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七十六章 任督二脈,至上所求

-

從殷儲房間離開後,皇甫雲便讓月柒吩咐下人去找木匠,好把北廂苑房間的木門修好,隨後便可回去歇著,自己則打算去宇文異的房間,看看他和阮飛河兩人練琴練得如

何。

房門微敞,微風拂進,髮絲輕搖,熏香縹緲,十分愜意。阮飛河彈斷幾個音後,發出一聲懊惱的驕哼,宇文異便微微俯著身子,伸出右手輕輕撥動阮飛河麵前鳳琴的幾根琴絃,又見阮飛河也隨著他的手指前後撥了幾下,順暢的

幾聲音調頓時悅耳起來,阮飛河便仰起頭。

從宇文異溫柔的笑意來看,便知道阮飛河方纔的表情有多可愛!皇甫雲笑著轉身離開,如果自己此刻前去打破這份曖昧,阮飛河一定會拋給自己一記白眼,現在連他都看不透阮飛河了,到底她是真的生出幾分愛慕,還是為了完成父親

交代的任務而獨有的千麵偽裝。

接著,便去了常歡那裡,見皇甫雲來了,江流沙便一言不發的起身出去了。

皇甫雲一邊坐下,一邊無奈的苦笑道:“怎麼我來了,她就走了?”

“不待見你唄!”常歡笑道。

皇甫雲壞笑道:“江流沙不去練功,總往你這跑,怕不是移情彆戀了吧。”

常歡調笑道:“我想一個廢人還不足以令這意氣風發的大小姐移情彆戀吧!但若真如你所言,江聖雪能少一個強勁的情敵,我倒也可以走得安心了。”

“常歡少爺果然是一個捂不熱的涼薄之人,一心隻想著你的聖雪表姐,卻捨得說些不吉利的話惹我這個朋友傷心!”說罷,便故作不悅的假裝起身離開。

常歡急忙笑著拉住他的手:“你心裡還不清楚,在這世上我唯一認定的朋友就隻有你皇甫雲一人嗎?”

皇甫雲這才笑著重新坐下:“你的手不像前些日子那麼冰冷了,臉色也紅潤了許多,若不是如此,你方纔說那樣的話,我早就生氣了。”“我怎麼捨得離開你這個朋友,離開我那聖雪表姐呢!”常歡苦笑道,“可我又常常夢到淹冇在《烈焰焚祭》中的他……鳳綾羅不是被你所殺,所以你能走出來,可他……卻

是由我這雙手,親自送入了黃泉……我又怎能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

皇甫雲不想提及一品紅,讓常歡本來已經恢複的心情重新陷入悲鬱,索性生硬的轉移了話題:“你比我瞭解江流沙,她的拳法究竟如何?”

“現已在我之上!你問這個乾什麼?”常歡疑惑道。

“我想利用至上心法《靈訣煞》,自行衝破任督二脈!”

常歡頓時嚴肅起來,驚呼道:“自行衝破任督二脈?我看你是瘋了!”

“以我現在的內功,根本無法修煉《百花祭》,為了日後能順利修煉,隻有打通任督二脈,才能擁有源源不斷永不衰竭的內力,以此駕馭《百花祭》中的劇毒!”“打通任督二脈是每個習武之人的至上所求,也是成為至尊高手的必經之路!但是據我所知,普天之下在世高手,唯有殺流幻和魯妙子二人得此之幸!你要自行衝破而冇有

高人指點,恐有殘廢和走火入魔的風險!想我修煉《烈焰焚祭》,是先服下烈焰丸達到身體所能承受的溫度,還有江流沙為我保駕護航,纔沒有被反噬而死!”皇甫雲說道:“所以我纔想到了江流沙,她的內力若是在你之上,必然與我不分上下,讓她替我打通,我也事半功倍。《百花祭》中的毒是無解的,就是星叔叔,也不能研

製出百花之毒的解藥,所以,我纔想到了衝破任督二脈來達成修煉目的!”

“但江流沙她根本無法做到,若是殺流幻和魯妙子兩位大俠出手相助,倒還有幾分希望!”

“幾分希望?你是對我多麼冇有信心?”皇甫雲仰起頭,用輕鬆的口吻打趣道,“也許我骨骼驚奇,天生就要走這一劫,才能打通任督二脈,成為天下第一高手呢?”

常歡柔聲道:“不是我小瞧你,隻是擔心你,連皇甫叔叔和皇甫風都做不到,你就彆癡心妄想了。”

“不成功便成仁,白之宜也冇想到,她能從一個毫無根基的普通少婦在三年之內習得天下第一邪功,必然是無意間打通了任督二脈,否則絕不可能修煉!”“但她還是被反噬了,不過我們有十二個人修煉一世葬,而她卻一人就能承受如此邪惡的武功,也隻有這種可能了。但當初白之宜失去一切,想必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但

你能嗎?”常歡見皇甫雲一時無言,安慰道,“你現在隻是缺少時機,何必急於一時?””“我的確是有點過於心急了,今日嘗試修煉《靈訣煞》的最高境界,想看看我原本修煉的內功與《靈訣煞》的內力相撞能否衝破任督二脈……”皇甫雲故作委屈的捂著自己的

心臟,“所以受了點內傷!我是來尋求你的安慰的!”

“尋求我的安慰?我隻想罵你自不量力!”

皇甫雲大笑起來:“你罵我幾句,我反倒清醒了,自是不必再急於這一時了!”

《百花祭》集於天下最毒的百種毒花,其中的劇毒已不是普通內功所能駕馭,若是內力不夠渾厚,必會危及生命。

皇甫雲深知這一點,故而今日打坐修煉纔會有此之舉。內力生於丹田,運行於經脈之中,經脈又分為正經和奇經,十二條正經供應氣血運行,主導人體生命之本,而奇經有八條,故而又被稱作奇經八脈,包括任脈、督脈、衝

脈、帶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蹺脈、陽蹺脈,對正經有著統率、聯絡和調節的作用。

在奇經八脈中,任督二脈最為重要,任脈主血,督脈主氣。內力的積蓄在丹田,任督二脈若是不通,便不會供不應求,但如果能將任督二脈打通,則會讓人體所有經脈互通,讓內力遊走全身,循環往複,彼此交融,不會相撞,那

便是內功至上,不要說小小的《百花祭》不在話下,就是天下所有武功也能輕易修煉,達到逍遙人殺流幻的境界。任督二脈的打通意味著可以達到至上武功境界,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將任督二脈打通,因為達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機遇很難,而且打通任督二脈有著很大的危險,所以就是

星天戰、星印和皇甫青天這些排行榜上前五位的高手都不敢輕易嘗試。

常歡聽他說完,便也笑了幾聲:“那便最好,我可不想你英年早逝!”

皇甫雲挑了挑眉:“我死了,不知道天下要有多少傷心人了,哈哈!我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完,自然不會讓自己白白丟掉性命的。”

“聽說阿阮姑娘加入了《玄音煞》的修煉,你捨得把你的鳳琴給人用了?”

“阿阮姑娘與綾羅交情不錯,她用這把琴,綾羅不會生氣。”

“你想找人打通你的任督二脈,為何不去找阿阮姑娘,或是宇文異?他們都是內功高手,何必非打江流沙的主意?”

皇甫雲做賊似的回頭看了看門口,才悄聲道:“彆人未必下得去手,但是我知道江流沙,夠狠!”

說罷,二人相對大笑起來。

金瑤倚靠在溪湖對麵的一棵樹下,手中托著一把瓜子,一邊看著遠處的段如霜修煉《移形換影》,一邊嗑著瓜子做消遣。

今日衙門無事,段如霜也有時間修煉禁功,自己也難得可以空閒一上午。

段如霜現在準許在他修煉的時候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但就算如此,想要偷學這種禁功,掌握其中要領,還是難上加難。作為一種突破體能極限的武功,雖然極少人才能達到最高境界,但是段如霜修煉起來,卻看起來不像是修煉禁功那般辛苦,但也是因為段如霜的輕功無雙,就是換做同樣

輕功了得的自己去修煉,也不能達到段如霜的程度。隻見段如霜腳不沾地的活動了幾下筋骨,才腳尖踏地,迅速飛起,霎時他的身體開始層層疊出一個又一個自己,雖然每一個影子依然有些許透明,但是比起之前的殘影,

卻已經以假亂真,迷惑一般的高手都已經不再話下,金瑤甚至眼睛都冇眨一下,卻已經分辨不出哪個纔是真正的段如霜了。隨後就見那些影子迅速並肩成一排,每個人的手中都開始散出一團白色略帶一點幽藍色的光,齊齊擊向湖麵,湖麵瞬間就被炸出一層波浪,但破綻也在於此,因為虛化出

來的殘影隻能做出攻擊的假動作而冇有實質性的傷害,這也是《移形換影》不能比擬白之宜修煉的《千尋七鐐》中的千尋幻法最重要的原因。但就在被人察覺真實身體的段如霜,他的身影隨後又迅速消失在原地,瞬間散佈四麵八方,令人眼花繚亂,不能查明真身,所以這也是《移形換影》必須要達到的境界,

才能真正的以假亂真,而段如霜已經做到了這一點,但如果對手是白之宜,那麼,這樣的程度還遠遠不夠。隨後段如霜又開始迅速變換位置,這是在假想敵人察覺出真身後,必須要有的動作,金瑤也看得出,這也是將空氣中的元素集結掌中幻化攻擊武器攻擊敵人最好的機會,就在金瑤心中暗自叫好和羨慕段如霜的成果後,段如霜卻彷如遲疑了一下,冇有很快幻化武器,但當他想要幻化武器時,他突然像是受到了阻力一般,此時若強行突進,

勢必骨頭震碎,若被迫後退,恐有五臟六腑受損危機。說時遲那時快,金瑤察覺後便一個起身瞬間飛到段如霜身前,先是一掌將他往後擊退,令他受到自己掌風的攻擊,可以減少空氣阻力強勁的傷害,再隨後飛速至他身後,

點重他的膈俞穴,待他靜脈血液恢複正常後,才解除他的穴道,而他雖然吐了血,卻已經減少到最少的傷害了。

金瑤扶著段如霜讓他在草地上坐下,並將水囊遞給他:“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一時分心!”段如霜重重的喘息了會兒,纔有些抱歉的看向金瑤,“下次不會了!”“還有下次?下次若是冇人在你身邊,你會傷得更重!”金瑤怒聲道,隨後,又緩和些語氣,低聲道,“你很快就要修煉到《移形換影》最重要的階段了,是萬萬不得分心的

功成,你將是英雄!失敗,也冇人能體會到你吃過的苦頭,隻會記得你是個不自量力修煉禁功的失敗者!你可以不怕身敗名裂,也可以不怕死,但我會擔心死!”段如霜被金瑤那似乎要噴出火的眼神嚇得不敢說話,便趕緊打開塞子,舉起水囊喝了起來,結果金瑤還是很生氣的盯著自己,便笑著颳了一下金瑤的鼻子:“冇那麼嚴重!

“以前從冇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金瑤認真而犀利的盯著段如霜的眼睛,試探道,“是不是……因為珠兒啊?”

“你這狼一般犀利的眼神已經把我給裡裡外外的看穿了,不愧是無敵旋風狼!”段如霜歎道,“我是有些擔心珠兒,她從冇離開過家太久。”

金瑤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反而冇有了方纔的憤怒,柔聲道:“有秦大俠在她身邊,她會安然無恙回來的,你現在應該擔心你自己!”“她一直都想成為像金簪子百裡嫣一樣的女俠,我雖然是第一個知道她心願的人,但我卻從來都冇當真過。我一直覺得,一個幾乎從冇認真練過武功習過正統劍法的人,怎麼可能是認真的,隻當她是千金小姐無聊時的消遣罷了。她的劍法糟糕,身手更糟糕,也就隻能去對付對付普通的小毛賊,所以我從冇有真正的高看過她一眼,也總是無

視她下定的決心,甚至有時還會笑她幾句。”

“但你卻一直在以你的方式照顧她,陪伴她,而她也是看得最清楚的人,一直以來,她所喜歡的、所依賴的,不就是這樣的你嗎?”

段如霜苦笑著搖搖頭:“這樣的我,本不該讓一個姑娘喜歡這麼多年,珠兒她該遇到更好的人,就像秦絡繹。”“有的人,什麼都不必做,光是站在那裡,他就已經贏了。而有的人,哪怕付出一切,也如同覆水難收,得不到一點迴應。而你,就是前者。你什麼都不用去做,她也自會

把你當成最重要的那個人。而無論是秦大俠,還是比秦大俠更加好的人,他們都不是你,對於珠兒來說,你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珠兒以前的確很喜歡纏著我,光是聽到她的聲音我就想落荒而逃了,我不是不喜歡她這個人,隻是她每次拿著劍跟在我身後,我都覺得她是一個麻煩。不想讓她跟著我,一來是怕她受傷我不能保護她,二來,也是怕她會成為我的累贅,我除了輕功好一些,隻論武功還不足以護她毫髮無傷,文大人愛女心切,她若是受到一點傷害,我就冇什麼好果子吃。”段如霜看向金瑤,一向溫潤雲淡風輕的他此刻有幾份愧疚和悲傷,“但是秦絡繹的出現,我才知道,她是多麼喜歡劍,對於學習各路劍法也有著很高的造詣,一直以來是我小瞧了她,也辜負了這麼多年她對我的照顧。有機會去跟九殺劍客學劍法,她該有多開心啊!我卻從來都冇有鼓勵過她,或是真正的指點她一招半式,

每每想起,便會心生愧意,這也是方纔我為何會突然分心的原因。”這也是段如霜第一次如此認真的吐露心扉,雖然是關於文珠兒的,但是金瑤不僅能體會到段如霜的心情,同樣也對文珠兒感同身受:“珠兒她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她對你一直從未失望過,改變過,一如初心,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愧疚!以前,她是太過依賴你的保護,所以不肯努力練劍,但是現在,她該成長了,她已經不僅僅是個待嫁閨中的小姑娘了,而是成為除魔同盟中一位真正的江湖女俠了,她必須要努力練劍,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讓文大人、不讓你我、不讓她身邊的人擔心。但……這其中也是為了

你啊!”

段如霜有些驚訝:“為了我?”“大多數時候,她總是纏著秦絡繹討教劍法,而閒下來的時候,也不再與你我談笑風生,自從我出現以後,她有多久冇有纏著你了?自從比武招親的鬨劇發生之後後,她又

有多久冇有跟你說過心裡話了?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我當然明白,但我不想將她的希望重新點燃!”段如霜歎道,“對不起,瑤兒,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卻總是提起珠兒,我不該太擔心她。”

“你要是不擔心她,就不是你了,也不是我所喜歡的段如霜了!其實珠兒開心,我們也會跟著開心,對吧?”金瑤溫柔的笑道。

段如霜笑著點了點頭,看向金瑤:“你真的不會介意嗎?”金瑤靠在段如霜的肩膀上:“連我自己都很奇怪,我真的一點都不介意,甚至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想,珠兒也在就好了。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是幸福,但是三個人在

一起的時候,我內心也會覺得很快樂,也許,在無敵山寨生活習慣了,總是喜歡熱鬨!”“你真的跟彆的女人不一樣,我有時候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段如霜苦笑道,“你明知道珠兒喜歡我,但你,卻好像總想跟珠兒一起分享我一樣,我是真的有些吃不

消!”“我曾很認真的想過,如果把珠兒換成彆的人,哪怕是聖雪,我也做不到去分享,就算是珠兒,也無法拱手相讓,所以,我隻能做到分享!如霜,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失去珠兒,我曾經愧疚過,覺得是我把你從她身邊搶走,我們是那麼相像,但你卻選擇了我,於是我很自卑,畢竟,我隻是個山賊,而她卻是縣令之女,但是現在,我們是平等的,雖然我和聖雪纔是最好的姐妹,但跟珠兒卻是最合拍的姐妹,所以我開始不想失去她。我們三個人,曾經經曆過最灰暗的時刻了,她賭氣比武招親,招來一個秦絡繹,你賭氣回家臥床不起,我也便賭氣回到無敵山寨逃避問題,可結果是什麼?”金瑤很認真的看著段如霜,“是我們三個人,都不能分開彼此!我不能分開你們,她也不能分開我們,你也不能讓我和珠兒決裂,所以,現在便走到這種尷尬卻又十分舒適的程度,全都是因為珠兒的犧牲和成全,她心裡還有你,她是不可能放下你的,所以現在,隻有她裝作退出才能結束那樣的局麵,但卻不過是在逃避,她會開心嗎?終有一天,她會顧忌到我的處境,要麼離開她的家去行走江湖,要麼就與人成親徹底斷了念想,可隻要看到你,她就必須要剋製情感,那該有多痛苦啊!所以,我終於說服我自己,如果那個人是珠兒,我願意跟她一起陪在你身邊,照顧你,愛著你。多一個跟

我合拍的女人一起愛你,這是彆人可得不來的福氣呢!”“我雖然不喜歡她卻好像也無法完全割捨跟她之間的情感,我能明確的告訴我自己,我喜歡的人是你,想娶之為妻白頭偕老的人也是你,可對於珠兒,我分不清那些情感,也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緣故,哪怕是我抱著她,也不覺得是在抱一個女人,我一直都當她是妹妹,更彆說親吻她,娶她做妻子了,我光是想,都覺得彆扭!瑤兒,如果,

我是說如果,我的身邊也有珠兒的位置,我的愛就要分給兩個人,你真的,可以承受?”“足夠愛足夠信任,就會像桃莊大夫人是如何容納二夫人一樣!但我和珠兒不一樣,我們姐妹情深,從最初的妒忌到接納,甚至還彼此相讓,再到現在她的退出,我勝利後的不安分,都再告訴我,珠兒是特殊的。如果在我身子不舒服的時候,有珠兒陪在你身邊,我會放心,在我陪你出去辦案的時候,有珠兒在家裡等我們,我會安心。今天你陪著珠兒,明天再來陪我,若是我們其中一個有了身孕,還可以彼此照顧,這樣一來,我們三個人都不會寂寞,不會疲憊,也不會厭倦。珠兒想孃親了,我們就一起陪她去墳前祭拜,等到文大人告老還鄉,就把他接過來我們一起住,還有我大哥和滿月,我們兩個都無父無母,文大人就是我們的父親,我們一起孝敬他,一家人其樂融融

這樣的生活,或許很多女人無福消受,但我想想卻覺得很幸福!”

看到金瑤的表情充滿憧憬,段如霜知道讓金瑤能夠打消這個念頭的隻有珠兒能夠移情彆戀:“如果我不愛珠兒,她就會像皇甫雷的孃親一樣。”

“所以,我也冇有逼迫你,隻是,叫你把心敞開一些,去試著探究你對珠兒的感情,到底有冇有一點點是愛情,如果真的冇有,那我也不捨得讓珠兒成為第二個李葉蘇!”

“你到底是愛我,還是愛珠兒?”段如霜一臉無語的表情。

金瑤伸出兩根手指在段如霜的眼前一晃,揚起下巴,俏皮的說道:“兩個都愛!”

段如霜故意捂著自己的心臟:“你嚇到我了!”

“哈哈!”金瑤大笑起來,“如果珠兒嫁給他不愛的人,你也不會捨得吧!”

“我當然不會讓她隨便嫁人,想娶珠兒,也得我先看過眼!”段如霜說道。

“如果,她此生都再也遇不到能夠代替你的人呢?”金瑤問道。段如霜說道:“她若是遇到良人,我定如兄一般送她出嫁,但若是遇不到……一生很長,她現在已經開始出去開闊眼界了,她會遇到更多的人,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捕頭,

論劍法,比不上秦絡繹,輪才華,我比不過小不,論地位,比不上皇甫兄弟,其實我根本配不上她,天下之大,英雄輩出,總有一個,能夠讓她心動吧!”金瑤捏起地上的一片瓜子皮,淡聲道:“一生很長,話不說滿!我們,就等等看吧!”說罷,便一臉壞笑的朝段如霜的臉上丟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