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無慾即欲,江中逃亡

-

接著入目第八位羅漢,身子似是斜靠著什麼,手覆在上麵呈撫摸狀,神情莊嚴凜然。“他是笑獅羅漢,主導人之向善,寡言多行,勤修謙虛,謹慎而為!待你力量足夠,也要收斂光芒,否則,必會被人不解,成為眾矢之的。”星印說罷,第九位羅漢現身,

隻見他神情歡喜,眼神清澈,毫無雜念,站立坦然,“這便是開心羅漢,他主導人的信念,心中有佛,自然有愛,心中有愛,自然無愧,心中無愧,自然無悔!”皇甫雷知道自己現在的信念就是得到百姓們的理解,成功修得《軒轅斬》,打敗白之宜,這也是自己的重任。而星印彷彿在告訴自己,若是心中無愧,為民除惡,殺戮也

是救贖,心中無悔,亦為大愛。

第十位羅漢,盤膝而坐,隻是一腿架於另一條腿上,雙手舉起,作呼氣狀,姿勢神情都很怪異,卻讓人覺得安悠自在。隻聽星印說道:“探手羅漢主導心之自由,不被束縛,身在狹域,心在四海,但又能辨是非,知善惡,心行千裡,慈悲八方!”隨著探手羅漢歸位,星印繼續說道,“這第十

一羅漢,乃是沉思羅漢,他主導沉思自省,在沉思中能知人所不知,在行功時能行人所不能行,所獲取的智慧與行動將是修行之大為,而你,錯失良機!”

沉思羅漢盤坐凝思,瀟灑秀逸,正是自己永遠都不能達到的境界。

接著便是第十二位羅漢,隻見他正用一隻手挖著耳朵,閒逸自得。

星印說道:“挖耳羅漢主導耳根清淨,不聽閒言,減少悲喜,若你信念堅定,必不會被世人閒言碎語所擊潰!”

皇甫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看向第十三位羅漢,他的姿勢是揹著什麼正在行走,神情歡喜,好似走於天地之間那般暢快!“布袋羅漢主導大善至善,即救他人渡自己,自古以來,得道高僧各有出身,但若修得正果,皆是普渡眾生,以渡紅塵,涅槃極樂!”星印笑道,“不過,讓俗家之人修得這

般,卻是不能強求!那第十四羅漢,乃是芭蕉羅漢,他主導虛空,世間萬物本不存在,修心即是心之為目,用心觀望世間萬物,方能大徹大悟!”皇甫雷見芭蕉羅漢昂首闊步,傲世虛空,明明隻是個穿著青色僧衣的武僧,卻頗有仙風道骨、超脫凡塵之感,難道,這就是萬物為虛空,自己也為虛空,心想看到什麼,

便是什麼?

芭蕉羅漢歸位,既露出第十五位羅漢,他撫摸著眉毛,眉眼間透露著讓人舒適的慈祥。

“長眉羅漢主導心胸寬闊,即為不被牢籠所困,心之所向,心之所往,虛也為實,實也為虛!”星印說道。

皇甫雷有些迷惘,不解,隨即長眉羅漢也已歸位,而第十六羅漢,手握木棍,警覺凝視,作防衛狀。“這是看門羅漢,他主導震懾心魔,人心之大,能裝天下,人心之小,掌心能握,可生大善,可生大惡,但是心魔也可操控人心,修心之一便是除去心魔。”看到皇甫雷若

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星印繼續說道,“這第十七羅漢,便是……”

話未說完,就被皇甫雷打斷:“我知道,第十七位羅漢,就是降龍羅漢,民間傳說中最聞名的兩位羅漢,降龍和伏虎!”星印點了點頭:“降龍羅漢之所以聞名,是因為他象征著無邊法力,你且看他不怒自威,身姿瀟灑,氣度不凡,眼神又十分堅定,正是主導著力量!若是破了十六位羅漢陣的俗家人已乃渡過自己,但想要渡過降龍羅漢,勢必要有足夠的力量,且能夠割捨塵緣,犧牲小我,為他人犧牲,也是一種絕對的力量,所以能破解到這裡的俗家人,不

僅武功絕世無雙,還能犧牲自我,而已經亡故的世上仙司徒仙和不死人紫魄也隻能破解於此。”

“大師,您的意思是,紫魄和司徒仙也隻能破解到降龍羅漢,而無法破解最後的伏虎羅漢?”

星印點了一下頭:“伏虎羅漢乃是十八羅漢之末,首為起點,末為終點,而他所主導的正是吸引!

“何為吸引?”“甘願為你放下屠刀,甘願為你踏破紅塵,甘願為你犧牲自我。破了十八羅漢陣,便是徹底踏出紅塵之人,隻有曆任方丈和老衲,以及逍遙人殺流幻,能夠破解十八羅漢陣

”皇甫雲看了那伏虎羅漢,的確容貌不凡,可是比起絕對力量的降龍羅漢,他實在不解為何紫魄和司徒仙無法打敗他:“為何紫魄和司徒仙這樣的絕頂高手無法破陣?我記得

紫魄可是破過十八羅漢陣的最高陣法八卦陣!”星印笑道:“人生在世,難免七情六慾,這是人。而拋卻七情六慾,卻還能牽掛芸芸眾生,便是人之上者,乃為仙為魅,而這不凡魅力包括可以吸引人的外在和感化人的內在,也便是前十七位羅漢的結合體,能夠讓任何人為之傾倒,為之信服,為之讓路,為之相助,為之內心之中所放不下的事物而放手,這就是伏虎羅漢的力量!能夠破解前十七位羅漢陣,隻是渡過自己內心罪惡和有著非凡力量,可是到了伏虎羅漢,就不再是自己,而是我皆天下,天下皆我,我之骨肉,可與天下人分食,我之真理,可與

天下人共享,我之一切,將是天下人所有!”皇甫雲再次看向伏虎羅漢,他的確是十八羅漢挑選的武僧中容貌和氣質最為不凡的一個,但真正令人不忍殺戮的卻是那雙眼睛,他看向你的眼神能讓你想起你內心最柔軟的地方都裝著什麼,他忽然明白為什麼紫魄和司徒仙武功那麼高,卻無法打敗伏虎羅漢,那是因為他們的內心中,都裝著最虧欠的人,他們的一生隻為那個最虧欠的人而

活,做不到我皆天下,天下皆我,更做不到踏出紅塵,了無牽掛。

這一路上,乃是陽光明媚,無風無雨,雜花生樹,草長鶯飛,一人一囊,無劍無馬,天涯海角,自在逍遙。

無燕已經走了整整一個上午的路,總算看見一點人間煙火,正碰上一個挑著兩擔柴火的白髮老漢,便走上前去,詢問道:“老人家,請問前麵是什麼地方?”

白髮老漢十分友好的回答道:“前麵就是臨閬縣了!”

“臨閬縣……”無燕小聲嘟囔著,總覺得十分耳熟,忽然想起什麼,便又問道:“那裡是不是有一座城,遍地繁花?”

“姑娘,你說的是花咒城吧!”

“我還要走多久,才能到那裡?”

“進了臨閬縣,過了君子山,就到達花咒城了。”

無燕看了一眼山頭,並不遙遠,低頭輕聲道了一聲“多謝”,便各自擦肩,往各自的方向而去。無燕冇走幾公裡,就已看到陸陸續續有著人家的村莊了,煙囪冒著灰煙,難怪,都已經晌午了,無燕捂著咕嚕叫的肚子,隻想著趕快進城,好找上一家客棧,美美的吃上

一頓,睡上一覺,翌日便去被百花裝點的花咒城遊玩,順便去無恙山莊拜訪一下九殺劍客蕭陽錯。左前方有一座不算高的山,想必就是君子山了,無燕聽說過君子山以前是座無名山,因為曾經的武林盟主君行止在此安家,建立了君子山莊,等到君子山莊人去樓空,這

座山頭從此便叫做君子山了。為了遊山玩水更好的欣賞風景和散心,無燕並冇有騎馬,一路步行,冇有方向,冇有目標,走到哪算到哪,現在誤打誤撞的來到了臨閬縣,若是不去趟花咒城看看,豈不

是白來一遭。還未進城,便看到前方有一座簡陋無棚的茶舍,還飄著飯香和酒香,無燕摸了摸腰間的錢袋,所剩的銀兩也不多了,這裡定會比城裡的酒菜便宜,便進去要了壺酒,兩樣

小菜。

店小二見她相貌美麗,卻是粗布麻衣,應該也不是什麼有錢人,便也冇有那麼熱情招待,無燕也並不理會。

酒足飯飽後,無燕起身打算離開,走了幾步卻覺得頭暈目眩,天旋地轉起來。

接著,便見四麵八方湧出十幾個人將她團團圍住,看那些人黑色衣服上的曼陀羅花紋,便知道他們都是曼陀羅宮的人了。

還冇等無燕做出反應,那些人便二話不說,一擁而上,十幾把劍紛紛襲來,各個劍氣如虹,無燕心中清楚他們是要致自己於死地。無燕咬緊牙關,手無寸鐵之下,麵對齊刷刷的寒劍,隻得原地旋轉著腰身,與此同時已經扯下肩膀上的包裹,用力甩出抵擋鋒利的劍尖,爾後飛至空中,眼前更是一片模

糊,她雖然洗去了毒功,但是對一般的毒藥還是有些免疫,雖然已是寡不敵眾,但卻還能抵擋些許。

已經不能毒氣化刃,又無兵器,內功因為毒藥的緣故正在漸漸消失,包裹四分五裂四散飄落,轉眼間就已身中數劍,傷痕累累。心中還有遺憾未了,還有想見的人未曾告彆,她拚命地告訴自己還不能死,便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擊退一個曼陀羅宮的人,瞬間衝出重圍,奮力前逃,進了一片茂密的樹林

中,已至君子山腳下。眼前開始一片漆黑,她胡亂的撥著劃過自己皮膚的雜草和柔軟的樹枝,最後一個落空,她隻感覺自己下墜的身體,激起一片水花,她下意識的遊著,不論哪個方向,遊去

哪裡,多久失去意識,還是會死在這水底,她都不在乎,她隻想去見想見的人,直到大腦開始一片空白……

曼陀羅宮的人順著滴落地上、粘在草上的血跡最後停到一條江邊,江麵上泛著波紋,濃烈的鮮血正在被波紋一點點的擴散,逐漸淡去。

有一人說道:“宮主說過,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說罷,便紛紛跳入江中,準備尋找打撈無燕的屍體,可無論是水底,還是一直往前遊的方向,都不見無燕的身影,眾人四散遊了一陣子,便紛紛探出頭來,麵麵相覷,卻

無人注意到,隨著江麵上的煙霧愈發縹緲,正有一艘船舫無聲無息的飄蕩著。

無法破陣,是因你心中慾念還在。

昨夜一整晚,皇甫雷都在琢磨著星印這句話。吃過午齋後,他忽然悟出一個道理,便急忙跑去找星印。

“隻要心中無慾,任何陣勢都不再是陣,任何仇恨都不再是仇恨,那我殺人練功的罪惡……也便不再是罪惡了?”“非也!殺人本就是惡,何來無罪?無慾纔是人心最大的**,人總有所求,老衲祈求天下太平,蒼生安逸,又何嘗不是一種**?而你殺人練功再去拯救更多的人也同樣是**!人的貪婪仿若手中流沙,抓的越多越緊,就會失去的越多。而做到無慾,便是天下之我心,我心之天下。而你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為你祭劍的人同樣功德無量

隻是他們有生欲,而你是死欲,你想在功成身退後償命,老衲冇有猜錯吧!”

“星印大師,民間有句俗語,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乃是天經地義!即便我不想償命,也怕是“罪惡滔天”了。”

“佛家有語,世間人,法無定法,然後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猶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淨恕不解!”“人活在世,與人與事,並冇有什麼特定的規矩,可當人陷入其中,才發現,冇有特定的規矩也未嘗不是一種規矩,而無慾其實就是一種**,人的生存法則,有時並非聽

天由命,而是人為。煩惱總是無窮無儘,殺戮總是難以避免,有人生,自會有人死,有善必有惡,有黑必有白,不如由他去,順其自然,隨緣去罷!”

皇甫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淨恕明白了!”星印慈笑道:“你還是不明白!等你三月修行結束的那一日,我想你就會真正明白老衲的用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