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七十七章 以琴換酒,消除隔閡

-

這一日,皇甫雲因養傷而閒來無事,想著去看看阮飛河適應的進度,便又來到宇文異的房間。

不過與以往不同,這一次房間的門卻關著,隻能聞琴音未能見其人。

陽光正好,何不敞門透氣?

皇甫雲正要敲門,心裡想著見到宇文異第一句要說的話。

卻因聽得裡麵傳出的連綿中又夾雜著斷斷續續的琴音,忽然愣在原地,陷入了回憶之中。

大概是冇有看到撫琴人,才更容易被虛假的幻象趁虛而入。

記憶中,鳳綾羅初教一品紅適應十絃琴的時候,他也是被這樣兩種不搭調的琴聲“折磨”過耳朵。

恍惚間,好像他們都還在,是不是隻要敲敲門,來開門的就一定是那隻驕傲的鳳凰……

皇甫雲緩緩地在門口坐了下來,他心裡清楚,他們都不會再回來了,隻是自己還想貪戀一下曾經,假裝房間裡的人還是他們。

阮飛河推門出來,正要邁下台階,幸好眼疾及時停下腳步,差一點便撞到坐在門口思緒不知飛到何處的皇甫雲。喚了他一聲,見他冇什麼反應,阮飛河便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她托著腮靜靜地看著皇甫雲,這副表情,隻能是想起鳳綾羅的時候纔會有的表情,便不忍心打破,不再喚他

也許是那斷斷續續的琴音冇有了,也讓回憶中的琴音漸漸消失,皇甫雲才被迫回過神來,一瞬間的痛苦被阮飛河儘收眼底。

皇甫雲正要起身,卻看到阮飛河正坐在旁邊看著自己,似笑非笑,眼神中也滿是憐憫。

一時啞然,再回頭一看,房間中隻剩下宇文異在認真的彈奏著古琴。

那直挺的身軀,微微頷首的優雅,眉眼間撫琴時獨有的沉醉和孤冷,跟綾羅撫琴的時候好像。

不知何時,宇文異好像已經可以用十絃琴彈奏完整的曲子了。

連適應十絃琴的速度都跟鳳綾羅那麼像,皇甫雲輕歎一聲,再看向阮飛河時,已經收起感傷,恢複了招牌微笑:“你的宇文公子還在認真練琴,你怎麼偷起懶了?”“宇文公子不累,我可是累壞了,本打算回房休息一下的,結果差點被你絆倒!”阮飛河揉了揉發酸的手腕,隨後歪著頭看向皇甫雲,“尊貴的雲二少爺,你坐在門口多久了

“冇多久。”皇甫雲笑道。

阮飛河搖了搖頭,無奈的歎了口氣:“你真是愛鳳綾羅愛到魔障了,連聽起彆人的琴聲都能夠想到她。”

一下子就被阮飛河猜中了心事,皇甫雲也隻得無奈的苦笑起來。

“她若是還活著,不知道,能不能因為你的愛,而放下所有仇恨。”阮飛河低聲道。

皇甫雲皺了皺眉頭,隨後苦笑一下:“我好不容易說服自己走出失去她的陰霾,你就彆再戳我的痛處了。”

聽到那連綿的琴音戛然而止,皇甫雲下意識的回過頭去,卻剛好對上宇文異的雙眼,他似乎纔看到皇甫雲,對著他輕輕地一笑,似乎很歡迎他的到來。

忽然眼前一陣模糊,鳳綾羅的臉竟然與宇文異的臉重合了,就好像,正在對自己微笑的人不是宇文異,而是鳳綾羅。

但是很快,宇文異的臉便擊碎他的幻覺。

皇甫雲紅了眼眶,又難過又羞憤,他猛地站起身來:“我該去練功了!”

阮飛河瞭解皇甫雲的心情,所以自己想要回房休息的心情也跟著冇了,便又折了回去,一邊坐下一邊不住的歎氣。

宇文異柔聲道:“你適應的很快了,又何故總是唉聲歎氣?”

“不是為我自己,是因為皇甫雲!”說起皇甫雲,宇文異忍不住說道:“剛纔,我不過是對他笑了一下,他就忽然起身走了,你說他是不是很奇怪?若不是他前些日子主動過來與我道歉,我還真以為他對我厭

之入骨呢!”

“光是聽到琴聲,就讓他陷入痛苦不能自拔,更彆說,看到你坐在屬於他們的琴台前撫琴了,定是因為想起了鳳綾羅,怕又失態,纔會逃掉吧!”

“逃……”宇文異看向那空蕩蕩的門口,似乎不太理解阮飛河為何要用這個字來形容忽然走掉的皇甫雲。

“是啊,你是冇看到他的表情,他簡直就是,落——荒——而——逃!”

宇文異低聲道:“雖然隻有一瞬間,但是我看到了!”

“還說自己該去練功了,他受了內傷,近期根本不能練功,找個逃跑的藉口也不知道找個合情合理的!”

阮飛河話音剛落,宇文異就突然站起身來,“我要出去一趟,酉時之時,叫皇甫雲去你房間等我。”

阮飛河見他急匆匆的,隻喊道:“那我呢?”

宇文異一邊跑一邊回過頭笑道:“你想留在這練琴我不攔著!”

阮飛河也不知道他要乾什麼,可是一直以來日夜練琴的人突然不練琴了,還神秘兮兮的叫皇甫雲等他,那一定是關於皇甫雲的事了。

忽而想起曾見過他顫抖的肩膀,便抱起雙臂若有所思起來。

酉時已至,而皇甫雲在阮飛河的房間裡,已經跟她喝了好幾壺茶了。

從天南說到地北,從家事說到天下事,又從江湖說到田園,直至說到話題離不開的鳳綾羅和夜月,才忽然陷入尷尬的沉默中。

“你是不是騙我?報我險些絆倒你之仇?”皇甫雲用玩笑的口吻打破了尷尬的氛圍,“宇文異真的讓我在你房間裡等他?”

“這種事我騙你做什麼,的確是他親口說的,一個琴癡忽然不練琴了,還讓你等他,一定是有什麼比練琴還重要的事!”

“對你的宇文公子來說,還能有什麼事比練琴更重要!”

阮飛河也一臉疑惑的聳了聳肩:“也許,是看你可憐吧!”

皇甫雲一臉吃癟的指了指自己:“我?可憐?我皇甫雲可憐?”

阮飛河捂著嘴偷笑起來。

此時,宇文異忽然撞門而入,而他懷中還抱著好幾壇九罪閣的酒,兩個人似乎都被他莽撞的樣子嚇到了,這還是阮飛河所描述的那個穩重淡漠的宇文異嗎?

隻見宇文異緩緩走到皇甫雲麵前,還有一點喘息,低聲笑道:“現在就是我想休息一下的時候!”

阮飛河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你轉性子了?何時對你來說休息比練琴更重要了?”

宇文異將懷中的酒統統放到桌子上:“我隻有在休息的時候,纔會想要交朋友。而交雲二公子這個朋友,比練琴更重要!”

“哈?”阮飛河脫口而出一聲驚呼,她已經被宇文異搞糊塗了。

皇甫雲也有些受寵若驚。宇文異一邊將酒的酒塞挨個打開,一邊說道:“前些日子,你叫我去喝酒,我拒絕了,因為我知道你對我的敵意不會輕易消失。但是現在,我完全明白你了,這還要多謝阿阮姑娘,才能夠讓我瞭解你,瞭解一個對陌生人為何會充滿敵意的皇甫雲。我敬佩你的癡情,欣賞你的灑脫!因為這些,都是我做不到的,所以,在我適應了十絃琴的時

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兩個好友為我慶祝,而這兩個人,我想是你,和阿阮姑娘!”原來,那日宇文異的失態,是因為皇甫雲的癡情,想要交他這個朋友,莫不是,他還有什麼故事是我所不知道的?阮飛河心想,但是這些都不及宇文異突然說了這麼多話

而令人感到驚訝。自己是東道主,竟然還要人家買酒主動交自己這個朋友,皇甫雲不禁又愧疚又感動,原本自己應該帶著酒去找他賠罪的,卻讓人家先了一步,倒顯得自己更加小氣了,於

是便對阮飛河說道:“阿阮姑娘,我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

“你能不能把鳳琴讓給宇文公子用?”

阮飛河立刻會意:“鳳琴是屬於你的,當然可以由你來支配!”“宇文公子,你最初來桃莊,看中的就是鳳琴,而我也因為鳳琴與你鬨得很不愉快!現在,我讓阿阮姑娘把鳳琴讓給你,就當是我的賠罪了。就讓我們以琴換酒,恩怨兩清

阮飛河當然明白皇甫雲的用意,但還是故意打趣道:“是啊,我是罪人的師姐,我怎麼配用這把鳳琴呢!”

“我要是對你心有芥蒂,一開始就不會把鳳琴給你用了。”皇甫雲無奈的笑道。

“我當然知道,我不會介意的,宇文公子無論是內功還是琴技,都在我之上,自然用鳳琴才能如虎添翼,為了大局著想,我也不會這般小氣的。”

說罷,阮飛河便安慰似的拍了拍皇甫雲的肩膀,隨後也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留下二人相對著尷尬傻笑。

“其實,你不必如此破費,九罪閣的酒,可不便宜!”皇甫雲笑道。

宇文異說道:“我現在吃穿住都在桃花山莊,用我自己的銀子買幾壇酒又算得了什麼。”

阮飛河再回來時,懷中已經多了一把風琴,她抱著鳳琴走到宇文異麵前,能看到宇文異使用鳳琴,她莫名的覺著開心。

“何必跑這一趟呢!”宇文異柔聲道。

“既然決定要恩怨兩清,重新開始,自然要有些儀式感才行!”說罷,便把琴遞到宇文異麵前,“宇文公子,鳳為雄,凰為雌,現在物歸原主了。”

“好一個物歸原主!”宇文異接過鳳琴,憐愛的撫摸著,對著阮飛河感動的一笑。

“真是個琴癡!”阮飛河看他撫摸著鳳琴就像撫摸心愛的女人一樣,不禁感歎一句。

隨後,宇文異眼神真摯的看向皇甫雲:“你比我年長,我可不可以叫你……雲大哥?”

皇甫雲笑道:“管我叫雲二哥的倒是不少,叫我大哥的你還是頭一個,聽著怪舒坦的,那我,就喚你一聲異弟?”

阮飛河一臉嫌棄的說道:“你們兩個彆兄來弟去了,聽著怪彆扭的!”

“我看我還是直接叫你宇文好了!”皇甫雲笑著拿起一罈酒,“來,我們喝酒!”

宇文異也拾起一罈,輕輕地撞了上去:“好,不醉不歸!”

一人送酒,一人獻琴,算是徹底的解除了宇文異和皇甫雲之間的隔閡。

這頓酒後,二人也便成為了好友。

酒過中旬,三分醉意,三人坐在地上,倚靠在床邊。藉著酒勁,宇文異問道:“佳人已逝,芳魂難尋!雲大哥,你身邊的美人又這麼多,月柒姑娘、香燕姑娘、邱婛弱邱姑娘,還有阿阮姑娘,每個都是貌美如花,你也快而立

之年了,冇想過成家嗎?”

“我已經是有妻子的人了,何以再度成家!”

“但是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你和鳳綾羅並冇有禮成,又無婚書,何必為難自己呢!”

“佳人已逝,逝世於心,若你深愛一人,定能夠感同身受!”皇甫雲沉聲道。

似是想到什麼,宇文異的眼神也露出幾分痛苦來。阮飛河坐在二人中間,滿麵緋紅,也有幾分醉意:“鳳綾羅去了以後,他呀,就跟丟了命一樣!多情之人一旦有了情,便最為癡情,就是鳳綾羅的人頭,他也一直留到腐爛

到不能再腐爛纔給燒了,還做成了玉佩貼身戴著!你想讓他再娶,倒不如讓他出家當和尚更容易些!”

宇文異也自是聽說過鳳綾羅的人頭被曼陀羅宮送回來的事,但是皇甫雲一直留著讓他感到很驚詫:“燒了做成玉佩?你不把她安葬嗎?”

“安葬了,就是放下了,可我……放不下!”說著,皇甫雲拿出胸前的玉佩,輕輕地撫摩著,“她的骨灰就裝在這塊玉佩裡,永遠都不會再腐爛了,她也永遠都會陪著我!”

“讓她入土為安吧,我們一起努力修煉,早日殺了白之宜,給她報仇。”宇文異正色道,“你也該到忘記她的時候了!”皇甫雲默不作聲的把玉佩塞回衣襟,隨即轉移了話題:“宇文,現在一世葬的修煉者中,就屬你最努力了,連阿阮姑娘都加入了一世葬,所以,我也決定了,我要去找毒花

“可你的身子……”

“就是因為受了內傷,纔是出發去找毒花最好的時機。否則,又耽擱我修煉內功,又誤了去找毒花的時間!”

看到宇文異仍有些擔心,阮飛河說道:“你勸不動他的,到時候隻需要我的一張人皮麵具喬裝一番,就不會被曼陀羅宮的人盯上了!”

“這倒是個好主意!”皇甫雲笑道。

宇文異也知道阻止不了,便問道:“什麼時候走?”

“等三弟修行結束,我便出發。”皇甫雲仰頭痛飲一口,笑道,“若是在他冇回來之前我便走了,我那三弟一定會生氣的!”

“雲大哥,以你現在的內功,有幾分把握能夠駕馭得了《百花祭》?”宇文異問道。皇甫雲搖了搖頭:“冇把握,但不試一試,我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內功能不能駕馭得了《百花祭》,所以,與其先修煉冇有封頂的內功,不如先去找毒花,趁著署月,否則

又要等上一年了。”

“《玄音煞》傷人經脈,卻不會立即致命,但是《百花祭》集於百毒,如果你對你自己的內功冇有把握,就不要輕易嘗試,否則,毒發的速度總會快於醫師解毒的速度!”

皇甫雲笑道:“宇文,你彆擔心我了,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瞧你的眼睛,紅的看起來有些駭人了,去找殷先生瞧瞧,彆不好意思,他老人家的醫術很高明的。”

“這一陣子是我冇有休息好,等阿阮姑娘適應十絃琴後,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了。”“啊!那我的壓力可是比天還大了!”阮飛河苦叫連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