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六十章 毒發症狀,賜死聖旨

-

皇城,養心殿。

通過批閱洛陽縣縣令的奏摺得知皇甫雷所發生的事,儲韶便知道文有纔是特意將這道難解的結丟給了自己。

如果斬了皇甫雷,豈不是要得罪桃花山莊和一眾武林人士?

可如果直接下令放了皇甫雷,又會寒了部分百姓的心。

正在左右為難時,李公公告知太子儲琴前來覲見。

“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福金安!”儲琴恭聲道。

儲韶順勢放下奏摺,對著儲琴擺了擺手:“皇兒,可有事找朕?”

“兒臣確有一事求見父皇!”儲琴直起身來,笑容明燦,沉穩溫柔中帶著些許天真可愛。

“如果是想說服朕為江邪和貴和賜婚的事,就免了吧!”儲韶向後靠去,略些疲憊,“江邪雖然相貌堂堂,身手不凡,但始終身份懸殊,空有其表。”“皇姐夫擅文,江侍衛擅武,若論起身世,林奉源也比不上江邪啊!”即便知道自己的父皇不喜歡江邪,但是江邪曾救過自己的四皇姐貴和公主,也知道貴和對江邪也有幾分好感,再加上雖然儲韶對自己的兒女都十分嚴厲,除了長公主泰和公主,也就對自己這個太子還能有幾分好臉色,所以儲琴纔敢來替江邪向自己的父皇討一道賜婚的聖

旨。“朕對他江家有所耳聞,他的姐姐江夫人在洛陽縣作威作福,朕看在江邪對貴和有過救命之恩的份上,才讓他做了貴和的貼身侍衛,若是讓他做了駙馬,怕是洛陽縣的縣令

隔三差五就得寫摺子過來了!”說罷,便把奏摺扔到了桌子上,煩悶的揉著額角。

儲琴知道現在儲韶正為國事煩惱,便不再提此事:“父皇有什麼煩心事不妨告訴兒臣,讓兒臣為父皇分憂!”

“你看了便會明白!”

閱完奏摺後,儲琴笑道:“兒臣有一妙計,可為父皇解開這道難題!”

“還不快講!”

“請父皇下一道聖旨,皇甫雷殺人觸犯國法,於秋後問斬,告知天下!”

儲韶難以置信的皺緊了眉頭:“琴兒,你這算什麼妙計!”

“如果父皇相信兒臣,便請下這道聖旨,三日後,兒臣自會告訴父皇下一步棋將放置何處!”儲琴胸有成竹的笑道。說起自己的五個兒女,隻有泰和最像自己,可惜泰和是位公主!長子儲玉雖然殺伐果斷,但卻不計後果,為人冷傲陰險,連自己都看不透這個兒子,而儲琴雖然是最小的

一位皇子,卻是沉穩聰明,隻是善良天真,怕是難以成大事。

但是兩者必須要選擇其一立為太子,儲韶還是選擇了五皇子儲琴。

“還賣起關子來了,好,你是太子,也是未來的皇帝,如果這件事你能順利解決,父皇便冇有立錯你這個太子!”儲韶說道。

儲琴恭聲道:“兒臣定不會讓父皇失望的!”

待太子儲琴走後,儲韶擺了擺手:“李善德!”

在旁侍奉的大太監總管李善德李公公走上前去:“老奴在!”

“傳三皇子來見朕!”

“是,陛下!”衙門來了人,再次把殷儲帶去了衙門,隻是這一次,聽說是要驗證張貫父子身體的毒,對證明皇甫雲的清白很重要,知道香燕是用毒高手,必定會對毒頗有研究,所以皇

甫青天托她一併前去。

雖然香燕全部的心思都在無燕的身上,但是眼下無燕也不知道去了哪裡,不過感覺不到無燕出事,所以香燕才放心的跟著殷儲一起去了衙門。

一看到屍體的毒髮狀態,香燕便眉頭緊縮,將鼻子湊近張貫胸前的傷口用力的嗅了嗅,一陣頭暈目眩,殷儲當即便扶住了她,有些疑惑。

香燕有些激動的說道:“像是不滅曼陀羅,但又不敢確定,因為不滅曼陀羅的毒,足以毀掉屍體,比起張貫的死狀隻會更慘不忍睹!”

殷儲查探著張貫的屍體,看出了些許端倪:“怪了!七桃扇的暗器中雖然都帶著劇毒,可是能令身體迅速枯竭,倒不像是七桃扇的暗器所為。”

“據我所知,七桃扇中的暗器頗多,有一些雲二哥也冇使用過,自是無法斷定,但我不相信,雲二哥殺死這對父子會用如此狠毒的暗器!”

“能讓毒液流遍血液而腐蝕了骨纔會令皮膚呈現這般枯竭的狀態,還冇見過哪種劇毒能有如此威力,你看,像不像是化屍水所為?”香燕搖了搖頭:“化屍水能化掉屍骨,卻無法化掉血液,而這屍體的血液全部附著在骨頭上,隨著骨頭的腐蝕而無痕無跡。我在曼陀羅宮的時候,曾有幸見過一次死於不滅

曼陀羅的屍體,屍骨像是被溶解了一般,隻剩下人皮變作青黑色蜷縮成為一團,根本看不出是一個人,倒更像是一朵黑色曼陀羅花,很是詭異,比起化屍水更加慘烈!”殷儲知道香燕對毒的敏感程度,見她對這種連自己乍一瞧都無法斷定是什麼毒的毒如此懷疑,便剖開屍體,在殘存的骨頭上刮出一點粘液,通過仔細查驗,殷儲發現這的

確含有類似曼陀羅花的花毒,隻是普通曼陀羅花的毒發症狀不會如此。

香燕這才更加斷定,這不知名字的劇毒便是不滅曼陀羅的花毒,隻是微乎其微的用量,可以說,隻有一粒小米般的容量,雖足以致命,卻不會令人隻剩下皮囊。殷儲雖然冇有見過不滅曼陀羅,但多少也知道不滅曼陀羅的威力,不滅曼陀羅,因為無水無根,所以不會分泌味道令人致幻,但卻會分泌含有劇毒的花汁,如果想讓不滅

曼陀羅不會枯死,還要以血液飼養,所以通過和香燕的合力驗證,最終還是斷定,這就是不滅曼陀羅之毒。

定是曼陀羅宮的人殺了張貫父子來陷害皇甫雲,為了隱藏不滅曼陀羅的毒,纔會控製用量,叫人驗不出何毒來推到皇甫雲使用的兵器七桃扇中的暗器上。並且殷儲覺得跟皇甫雷中的毒也有幾分相像,隻是毒發的症狀不同,便重新檢驗了酒菜中的毒,果然,是砒霜中加入了一點不滅曼陀羅的毒,隻是用量更加小,大概隻有

一粒灰塵的大小。據記載,七桃扇的暗器中雖然都帶有劇毒,且七桃扇的材質也不懼怕任何毒液,但是不滅曼陀羅的毒恐怕連七桃扇也無法駕馭,這也是《百花祭》中的百種毒花不包含不

滅曼陀羅的原因。

現在證實了殺死張貫父子的是不滅曼陀羅的花毒,隻要皇甫雲交出七桃扇,檢驗裡麵的每一種毒與此毒並不匹配,便能證明清白了。

如果不是香燕,怕是殷儲也無法驗證出裡麵竟然摻雜了一點點不滅曼陀羅的毒,對此,桃花山莊的人對香燕很是感謝。

武月岩也很快趕來,也斷定了張貫孩子脖子上的傷口的確是扇子所為,隻是殺他的扇子的材質跟七桃扇的材質大不相同,所以製造出的傷口也會有很大的區彆。

通過武月岩的慧眼也更加證實了皇甫雲的清白,現在隻要皇甫雲出現,便會真相大白。

皇宮,養心殿。

三皇子儲玉大步走進,器宇軒昂,恭身而道:“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萬歲!”

“免禮!”

“謝父皇!”

儲韶將文有才的奏摺遞給李善德,李善德將奏摺呈遞給儲玉。

儲玉看完奏摺上的內容,當即說道:“民心所向,自然為民,皇甫雷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自然是斬立決,刻不容緩!”

一個要秋後問斬,卻在三日後還有所計劃,一個卻要當下斬立決,不知是否還有後手。

於是儲韶問道:“斬了皇甫雷,得罪了桃花山莊,若是他們與魔宮勾結,豈不是要危及朝廷?”“皇甫青天忠肝義膽,否則不會為了除掉魔宮,讓自己的三個兒子紛紛陷入危機,修煉禁功。為了坐穩武林盟主之位,為了武林公道,甚至可以大義滅親。如今皇甫雷殺害

普通百姓,依照大南律法問斬,皇甫青天本就無話可說,也自然會為了君臣之義,不與父皇追究!”

“就算皇甫青天不追究了,可誰來繼續修煉禁功,與那妖婦白之宜一決高下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少了一個皇甫雷,自然還會有上官雷,慕容雷,他手上的天殘劍,當年的主人不也是刺殺過父皇的刺客仇化骨所有!江湖武林講究道義,自然不會放

任白之宜不管。”

儲韶冷聲道:“皇甫雷為了修煉禁功不得已才殺了人,可卻因此被處死,還會有人敢繼續修煉嗎?”“隻要父皇一聲令下,誰敢不從?即便是江湖中人,也是大南子民,是父皇您的子民。名門正派,若是無人站出來,豈不是有損門威?日後也無人再敬仰,誰會輕易放棄能

揚名立萬流傳千古的機會呢!”

“真的會有人寧可捨命,也要得到萬古流芳的虛名嗎?”

“勝者王,敗者寇,成大事者,必有犧牲!”

“若是有人不敢接下這燙手的山芋,卻又因此丟了聲譽,而憎恨朕揭開了他們的遮羞布,又該如何?”“如果一世葬真的是唯一可以剋製妖婦的武功,送到手的機會都要舍掉,那自然也是貪生怕死之人,根本不足為懼!皇宮高手如雲,父皇又何必忌憚那些根本上不了場麵的

小人物呢!”

儲韶點了點頭,命令儲玉退下。儲玉為人高傲,殺伐果斷,卻是不計較後果,看似處斬皇甫雷,是為了維護大南律法,安撫百姓,實則井底觀天,暴露本性,他根本冇有意識到武林人士的“忠義”與那些

臣子對於朝廷的“忠義”是有多麼的不同,他們的正義邪惡可不是因為有冇有殺人而定義的。一旦激怒了皇甫青天,即便他不與白之宜合作,也足以動盪朝廷了,這不禁讓儲韶想起了當年的桃夭公子慕雪隱,自己那個風華絕代的侄兒,是如何統領武林人士攻入皇

宮,推翻哥哥天灝帝的統治。儲琴天性善良,溫柔慈悲,但是連他都認同問斬皇甫雷,倒是讓儲韶有些動搖了,他的內心是不認同處斬皇甫雷的,比起得罪武林人士,百姓倒是極好安慰,隻要給點甜

頭,日子久了,隻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儲韶思索再三,還是下了這道決定“秋後問斬”的聖旨,接下來隻需要靜靜等待三日後,便會知道太子儲琴的計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