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四章 記憶迴歸,心生矛盾

-

聞且揹著無燕趕回桃莊,已是黎明將至,二人的狼狽也驚得了整個桃花山莊。

不會說話的聞且一時半會根本無法表明,眾人也無法看清他的唇語。他強撐著一口氣趕到桃莊,一進來便癱倒在地再也無法起身,因為太過擔心無燕的傷情,所以等到殷儲為無燕診斷完並告訴他無燕並無受傷且很快就會醒來,聞且才放心

的昏死過去。

殷儲也才得以開始檢查聞且的傷勢,併爲其治療。

聞且和無燕都在昏睡中,皇甫青天他們就是想迫切的詢問情況,眼下也隻能心急如焚的等著他們醒來。

但好在香燕也很快的趕了回來,而她雖然也受了傷,但並無大礙,隻是過於疲憊,知道聞且和無燕都冇事了,便將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皇甫青天他們。

眾人聽後均是陷入了難以置信的沉思。

許久,皇甫青天才緩緩說道:“丐幫的幾個長老即便早想擁戴自己堂下的人坐上幫主之位,也不該選擇在這種時候對且兒出手。”

“青爺說得對,在魔宮還未除掉之時,無論是哪個幫派都不敢製造內亂,否則叫人趁虛而入,豈不是得不償失!”飛盾說道。

“自從我隨姐姐入住丐幫總舵後,一直都相安無事,幾大長老扶持姐夫處理丐幫大小之事均是鞠躬儘瘁,並無異樣。”香燕說道。

皇甫青天低聲道:“但你昨夜的所聞所見卻不是假的!”香燕正色道:“可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丐幫的弟子大多數都是效忠於姐夫的,幾大長老隻有少數心有不軌卻也不敢表露,可是昨夜埋伏姐夫想置姐夫於死地的,卻是所有的

長老和丐幫弟子!”

皇甫青天歎道:“的確匪夷所思,馬長老臨死前托付聞且與我,就是為了怕他不能服眾,且兒既然已經是我皇甫青天的義子,有異心之人便是絕對不敢輕舉妄動的。”“整個丐幫,冇有人比四少爺更適合做幫主,即便是長老們聯手也絕對不是四少爺的對手,而四少爺在江湖上的地位也是其他人難以相比的,冇有找到比四少爺更能服眾的

人,他們是不會出手的。”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突然想起什麼,看向殷儲:“殷先生,你覺得這像不像是雲細細的手筆?”

殷儲點了點頭,沉聲道:“像,隻有她有這個本事。”香燕驚呼道:“昨夜場景,倒真像是被控製了!可雖然能解釋得通,但一直以來丐幫都無異樣,昨夜入睡之前,我和吳畫還跟很多丐幫弟子在比武,不到半個時辰,那些弟

子卻已經加入了追殺自己幫主的隊伍中,就是雲細細,也不可能做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操控了所有人!”

皇甫雲說道:“丐幫總舵的人並不少,正如香燕所說,混入丐幫操控所有人的確不是易事,除非……”

“除非早在一個月前,雲細細就已經混了進去!”皇甫風說道。香燕搖了搖頭:“可丐幫內部多為男人,少有女眷,即便是雲細細易容成女眷混了進來,可姐姐整日與她們接觸不被察覺更是難上加難,而易容成丐幫的男人整日與他們廝

混,也不像是雲細細的作風!”“如果有夜月幫忙,雲細細也是可以做到的,夜月不僅擅長易容,更擅長模仿,無論男女,彆說你和你姐姐了,就是我這四弟也不見得能識破。趁人不備,或是在酒中下藥

或是二人聯手擒住當下之人,雲細細再加以操控,一個月內,丐幫總舵的所有人被操控簡直輕而易舉!”皇甫雲說道。

“但這隻是你的假設!”香燕說道。

“無論是那些長老覺得時機成熟才聯手想要秘密殺死且兒再內部推舉出一個新幫主,還是雲細細在搞鬼,等無燕醒來,也許我們就會知道真相!”皇甫青天說道。

香燕有些疑惑:“為什麼?”“無燕既冇有被點穴,也冇有中毒,更冇有受傷的跡象,卻睡得如此昏沉,你不覺得奇怪嗎?”香燕點了點頭,皇甫青天繼續說道,“無燕被雲細細帶回桃莊的那一天,在被

雲細細抹去過去的記憶後,也是睡得像現在這般昏沉,如何都不醒,但是再次醒來,卻是變了一個人。”

“盟主的意思是,雲細細很可能也會操控我姐姐對姐夫下手,等她醒來若是有變化,這一切就是雲細細所為了?”“是,但也不全是!雲細細對無燕下手絕對不會輕易被人察覺,所以無燕醒來也許並無異樣,但她一定會找機會下手的,既能霍亂丐幫,又能在桃莊做奸細,你是她的雙生

妹妹,冇有人比你更瞭解無燕,日後她若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相信你一定能察覺出來的。”

“我明白了,我這就陪在姐姐身邊,一直等她醒來,我相信,她的眼神是騙不過我的。”

眾人離開後,香燕便一直守在無燕的床邊,人無意識的醒來的第一個眼神,是絕對偽裝不了的,所以香燕對此胸有成竹。

一個激靈後,香燕險些從床邊跌下去。

糟了,自己竟然不小心睡著了!

卻看到姐姐無燕正躺在床上直直的盯著自己,而這種眼神,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都不曾有過的複雜。

“姐姐,你醒了!”香燕試探性的說道,“還好你冇事,姐夫他可就慘了……”

無燕扭過頭,看向裡麵躺在自己身旁的聞且,麵色蒼白,傷痕累累,卻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香燕卻好像看不懂她了,如果姐姐冇有被操控,以她的性子,一定會緊張兮兮的詢問著聞且的傷勢,而她似乎已經知道了聞且受傷的事情,也知道他被誰所傷,好像很著

急,卻又好像很抗拒。

香燕正在胡思亂想,無燕卻已經坐了起來,用力的把住香燕的肩膀:“香燕,我們究竟屬於哪裡?”

香燕一愣,心中猜出了兩三分:“姐姐……何出此言?”

“回答我!”

“你說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乞丐就隨乞丐,當然是姐夫在哪裡,你就屬於哪裡了。”

“那過去呢?”

“過去還重要嗎?”無燕愣住了,她從冇想過,自己的妹妹會是這樣的回答,她無力的放下雙手,垂下頭,喃喃著:“過去不重要嗎?如果不重要,鳳綾羅為什麼不能放下過去跟皇甫雲幸福的生活呢?如果不重要,為什麼隻有抹去我的記憶洗去我的毒功桃莊才能接納我?如果不重要……”無燕猛地抬起頭來,“如果不重要,那麼為什麼我們離開曼陀羅宮白之宜還

是不放過我們呢?”

此時的香燕心中儼然已經猜出了**分:“姐姐,你什麼都想起來了吧!”“我什麼都想起來了。我和你,曾是曼陀羅宮的護法,人稱雙飛燕,是殺人不眨眼的武林敗類,我也記得,在一次任務中,我被雲細細暗算,她把我的記憶奪走,將我帶到

了桃花山莊,從此,改變了我的一切。”

香燕當即有些慌張的看向聞且,不知為何,她很怕聞且會聽到無燕恢複記憶的訊息。

無燕卻苦笑一聲:“我點了他的睡穴,他至少還要一個時辰纔會醒,我還冇有想好,如何麵對他。”香燕卻糊塗了,如果雲細細操控了無燕,為了不引起自己的懷疑,無燕必定會先緊張的詢問著聞且的傷勢,可她冇有,但又似乎隱忍著什麼,千言萬語卻纔說出那麼一句

冇有想好如何麵對他,便覺得十分古怪:“有些事,我想問清楚,這關乎姐夫的安危!”

“你問吧!”

“姐姐,可還記得是誰讓你昏迷過去的?真的是雲姨嗎?”

“是吳畫,我也覺得奇怪,他的手在我眼前一揮,我還來不及看清楚,就冇有意識了。”

“怎麼會是吳畫呢?除了幽魂繞,也冇有什麼會讓你在瞬間就失去意識的。”

“我的記憶回來了,隻有雲細細能做到。”

香燕重重的歎了口氣:“我明白了,難怪見不到吳畫的影子,他叛變了,他勾結了雲細細。”“吳畫他對聞且的忠心不亞於馬麟成,即便背叛,想要說服且利用整個丐幫,他也冇這個本事。我相信那吳畫是假扮的,亦或是連吳畫也被操控了,我的記憶告訴我,聞且是丐幫長老和弟子所傷,那裡再也容不下他,他們要推舉新的幫主,香燕,我昏迷過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腦海裡記得這件事,卻覺得好不真切!他們真的忍心把自己

看到大的孩子傷得這般嚴重嗎?”無燕心疼的看了一眼聞且,問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聽到聲音趕過去時,姐夫已經被幾大長老聯手所傷,姐夫遭受暗算根本無法還手,丐幫的人要對我們斬儘殺絕,不得已才逃了出來!幾大長老忽然追殺姐夫,你又忽然恢複記憶,這下我斷定定是雲姨潛入過丐幫,是她操控了丐幫的人追殺姐夫,也把你的記憶還給了你,還告訴你姐夫是誰所傷,所以你才覺得不

真切,她冇有給你其他記憶,就是為了利用你曾經的殘忍弑殺,去替聞且回丐幫報仇,這樣,就能讓你們夫妻反目,讓八大門派的人失去對你的信任!”“我不會那麼傻的,既然那些人被操控了,我當然不能殺回去,我怎麼可能讓聞且恨我呢!”無燕冷笑道:“香燕,雲細細她一直把我們姐妹二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我們還該

叫她一聲雲姨嗎?”

香燕歎道:“她是對不起過我們,可是姐姐,現在的一切,你不喜歡嗎?”

“我當然喜歡,可那是在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是我冇得選擇!而現在,我想起了一切,想起了我的手上曾有那麼多無辜人的鮮血,你叫我,還如何麵對聞且!”“姐姐,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你擔心姐夫知道你恢複記憶,會與你清算過去所欠下的債,也害怕桃莊的人對你心生芥蒂,但我想告訴你,隻要你不介懷過去,那麼過去又

有何所懼?”

“聞且他……願意娶我這個手上沾滿血腥的女人為妻,我很感激,但我不想讓他受千夫所指,過去是我不記得,可現在我什麼都記得了,我就不能這麼自私了。”

“姐夫知道你的過去,八大門派的人也知道你的過去,而那千夫所指的日子早就過去了,你何必耿耿於懷已經過去的事呢?”無燕輕輕的吸了口氣,說道:“你是作為真正的香燕投靠桃莊體會到的一切,是一點一滴循序漸進的走入正道,而我不是,過去的記憶彷如昨日,你叫我一時之間,如何能接受,我從一個對白之宜忠心耿耿的護法,變成了除魔同盟的正派人士?我昨天還是一個惡貫滿盈的壞人啊……一夜之間,我同時擁有了好人和壞人的記憶,我都不知道,

我現在到底算是好人,還是一個壞人!”“我不管我是好人還是壞人,我隻知道,姐姐做好人,我就做好人,姐姐做壞人,我就做壞人,我的心裡並無負擔!現在我們一樣了,姐姐!你也可以像我一樣,一點一點

的重新接受啊!”

無燕心疼的撫摩著香燕的臉蛋:“為了我,你冒著被盟主堂審判的風險投靠桃莊,現在我想重新選擇,我也希望你能重新選擇,不再是為了我!”

“我選擇你,也選擇姐夫!”香燕堅定的說道。無燕握緊拳頭:“雲細細把記憶還給了我,而我也冇有忘記改變記憶以後發生的一切,就證明她想讓我真正的做出選擇,是回到過去,還是珍惜現在。她不是想讓我做回完整的自己,而是在戲弄我,到現在她還在利用我們,當初把我獻給桃莊作為她入莊的禮物,現在又把記憶還給我,是想讓我與桃莊重新為敵嗎?即便我選擇重新接受,可皇甫青天多疑,他不會再信任我的。他們會質疑我提防我隨時擔心我叛變,而我若是不能證明,無法忍受,到那時,白之宜容不下我們,名門正派不信任我們,我們隻會

被逼上一條不歸路!”“你已經改變了,不再是從前的雙飛燕了,你的改變或許不像我經曆過內心的矛盾,和對世俗眼光的承受,所以,不要讓自己那麼辛苦,就留在現在吧!隻要你不對皇甫青

天有所隱瞞,他不會再質疑你的,因為,有聞且在,你就不會傷害他身邊的人!”

“就是因為我變了,我愛上了一個人,還做了他的妻子,與曾經我們的敵人成了朋友,我無顏麵對這一切,即便知我如你,也不會明白的。”“可我什麼都記得,我冇有改變,但我依然站在這裡。我是不會明白你的感覺,但是我清楚我的感覺,我帶著魔宮護法的身份做了一個所謂的正派之人,所謂的好人,體會

到了朋友的真心相待,體會到了姐夫和吳畫如同親人般的溫暖,我不想失去,也不想再回到過去,我有這種感覺,姐姐你一定也會有同樣的感覺。”“曾經我們還被裝在罐子裡像怪物一樣被人們買賣,觀來看去,是白之宜救了我們,是她把我們從罐子裡救出來,還給了我們武功秘籍讓我們成為人上之人,可我們背叛了

她……哪怕記憶回來了,我還是選擇背叛,那我們始終都會揹負著忘恩負義的罵名。”“姐姐,我們是背叛了白之宜,但她不顧及情分,還追殺你我,這份恩情早就已經一筆勾銷了,況且,若丐幫發生的怪事真乃雲細細所為,那一定也是白之宜的命令,她根

本不會放過我們,還想要殺掉姐夫,你又何苦念她的恩情?如果不是雲細細奪走你過去的記憶,讓你加入桃莊,你就不會跟姐夫走到一起,你不會遇見屬於你的幸福!”“我的心真的很亂,我想我必須要離開一陣子。”無燕沉聲道,“等聞且醒來,你告訴他,不要再回丐幫了,有什麼事,一定要跟皇甫家的人好好商量,也不要讓他去找我,

我想通了,自然會回來,若是想不通,我也會回來做個了斷。”香燕知道無燕一旦做出決定,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改變的,她深吸一口氣,握住無燕的手:“姐姐,無論你去哪,我都會追隨你。無論你做什麼決定,我也都會支援你。但請你三思,聞且他是這世上最愛你的人,他是你的丈夫,也是你最愛的男人,他的愛是獨一無二的,是我這個妹妹所不能給你的。無論是正是邪,我都不在乎,哪怕現

在叫我去殺皇甫家的人,去殺丐幫的人,我也可以毫不留情,但……聞且是我的姐夫,是我的家人,我不忍心看到他難過,更不忍心看你後悔!”外麵忽然傳來了吵鬨聲,香燕的心思也便不全然都在無燕這裡了,她站起身來,柔聲道:“姐夫的眼睛和腿都受了傷,為了帶你逃走,他忍受著我毒藥的侵蝕,我不知道他

如何撐得住帶你回來,我隻知道,他真的很愛你。”說罷,香燕便離開了房間,無燕隻覺得滿心淩亂,她看向傷勢過重還在昏睡的聞且,思緒萬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