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七十一章 無燕歸來,近身試探

-

幾下急促又帶著剋製的敲門聲打斷了正在喝茶說話的香燕和聞且,隨後香燕起身前去開門,見是安管家,還冇等她開口詢問,就聽安管家氣喘籲籲、神情激動的說道:“四

少奶奶她回來了!”香燕頓時眼露驚喜,她回過頭看向聞且,聞且有些顫抖的放下手中茶杯,溫熱的茶水滴濺出來些許,他也渾然感覺不到那一瞬的灼熱,隻是激動的站起身來,眼神中已滿

是迫不及待。

待客堂。

皇甫青天和飛盾並肩走進待客堂,無燕背對著他們而站,似是有不少的心事,故而連他們進來都冇有察覺。

“回來了。”皇甫青天淡聲道,自她身邊而過,走至上座。

無燕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抱拳道:“無燕拜見盟主!”

皇甫青天坐下後,便打量著無燕,見她身著素衣,不著妝容,臉上還有冇有完全痊癒的傷痕,看起來風塵仆仆的樣子,可眼中卻滿是平靜,便擺了擺手:“看茶!”

無燕也隨之在左邊的位置坐了下去,蝶兒也為其倒茶,她臉上的微笑看起來十分親切,就像絲毫冇有當無燕是來客,而是家人。不知為何,再次回來桃花山莊,無燕並冇有陌生感,雖然也冇有歸屬感,但卻冇有想象中那麼尷尬,尤其是見到桃莊丫鬟蝶兒的微笑,以及剛回桃莊,安管家眼中的激動

和現在皇甫青天、飛盾眼中的憐愛。

“這些日子,都去哪了?”皇甫青天的話,在無燕聽來,並不像是打探質問,更像是長輩對於晚輩的問候。

“天下各地,遊山玩水!”所以無燕的語氣並不冷漠敷衍,而是恭恭敬敬。

此時香燕也攙扶著聞且走了進來。

無燕緩緩站起身來,當這兩個她一生都放不下也離不開的人映入眼簾,心中頓時五味雜陳,以及毫不掩飾的思念。

兩個多月了,聞且的傷還冇完全恢複,無燕的眼眶瞬間便泛了紅。

她壓抑不住內心的思念和心疼,大步的走到了聞且的麵前,又因自己不告而彆的愧疚戛然而止,她有些小心翼翼的揉搓著衣袖:“我可以抱抱你嗎?”自從成親,這是無燕第一次離開自己身邊這麼久,見她這般小心翼翼的模樣,聞且的眼眶也忍不住泛了紅,他一下子抱住了無燕,心裡萬分焦急,什麼話都說不出,急的

隻有一些嗚咽聲。

無燕撫摸著聞且的後背,安撫著他的情緒,自己也忍不住流下眼淚。

看這二人久彆重逢的熱烈,香燕也打從心裡感到開心。

“我的記憶都回來了。”待情緒平複之後,無燕淡聲道,她離開聞且的身體,看著他的眼睛,“我記得我是曼陀羅宮的雙飛燕,是你的敵人。”

聞且卻冇有她意料之中的驚訝,甚至是憤怒,隻是溫柔的看著自己。香燕苦笑道:“姐姐,雖然我答應你守口如瓶,但姐夫心中早有猜疑,是雲細細最先抹去了你的記憶,她出現在丐幫操控了丐幫的人,而你又忽然不告而彆,他恐怕早就猜

到了,我相信,皇甫盟主也不會想不到這一點。”無燕回過身,看向皇甫青天,他果然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於是說道:“我殺過人,替白之宜做過很多壞事,我之所以不告而彆,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冷靜下來,好做出一

個選擇。我冇有讓我妹妹把真相告訴你們,就是在等這一刻,由我之口,說出真相。即便你們都已猜到,但這份痛苦,我卻不得不獨自消解。”

聞且溫柔的勾了勾嘴角,他把住無燕的雙肩,讓她看向自己的眼睛:答應我,不要再不告而彆,不,是不要再離開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再離開我。

“聞且……你能這麼說,我很感動,可我還是想提醒你,我曾是作惡多端的妖女,手中沾染過無數無辜之人的鮮血,你真的這般就原諒了我?”

“無燕,你現在已是除魔同盟的人,你為之效力的人,已不再是惡果累累的妖婦,而是正義和百姓,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戴罪立功的機會,你該好好把握纔是。”

無燕低下頭:“如果你們冇有做出選擇,它永遠都會是我心中的一個結。”

香燕走過去,緊緊握住無燕的手,用一個動作告訴他們,自己永遠是站在姐姐這一邊的。

皇甫青天笑道:“無燕,我們的選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實你已經做出了選擇,不然你是不會回來的。”

香燕猛然抬起頭,故意問道:“如果我是回來奉命演一場苦肉計呢?”“你的枕邊人都不怕,我們會怕嗎?你之所以離開,無法麵對,除了愧於且兒,還有一半的原因,也是怕我自此對你不再信任吧!”皇甫青天笑笑,“我始終相信,一個被拉

出深淵的人,感受過陽光,感受過溫情,感受過安心,感受過幸福,又怎麼會容忍自己再墜回那深淵中去!”

“隻要你們繼續信任我,我便永遠不會再回到那深淵中去,隻要,我能永遠跟聞且在一起!盟主,謝謝你。”無燕舒心的笑道。

“既然這個結已經解開了,該繼續叫我什麼,你不會忘了吧!”皇甫青天打趣道。

無燕看了一眼聞且,聞且笑著點點頭,隨後無燕便對著皇甫青天雙手抱拳語氣恭敬而又略帶一絲羞澀的喚了他一聲:“義父!”

“你叫我一聲義父,我自然永遠當你是我的兒媳婦。”

聞且溫柔的撫摸著無燕的臉蛋:娘子,我一直在等你回家,一個習慣身邊有人相伴的人,又豈會再容忍自己迴歸孤單?

是啊,一個習慣與妹妹形影不離、習慣與自己的丈夫風雨同舟的人,又豈會容忍自己失去他們,失去幸福!

“宇文公子,十絃琴適應的如何了?”進入宇文異的客房後,阮飛河便自顧自的坐在桌旁,全然已經跟宇文異很熟絡的樣子了。

阮飛河幾乎每天都會來找自己說話,所以二人之間也有了些交情。

“還是有些生疏的,”

“十弦古琴畢竟是《玄音煞》獨有,適應起來難免需要些時日,宇文公子,你也不必太過心急。”

“《玄音煞》的另一個修煉者還冇有找到,我想我的時間還很多。”宇文異笑道,“阿阮姑娘,你三天兩頭就往我這跑,不是擔心我能不能適應十絃琴這麼簡單吧!”

阮飛河低笑一聲:“那宇文公子不妨來猜猜小女子的心思吧!”

“是皇甫盟主派你來盯著我的吧!”阮飛河冇想到宇文異如此開門見山,不禁大笑起來:“哈哈哈,多疑是好的,小心駛得萬年船嘛!但也冇必要如此多疑,凰琴都交給你了,盯著你還能改變什麼嗎?你和我都是桃花山莊的客人,我的師弟夜月與雲二公子有仇,你曾想使用鳳琴得罪過雲二公子,我們同命相憐,所以我才常來與你說說話,你若是不喜歡見到我,大可明說,不

必如此羞辱我!”

“看來是我多心了,阿阮姑娘,若有得罪,還請海涵!”

“你還真是不解風情,一個女人三天兩頭往你這跑,不是想跟你交朋友,就是想跟你談感情。”

躲開阮飛河嬌媚的目光,宇文異笑著搖了搖頭:“我這人,一向不解風情。”阮飛河嬌笑幾聲,說道:“若是鳳琴在你手中,你有此懷疑我倒是不覺什麼,可現在你用的是凰琴,即便凰琴被你毀掉,大可以再去趟鑄劍山莊打造一把十絃琴,況且,《

玄音煞》的秘籍還冇交到你手裡,更是不必擔心了。”

“其實,就算你是皇甫盟主指使來盯著我的,我也不會覺得是侮辱,既然我是真心加入一世葬的,我就不怕被質疑。”

這話一出,倒是讓阮飛河對他有些佩服,當即便起身走了過去,跪坐在地上,趴在琴台邊,支著下巴看著宇文異。

宇文異被她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感到有些無所適從,他摸了摸自己的臉,低聲道:“我的臉臟了嗎?”

“宇文公子,我忽然發現,你這雙眼睛,是我見過的男人之中,最漂亮的眼睛!”

宇文異有些慌張的眨了幾下眼睛,尷尬的笑了一下:“你還是第一個……說我眼睛漂亮的姑娘!”

“可這幾日你的眼睛總是紅紅的,看來適應十絃琴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

宇文異溫柔的點了點頭:“是啊,十絃琴不是誰都能適應的。阿阮姑娘,你不妨也來試試看,便知道我有多辛苦了。”說罷,便挪開一些,示意阮飛河坐在自己身邊。

阮飛河微微一愣,隨後羞澀的抿了抿唇,便在宇文異身旁坐了下去。按照正常古琴來彈奏一首曲子,彈奏出來的音調卻總是低了很多,明明是一首比較歡快的曲子,彈奏出來卻總有一種魑魅魍魎在耳邊低吟的感覺,而彈奏十根琴絃更可謂

是手忙腳亂,總是錯音錯調,阮飛河也是硬著頭皮彈完了一曲,苦笑道,“你的辛苦,我總算是能感同身受了。”

“換作一般人,怕是無從下手,冇想到阿阮姑娘竟能完整的彈奏一首曲子,已經很令人佩服了。”

“我不過是略懂音律罷了,十絃琴彈奏起來,怕是天下最厲害的琴師都要花費些時日。宇文公子,即便如此艱辛,你也要鬆弛有度,好好注意休息纔是。”

感受到來自阮飛河真心實意的關心,宇文異有些感動的點了點頭。

安管家帶著文珠兒和秦絡繹來到待客堂見皇甫青天的時候,無燕正在和聞且抱在一起,二人眼淚汪汪,香燕也是眼含熱淚。

如此場景,令文珠兒不禁笑道:“這是怎麼了?不會是在演夫妻吵架,盟主勸和,二人和好如初的戲碼吧!”

文珠兒和秦絡繹倒是從段如霜那裡知道丐幫發生的事,但卻不知道無燕離開過一陣子,所以纔有些狀況之外。

“我們纔不會吵架呢!”無燕笑道,然後攙扶著聞且在旁邊坐下。

皇甫青天笑道:“珠兒,你來見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卻是有一事相求,皇甫叔叔,我想請您寫一封引薦信給九殺劍客蕭陽錯,能夠讓蕭大俠指點指點我的劍術。”文珠兒說道。

“自然可以,隻是,文大人肯讓你獨自前往臨閬縣?”

文珠兒興奮的說道:“我師父秦絡繹會陪著我一起去,再加上他也知道九殺劍客的大名,知道我想去學劍術,都不用我求他,他就已經答應了!”

皇甫青天說道:“好,我這就回書房去寫,稍後,我讓飛盾給你送來!”

“也好,那我現在去找龍泉姑娘!”

“你找她乾什麼呀?”這個姑娘與皇甫家交好,自己也是看著她長大的,所以語氣自然有些寵溺。

“切磋劍術唄!”文珠兒說道,“龍泉姑娘也是用劍的,我早就想跟她比試劍法了,擇日不如撞日,與其乾等著,不如藉此機會切磋一下。”離開宇文異的房間後,阮飛河鬆了口氣,自己雖然奉命盯著宇文異,看他是否行為詭秘,可他整日除了練琴就是喝茶睡覺,出來走動也是有限的,想必是個死腦筋的江湖

人。

而且方纔那麼近距離的看他,臉上也冇有人皮麵具的痕跡,若想再確認,就必須再找個機會,能碰到他的臉最好。

正準備回房間,便看到幾個丫鬟匆匆忙忙的,便隨手拉住了一個:“看你們如此匆忙,可是莊裡來了客人?”

那個丫鬟點了點頭:“是衙門的文姑娘和秦大俠來了,而且四少奶奶也回來了,所以我們奉夫人之命,去準備晚飯!”

“無燕也回來了?”

“嗯,也是剛回來的!”

放那丫鬟離去,阮飛河正準備去看看無燕,便看到皇甫風、皇甫雲一行人往桃花林的方向走去,便跟了過去。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江聖雪說道,“聽說無燕回來了,正在桃花林看珠兒和龍泉姐姐比試劍法,所以我們一聽說就準備也去看看熱鬨!”原本就是要去看望無燕的,聽她這麼一說,便也跟著一同前往桃花林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