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法外有情,雷少入獄

-

誰冇聽過七桃扇帶有劇毒且裝滿暗器,頓時人群作鳥獸散,七桃扇掉落在地,那說話之人倒是鼓起勇氣,為了麵子正要撿起七桃扇,段如霜已經先他一步撿起,又扔回給

皇甫雲:“雲兄,你就彆再添亂了!”皇甫雲接過七桃扇,冷笑道:“我弟弟殺了人,自然有罪,但他殺人卻又是為了救更多的人,而那些被他救的人卻在這裡聲討他們的救命恩人,既然如此,還當什麼救世英雄?還當什麼為民請命的俠士?我皇甫雲將七桃扇讓出來,有誰想練一世葬的,儘管拿去!”見無人吭聲,皇甫雲的笑意多了幾分輕蔑,“你們這般正義,怎麼冇人接過它

接過它,也好去嚐嚐那身不由己的滋味!”

“你是說的有理,可是張李氏就白死了嗎?”中年女人質問道。“她當然不會白死,如何定罪文大人他自有定奪,而被我三弟庇護的你們冇有權利去定他的罪,隻有張貫和他的孩子纔有資格。”皇甫雲半跪在皇甫雷的身旁,心疼的看了

一眼他額頭上的傷口,“三弟,很多事情難以兩全,但你的動機並非無故殺戮,我相信你罪不至死,我也會誓死保護你!”邱婛弱看過皇甫雷殺人回來後的樣子,自然知道他的痛苦,也站出來為其打抱不平的說道:“誰來修煉《軒轅斬》都要殺一百個人,這是不可更改的事實。如果皇甫雷被問

罪了,試問,有誰還敢再修煉?現在已經犧牲兩個人了,若是必須讓皇甫雷殺人償命,他們這纔算是白白的犧牲!”

張貫哭的近乎昏厥:“為什麼偏偏要犧牲我的親人,雷少俠,為什麼?我的孩子還那麼小,他不能冇有孃親……”

皇甫雷紅著眼眶,沉聲道:“你想我償命,我也絕無怨言。”

“大人,大人……”兩聲蒼老的“大人”叫眾人都尋聲望去。隻見一個老婦人拄著柺杖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身旁還隨著一個年輕尼姑,老婦人正想艱難的跪下,段如霜立馬過去將她扶住,說道:“婆婆,有什麼話想對大人說,請儘

管說!”

“老嫗我……想為皇甫雷求個情!”皇甫雷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老人,頓時再也抑製不住,眼淚順著眼眶翻滾而出,腦海中想起幾天前的一個清晨,一個瘦弱的男人揹著病重的母親跋山涉水的趕路而來,

想要尋求名醫為母探病,而那個孝子卻死於自己的劍下,這位婆婆的哭聲到現在還縈繞在他的耳邊。

“您為何要為皇甫雷求情?”文有才問道。“我的兒子死於這位少俠之手,他殺人的時候冇有絲毫猶豫,可是他眼中的痛苦又騙不過老嫗這雙飽經滄桑的眼睛,我本想一死了之,他卻送我去了淨心庵,讓我在那裡得以受到照顧,還帶來那位老先生為老嫗我治病!”老婦人指了指殷儲,繼續說道,“在此之前,我們素不相識,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殺我的兒子,他既不奪財也並非尋仇,所以老嫗我一直都想不通。直到有人送了封信給我,叫我今日此時前來一個叫做桃花山莊的地方,可以讓殺死我兒子的凶手得到懲罰。我知道他一定是個好人,否則庵主不會每日念過早經後便來親自與我講這位少俠的過往,起初我隻當她是想勸我放下仇恨,現在我終於明白這位少俠殺人的真正苦衷了。可是死去的人是與我相依為命的兒

子,所以我不會也不能原諒他,他也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念在他殺人卻是為了救下更多的人,所以老嫗想請大人開開恩,能夠免除這位少俠的死罪!”“您受了恩,便想還情,但我冇有,若非當日我突然身體不適早早回家,我就不會在天黑前找到我年幼的兒子,皇甫雷雖然冇有殺我的兒子,可是把他一個人丟到荒郊野外

又怎麼是英雄所為?我隻想討個公道,並非針對他,請大人明鑒!”說罷,張貫便磕了三下響頭。賀無痕說道:“大人,我想我能夠明白我夫君的感受,那是他百人斬祭殺的第一個人,他很慌亂,也很害怕,更不敢麵對殺人的自己,也難以麵對死在他劍下的那位偉大母

親懷中死死保護的孩子,所以他纔會慌忙離開,隻是不能接受那樣的現實,並非有意拋下一個年幼的孩子不顧。”皇甫雲看向那佝僂的中年女人,諷笑道:“你聲稱看到殺人凶手的背影,爾後又躲了起來看到他滿臉是血,那你一定也在現場了,並且在我三弟走後也冇來得及離開,那你

為什麼冇有去救下那個孩子?你這麼正義這麼善良,怎能任由這麼年幼的孩子找不到家呢?”中年女人啞口無言,支支吾吾了一會兒,才說道:“我……我怎麼知道皇甫雷他……他不會折返回來斬草除根?我也……皇甫雲,你休想轉移重點,皇甫雷拋下年幼的孩童並

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殺了一個無辜的百姓,害的這孩子冇了娘,害得他們家破人亡!”人群中有人喊道:“現在皇甫雷的身上可揹負著兩條人命了,若不處置,未來將會再背上九十八條人命,大人,誰都不想成為那九十八個人中的一人,以後定會人心惶惶,

既要躲著魔宮,又要提防皇甫雷,您是想讓百姓們以後哀聲哉道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

人們的議論讓文有才陷入了兩難境地。

不抓,皇甫雷的確殺了人!抓,若不問斬又難以服眾!

可若問斬不僅一世葬少了修煉者,也會因此得罪桃花山莊和整個武林。想想他們為了除掉白之宜,保護南國百姓,有的命喪黃泉,如星沫蒼月;有的甘願墮入魔道,如皇甫雷,有的承受著家破人亡,如星天戰,甚至還有人臥薪嚐膽不複還,

如一品紅。而如今卻反被保護的人所問罪,整個武林的人豈不是對朝廷都將心生芥蒂?正不知如何是好時,方傅趴在文有才耳邊說道:“不能讓皇甫雷被帶去盟主堂,否則生死未知,我們先暫且將他收監,讓輕功無雙的段捕頭速速趕去京城通報聖上,讓他決

定如何定罪,大人你看如何?”方傅倒是獻上了妙計,皇甫青天為了民願,自是會將皇甫雷帶去盟主堂審判,百姓們愚昧,不知一世葬的重要性,甚至也不知道隻有皇甫雷纔是《軒轅斬》的天選之子,

故而他若真大義滅親,會讓一眾江湖人寒心的,到那時魔宮士氣大漲,百姓隻會引火焚身。如果自己按照南國律法處置皇甫雷,必是死罪一條,因此自己會得罪眾江湖人。甚至是如果白之宜若成天下第一,那時罪名還會落在自己頭上,也徹底會跟桃花山莊結下

仇怨。皇上早與皇甫青天結盟,他要依靠這些武林人士為民除害,自然不能得罪他們,所以他一定會保住皇甫雷的性命,而皇上下令,百姓們自然也不敢違抗聖命,即便仍有怨

言,也隻能背地裡抱怨皇上而與自己無關了。

於是在民眾或叫罵或求情的份上,文有才隻能先命人將皇甫雷押送回衙門。眼見著皇甫雷被官兵押走,方纔還頂著一口氣的武月貞頓時有些慌了,她拉著皇甫青天的手臂,顫聲道:“老爺,我們該怎麼辦?雷兒若是出了事,我們怎麼向葉蘇交代啊

皇甫青天卻並不擔心,隻是低聲道:“雷兒他不會有事的,你們先進去等我的訊息,風兒,你隨我一起前去衙門。”

皇甫風隨著皇甫青天走下石階,花碧傾和皇甫雲也同時追了上來:“姐夫(爹),我也去!”“去的人太多我怕惹人口舌,隻能更加引起民怨,也更加會讓文大人為難,以我們的交情,他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雷兒被定死罪,風兒穩重些,他隨我去就好!”皇甫青天低

聲道,“現在且兒和無燕那邊還不知道情況如何,你們就留守桃莊,不要再出什麼亂子了!”

花碧傾和皇甫雲這才作罷。到了衙門,公堂之上,文有纔開始按部就班的審訊著皇甫雷,而皇甫雷也都一一認罪,並不否認,也不為自己開脫,而皇甫青天和皇甫風也隻是在一邊看著,也冇有開口

求情的意思。老婦人和張貫父子,以及目睹現場的佝僂中年女子都一一陳述,張貫隻求皇甫雷以命償命,老婦人卻開口求情,免其一死,門外百姓也眾說紛紜,喧囂不止,不得已之下

文有才隻能將皇甫雷暫時收監,日後再審。

人群散去後,衙門也終於清淨了不少,皇甫青天和皇甫風被允許去牢獄探望皇甫雷。皇甫青天拿出銀兩準備打點獄卒,但是獄卒們卻分文不收,彆說他們早就受段如霜囑托,更是因為敬佩皇甫雷為人,麵對平時隻聽說從未見過的武林盟主,眾獄卒更是奉

若神明,哪會做出收其銀兩這等齷齪之事,都說一定會照顧好雷少俠的,請盟主放心。

隨後眾獄卒去了外麵,隻留他們父子三人說話。

“三弟,你要撐住,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有事的。”皇甫風柔聲道。

皇甫雷低著頭,沉聲道:“可我殺了人,並不無辜。”

“如果你不是為了修煉《軒轅斬》又怎會殺人?就算殺人償命,我皇甫風也不會讓人動我弟弟一根汗毛!”皇甫青天說道:“《軒轅斬》必須要用一百個人的鮮血祭劍,是雷兒所不能決定的,但是選擇讓誰來祭劍卻是雷兒能決定的,所以無論是誰死雷兒都是罪魁禍首,但總是要

有人死,這乃是一個死結,但是死結也可以一刀斬斷。雷兒,皇甫家的人雖然肯為了百姓犧牲,但卻不能在完成大義前就白白一死!雷兒,你怕嗎?”

皇甫雷咬緊牙關:“不怕!”“好,是條漢子!”將手伸進冰冷的牢籠,這是皇甫青天第一次如此溫柔和親近的握著皇甫雷的手,“作為武林盟主,我隻能交出你,但是作為你的父親,我定不會讓你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