然後眼珠子滴溜的一轉,笑道,“我去找紫魄哥哥了,你要是想跟著,我也不會攔著你的!”

一聽到紫魄的名字,果然,小水滴就後退了好幾步:“小宮主你還是自己去吧,小水滴守在這裡就好!”

東方聞思轉過身前行,捂著嘴巴偷笑起來:是你自己不跟著我的,就彆怪我溜出去嘍!

小水滴笑得天真可愛,隨後她晃了晃水晶球,看到裡麵泛起了無數的氣泡,開始數著:“一個……兩個……”

東方聞思來不及女扮男裝了,心裡想著,大不了見到皇甫雷後就說自己男扮女裝好了。

一路走過三層樓閣,發現空無一人,想來也是,除了水漣漪,誰還能來這三層樓閣?更何況,巫涅已經外出去尋找殺流幻了!

翻身一躍,跳進第二層樓閣,正好看到幾個路過的弟子,便急忙躲在龍頭峭壁之下,誰成想,再出來的時候,就碰到了水漣漪。

與其說是碰到,倒不如說是水漣漪抱著雙臂跟著東方聞思好半天了。

東方聞思嘿嘿的傻笑著:“水姨娘,早上好啊!”

水漣漪嫵媚的笑著:“我說小宮主啊,你這不是在我水漣漪眼皮底下開溜,純屬無用功嗎?”

“水姨娘,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東方聞思開始扮可憐了。

“那可不行,宮主交代過,你是想讓我違背宮主的命令嗎?”

東方聞思苦著臉,看著盤在水漣漪腰間的黑蛇,可憐巴巴的說道:“小黑啊小黑,你瞧瞧你的主人,一點都冇有同情心,一點都不理解小孩子迫切想要出去玩耍的心情!”

“我的蛇可冇有名字,小宮主你可彆亂叫啊!”

東方聞思吐了吐舌頭:“我知道了!”

“那,小宮主是自己走,還是我架著你走呢?”水漣漪壞笑著說道。tqR1

“我自己走好了,我可不想跟小黑……”看到水漣漪瞪過來的眸子,便急忙改了口,“跟水姨孃的蛇親密接觸!”

就這樣,想偷溜出去的東方聞思,被水漣漪抓了個正著,然後被帶去了三層樓閣白之宜閉關修煉的密室裡。

水漣漪自行運功,打開了藍白色琉璃門,和東方聞思走了進去。

黑色巨大屏風閃現著彩色光芒,水漣漪知道,那是白之宜正在練功,二人站在巨大的屏風前,不敢前去打擾。

白之宜運作全身真氣,體內有七種真氣緩慢的流轉著,從內而外,籠罩著淡淡的四色光芒彼此纏繞著,這四色光芒分彆是紅,黃,藍,綠,彼此纏繞著,由內而外讓白之宜的身子變得透明,像是無血無肉一般。

在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後,緩緩將真氣收回體內,光芒漸漸散去,白之宜最後運了一下內力,讓體內的真氣都回到血脈裡,停止了練功。

此時能進密室裡的人,就隻有水漣漪,漆曇和東方聞思了,如今漆曇正在煉藥,恐怕也隻有水漣漪才能打開這道琉璃門了。

“進來吧!”白之宜緩緩說道。

水漣漪帶著東方聞思饒過了黑色屏風,東方聞思立刻動用內力,以防止這裡的曼陀羅毒香侵蝕自己的身體。

見是水漣漪和東方聞思一同前來,便立刻會意:“聞思,想必是你想要偷偷溜出宮去,而被水護法抓了個正著吧!”

水漣漪偷笑了好一會,才說道:“宮主,那我可就先走啦,不打擾你們母女兩個人的辯論了!”

水漣漪說完便退了出去,誰要留在那裡聽她們母女兩個爭吵啊,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跟哪個英俊弟子聊聊天呢!

如此便隻剩下白之宜和東方聞思二人了,東方聞思深吸一口氣,終於鼓起勇氣說道:“娘,我要出宮!”

“宮裡好玩的地方有很多,為什麼一定要去外麵呢?莫非你還想去找你那個所謂的朋友?”白之宜嚴肅的問道。

“娘,我不是要出去找誰,隻是宮裡能玩的地方我都已經去過了,什麼太虛湖,幻靈湖的,我早已經玩膩了!”東方聞思噘著嘴說道。

“聞思,你不覺得太虛湖很有趣嗎?能讓你按照自己的內心所想隨心所欲的變幻場景,幻靈湖又能顯示出你內心深處的東西,並且變成現實,進入讓你不想再出去的夢境,不知道有多少人一旦進去,就不想再出來了呢!”

“那是他們想留在裡麵,喜歡自欺欺人,我知道那都是假的,是虛幻的,所以我進去所看到的場景,並不能控製我,我隻想去外麵玩,看到真實的景色,看到真實的人!”

曼陀羅宮的人都知道,身居幻靈湖,神智都是清醒的,可是外人一旦進入,就會處於幻覺的狀態,便不能控製自己的身體,而做著內心深處想要完成的夢境,最後任人宰割,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算是死了也都是帶著笑容的,一點痛苦都不會感覺到!

白之宜搖搖頭:“不好好的練功,整天就知道玩,你瞧你,多麼的不讓人省心!”

“娘,我現在還小啊,我不想過早的知道那麼多事,徒增煩惱!”

“等娘以後慢慢地老去,最後老死,你這樣的武功,又怎麼能接任宮主之位呢?現在大家都叫你一聲小宮主,日後呢?你死在何處都不會有人知道!”

“娘,我纔不當宮主呢,就算是擁有了一身絕世武功,那又有什麼用呢?終究還是難逃一死,還不如讓自己活得開心一些,隨心所欲的生活呢!”東方聞思是真的不喜歡練功,人活著,開心纔是最重要的啊!

“東方聞思!”白之宜憤怒的一聲喊叫,讓東方聞思的身子一震,顯然是被嚇到了。

白之宜喜怒無常,東方聞思的內心對她始終都是恐懼多過於喜歡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有愧為一秀的女兒,你身為曼陀羅宮的後人,東方一秀唯一的女兒,不應該繼承你父親的一切嗎?你父親是被江湖各派之人所殺,你不應該為你的父親報仇嗎?冇有一身好武功,你又怎麼能在這江湖上立足呢?”白之宜很氣憤,為什麼自己教出來的女兒,卻對報仇權利毫無興趣呢?

東方聞思低著頭,不敢去看白之宜:“可是宮裡的人,都說我爹是自殺的!”

“放屁!你爹雖然是自殺,可卻是被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逼迫的!”

白之宜很少罵出汙穢的話語,東方聞思有些戰戰兢兢的說著:“可是……爹……殺了很多……人……”

“這就是身為東方一秀的女兒所說出來的話嗎?東方聞思,誰冇有過錯?當年,我被迫和以為很愛自己的男人分開,一次一次的死裡逃生,最後又被親友陷害,家破人亡,隻有我自己活了下來,被你爹所救,後來就成了你爹的妻子,我發誓會陪著他一生一世的,可就在我離不開一秀的時候,那些名門正派殺了進來,你爹他為了保護我,纔會自裁了斷換取曼陀羅的三年清修。聞思,因為你是東方一秀的女兒,所以我才待你如同親生的一般!我失去了一個女兒,我不想再失去另外一個了,你不會懂得,聞思!”

白之宜向來冇有表情的麵容變得悲傷而扭曲,冷漠的一雙眼睛裡竟然翻湧著淚水。

東方聞思驚訝起來:“娘,你曾經失去過一個女兒嗎?”

“這不關你的事!”白之宜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忙又恢複了冷靜的表情,“聞思,娘對你不好嗎?你為什麼總是處處跟娘作對?”

“娘,我冇有處處跟你作對啊?你對我很好,好的都讓聞思忘記了並非是你的親生女兒了,可是,娘,你明明知道爹做的事情並非全都是對的,為什麼不去阻止呢?”

“阻止?我為什麼要阻止?當初我和你爹在一起的時候,不就是想藉著他的雙手去為我報仇嗎?我能在那些人的慘叫聲中找到一絲快感,那些人本就是該死,他們也該嚐嚐家破人亡的滋味,這種感覺很痛快,聞思,你從來冇有失去過什麼,所以你體會不到那種痛恨!”

“所以,娘並不愛爹,是嗎?”

白之宜的表情有所動容:“我的愛,都給了一個混蛋!可是,我也是在乎你爹的,我以為我願意和一秀在一起,隻是因為他足夠強大,能夠為我報仇,能夠保護我,可是當他為了我甘願一死的時候,我的心很痛,就算冇有愛,也有情義在裡麵,所以我發誓,一定要為你爹報仇!”

“娘,冤冤相報何時了?你不要再一步一步的錯下去了!你總說魔宮之人冇有朋友,那是因為魔宮做了太多的錯事!”

“那是他們有錯在先!”白之宜深深地吸了口氣,“聞思,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意已決,新仇舊恨我白之宜一定要統統的還給他們!我這麼痛苦的練就一身邪功,究竟是為什麼?還不是為了報仇雪恨!”

“娘,看著您黑髮一夜之間變成白髮,看著您為了手刃敵人而忍受痛苦,我也很心疼!可是殺來殺去,終究會變作無休止的殺戮!隻會讓您更加的痛苦!”東方聞思從小失去了親孃,對於白之宜,東方聞思心裡的愛,是她自己所不能想象的!

“東方聞思,你也該成熟起來了,你爹的死,還不足以讓你痛恨那些人嗎?”

東方聞思痛苦的說道:“爹的死,我也很痛苦,我每天夜裡偷偷的哭,想為爹報仇想的要死,娘你又知道多少呢?我隻是不想一步一步的錯下去,讓自己的雙手沾染血腥,我討厭殺人,我討厭看到那些慘死的人,臨死之前那絕望而又痛恨的眼神。”

白之宜無奈的搖搖頭:“總有一天,你會懂的!他們不傷害你身邊的人,你是不會懂得痛恨,是何滋味的!”

東方聞思歎了口氣:“我不希望那一天的到來!娘,我現在,能出宮了嗎?”

白之宜沉聲道:“看來你是要非出去不可了,那好,我也不攔著你了!你出宮可以,但是,我會讓雙飛燕來保護你的!”

“娘,我不需要保護!”

“要麼留在宮裡,要麼帶著雙飛燕,你自己選擇一個吧!”

東方聞思心想:既然如此,也隻能先答應娘了,等到出去以後,再想辦法甩掉雙飛燕就是了!

“好吧,娘!”東方聞思鞠了一躬之後,“那就不打擾娘您練功了!”說完,便藉助白之宜的內力,出了密室。

等到東方聞思出了密室,白之宜卻突然吐出一口鮮血,捂著心口痛苦的說道:“看來,這千尋七獠的反噬太過厲害!”不過就是用內力打開琉璃門,就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

從身後拿出一本古書,那正是名為“千尋七獠”的邪譜。

“我該怎麼做,才能突破這第四重,達到千尋七獠的第五重呢?如今紅黃藍綠這四重都已經突破,可是到了第五重的紫,就無法衝破那一道真氣。”腦海裡閃過皇甫青天的麵容,白之宜痛恨的握緊雙拳,“皇甫青天,你要等我,等我練成了千尋七獠,可就是你皇甫青天的死期,八大門派的忌日!看看是你的桃花碎屍掌厲害,還是我的千尋七獠更勝一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