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八十章 黃金備齊,和好如初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八十章 黃金備齊,和好如初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老姐,你讓妙兒偷偷的把我叫到這來,到底是所為何事啊?”武月岩自行搖著輪椅來到了房間裡,妙兒隨手將房間的門關上,守在門口。

武月貞在妙兒房間裡等了好久,見到武月岩,急忙走到他麵前說道:“月岩,我留你在桃莊,確實是有要事相求!”

“我們姐弟倆,還有什麼求不求的,有什麼事老姐你就儘管說吧,能幫得上忙的,月岩一定會幫的!”

再三猶豫之下,武月貞終於開口道:“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他遇到了難事,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隻告訴了我一個人,他需要一萬兩的黃金,原本莊裡湊一湊,或許會有這麼多,可是,這件事情也不能讓老爺知道,我支太多的銀兩出來,老爺也會懷疑的,所以,月岩,老姐希望你,能借我這筆錢!”

武月岩麵露驚訝:“你這位朋友到底是遇到了什麼難事,會需要這麼多錢?”

“月岩就彆過問了,老姐我也湊了一些,算一下,還差八千兩銀子!”

“好,老姐放心,明日我回鑄劍山莊後,就立刻派人把銀子送來。”

“萬萬不可,直接送到府裡來恐怕會傳到老爺的耳朵裡,這樣吧,你直接把銀子送去衙門裡,送到段如霜段捕頭的手裡,就說是桃莊大夫人送來的,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也好,老姐放心吧!”

事情總算能鬆口氣了,武月貞終於放下心來,但願段捕頭也能儘快湊齊另外的一萬兩黃金吧!

鑄劍山莊。

有一處存在百年的城堡,位於邊界,這是最具有名望的鑄劍的地方,在一處懸崖處建築起得高聳入雲的城堡,名為鑄劍山莊。

段如霜騎著一匹白馬停在鑄劍山莊的前麵,說道:“還好我騎著馬來,不然一路使用輕功再回去還不得累死啊!”

輕功又不比哪吒腳上的風火輪,能騎馬來當然是騎馬了!

鑄劍山莊猶如古堡,太過陰森充滿了寒氣,但是進入裡麵則完全是正常的溫度。

有下人引路來到鑄劍房,鑄劍房是武家人鑄造兵器的地方。

一般的下人是不能進去的,隻有武氏家族的人才能隨意出入鑄劍房,當然,能破例的人,就有段如霜一個,其他的人則是皇甫青天和他的三個兒子。

逐漸房裡的熱氣讓人發悶,段如霜有些透不過氣來,武義德卻似乎早已習慣這裡的熱氣,鎮定自若的鑄造著兵器。

“段兄,你要借一萬兩黃金,我哪有這麼多啊!”武義德一邊拿著錘子打造鐵劍一邊說道。

段如霜站在一旁,看著臟兮兮的武義德,因為聲音的嘈雜不得不大聲的說道:“堂堂的鑄劍山莊,遠近聞名,鑄造出的名劍數不勝數,令尊又是當年十大高手之一,義德兄,小小的一萬兩又算得了什麼呢?”

武義德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向段如霜:“段兄,一萬兩可是黃金,又不是白銀。”

“我相信義德兄不會見死不救的!”段如霜咧開嘴微笑著,這笑容還真是讓人難以拒絕。

武義德鬥敗似的歎了口氣:“哎~段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了?”

段如霜可憐巴巴的點點頭:“算是吧,還請義德兄能出手相助啊。”

“段兄向來不開口求人,更不可能大老遠的快馬加鞭的趕來鑄劍山莊,就是因為來借銀子,那肯定是遇到了大事,放心吧,段兄,我會儘快準備,天黑之前就把黃金送到衙門去。”

“還是不要送到衙門了,我怕文大人會問個不停,這樣吧,水袖清幽,我會在水袖清幽等你的人來給我送金子!”

“水袖清幽?”

“放心,一個離衙門不遠的繡房,很好找!”

“知道了,段兄!”

“那就不打擾義德兄鑄劍啦!”說著,抬起手蹭了蹭武義德滿是灰塵的臉,然後在武義德麵前晃了晃:“臟死了,再這樣下去,就冇有女人敢喜歡你了,義德兄!”

武義德臉一紅,雖然他皮膚黝黑,再加上鑄劍房裡的陰暗,冇有人能看得出來,可是武義德還是很窘迫:”段兄,休得胡說!”

“好好好,不逗你了,義德兄,告辭!”說完,段如霜便出了鑄劍房。

段兄怎麼跟雲表哥一個德行,都喜歡拿女人來取笑自己,武義德搖搖頭,又開始打造著手裡的劍。

衙門的後院裡。

今日冇什麼事情,文有才難得的來後院裡散散步,方傅跟在他的身後,二人正在交談,就看見段如霜躺在長椅上的身影。

“呦,段如霜,心情好了?在這曬太陽呢?”文有才笑著說道。

段如霜睜開眼睛,也不起來,而文有才早就習慣了段如霜的無禮:“稟報文大人,如霜的心情已經恢複了,這不,趕緊回衙門來了,冇想到還冇什麼案子可忙,就曬曬太陽嘍!”

“恢複了就好,省的官兵們說,看不到段捕頭在這曬太陽還不習慣了呢!”文有纔打趣道。

方傅也跟著笑了起來:“還有其他的捕頭說,這衙門的後院都快成了段捕頭的家了!”

段如霜大笑起來:“不僅衙門的後院是我的家,這衙門裡也是我的家啊,就我那家徒四壁的茅草屋,還不及這院子裡的長椅舒坦!”

“你呀,還真是隨遇而安呢!”文有才低聲道。

“文大人,珠兒,還是不肯見你嗎?”段如霜說笑過後,便稍稍的認真起來。

文有才的麵容暗淡起來:“是啊,一直都不肯出來,也不肯吃飯,飯菜都叫下人送過去,隨後就被珠兒丟了出來,我去見她她也是閉門不見,實在是冇有辦法了!”

“珠兒也隻是一時想不開,我現在就去勸她!”

“也好,也就你的話珠兒還能聽上一聽了!小不方纔去勸她都被珠兒給踢出來了!”tqR1

“那是小不笨,看我的吧!”

段如霜站在文珠兒的房間門口,文有才,方傅和方均不站在一旁,等著看段如霜如何能把文珠兒勸出房間來。

“珠兒,是我,段如霜,給我開門!”段如霜高聲的悠哉道。

“段如霜,我今天心情不好,小心我踹的你三天下不了床!所以你還是走吧!”文珠兒明顯的情緒低落。

“你是不是吃錯藥了,連我都不想看到了?我看你就是怪我冇有及時把那些慘死的下人救出來吧!”

“怪你有什麼用?我爹不出兵,不派人去把那惡毒的醜女人抓走,你能有什麼辦法,所以我不怪你!”文珠兒冇好氣的說著,但其實語氣裡充滿了鬱悶。

段如霜抱著雙臂,對著文珠兒房間的門笑道:“出來吧,我帶你去最好的飯莊吃飯,好不好?你也知道平時我是一毛不拔,要多吝嗇有多吝嗇的,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以後想讓我請你吃大餐,你也吃不著了!”

“不想吃!”

“我看你一定很餓,彆口是心非了,餓壞了身子文大人會很心疼的!”

“我爹纔不會心疼我呢!他明明知道我最見不得無辜的人慘死了,還這麼狠心的膽小懦弱!”文珠兒並冇有要出來的意思。

“珠兒,你不能這樣說文大人,你不想想,你娘冇了以後,是誰把你養大的?你曾經不還說,你爹放任你胡鬨,放任你惹禍,不就是因為愛你嗎?”

文珠兒冇有再說話,段如霜知道文珠兒是有所動搖了,便繼續說道:“文大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出兵其實是為了保護你,如果他因此得罪了江夫人的弟弟,勢必會丟官,甚至會牽連到你,文大人唯一的女兒身上!而且到時候,受苦的不僅是你和文大人,還有可能牽連到更多的人,甚至是小雷和連空姐都有可能遭到江夫人的報複,你懂嗎?雖然一開始我也想不通,也是很長時間才走出那難受的心情,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就讓它過去吧!有機會剷除江夫人這樣的壞人纔是正確的選擇啊!萬一林奉源林公子高中狀元,做了大官,就讓他幫我們為小曳靜兒他們翻案,也好比你現在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獨自生氣獨自難過,還讓這麼多人一起擔心你好啊!”

“可是……”

“還可是什麼啊!快出來吧,正好文大人剛讓我接手一個案子,這一次,我主動讓你跟著我一起辦案,怎麼樣?”段如霜對著文大人眨了眨眼睛。

段如霜就不相信,平時最喜歡跟在自己身後當跟班的文珠兒,聽到有案子可以查會不出來!

果然,房間的門騰地一下子就開了,文珠兒抱著雙臂站在門口,昂著頭:“段如霜,這可是你說的!”

然後便看到站在一旁的文有才,方傅和方均不三人,隻見四人都笑的一臉不明所以。

文珠兒一見到文有才,便想要轉身回房,被段如霜一把拉住手臂:“既然都出來了,還回去乾什麼?”

“段如霜,我恨死你了,我爹在旁邊你也不告訴我,丟死人了!”

“丟什麼人?我可是你爹!”文有才驚呼道。

文珠兒扭過頭不去理他,段如霜好笑的拍了拍文珠兒的頭:“你啊,還跟長不大似的,看看人家小不,都比你明白事理!”

“去你的,段如霜!不是說讓我跟你一起去辦案嗎?你彆想反悔,走走走,現在就走!”

文珠兒拉著段如霜就要往外走,段如霜笑道:“慢著,珠兒,文大人根本冇交給我什麼案子,現在太平著呢,你們父女倆就好好的聊聊吧,我們先走了!”

“段如霜,你大爺的!”文珠兒破口大罵,一副潑婦狀。

段如霜一手摟著方傅的肩膀,一手摟著方均不的肩膀,邊走邊說道:“方師爺,小不,我們走吧,可彆打擾了假小子跟文大人的溫情戲!”

“冇大冇小的!”被段如霜摟肩膀的方傅汗顏。

“段捕頭,珠兒姐會不會抱著文大人哭啊?”方均不一邊想象著,一邊笑出了聲。

“賭一兩銀子的,絕對不會!”段如霜笑道。

文珠兒衝著段如霜大喊道:“段如霜,彆忘了你還說要請我去最好的飯莊吃飯呢,可不許反悔!”

等到段如霜他們都走了以後,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尷尬起來。

文有才一步一步的挪到了文珠兒的旁邊,對著她傻笑起來。

文珠兒一邊看著天空,一邊扭扭捏捏的說道:“這……天空……挺好看的!”

“珠兒,我的女兒,我的好閨女,你就原諒爹吧,好不好?”文有纔可憐巴巴的拉扯著文珠兒的衣袖。

文珠兒最受不得自家老爹跟自己撒嬌了,不禁一陣惡寒:“我說爹,是不是段如霜教你的?他說隻要你撒個嬌裝個可憐的我就原諒你了?”

文有才一愣:“你怎麼知道?你也太瞭解段如霜了吧!我說珠兒啊,爹心目中的乘龍快婿可是皇甫家的雲二公子,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更重要的是家纏萬貫,你嫁進桃莊以後,做了二少奶奶,那可就有享不儘的清福了,雖然段如霜這孩子也不錯,可是畢竟窮的連件像樣的首飾都買不起,是不是,所以……”

“快打住,爹,我們再聊原不原諒你的問題,乾嘛扯到我要嫁給誰這上麵來了?還有啊,爹,我根本不喜歡皇甫雲那個風流胚子,就算他再有錢,我也瞧不上眼!我就是喜歡段如霜,就算段如霜連給我買首飾都買不起也沒關係,因為我根本不喜歡女人戴的首飾,他有啥我就穿啥被!”文珠兒自己說完都愣住了,她原本隻是想氣氣自己的老爹的,冇想到這番話說出來,自己都不敢置信,難道自己的內心當真是這樣想的嗎?

“我就知道你喜歡段如霜那個臭小子!不管了,隻要珠兒你開心,你嫁給誰都成,買不起首飾,爹給你買,爹養你們倆一輩子!”

文珠兒感動的想哭,吸了吸鼻子:“臭老頭,你誠心讓我哭是不是?”

“爹怎麼捨得讓你哭呢,女兒,你原不原諒爹啊?”

文珠兒撇了撇嘴:“好啦好啦,原諒你了,誰讓你是我爹呢!”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難不成我還恨你一輩子啊?你是我老爹,生你的氣也隻是一時而已!”文珠兒無奈的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文有才一邊哭一邊想要去抱住文珠兒。

“哎呀,老頭,你要哭一邊哭去,彆弄臟了連空姐給我做的衣裳!”文珠兒一邊躲著文有才一邊笑道。

這一下子文有才哭的更凶了,這哪裡像我的閨女啊,簡直就是上輩子的討債鬼,這輩子來讓自己哭笑不得來了。

水袖清幽。

“連空姐,謝謝你讓我在這等著!”段如霜坐在連空的對麵,說道。

連空一邊忙著手裡的活,一邊笑著說道:“冇事,反正我這客人也不多!”

“珠兒和文大人這會也應該和好了,小曳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連空姐一定很難過吧!”段如霜溫柔的說道。

連空低落的笑了笑:“連文大人段捕頭都辦不到的事情,像我們這種平民百姓,又能做什麼呢?也許隻能初一十五在河邊為小曳燒點紙錢了,還有其他的下人!”

“連空姐,你太善良了!”

“善良有什麼用?雖然小曳和靜兒,還有那些下人都不是我害死的,可起因卻都是因為我,我能開心得起來嗎?”

“連空姐,你彆自責也彆難過了,這件事情也不能全都怪你啊!江夫人壞事做儘,一定會遭到報應的,我們就等著看江夫人受到她應有的懲罰吧!”

連空點點頭:“是啊,人在做天在看,雙手沾滿血腥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突然想到了仇化骨,連空心裡一陣難以言喻的痛苦,天韶帝的雙手也沾滿了血腥,可是化骨的雙手也被迫沾染上了血腥,但願,化骨能受到老天的眷顧吧,他的內心,始終都是溫柔的。

這時,有人走了進來:“你是段捕頭嗎?”

“正是段某,可是義德兄給我送銀子來了?”

“少爺命我把這一箱子的黃金送到水袖清幽來,如今已經送到段捕頭手裡了,我就回去覆命了!”

“有勞了!”

段如霜看這門口的三大箱子,不禁心疼起來,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擁有這麼多錢了,不過好在黃金隻是緩兵之計,山寨滅掉還能還回去,不然,自己幾輩子才能賺到這麼多錢還給義德兄啊!

將三大箱子的黃金送到了連空的臥房裡。

“多謝連空姐,暫時幫我保管這些黃金!”

“客氣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就不要客氣,或許,以後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如霜你和珠兒幫忙呢!”

“連空姐以後有什麼忙,儘管對我和珠兒開口!”

連空笑了笑,但願,那種忙你們會幫我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