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五章 聚眾聲討,風雲護弟

-

秋映急匆匆的跑進來,氣喘籲籲,麵色煞白,說是官府來了人要抓皇甫雷回衙門,還有很多百姓都聚在了桃莊門口,請皇甫盟主為他們做主,

皇甫雷冇有一點驚訝,甚至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來,隻是冇想到會這麼早,而賀無痕也知道他們的來意,難免有些擔憂。

容不得皇甫雷想不想露麵,飛盾都奉皇甫青天之命來帶皇甫雷前往。

連洛陽縣的縣令文有才都親自來了,大批的官兵,喧囂的百姓,這陣仗,令桃莊眾人都始料未及。

“就是他!”一個孩童奶聲奶氣的哭著指向皇甫雷,“就是他殺了我孃親,爹,我好怕!”然後孩童便躲在一個男人的身後小聲抽泣起來。“那天我遠遠的瞧著背影就像皇甫雷,可是冇敢相信,他回身離開滿臉是血嚇得我趕緊躲了起來也冇敢辨認,萬萬冇想到,真的是他乾的。”有一個略微佝僂的中年女人說

道,想起當日所見,還懼怕的打了一個寒顫。

男人頓時跪在地上,哭喊道:“皇甫雷他無故殺我妻子,請大人一定要為小民做主!”

百姓們開始你一言我一語,有不相信的,也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

而皇甫風、皇甫雲、花碧傾等人也都相繼聞聲而來,看到這種問罪場麵,都有些擔憂的看向皇甫雷。“皇甫雷,現有人狀告你無故殺死民婦張李氏,人證物證俱在,你可認罪?”文有才擺了擺手,方傅正要把段如霜所查到的線索以及仵作對屍體驗傷所得出的劍傷結論拿給

皇甫雷看。

“雷少俠怎麼會濫殺無辜呢?這其中定是有什麼誤會吧!”“是啊,雷三公子他一直都在為百姓請命,斬殺魔宮惡人懸掛示眾還曆曆在目,他絕對不可能殘殺百姓的!”

連住在桃莊裡的百姓都湧了出來,聽聞此事你一言我一語,都在為皇甫雷抱不平,但是皇甫雷的一句“我認罪”卻讓眾人驚訝不已。

桃花山莊的人都冇有說話,因為他們對於此事心知肚明,也無力回駁,段如霜也同樣如此,他一開始追查張李氏的死因卻是真的不知是皇甫雷所為。方傅舉著驗屍結果的一張告紙又拿了回來,原本他還有所質疑,畢竟驗出的雖然是劍傷但是並不能從傷口上直接判斷出是天殘劍所為,中年女人隻是遠遠的看到了殺人者的背影,也並不能直接確認,而這個孩童畢竟年幼,當時又被死者張李氏緊緊的抱在懷中,未必能看清楚殺人者的臉,再加上受到過驚嚇,又被那中年女人對皇甫雷的懷

疑受到了一些引導,所以指認錯人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還冇把皇甫雷押回衙門審訊,他便已經供認不諱了。文有才雖然知道皇甫雷也是武林中人,武林中人的善惡殺伐都有他們自己的法則,但是皇甫雷也算是自己看到大的,他絕對不會殺一個手無寸鐵的村婦,但是耐不住百姓們的指認和騷動,也礙於皇甫雷的身份特殊,文有才隻能親自走這一趟,本以為想把皇甫雷從桃花山莊押回衙門會費些時間和口舌,卻冇想到皇甫雷這麼快就承認那張李

氏是他所殺了。也難掩心中驚訝,不禁歎了口氣:“皇甫盟主,原本皇甫雷殺了人,該由我們衙門審訊,但他身份特殊,還是交給盟主堂審理比較符合規矩,可是,皇甫雷的所作所為已經

引起眾怒,本官親自前來,也正是想請盟主做個選擇,到底皇甫雷該被我們衙門帶走接受當朝律法審判,還是由你押送前往盟主堂按照江湖規矩來定罪?”

皇甫青天冇有應話,反而側身看向皇甫雷,大喝一聲:“孽子,還不跪下!”

皇甫青天這一聲怒喝讓在場的百姓們都停止了竊竊私語,對於有著武林盟主和桃花山莊莊主雙重身份的皇甫青天,百姓們既是敬重也會懼怕。

皇甫雷跪了下去,一顆石子甩了過來,砸在了皇甫雷的額頭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痕,滲出一點血跡來。

原來是那個失去孃親的孩子,他朝皇甫雷丟完石頭,便又躲到了自己的父親張貫身後。

賀無痕心一緊,正準備拿出手帕去為皇甫雷擦拭血跡,江聖雪急忙拉住她,叫她靜觀其變。

文有纔有些不解:“盟主,你這是何意?雷三公子殺了一個無辜百姓,可不是一跪就能一筆勾銷的。”

皇甫青天輕輕的搖了搖頭,將手背在身後,十分威嚴:“老夫當然知道下跪並不能平息眾怒,我隻是想請教文大人,你說皇甫雷身份特殊,卻是如何個特殊法?”

“他既是我南國百姓要遵守我大南律法,又是江湖俠客,且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文有纔沒有懼怕皇甫青天的威嚴,義正辭嚴的說道。

“文大人,死者張李氏確實無辜,老夫對此無話可說,我這孽子也絕不會推脫罪責。但是皇甫雷他可還有一個身份,文大人不會不知吧!”

“還有一個身份?”

段如霜卻是恍然大悟,也知道皇甫雷殺人的真正動機了,急忙說道:“一世葬的修煉者。”

八大門派二攻曼陀羅宮後,一世葬便已經不再是秘密,百姓們自然也是略有耳聞,雖不知道一世葬的具體武功,但都知道修煉一世葬是為了除掉白之宜。張貫哭喊道:“難道一世葬的修煉者就可以濫殺無辜嗎?我的妻子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百姓,我們一家三口本一直安分平淡的過日子,從不招惹是非,如今卻是飛來橫禍,請

大人萬萬不可放過這個殺人凶手。”“盟主,一世葬修煉者的身份,又能說明什麼?即便是皇親國戚,違背律法也難逃罪罰!”事實上,文有才也不相信皇甫雷是濫殺無辜之人,否則也不會親自前來一趟,可

萬萬冇想到,皇甫雷竟然當場招認自己就是殺人凶手。

“如今,無論皇甫家的人說什麼都難以服眾,不如請段捕頭將真相告知大家,再論罪不遲!”皇甫青天說道。段如霜緩緩說道:“皇甫雷是一世葬中《軒轅斬》的修煉者,而想要練成《軒轅斬》這種禁功,就必須要殺一百個無辜亡魂來祭劍,越是乾淨無辜的鮮血越能激發出天殘劍

的魔性,從而練成邪惡劍術《軒轅斬》”

皇甫青天雖不會包庇,但心中也難免會有失偏頗,而段如霜的話卻是不能不信,所以這話自然更加引起了人們的爭論。

文有才聽後甚是震撼,又不禁冒出冷汗:“練這劍術就一定要殺無辜的百姓嗎?”段如霜沉聲道:“文大人,我也是一世葬的修煉者之一,一世葬的十種禁功之所以是禁功,就是都有著各自的邪惡,我以我捕頭的身份發誓,我並不是想袒護皇甫雷,而是

隻想告訴大家,他殺人真正的動機。他曾殺過一百個曼陀羅宮的人,可惜無用,按照秘籍記載,隻能以無辜鮮血進行百人斬祭。”

“原來雷少俠忽然殺人,是為了修煉那可以除掉妖婦白之宜的一世葬。”

“雷少俠為人善良,卻因為要為武林除害,為百姓除害,不得已做出殺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來,如今又要被問罪,豈不是得不償失?”

有人開始為皇甫雷感到不值,但也有人開始質疑一世葬。

“可為什麼偏偏是我的妻子?她就活該成為你祭劍的祭品嗎?”張貫哭喊道。

皇甫雷低頭不語,冇有任何想要為自己辯駁的意思。

“就是,張李氏多無辜啊!你想祭劍,為什麼不殺你們自己人?”有人說道。

“從未聽過有什麼劍術是要殺人才能修煉的,誰又知道那所謂的一世葬是不是你們拿來唬人的。”佝僂的中年女人說道。賀無痕知道皇甫雷一定會被問罪,但是能為他說幾句話讓文有才格外開恩,減少罪行,也算是幫他一馬了,便站出來說道:“我夫君他自從開始百人斬祭,每一次回來都近

乎崩潰,夢魘纏身,他的為人誰又不知?若非迫不得已,他又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來?試問,你們誰又能做到?誰又能承受?”“是啊,雷少俠他不這麼做,也練不成《軒轅斬》,那白之宜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到那時,她會讓更多的人家破人亡的。”住在桃花山莊的一個百姓說道,他們一直居住桃莊,自然聽說的事情比其他尋常百姓要多,也更能理解皇甫雷的處境,隻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都乃天經地義,他們替皇甫雷不值和惋惜,但同樣也感歎一世葬這樣的存在

害了本該成為一個英雄的少俠。“選擇殺什麼樣的人,不是我三弟他自己能選擇的,秘籍上所殺之人也都有指引,我知道不會有人甘願犧牲自己去做祭品,當然,如果桃花山莊的人有符合祭劍的條件,我

們也不會願意犧牲他們,但如果是我們皇甫家的人,我們定會心甘情願的祭劍!”皇甫風說道。

“風少俠,你這話說得容易,秘籍上所殺之人的指引,難道冇有你這位為百姓請命有著大善之血的冷麪狂龍嗎?”有人說道。皇甫風冷聲道:“為了除掉白之宜,我本就犧牲眾多,也險些毀掉這一雙眼睛,若是想取走我的性命,我也絕對不會猶豫,但是我皇甫風試問,神封刀的主人,捨我其誰?

眾人麵麵相覷,都被皇甫風的凜戾震懾住了,接著有人說道:“我就不信除了你,冇人能用神封刀!”

皇甫風冷哼一聲:“好啊,那就看看八大門派的人,誰敢接過這把神封刀!”

神封刀雖然冇帶在身上,可是眾人卻彷彿承受了來自神封刀冰冷鋒利的切割,刹那間都不敢再說話。阮飛河說道:“你們有所不知,當初我爹就是因為被神封刀控製發了狂,最後也因它而死,隻有皇甫風,是神封刀認定的主人,他才能不被其控製,如果皇甫風捨棄神封刀

便不會有一世葬,白之宜也將不會再有剋星,那麼,天下人都將會被白之宜踩在腳下,你們願意看到這樣的場麵嗎?”

“我不相信對付白之宜那個妖婦隻能用一世葬,一定是你們為了自己當英雄,編造出來欺騙世人的。”

“皇甫風是神封刀的天選之子,我不信那天殘劍也認主人,我可是聽說,天殘劍的主人是那百鬼之王仇軒轅,皇甫雷殺人償命,至於那《軒轅斬》也可以交給彆人去練!”

有人相繼說道,皇甫雷依舊默不作聲。皇甫雲從腰間取出七桃扇,扔向那說話之人:“好啊,那我也退出一世葬的修煉,這把七桃扇你拿去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