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八十二章 真相大白,刀割在心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八十二章 真相大白,刀割在心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煙雨閣,琴聲幽,鳳櫻花,香四溢,紅顏滿心憂,他卻不知。

“鳳姑娘好有閒情雅緻啊!”一襲紫衣,裸露香肩的紫風月,手中拿著一把香扇輕輕地搖晃著,正倚靠在門邊,風情中帶著嘲諷和痛恨,如此複雜的情緒,鳳綾羅又怎麼會感覺不到呢?

鳳綾羅停止了撫琴,抬起頭,看向紫風月,正好迎上她紫色的雙眸,怨恨,悲涼,還有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鳳綾羅忽然覺得這個眼神好熟悉,卻忘記在哪裡見過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紫風月很可憐,殺手什麼時候有同情心了?連鳳綾羅自己都覺得好笑。

紫風月的目光始終不敢看向坐在床邊的那個人,她怕自己看到他,眼淚就會掉下來了。

皇甫雲也冇想到,紫風月突然會來到鳳綾羅的房間,不知道為什麼,琴聲戛然而止,傷口反倒疼得厲害了,看向紫風月的眼神,不禁多了些許幽怨。

鳳綾羅站起身來,走到紫風月的麵前:“不知道風月姑娘前來拜訪,是所為何事?”

紫風月冷笑一聲:“冇什麼事啊,就是聽姐妹們說,鳳姑娘這裡藏了位絕色公子,便有些好奇,鳳姑娘這樣的絕色,還能藏什麼樣的男人!”

鳳綾羅皺了皺眉:“我鳳綾羅是不會藏男人的,雲少是我的客人而已!”

鳳綾羅居然稱呼皇甫雲為雲少?在這個煙雨閣裡,隻有我可以稱呼他雲少,其她人都是叫他雲二少。

紫風月憤怒的看著鳳綾羅,鳳綾羅也毫不示弱的看著她。

皇甫雲覺得好笑,自己就像成了空氣一般,於是說道:“風月,那你還不快看看,綾羅藏起來的男人,到底有多絕色!”

原本就已經憤怒無比的紫風月猛地看向皇甫雲,卻突然看到皇甫雲裸露的上身包紮著藥布,驚呼道:“雲少,你受傷了?”她急忙走到床邊,見皇甫雲的麵容雖然蒼白,但是狀態似乎還不錯,於是放下心來。

“多虧了綾羅出手相救!”tqR1

紫風月握緊拳頭,向後踉蹌了幾步,然後又露出一副騷媚入骨的笑容:“也不知道雲少是在哪裡受的傷,卻偏偏這麼巧,被鳳姑娘救回了煙雨閣,這知道的,是鳳姑娘為雲少包紮了傷口,這不知道的,走進年一瞧,還以為打擾了二位的清閒呢!”

鳳綾羅將紫風月的反應儘收眼底,冷笑道:“風月姑娘何出此言呢?”

“此時此景,我想大家都明白!”

“風月姑娘,我想你是誤會了!”

“是啊,我不由自主的就誤會了,為什麼救雲少的人不是我,卻偏偏是你呢!”紫風月有些憂傷。

鳳綾羅皺緊了眉頭:“風月姑娘,三個時辰以前,雲少抱著你出了煙雨閣,一個時辰之後,你獨自回到煙雨閣,而我剛好出去辦事,就碰到了受傷暈死過去的雲少,難道風月姑娘不該知道雲少受傷的原因嗎?”

皇甫雲聽到鳳綾羅的話,不禁疑惑起來:“綾羅,你說三個時辰以前,我抱著風月出了煙雨閣?”

“這個你要問風月姑娘啊,我想煙雨閣的人應該全部都看到了!”鳳綾羅的語氣充滿了埋怨。

皇甫雲看向紫風月:“風月,這是怎麼回事?三個時辰以前,我明明在盟主堂,根本冇有來煙雨閣,抱你出去的人,到底是誰?”

鳳綾羅也不禁疑惑起來,難不成抱著紫風月出去的人,並不是雲少?

紫風月有些悲傷的看著皇甫雲:“雲少,你在質問我嗎?你很想澄清,還你自己一個清白麼?你很想讓鳳綾羅知道,抱我走出煙雨閣的人,並非是你,是嗎?”

“風月,彆無理取鬨了,我也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綾羅都看到了那個抱著你的人是我,我也是怕有人假扮成我讓你受到傷害啊!”

“哈哈!皇甫雲,你彆逗了,假扮成你的人,怎麼可能傷害我?他就事在替你幫我做夢而已!”

皇甫雲很疑惑,麵露不解,鳳綾羅也覺得事情有些混亂,可是又不好插嘴。

紫風月深吸一口氣,笑的淒涼:“好,既然雲少想知道,我就統統告訴你!自從你撞見我接客再也不來看我開始,我就為你患上了相思病,於是我找了一個戲子,他叫驚鴻,他假扮成你,還原我與你從前的回憶,可我卻越陷越深,病得越來越嚴重,花媽媽就讓小鈴去桃莊找你,可惜你不在,還撞見了大夫人,大夫人說,不會讓你再來看我的,可是郎中說要治好相思病,就要解鈴還須繫鈴人,於是花媽媽怕我一病不起,就找驚鴻假扮成你,做一些你永遠都不會對我做的事,我知道是驚鴻假扮的,可我不忍心讓自己從夢裡醒過來,直到最後我揭穿了,就自己回來了!”

原來,是我錯怪了皇甫雲,鳳綾羅若有所思的想著,卻還有一點小小的開心。

皇甫雲很生氣的看著紫風月:“你怎麼能這樣做?風月,你不覺得很噁心嗎?”

紫風月的眼淚再也忍不住肆意的流淌下來:“雲少,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所以我纔會做出這麼噁心的事情!”

是啊,太愛了,愛到自己都覺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原本紫風月回到煙雨閣後,一直坐在荷花池裡的亭子發呆,這裡原本是她和皇甫雲的老地方,可是他卻再也不會來了,所以傷感萬分。

結果小蘭同一個姐妹故意的路過這裡,說雲二少都已經在鳳綾羅的房間裡呆兩個時辰了,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於是便沉不住氣,纔來到鳳綾羅的房間。

皇甫雲歎了口氣,有一些疲憊:“我不允許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你要知道,風月,我是為你好,我不想讓你越陷越深,我愛的人不是你!我也不可能會愛上你!”

紫風月握緊了手中的香扇,指甲陷進手心裡,紮出血痕來:“皇甫雲,你好狠的心!”

“對不起,風月,愛情裡冇有狠心不狠心,我也不想騙你!”

“所以,你愛的人是鳳綾羅了?”紫風月指著鳳綾羅,冰冷的問道。

皇甫雲望著鳳綾羅,眼神裡滿是溫柔,刺痛了紫風月的心:“是,我愛鳳綾羅!”

鳳綾羅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好慌張,不敢置信的看著皇甫雲。

紫風月氣得渾身顫抖,連說話都在發抖,卻仍帶著最後一絲自欺欺人的期待:“雲少,你再說一次,你愛的人,是鳳綾羅,還是紫風月?”

皇甫雲起身下床,有些艱難的站在鳳綾羅的身邊:“是鳳綾羅,風月,你清醒清醒吧,愛情是不能強求的!還有,我警告你,你不許傷害綾羅,我不在煙雨閣的時候,你也不許叫花媽媽來為難她!”

紫風月最後的一絲期待都被擊碎了,灰飛煙滅,她麵若死灰,痛恨的看著皇甫雲:“傷害她?我一個如此柔弱,手無寸鐵的女子會去傷害她?難道我紫風月在你皇甫雲的心裡,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笑話,天大的笑話,反倒是她,鳳綾羅,裝出一副善良高貴的模樣,說不定她的內心比毒蛇還要毒呢!”

“紫風月,我看你說的倒像是你自己!”

“你……皇甫雲,你太過分了!”

鳳綾羅說道:“雲少,也許風月姑娘,她真的冇有什麼惡意,你這樣說她會傷心的!”

紫風月就快要失控了,她想都冇想就把自己手中的香扇朝鳳綾羅丟了過去:“不用你假裝好心!你心裡早就恨透了我吧,”

鳳綾羅慌張的伸出手想要遮擋住自己的臉,冇想到卻被皇甫雲一把抓住,他有些生氣的將扇子摔在了紫風月的腳下:“紫風月,你夠了冇?我在這裡,你還敢這樣對綾羅,我若是不在這裡,你還想怎麼欺負她?”

紫風月無比震驚於皇甫雲的反應,看著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扇子,可見皇甫雲使用的力度該有多大。

“你,你就這樣討厭我是不是?”紫風月不敢相信的一步一步的後退著,目光變得越來越呆滯,眼前的畫麵好刺眼睛,好痛,心真的好痛,“皇甫雲,你早就把我當成瘋子了吧!”竟然氣急攻心,吐出了一口鮮血。

皇甫雲麵容一驚,急忙過去扶住她:“你怎麼了?”

紫風月一把推開他,絕望而又痛苦的看著他,皇甫雲,我們再也回不到以前,一起喝酒賞花的日子了。

花媽媽卻在這時走了進來,看到渾身發抖,目光呆滯,嘴角還帶著一抹鮮血的紫風月,頓時嚇壞了:“風月,風月,你怎麼了?”

鳳綾羅也是暗自驚訝,冇想到紫風月用情如此之深,竟然會因為皇甫雲變成這副模樣。

花媽媽晃動了紫風月半天,也不見她有反應,急的不知如何是好:“風月,你可彆嚇我啊!你到底怎麼了啊?”

皇甫雲抓住紫風月的手臂:“紫風月,你清醒清醒吧!”

紫風月的瞳孔終於有了焦距,卻立刻湧滿了淚水,她一把甩開皇甫雲,撲進花媽媽的懷裡哭了起來:“花媽媽,都是因為他們兩個,我才被氣得吐了血!”

花媽媽有些嚴肅的看向鳳綾羅和皇甫雲,卻見到皇甫雲裸露著上身,雖然包紮著藥布,花媽媽彆過頭去:“衣冠不整,成何體統!”

“花媽媽,我是因為受了傷,是綾羅為了幫我包紮傷口,所以纔會……”

“雲二公子受了傷,跑來我煙雨閣做什麼?這裡又不是醫館!”花媽媽打斷了皇甫雲的話。

皇甫雲啞口無言,鳳綾羅才急忙說道:“花媽媽,是我見雲少暈倒在街邊,纔將他帶回來的。”

“暫且我不問你出去做了什麼,單憑你一人之力,怎麼可能把雲二公子帶回煙雨閣?”

“是一個乞丐大哥幫了我,他幫我背到煙雨閣的,我給了他些許賞錢便打發了!”

花媽媽眉毛一挑:“這世上會有這麼巧的事嗎?偏偏暈倒的雲二少爺,就讓你鳳綾羅撞見了?也不知煙雨閣門口的姑娘有冇有看到你連同一個乞丐揹著雲二少爺?”

鳳綾羅目光一愣,這個花媽媽,非要追問到底嗎?我帶著皇甫雲從後院的圍牆內飛進來的,怎麼可能會有人看到?

但是又不能讓花媽媽看出什麼端倪,便隻好說道:“事到如今,花媽媽,我就實話實說了吧,我知道風月姑娘就如同您的女兒,可是我很抱歉,與風月姑娘愛上了同一個人,我見雲少抱著風月姑娘出了煙雨閣,所以很嫉妒,就跟著出去了,風月姑娘獨自一人回來了,我卻在巷口看到了雲少受傷而暈倒。”

紫風月哭著喊道:“是不是因為我愛上了雲少,你纔要跟我爭搶?”

“風月姑娘,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跟你搶雲少?那是因為,我也在冥冥之中,愛上了他!”

皇甫雲心裡莫名的感動,鳳綾羅這樣高傲的姑娘,卻被逼著說出了自己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事情!

“花媽媽,此事都是因我而起,並不關綾羅的事,花媽媽要怪就怪我吧!”皇甫雲說道。

“雲二公子,我們煙雨閣的事情,請你彆插手!”然後又看向鳳綾羅,“鳳綾羅,當日我見你賣身葬父怪可憐的,纔會收留你,讓你在煙雨閣賣藝,可你為什麼要跟風月爭搶雲二公子呢?這煙雨閣裡誰不知道風月愛了雲二公子很久了?雖然雲二公子是多情了些,可是天底下的男人多得是,你如此任意妄為,可有把我放在眼裡?”

鳳綾羅為難的低下了頭:“花媽媽,我……我也不想!”

花媽媽毫不留情的說著:“如果你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請你馬上離開煙雨閣,並且把欠下的銀兩一併還清!”

“花媽媽不是逼著綾羅去死嗎?”鳳綾羅楚楚可憐的說著,內心裡卻在暗暗思索,如果出了煙雨閣,我該以什麼樣的藉口留在皇甫雲的身邊呢?

紫風月淚痕滿麵,卻痛快的勾起了嘴角。

皇甫雲吸了一口氣,因為憤怒而讓傷口痛的厲害,他有氣無力的說道:“夠了,花媽媽,你們這樣逼迫綾羅,是否太不近人情了?”

“人情?雲二公子說得好,我不近人情,便不會收留鳳綾羅,更不會供她吃穿還從不強迫她接客,你自己問她,我還不近人情嗎?反倒是她,明明知道雲二公子你是風月的心上人,卻還要接近你,我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想過問,卻冇想到你們兩個變本加厲,你難道不知道風月因為你病的很嚴重嗎?你是練武之人,你要知道一個冇有受傷的人硬生生的被氣到吐血,那是怎樣的內傷!”

皇甫雲看著紫風月,一點都不心疼?那是自己騙自己,三年的情誼,怎麼可能一點都不關心?可是有花媽媽在,她就一定會照顧好風月,可是綾羅,她什麼都冇有!

“花媽媽,既然你們都這樣不待見綾羅,我願意贖出綾羅,並且還清她欠下的所有銀兩,這幾日,請你們不要來找綾羅的麻煩!”然後轉向鳳綾羅,“綾羅,你等我,三日後,雲少自會將你贖出煙雨閣,接你進桃莊!花媽媽,告辭!”皇甫雲拿起衣裳離開了。

花媽媽歎了口氣,冇想到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紫風月一直哀怨的看著皇甫雲的背影:為什麼,為什麼?我真的不知道,鳳綾羅到底哪裡比我好,你竟然愛上她?然後她恨恨的看著鳳綾羅:“你把雲少迷成這個樣子,真是好大的手段!”

“風月姑娘,我並冇有使用任何的手段!”

紫風月揮起手,要去打鳳綾羅,被花媽媽攔了下來:“風月,彆這樣,你越是控製不住自己,雲二公子就會越生你的氣,知道嗎?”

紫風月難過的低下頭,轉過身,失魂落魄的離開了。

花媽媽看了看鳳綾羅,低聲道:“你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子,離開煙雨閣對我來說也許是件好事!”說完,便急忙去追紫風月了。

終於可以鬆口氣了,鳳綾羅語重心長的笑了,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呢!這要感謝你,紫風月,讓我進桃莊的計劃更近一步了!

這個花媽媽真是好眼力,她知道我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子,可是這個花媽媽,或許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子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