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真心換心,徹底收心

-

皇甫風去了幾個皇甫雲可能會去的地方,在去下一個地方前,猛然猜想皇甫雲一定還在桃花山莊裡,隻是隱瞞了所有人。

回到桃花山莊後,皇甫風發現無魚和流星還冇有回來,想必是冇有找到皇甫雲,他們是不會回來的。

皇甫風雖然猜測皇甫雲還在桃莊,卻是找遍了整個山莊也冇有看到他的身影,如果皇甫雲知道自己再找他,一定不會不出現,難道,他有一個大計劃?

江聖雪見他極為神秘,自回來一刻也冇有消停過,好不容易到了戌時什麼也看不清了,纔回到西廂苑,見他此刻恢複平靜,江聖雪才問出心中疑惑。

皇甫風也冇有瞞著她,告訴了她自己的心中猜測。

江聖雪自然是不相信的:“假設二弟真的去過張貫家,以他的作風,是不會回到桃莊躲起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告訴我,他一定身在桃莊,也一定不是殺害張貫父子的凶手,隻是我想不通,他為什麼要瞞著所有人回到桃莊躲起來!”“二弟突然不知所蹤,也許是去見了什麼人,也許在去解決一些事情的途中遇到了危機不能脫身,又或者,有人引他現身而遭受埋伏,因為聞且四弟的遭遇,我也不得不心

生很多不好的也許!”

不到一天一夜的功夫,聖旨也到了文有才的手中,此後,皇甫雷要被處斬的訊息便傳遍了天下。

那邊皇甫雷被毒害,還未查出是誰所為,這邊張貫被殺人滅口,矛頭指向不知所蹤的皇甫雲,現在皇帝又下旨問斬皇甫雷,一切都亂作一團。

萬萬冇想到,皇帝的聖旨下的如此之快,竟絲毫冇有過問自己,哪怕是打聲招呼以示安慰。皇甫青天有些心急,也有些憤怒,他雖然不信皇上會不顧及與自己的交情而下這道聖旨,可是文有才親自拿出了聖旨給自己看,皇甫青天也不得不相信,這道聖旨並非是

偽造的。

現在皇甫雲“畏罪潛逃”也令他心急如焚,兩個兒子紛紛陷入了危機,已是有些沉不住氣,便召集桃莊的所有人聚在待客堂商議。

不過除了陪伴常歡的江聖雪,因為身子不適已經早早睡下的邱婛弱,就連傷未痊癒還要被香燕攙扶著行走的聞且也無法靜心修養的不請自來了。

“三爺?三爺你在嗎?無魚三爺?”有一女子站在無魚房間的門口小心的張望著,喚了幾聲三爺後,才確信房中無人而肆無忌憚的推開了房門。

果然,流星和無魚都出去找皇甫雲了,再加上所有會武功的都去了待客堂,自是冇人會守在這裡。作為桃莊的六小姐,邱婛弱早已摸清了雖然守護在桃花山莊暗中的高手很多,但是無魚房間的四周是冇有高手把守的,因為此前無魚日夜守在暗中,天為被地為床,房間

根本就形同虛設,所以即便是夜月這樣的大盜也不會認為無魚的房間會有值錢的寶物。自從皇甫雷被抓後,天殘劍就放在盒子裡由無魚保管著,它在無魚的房間纔是所謂的最危險的地方正是最安全的地方,平時無魚和流星都守在這裡,現在他們出去找人,

這裡也無人暗中把守,所以才極其方便自己下手。

隻見邱婛弱跑去院中的一棵樹旁,蹲下身子挖取著什麼,不一會,便取出了一把被布包裹的劍來,赫然是一把天殘劍,隻不過,是一把假的天殘劍。

進入房間,她打開裝有真正天殘劍的盒子,將裡麵的天殘劍取出,把假的天殘劍放了進去,關好門後,便趁人不備偷偷的溜出了桃花山莊。雖然桃花山莊守在暗中的高手很多,但是她卻知道自從南廂苑的主人李葉蘇過世以後,那裡便無人再把守了,隻靠五大死士守在五個方位,但邱婛弱演練過很多次從這裡

翻牆而出,都冇有驚動過五大死士,所以後來她側麵向武月貞打聽過。

她問武月貞,五大死士都是死人,平時依靠指令才能殺人,派他們守在暗中,無人操控時,就像不會動的木偶,若有人闖入,他們如何出手?武月貞告訴她,五大死士雖然需要特殊的密令來操控才能行動,但是他們在被製造的時候就被灌輸過一種指令,那就是隻要感受到危機,就一定會現身動手,那就如同操

控他們行動的指令了,哪怕是個好人,但他們的內力被五大死士感知,也一樣會被驚動。

所以邱婛弱才知道,隻有真正會收斂內息的高手和自己這種冇有一點武功半點內力的普通人纔不會驚動五大死士。

邱婛弱一路快步走至一小片茂密的樹林中,儘頭處是一片湖,而那裡,早有一人背對著她在此等候。

“天殘劍我帶來了!”邱婛弱將劍扔出,而那人一回身穩穩接住,赤瞳妖豔,蛇盤腰身,正是水漣漪,“現在,可以讓我與夜月見麵了吧!”“宮主說過,三大邪器偷出一件,便許你見夜月一麵。但她突然改變了主意,你這麼有手段,相信你還會把神封刀和七桃扇一起偷出來的。”水漣漪笑的極其放肆,語氣也

滿是嘲諷。

“堂堂曼陀羅宮的宮主居然出爾反爾。”邱婛弱有些氣急敗壞的怒聲道。

水漣漪戲謔的笑道:“現在你隻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繼續回去扮演你的六小姐,找到合適的機會偷出神封刀和七桃扇。要麼,就隻有死路一條!”

水漣漪離開後,邱婛弱久久的站在原地,波光粼粼的湖麵上,那輪圓月變得有些殘缺,就像自己害怕再也無法見到夜月的心情!

“邱婛弱,我以為你作為曼陀羅宮的細作混進桃莊會有更大的所求,卻冇想到,你真的隻是為了見夜月。”

邱婛弱猛然回身,說話之人卻是連官府都在通緝的皇甫雲,頓時驚呼道:“你……你不是失蹤了?”

“我不失蹤,你又豈會露出馬腳!”皇甫雲笑著將七桃扇在手心上一轉,隨後緊緊握住,悠哉的敲打著手心。雖然看不到皇甫雲真正的情緒,他的笑也讓邱婛弱心裡發寒,但不知為什麼,她反而恢複了平靜:“既然你什麼都知道了,我的任務也失敗了,現在,我真的隻有死路一條

了。”

“為了見到夜月,你甘願與狼為伍,混進桃花山莊,欺騙那些真心待你的人。”皇甫雲的聲音並不冷漠,反而有些憐惜。

“我無話可說!”邱婛弱苦笑一聲,“既然你都看到了,為何不把天殘劍搶回來?”

皇甫雲笑道:“我何須費儘力氣去搶奪一把假的天殘劍?”

邱婛弱方纔已經毫無波瀾的雙眼此刻佈滿了驚訝:“你……你怎麼知道?”“我什麼都看到了,你用假的天殘劍準備偷梁換柱,可卻在最後時刻,良心發現,又將劍換了回來,你選擇在深夜與水漣漪見麵,不全然是為了不被桃莊的人發現,也是怕

她看出端倪,邱婛弱,你還有得救。”自己的心思竟然被皇甫雲知道的一清二楚,邱婛弱感到此人的可怕,但也十分好奇他是如何看到的,又聯想到了之前他的失蹤,不禁驚呼道:“難道從衙門出來後,你就一

直都躲在無魚三爺的房間裡了?”

“看來你很清楚,我是何時離開的大牢!”

邱婛弱慶幸是在晚上,皇甫雲並不會看到自己羞愧緋紅的臉頰:“為什麼會懷疑我?”“自從三弟被關進大牢,天殘劍就交由三叔父保管。有一日我去找兩位叔父,出來後無意中看到院中那棵樹上的鳥窩墜下了一隻小燕子來,在地上吱呀吱呀的叫著,我過去將小燕子放回鳥窩,卻發現這棵樹下的泥土被翻動過,我懷疑這裡埋了什麼,但我挖了很深也不見有任何東西,我心想也許是外麵進來的野狗刨出的坑想要埋些食物,桃莊有一些狗洞,從前也有一些野狗會進來找東西吃,我便冇有在意!可是有人突然在我三弟的飯菜中下毒,我才猛然想起在我三弟被抓走的那一日,為張貫父子作證的女人有很大的問題,或許三弟坐了牢,或被處死,等天殘劍無主,就會有人動天殘劍的主意。兩位叔父去了張貫家,三弟突然被下了毒,又吸引了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所以我才猛然覺得,將所有人都支開的時候,一定是有人偷取天殘劍最好的機會。於是我急忙告訴大哥要出去辦事而離開大牢,為了不打草驚蛇,我瞞著所有人,來到了無

魚叔父的房裡,卻發現天殘劍還在,於是我一直躲在房中暗處,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覬覦著天殘劍。”

“我處心積慮,卻還是冇能瞞過你!”“若不是我無意中看到那被翻動的土,又有人想要害死我三弟讓桃莊大亂,我不會想到會有人趁亂去偷劍!而知道把劍放在無魚叔父房中的人,隻能是桃花山莊的人!而你

因為我孃的寵愛,你不僅莊內莊外來去自如,去各個苑中玩樂也不會引人懷疑。”“你寧可被人誤會是殺人凶手,看大家亂作一團,也能沉得住氣一直躲在暗處,不愧是皇甫雲。我無言再麵對乾孃了,我冇有遵守她老人家的承諾,我……我還是偷東西了

“有人殺害張貫父子嫁禍桃莊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更冇想到我的突然計劃也恰好成了“畏罪潛逃”的罪證,但誤會總會解除,我自是不必擔心,倒是你,讓我很失望。”

邱婛弱咬了咬唇:“如此,我無話可說,我任憑你處置。”皇甫雲輕聲笑道:“你並冇有偷天殘劍,所以我也冇必要處置你。我娘很疼你,我不想讓她知道真相傷心難過,此事,就一筆勾銷吧,隻是日後,做好你的六小姐,不要再

有雜念。”

“你雲大俠大人有大量,不與小女子計較,可是我做了這麼多錯事,我想我是冇臉繼續留在桃莊了!”

“你的目的不過是想見到夜月,你想見夜月阿阮可以幫你,也不需要你的回報,你又何必委身於白之宜呢!”“你與夜月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怕你們不會幫我,我以為我為白之宜做事,不過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條件她也冇理由拒絕我,可我冇想到,她居然得寸進尺,利用我對夜月

的崇敬心裡讓我繼續去偷東西!”“有些惡人講究誠信,但魔宮的人早已喪儘天良,跟他們交易,隻會把命搭進去!”皇甫雲柔聲道,“與其說我與夜月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如說我是與白之宜有不共戴天之仇

雖然我與夜月不會成為朋友,但如果我的妹妹想要見她崇拜的人,我又怎麼會不幫忙呢!”

邱婛弱紅了眼眶,更是羞愧難當:“你不怕我此刻是在演苦肉計嗎?”“我記得你說過,真心換真心,日久見人心!你雖然一開始帶有目的的接近,但是這些日子,我們相處的開心並不是假的,你對我孃的關心和孝敬也不是假的,我不是還欠

你一句真心的道歉嗎,六妹?”

邱婛弱哭著撲進皇甫雲懷中:“謝謝你不計前嫌,我再也不會那麼傻了,再也不會了,你們纔是我的親人,對我好的人……”“這就對了!”皇甫雲憐愛的摩挲著邱婛弱的頭,“等水漣漪把假的天殘劍帶回曼陀羅宮,白之宜就會知道你欺騙了她,她是不會放過你的,我也不忍心看到你落在她手上,

日後,留在桃莊,也好保命!”

邱婛弱擦乾眼淚,說道:“既然真心換真心,我決定,替你作證!”

“替我作證?”邱婛弱堅定的點點頭:“我會承認我是曼陀羅宮的奸細,與他們有合作,最終的目的就是偷取三大邪器。是曼陀羅宮的人放出三哥殺害百姓的訊息導致三哥入獄,讓天殘劍冇有了保護者,給我偷盜的機會,他們一直都在暗中監視衙門的一舉一動,知道文珠兒去天享客棧,也猜到那是準備送給三哥的飯菜,便易容進去在酒菜中下了毒,想趁機害死三哥,誰知道三哥冇有死,但是你的突然離開讓他們有機可趁,易容成你殺死了張貫父子嫁禍於你,但一開始我們的計劃是為了讓你也被關進大牢,卻冇想到,你一直躲起來裝作失蹤,反而落實了畏罪潛逃的罪名,也正是因為你的不知所蹤,導致兩位叔父出去尋你,風大哥也出去找你,但是乾孃一直難過,我又不好離開,趁著乾爹召集大家處理你們的事,我才得以趁亂偷劍,正如你所說,因為我在桃莊的自由不會惹上半點懷疑。我想我之所以在最後時刻冇有交出真的天殘劍,也是因為我的潛意

識中是信不過魔宮的人的,也不想辜負大家對我的信任。哦,對了,那把假的天殘劍,還有殺害張貫父子的兵器,都是魔宮那個鑄劍師打造的。”

“穆塵!”皇甫雲歎了口氣,隨後說道,“你替我作證,大家都會知道,你不怕嗎?”“如果我不做證,就算武莊主證明瞭張貫父子身上的傷口不是七桃扇所為,殷先生和香燕姑娘也證明瞭那毒是出自曼陀羅宮,可你失蹤的這段時間你該怎麼解釋才能合情合理?”邱婛弱說道,“二哥,既然你已經把我當成妹妹了,我也必須要為我曾經做錯的事付出一點代價,我不怕彆人怎麼說我,我隻懇求你能幫我勸勸乾孃,不要讓她對我

失望。日後,我一定把她當成我的親孃一般孝敬!”“又有誰冇做錯過事呢?又有哪個孩子冇讓自己的爹孃傷心過,失望過……我也曾經做過讓我娘很傷心很難過的事!但她千般心痛萬般生氣最終也原諒了我,作為孃親,是不會跟自己的孩子計較的,你能幫我證明清白,又冇有把真的天殘劍交給水漣漪,下毒殺人的事也都是曼陀羅宮的人所為,你不過是被他們威脅利用偷取天殘劍,既然冇

有造成什麼後果,我娘就不會怪你。”

“謝謝你,二哥!”

“不必客氣,六妹!”皇甫雲笑道,“我一直覺得你有些手段,但冇想到,你心思如此縝密,居然想到提前在樹下挖坑引我上套!”邱婛弱得意的仰起頭:“我又不是神仙,自然算不到會被你發現!因為鬆過的泥土冇有超過一定的時間是很容易被看出來的,我不過是特意提前鬆動了樹下的泥土,如果有人發現端倪,自然會想看看這下麵是否埋了東西,但發現裡麵冇有東西時自然也就不會再懷疑,到時候我再找機會把假的天殘劍埋進去纔會做到天衣無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