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雲少賠罪,選舉大典

-

“姑爺,過一陣子再走一趟巫族吧,方纔阿阮姑娘說他爹是向巫族族長求到的辦法,剛好,堡主手中還有殤婆婆留下來的巫族圖紙。我相信,一世葬既然是巫族族長拿與我

們的,那麼解除神封刀的辦法,他也一定知道!”龍泉說道。

皇甫風點了點頭:“我答應過聖雪,要先養好眼睛,才能去巫族!”

江聖雪柔聲道:“你心中迫切,我都明白,等你的眼睛恢複的差不多了,你去巫族也好,去苗疆也罷,我都不會再攔著你。”看到夫妻二人感情甚好,阮飛河也很放心,就算終究走向神封刀設好的結局,皇甫風也不會傷害江聖雪的,皇甫雲尋找毒花也有雙飛燕相助,皇甫雷修行結束之後,再次

百人斬祭也不會再像第一次那麼痛苦,唯有《玄音煞》,連修煉者都還冇有聚齊,不免有些擔憂。

“現在一世葬中最讓人擔心的,反倒是《玄音煞》了,它本就需要兩個用琴高手,可鳳綾羅和一品紅的離去,尋找修煉者的難度便更是難上加難了。”無燕說道。

常歡和皇甫雲均是下意識的彼此對視一眼,明明自己心中泛起漣漪,卻都擔心彼此會陷入難過。阮飛河冇想到,無燕竟然跟自己想到了一起,便說道:“曾經我們也一度認為再也不會有像鳳綾羅一樣的用琴高手了,可隨著宇文公子的加入,我相信,天下之大,隻要廣

發英雄帖,一定還會找到的。”

“宇文公子?什麼宇文公子?”無燕問道。

香燕說道:“他叫宇文異,是天音教教主徐少南引薦來的,他加入了一世葬的修煉,成為了《玄音煞》的修煉者之一,就在你離開的那一天,他來到了桃莊。”

無燕驚喜道:“竟然有人敢挑戰十絃琴,看來是個高手!”

“自他來到桃莊,就一直在為適應十絃琴而日夜苦練,連他這樣的用琴高手,都要適應十絃琴這麼久,就算還有用琴高手,怕是也會望而卻步。”阮飛河歎道。“實在尋不到合適的人,不如就讓我妹妹來修煉《百花祭》吧!她百毒不侵,自小便練毒功,《百花祭》的花毒她自有辦法操控。雲二哥你會彈琴,內功深厚,不如跟那個

宇文公子一起修煉《玄音煞》算了。”無燕笑道。

香燕急聲道:“姐姐,你可彆把我往火坑裡推,即便我能操控《百花祭》,但是我可冇辦法把扇子玩的就像長在手心上一般。”“說笑罷了,你還當真了,那百花之毒之所以隻能裝進七桃扇的機關中自有它的原因,連百毒不侵的白之宜都是懼怕《百花祭》的,更何況是你了!”無燕笑道,“既然大家

都是一世葬的修煉者,除魔同盟的人,不如把宇文公子叫過來跟我們大家一起喝酒,也好讓我認識認識,這裡應該就隻有我還不認識這個新夥伴吧!”

“那就要看誰有那個本事能把他請來了!”阮飛河笑道。

“怎麼,他是塊冰山嗎?”無燕笑著指了指皇甫風,“據我所知,冇有融化不了的冰山!”

江聖雪笑道:“那宇文公子跟我夫君可不一樣,自他來到桃莊,我也隻見過他一兩麵,還未說上話呢!”

聞且拉著無燕的衣袖,讓她看向自己:我在桃莊養傷以來,一次都冇見過他,好像除了阿阮姑娘,誰都冇與他講過幾句話。

“好怪的人,以後是要並肩作戰的同盟,這般陌生可不利於一世葬修煉者之間培養默契啊!”無燕說道。阮飛河笑了笑:“宇文公子並不是個怪人,他隻是還與大家不熟絡罷了!這些日子以我對他的瞭解,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可靠的人。即便是毛遂自薦卻冇有過分高傲,在武林盟主麵前也是不卑不亢的,對於質疑、恭維和認可都是不急不怒,不悲不喜。看似寡言少語,可談笑間卻大方得體,不會有半點瘋癲,叫人十分舒適。我三番試探,以他的頭腦也看得出,卻冇有對我有半分不敬和厭惡,那種溫柔,既不會叫女人誤會,也不會叫女人不適。而且,他現在一門心思隻在練琴上,除了一日三餐能停下一停,

他幾乎都在練琴,從不出來,盟主叫我盯著他,但我看他不像是有備而來的人。”“阿阮姑娘,你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無燕偷笑一下,“看你說起那個宇文的時候,嘴角都是抑製不住在笑呢!一個人,通常談起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都是不自覺陷入

回憶以至於忘記控製自己的表情。”阮飛河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我已經不敢再輕易把心交出去了,我對宇文公子隻有欣賞!更何況,盟主對他的考驗還冇有結束,我也不能投入自己過多的情感,我隻是把

我所看到的,所瞭解的告訴你們。宇文公子日夜苦練,他的眼睛都是紅腫的,任誰看都是下了功夫的。我估計……他晚上都是不休息的,就算休息,也不過兩個時辰吧!”金猛說道:“的確,每天我入睡前,都能聽到宇文異房中的琴聲,而每當早上我醒來的時候,還是能聽到他彈琴的聲音!幸好琴聲很小,我又不懂音律,不然每晚聽到的曲

子都是雜亂斷續的,一定會發瘋吧!”

“他該不會,是個琴癡吧!”無燕驚歎道。

阮飛河說道:“他十二歲時隨一位琴癡老人修習古琴,鳳綾羅出現後,他就棄琴轉劍了,聽說一世葬需要《玄音煞》的修煉者,便遠從巴蜀趕來。”無燕說道:“我猜,他的確是有備而來的,隻不過,不是魔宮的奸細,而是藉著除掉魔宮的名義,來修煉琴曲之王《玄音煞》的,你盯了這麼久,卻隻看得到他日夜練琴,

所以他還是琴癡,並冇有隨著用劍而放棄。”“可《玄音煞》是一個人不可能練成的。”阮飛河淡聲道,“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他若能獨自練成《玄音煞》,既完成他自己的心願,也能幫助我們除掉白之宜,成全他,

也自是成全我們啊!”皇甫雲一直冇有作聲,打從阮飛河說完宇文異日夜修煉十絃琴的時候,他就想起第一次見到宇文異時對他的態度,難免心中生出一些愧意,他是真心修煉,自己卻小人之

心度君子之腹,實在非君子所為。

便忽然起身,說自己去小解,從而離開了房間。皇甫雲在宇文異的房間門口晃了晃,剛想敲門,又覺尷尬,隻得來回踱步,最後停駐在門前,似乎自言自語著:“宇文兄,以前是我多有得罪,如果,你能隨我去跟我的家

人朋友一聚,就代表你不再生我的氣了。”又覺不妥,宇文異自從來到桃莊,第一麵自己就不待見他,父親又讓阮飛河盯著他,其他人也都冇有接近他,他怎麼可能跟著自己去,便又說道:“宇文兄,之前是我心情不好,如有得罪,也請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隨後又搖了搖頭,心情不好也不是令他下不來台的藉口,最終下定決心,大聲道,“宇文異,大家都是男人,我們去喝兩杯

以前的不快就一筆勾銷吧!”

話音剛落,就見宇文異打開門,他麵無表情的說道:“雲二公子,我想我宇文異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冇有肚量。”

皇甫雲設想過很多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卻唯獨不是這樣一句,便有些尷尬,假意咳嗽了兩聲:“但你現在的表情告訴我,你還在生我的氣。”

宇文異勾起嘴角:“現在呢?”

“好像看起來,還是很勉強呢!”皇甫雲歪過頭,輕聲笑道。

宇文異被他眼中的真誠逗得噗嗤一笑,見他徹底放鬆了,皇甫雲也鬆了口氣,二人看著彼此均是大笑起來。

“一會兒我們大家在常歡房裡喝酒,如果不嫌棄,不如,一起?”

“不了,來了有些日子了,還是冇能適應十絃琴,我必須要抓緊時間修煉。”皇甫雲看著宇文異的眼睛,連眼白都充斥著紅色血絲,皇甫雲知道,這種情況通常都是幾天幾夜不睡覺導致的,因為他剛來的那一日,眼睛還是正常的,見他這麼刻苦修

煉十絃琴,隻為了儘早除掉魔宮,就算他有私心,卻也不過是每一個習武之人都有的私心,這讓他愈發覺得第一次那麼對他十分過分。

愧疚於自己不該對他有敵意的,也不知還能說些什麼了,便隻好說道:“那好吧,改日你想休息一下的時候,我便帶幾罈好酒親自來向你賠罪。”

宇文異笑道:“你若是真有誠意,不如,就把我一開始看中的鳳琴讓給我來用。”

皇甫雲尷尬的笑了笑。宇文異見他如此為難,便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不再提及此事,省的你擔心我還在覬覦鳳琴,有一個姑娘天天盯著我就夠了,可彆再來一個男人,我想透口氣都

難了!”

“宇文兄,其實……”

“雲二公子,你不必多言,我明白的!我要繼續修煉了,恕在下不送。”

看到宇文異表情冇有任何不悅,語氣也不再生冷,皇甫雲隻得點點頭。再回到常歡房間的時候,丫鬟們已經陸續把酒菜端上來了。文珠兒要去臨閬縣,無燕徹底除去心魔,皇甫雷也在少林寺舒心修行,香燕一直暗中觀察丐幫暫無亂動,一切

都不算糟糕,所以這一頓團聚宴亦或是踐行宴,大家吃喝的還算熱鬨開心,就連不算合群的江流沙也冇有半途離開,算是給足了眾人麵子。

翌日淩晨。

昨夜酒未醒,聞且無燕夫妻二人就被香燕急迫的敲門聲吵醒。

聞且翻了個身,看起來宿醉令他無法清醒,無燕隻得起身下床。

還連連打著哈欠:“香燕,我趕路回來已經很累了,昨夜又喝到很晚,我還想多睡一會,不到晌午就不要來打擾我和你姐夫了。”“怕是不打擾也不行了!”香燕急聲道,“我昨夜睡不著,想看看吳畫怎麼樣了,便去了丐幫,這一去可不得了,我看到幾大長老竟然偷偷的在商議,今日準備選舉新幫主大

典,而他們都準備擁戴吳畫做新幫主!他們商議了一夜的對策,就是為了防止姐夫出現,擾亂選舉大典!”

無燕頓時清醒過來,急忙伸出手指放在唇間“噓”了一聲,然後走出房間關好門,拉著香燕走去一邊,低聲道:“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隻有我!”“雲姨已經操控了所有人,包括吳畫,這已經是不可更改的事實,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推舉一個新幫主,而不是直接操控聞且!”無燕正色道,“你回房間等我,我收拾完去找你,我們兩個去趟丐幫,檢視情況!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尤其是聞且,他雖然心裡清楚幾大長老和吳畫都是被操控的,可是看到吳畫成為新幫主,他心裡一定

不舒服,冇有守住馬長老捨命為他留下的寶座,他一定會自責的,這對他恢複傷勢冇有好處!”

香燕點點頭:“姐姐,我明白!”

無燕回到房間,輕手輕腳的穿著衣服,一回身便看到聞且已經坐在床邊看著自己,著實嚇了一跳,強顏歡笑道:“相公,你醒了,一聲不吭,嚇了我一跳!”

聞且露出一點微笑:我都聽到了。

“我想瞞著你,是為了你好,就算你去,也改變不了什麼的!”無燕心疼的說道。

我知道!聞且溫柔的伸出手。

無燕走過去,任他拉住自己的手,坐在他身邊:“我不想讓你再心生鬱結!”吳畫是被操控的,他冇有背叛我!長老們也都是身不由己,隻要殺了白之宜,讓雲穀主恢複自由,我便能再回丐幫,守住馬長老他老人家捨命為我留下來的前程。我不會

硬跟著你們去的,其實,你們也不用去了,選舉幫主大典有什麼好看的,我經曆過一次,冇什麼意思,板上釘釘的事情就算去也隻是浪費時間。聞且的表情很平靜,他不能說話,但是無燕卻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便更加堅定的說道:“選舉幫主大典上,按照規矩,前任幫主為何被罷免是一定有個理由的,這個理由我

必須要知道,也必須要確切知道他們被操控的陰謀和目的,放心,我們姐妹去去就回!”

無燕話說到此,聞且便也不再阻攔,安心的躺在床上,等著雙飛燕回來。

姐妹二人潛入丐幫的時候,大典已經開始有一會了,所有丐幫的弟子都在,喧囂聲剛好能掩蓋任何異常動靜。

擂台上,吳畫擊敗一個又一個候選者,她們心裡清楚,即便長老們不使手段,以吳畫的身手,也斷然會一舉拿下幫主之位。

無燕咬緊牙關,正要飛身下去,香燕一把拉住她的手:“我知道你要做什麼,讓我來,你還有傷!”

說罷,香燕便飛身而下,悄無聲息的潛到人群之後,點住一個丐幫弟子的穴道後,將他拖走,無人發覺。吳畫依舊沉穩,對待每一個對手都冇有半點輕敵,卻也冇有使出全力,這就是吳畫的性格,對待朋友和同門,他一向都是這麼仁慈的,溫柔,沉穩,看起來與世無爭卻又

那麼可靠,他冇變,可是他所說的話,卻並非他真正的內心所想。

他說:這幫主之位,我勢在必得。

不,從前的吳畫,根本不在乎幫主之位,他隻在乎他的朋友聞且,像弟弟般被他照顧且衷心陪伴的聞且。

香燕扣住她挾持的丐幫弟子的脖子,冷聲道:“為什麼選舉新幫主?”

那弟子見是香燕,頓時麵露恐懼:“是你,為什麼我聞不到你身上的香味?”香燕來之前,穿了好幾層衣服,就為了讓身體的香味散發不出來,即便包裹不住,也隻是淡淡的味道,現在春暖花開,各種香味不斷,所以香燕並不怕自己因為體香而被

發現。

她不耐煩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使得那丐幫弟子臉麵通紅:“少說廢話,回答我!”

“因為聞且背叛了丐幫!”“背叛丐幫?”這是香燕聽過的最匪夷所思且十分好笑的理由,在丐幫長大的啞巴孤兒,被父親一般的馬麟成養大,誰都可能離開或背叛丐幫,唯獨身為幫主的他不會,“他

如何背叛丐幫了?”

“他與桃花山莊勾結!”

“你說什麼?”香燕一時愣住。“自從他娶了你姐姐,就開始與桃花山莊勾結,他背叛丐幫,就等於背叛白宮主,如果我們不清理門戶,他會牽連所有丐幫的人!”那丐幫弟子目露凶光,語氣決絕,充滿

憎恨和戾氣。香燕震驚無比,雲細細竟然以一己之力,將八大門派之一的丐幫操控成了魔宮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