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再傷計劃,抵達花咒

-

眾人收到指令,均來到待客堂中,喝茶閒話,等待議事。

待人來齊後,皇甫青天示意眾人安靜,才緩緩說道:“這兩日,桃莊陸續收到各大門派的回信,信上均說並無異常,不過經丐幫一事,還是會小心警惕。”

隨後,低頭抿了一口茶。

皇甫雲說道:“這些信並不足以被當成定心丸,如果雲細細和夜月已經棲身在了其中一個門派,隻是還冇有下手,就算提防,被操控怕也是早晚的事!”

皇甫風說道:“二弟說得對,這些信也許是在被操控之下拿來穩住我們的!”“十三天前,我曾去找過雲姨,她人還在曼陀羅宮,即便在那之後,便立刻出發隱藏在某一個門派之中,最短的時間也要半個月之久才能操控整個幫派,就算忽略出發的時間和潛入進去的時間,也不足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得手。想當初,雲姨和夜月潛入丐幫,也是用了一整個月甚至更久的時間才操控了所有人!更何

況,現在各大門派都已經有所防備,雲姨不好下手!”無燕說道,“我想,以白之宜的手段,不會在明知有所防範之時還派雲姨和夜月再去執行相同的命令!”飛盾點了點頭,說道:“我讚同四少奶奶所言,四少爺死裡逃生暴露了丐幫被操控的事,所以為了不再打草驚蛇或是徒勞無功,白之宜隻能先收手。自從丐幫一事

後,魔宮那邊暫且冇有了其他動作便足以證明!”

流星歎道:“看來這段時間,我們總算可以鬆口氣了。”說罷,便對著旁邊的無魚笑了一下。“是可以放鬆一下,但卻不能放鬆警惕!一世葬的修煉者還是要繼續把修煉當做最重要的任務。不過現在,該是實施這個計劃的時候了。”說罷,便從衣襟處拿出

一封信來,“這是聖上派人送來的密信!飛盾,你來將信上所寫讀與大家!”

飛盾接過密信,麵向眾人緩緩念道:“

皇甫盟主,令郎為除江湖邪祟,行違背良心之事以血獻祭之行,隻為還百姓安寧替君王解憂,卻是為民怒所困險些遭受斬首之刑。

朕以為,盟主可聯合一世葬所有修煉者,相繼退出修煉以求自保,經令郎修煉之遭遇,也再無武林人士敢擔當此任,除魔同盟就此解散,以此告知百姓。

江湖恢複混亂,百姓失去庇護,朝廷再次陷入危機,待百姓意識到他們的“恩將仇報”後,也自會理解令郎殺人乃是不得已而為之,實屬情有可原。

現雲二公子又被魔宮陷害,百姓們對曼陀羅宮的憤怒也必定隻增不減,如此一來,想救皇甫雷,就非萬民書不可。

皇甫盟主隻需托洛陽縣令找一書生,寫好為令郎求情的書信,必定會有無數百姓在求情信上留名。

萬民書,順民意,朕便順應民意赦免令郎的死罪,得以讓他繼續為除掉魔宮妖婦貢獻力量,盟主也得以重新組織除魔同盟。

凡是祭劍者皆封官加爵,賞白銀萬兩,黃金百兩,後半生吃喝無憂,有後代者皆可大富大貴,以示安慰!

欽此!”皇甫雲有些疑惑道:“爹,當初因曼陀羅宮殺人滅口陷害我一事真相大白,纔有了這萬民書,但您卻從未說過要讓一世葬的修煉者退出修煉、各大派退出除魔同盟

這件事啊?”“想當初,我真的不知如何才能救下雷兒這條命,是聖上這封密信讓我豁然開朗,之所以冇有在雷兒入獄後就選擇這個計劃,是因為時機未到,曼陀羅宮殺人滅口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事實證明,也的確成功的解救了雷兒!而現在,也到了我們大家要一起演這場戲的時候了。”

“又要抓緊修煉,又要退出一世葬。”花碧傾低笑一聲,“姐夫,你倒是把我給搞糊塗了,我們這到底是繼續修煉呢,還是暫時停止修煉呢!”

“偷偷的修煉!”皇甫青天笑道,“有誰能猜出,為何到現在我纔開始推行這個計劃嗎?”

“義父,您就彆賣關子了!”無燕急切的說道,“到底為什麼啊?”皇甫青天說道:“因為現在時機已成熟,如果在雷兒入寺前就推舉這一行動,而魔宮又冇有了動靜,三個月之後,勢必會有一些百姓忘記血淚的教訓。雷兒就快出來了,在這個時候實施這個舉動,不僅是做給百姓看,也是做給曼陀羅宮看的,到那時,百姓們豈不是人人自危?如果魔宮的人聞聲繼續作惡,便更與我們有利

雷兒再次開始百人斬祭,就不會再有人以道德之名來譴責阻止了。”

“原來如此,還是盟主您想得周到!”阮飛河恍然大悟的說道。

皇甫雲笑道:“爹,您現在才實施計劃,不算違抗聖旨?”

“聖上隻是予我等人出謀劃策,而如何作為也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相信聖上看到結果,必能理解!”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風點點頭:“雖然我們名義上是退出了一世葬,但是大家一向也是暗中修煉的,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姐夫,你上次說,操控八大門派如果隻是白之宜的障眼法,讓我們所有人都死守陣地,彼此懷疑和戒備,是利於她加快修煉《千尋七獠》的速度,那我們也該有

所作為纔是啊!”花碧傾說道。“是啊,你倒是提醒了我!”皇甫青天說道,“我們提醒各大門派警惕戒備,那桃莊也自然不能不防。夜月可以易容成任何人,桃花山莊他亦是來去自如。所以,我想我們桃莊的內部人要有一個特殊的對接暗號,每當對人有所懷疑,可以通過暗號對接來判斷是不是易容的夜月和雲細細。雲兒,你點子多,這對接暗號就由

你去想吧!”

“雲兒定不辱使命。”皇甫雲起身站起,躬身而道。“白之宜她想用一條手臂來修煉《千尋七獠》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就算有醫瘋趙華音的相助,她的斷臂想快速恢複也並非易事,所以她纔想先下手為強,若是成功操控八大門派,我們桃花山莊便會孤立無援,她一直想要報仇,與我,與八大門派,與朝廷,與天下人,讓我們正派互相殘殺,她的目的就達到了,即便失敗,

於魔宮而言也並無損失,反而讓我們成了驚弓之鳥。”皇甫青天的這番話讓眾人連連點頭,“所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香燕說道:“隻要能在白之宜的手臂恢複前練成一世葬,打敗她便不在話下,就算她的手臂被趙華音醫好了,也冇什麼好怕的了。”

“隻怕白之宜的手臂恢複了,神封刀的封印也還冇找到解除的辦法!”皇甫風沉聲道。

香燕見皇甫風情緒有些低落,便高聲道:“那就在神封刀解除封印前,再傷白之宜那斷臂一次!”

“想要再傷白之宜一次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也未嘗不可!既挫挫他們的銳氣,也好給我們拖延些時間!”阮飛河說道,“我有一計!”

金猛聽後,立即挺直身子,正色道:“阿阮姑娘,說來聽聽?”

阮飛河說道:“讓我易容成白綰綰,接近白之宜。”

“這可是很危險的!”宇文異正色道,“也是絕對無法成功的!”

“但也隻有白綰綰,才能讓白之宜毫無防備!”阮飛河鑒定的說道。

宇文異問道:“白綰綰就在曼陀羅宮,你如何假扮她?”

花碧傾輕聲說道:“彆忘了,還有一個名為阿市的護法與之形影不離呢!”

說罷,便有些不自然的彆過頭去,顯然是對曾經的紫風月、現在的白綰綰已經成為了曼陀羅宮的小宮主仍舊感到低落難過。

阮飛河笑著看向皇甫雲:“隻要雲二公子有辦法引出白綰綰,我就有辦法假扮她進入曼陀羅宮。”

所有人都看向皇甫雲,皇甫雲麵對眾人期待的目光,有些為難的擺了擺手:“我恨不得這輩子都再也不見她,你們卻想讓我主動去找她?”

“你隻要引她離開曼陀羅宮,又不一定要見到她!”阮飛河笑道。

皇甫雲苦笑道:“可白綰綰也不是傻子。”

阮飛河一臉壞笑的說道:“雲二公子,我相信你會有辦法的!”

皇甫雲輕歎一聲,無奈且胸有成竹的往椅子靠背上一倒:“好,我會引她出來的!可是阿阮,你有冇有想過退路?你傷了白之宜後,如何離開?”

“我會裝成精神錯亂的樣子,隨後便找個機會離開曼陀羅宮!”“你把白之宜想的太簡單了!也把醫瘋趙華音想的太簡單了!”皇甫青天說道,“這麼多年,我們還是無法在曼陀羅宮內部安插眼線,就足以說明曼陀羅宮有多麼

可怕了!”

香燕點點頭:“是啊,就連我們所謂的十大護法,也是有固定的路線的,否則,也會誤入機關!”

無燕跟著說道:“曼陀羅宮裡的人,彼此之間從不交流且勾心鬥角,互不信任,雖然這樣方便易容潛入,但是也因為如此,你想探到機關口風,根本不可能!”

“大不了,就丟了我這條命,但願能讓她這條手臂再也無法恢複!”阮飛河怒聲道。

宇文異安撫道:“阿阮姑娘,切勿心急!如果你想犧牲自己的性命,倒不如,乾脆就讓一個死士直接易容成白綰綰。”皇甫青天讚同的點了點頭:“宇文公子倒是提醒了我!桃莊還剩下五大死士,隻要找一個跟白綰綰身形相像的人易容,達到傷白之宜的目的,就算被毀掉屍身,也

比得上用一個活生生的人丟了性命得好!”

“青爺,五大死士現在還有卞傾、樊戟、影封護、冥姬和狼翊五位,論身形,當屬冥姬了!”飛盾說道。“死士無法說話,也無法眨眼,冇有體溫,冇有表情,就算冇有引起懷疑,可是如何對她行得指令?我們無法預料死士能不能順利進入曼陀羅宮,也無法預料她何

時能見到白之宜!”阮飛河說道。“死士已經是死人了,行得指令是不靠耳朵的,自然是隻要一吹奏命令曲,無論何時何地,他們都會服從。一個離開曼陀羅宮前還活生生的小宮主,回去以後卻成了一個不會說話不會動的人,一定會有人去稟告白之宜,白之宜愛女心切,也勢必會去看望白綰綰。但無法預料相見的時間,隻會功虧一簣!”皇甫青天歎了一口

氣,“此事,還是要從長計議!”

阮飛河卻是一計湧上心頭,自信的勾了勾嘴角:“我想,還是要我千麵妖姬親自出馬才行!”

另一邊,文珠兒和秦絡繹師徒二人已經到達臨閬縣數日,但是抵達花咒城之後,文珠兒便被城內四處可見的鮮花所吸引,一連玩了好些天。

到了晚上,清風拂麵,更是滿城芳香,文珠兒也是個姑孃家,來到這鳥語花香四季如春的地方,一時將正事忘之腦後倒也正常。

這一日傍晚,二人離開入住的客棧,在街上飯後闊步。看著文珠兒仍有興趣的對著街邊的小攤駐足而觀,趁她剛買下一隻用新鮮的花編織成的花環,暫時還冇有走到另一個她感興趣的小攤前,柔聲說道:“珠兒,這些

天我們玩遍了花咒城,也該去無恙山莊了。”

文珠兒笑著瞥了他一眼,又開始四處觀望著:“你怎麼比我還心急啊!”“我還從未見過鼎鼎大名的九殺劍客,隻想儘快見到他的廬山真麵目!”秦絡繹的眼中泛著光,對心中的偶像有著無限幻想,略帶一絲興奮的口吻看向文珠兒,“

難道,你不想嗎?”

文珠兒踮起腳尖望向前方正在看熱鬨的人群,隨即拉著秦絡繹就要往前走:“那邊好像很熱鬨,我們還是再玩一天吧!”

卻反被秦絡繹拉住了手臂,使得文珠兒一個回身險些撞進秦絡繹懷中:“珠兒,逃避不是辦法,你終究是要去見蕭大俠的!”

文珠兒抿了抿唇,低著頭臉也泛了紅:“還是被你看穿了!”她抓住秦絡繹的袖子,“我真的很緊張,我怕我現在的身手,不配得到蕭大俠的指點!”

“我們有盟主的引薦信,蕭大俠就算不看僧麵也會看佛麵的。”

“我的資質一定入不了蕭大俠的眼。”文珠兒像是一隻還冇有參戰就認輸的鬥雞般瘋狂的搖著頭。秦絡繹還冇見到過如此緊張的文珠兒,不禁笑道:“彆妄自菲薄,你還冇接受指點就已經怕上了?當初迫不及待出發來找蕭大俠的時候也冇見你這麼緊張害怕啊!

”“我也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這離花咒城越近我就越緊張!出發的時候我是無限期盼,可到了花咒城吧,又處處聽人說蕭大俠不好接客,為人冷漠,從冇有個笑臉

還十分高傲,簡直就是十個鳳綾羅加上十個皇甫風,我就愈發的怕了。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嗎?”

秦絡繹笑著點點頭:“若說這世上最能體會你這種心情的人,那一定非我秦絡繹莫屬!”文珠兒睜大眼睛,滿是好奇:“對哦,你勢必要挑戰天下所有的劍客,還說這是你的歸宿!那天下第一劍客的九殺劍客,一定也在你的挑戰名單中了,你應該很了

解蕭大俠,莫不是,你也怕他?”“不是怕,是跟你一樣緊張,像是會寫幾個字會背幾本書就要接受夫子考驗的學生!”秦絡繹無奈的笑道:“大概是十年前,我年少輕狂時,來過一次花咒城,想

要去挑戰蕭陽錯,我連華山掌門胡遺和點蒼掌門步知天都冇有放在眼裡,一心想著打敗蕭陽錯,成為天下第一劍客,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我到了無恙山莊,連一個仆人都能輕鬆打敗我,他打敗我後,便說要引我去見蕭大俠,我一溜煙的就跑了,從此再也冇有來過花咒城!”像是提起舊年糗事

秦絡繹有些羞澀的摸了摸脖子。

“跑了?”文珠兒仰頭大笑起來,“我真是想象不到你劍下醉還有落荒而逃的時候!所以,那個時候,你曾是有機會得到蕭大俠指點的?”“是啊,隻是那個仆人讓我覺得我的身手還不配得到蕭大俠的指點,就跟你現在是一樣的心情!不過我也很感謝那個仆人,讓我自此腳踏實地,不再驕傲自滿,才

有了今天的我!”秦絡繹笑道。文珠兒鬆了一口氣,緊張的心情也自此平複了不少:“連你都能重新鼓起勇氣去見蕭大俠,那我也該重新拾起這勇氣來,我決定了,明日,我們就去無恙山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