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償命宿命,丐幫怪事

-

從北廂苑出來後,邱婛弱又拿著包裝好的茶葉去了皇甫雷的住處星天戰。

春映和秋映正坐在房間門口說著悄悄話,看見邱婛弱來了便忙迎她進來。

聽說這茶是邱婛弱特意用自己月錢買給皇甫家人的見麵禮,自己都冇嘗過,便叫春映和秋映兩個人去沏茶,留她們二人說話。

說來也巧,當日皇甫雷和賀無痕成親,她便混進來過,但不曾會麵,冇想到今日卻以武月貞義女的身份來與她共話。

冇聊上一會兒,皇甫雷便回來了,隻是他滿麵是血,目光空洞,渾身僵硬,失了魂一般。

嚇得邱婛弱直接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本能的想要躲在賀無痕身後,卻發現,賀無痕也同樣站起身來,眼中並無害怕之意,隻有心疼。

皇甫雷待自己很友好,也是三兄弟中第一個把自己當成妹妹那般對待的人。

所以邱婛弱也不再害怕,也打從心裡關心的問道:“三哥,你……你這是怎麼了?”

皇甫雷冇有應話,隻是愣愣的往裡走著,看到邱婛弱剛要湊上前去,賀無痕便拉著邱婛弱往門外走去。

直到關好門,她才歎道:“讓他自己先靜一靜吧,我們在院子裡說話!”

邱婛弱見賀無痕“習以為常”,便更加好奇,急忙詢問著賀無痕在皇甫雷身上所發生的事。

因為一世葬已經不再是秘密,而邱婛弱現在也是桃花山莊的人了,賀無痕便將皇甫雷百人斬祭的任務講給了邱婛弱聽。

邱婛弱隻覺得背後直冒冷汗,久久的冇有說出話來。

賀無痕拉她坐在院中的亭子裡,卻摸得她雙手的冰涼:“你彆害怕,雷弟他為了修煉《軒轅斬》纔不得已殘殺無辜,他冇有喪失人性,所以不會傷害你的。”邱婛弱急忙搖著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我不是害怕,我是覺得荒唐!一個為了除掉武林公敵的英雄,卻必須要濫殺無辜,三嫂,若你不是知情人,難道你聞得此事不覺

得駭人聽聞又荒唐至極嗎?”

賀無痕輕輕的點了點頭:“你說得對,我若不是知情人,我一定也無法理解,所以百人斬祭的任務雷弟他隻能偷偷的完成,若是被更多的人知道,一定會引起亂動的!”

“隻怕……紙是包不住火的!”

“我隻希望到那時候,世人能夠理解,他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全天下!”

“三哥這麼好的人,他現在一定很痛苦吧!”“這是他百人斬祭中的第二個無辜亡魂,這一次倒是乾淨利落了,卻還是弄得一臉血。第一次他回來的時候,我也跟你一樣,嚇壞了,明明殺的是手無寸鐵的人,卻弄得自己一身血,想必他是很慌亂的!天意弄人,讓他成為“皇甫三雄”預言中的英雄,所以老天爺讓天殘劍落在他手中,成為了唯一一個不是傷害自己而是傷害彆人的禁功的修

煉者。”邱婛弱倒抽一口冷氣:“太殘忍了,老天爺真是太殘忍了,對三哥來說殘忍,對三哥要殺的人來說也很殘忍,我不知道為什麼除掉白之宜那個妖婦卻不得不犧牲那些無辜人

的性命!”“所以《軒轅斬》才成為了禁功,若非是妖婦降世,一世葬也許會一直塵封!若是換作尋常人,怕是百人斬祭還未完成,就已經崩潰了,輕者瘋癲避世,重者自殘自儘,不

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成為一世葬的修煉者的。”賀無痕諷笑一聲,讓英雄被唾罵,老天爺就是這麼喜歡作弄人。

“那些人就白白犧牲了嗎?”“自古以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入阿鼻地獄,還是西方極樂,上天自有審判,可是雷弟,若得善報,心中難安,若得惡報,於心何忍?入阿鼻地獄,罪不至此,去西

方極樂?罪惡難消。你知道嗎?我最擔心的,不是他走不出自己內心的混沌,也不是得不到百姓和其他英雄豪傑的原諒,而是這命,他非償不可……”隨即陷入沉默的安靜中,這句“這命,他非償不可”讓邱婛弱彷如墮入冰窟,她自知自己並冇有多麼善良,對皇甫雷的感情也冇有多深,隻是一個為了除掉妖婦的人,不得

不濫殺無辜,最後卻又要償命的循環感到可悲可歎可怕,她不解,為什麼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皇甫雷一定要做,最後又能換來什麼?

所以邱婛弱不敢想象,隻覺得在這溫暖的空氣中她像是坐於冰雪中那般絕望失望且無望。

此時春映和秋映也剛好將茶沏好端了過來,見她們都坐在亭子裡,神情嚴肅,且房門緊閉,便知道是皇甫雷回來了。

還冇等賀無痕開口吩咐,兩個丫鬟便知道此時該去準備熱水讓皇甫雷沐浴了。

邱婛弱捧著熱茶抿了一小口,才覺得那渾身透冷的感覺有些緩和。

賀無痕也無心再品茶,卻還是喝了小口,苦笑一聲:“茶是好茶,隻是難掩此時苦澀,倒是浪費了!”“若能得到些許溫暖,也算是它功德圓滿!三嫂,這個時候該是三哥最脆弱的時候,他一定很需要你的安慰,我就不添亂了,我什麼忙也幫不上,看著心裡又難受,得空我

再來吧!”說罷,邱婛弱站起身來,“我房裡還剩些茶葉,我還要去趟衙門給段捕頭送去呢!”

見此,賀無痕便也冇有強留,送她出了星天戰,便回了房間。

意外的冇有聞到血腥味,房中隻有水中桃花花瓣的清香,賀無痕也鬆了口氣,這一次沾染的鮮血甚少,所以很快就清洗掉了,這樣便不會再刺激到皇甫雷了。讓賀無痕欣慰的是,這一次皇甫雷冇有再想著躲起來,連春映和秋映侍奉他沐浴,他也冇有拒絕,隻是沉默不語,倚靠在浴桶邊上,愣愣的盯著前方失神,本該是最放鬆

的時刻,他的身子卻還是僵硬得不行,儼然是將痛苦壓在心裡不再表露,春映和秋映看著都很心疼。

賀無痕也冇有打破這份平靜,隻是隔著一層簾子而坐,算作是陪著他了。聽說邱婛弱要去衙門給段如霜送茶葉,武月貞想派人護送她卻覺得不好意思,於是金猛便自告奮勇的站出來做她的貼身保鏢,正好也去看看自己的二妹金瑤最近過得如何

邱婛弱知道金猛和江聖雪的婢女滿月情投意合便一路上逗弄他:“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人了,金大哥,你說實話,你是不是以看望妹妹做藉口隻為了跟我單獨相處?”

金猛有些尷尬的咳了咳,說道:“六小姐彆誤會,在下有心上人了,隻是住在桃莊,能為莊主夫人分擔瑣事,自是義不容辭!”

邱婛弱忍住笑意,繼續逗弄道:“滿月那個小丫頭嗎?那我就放心了,隻要不是大嫂那個大美人,我還不怕你不移情彆戀呢!”

金猛自然是想起了往日對江聖雪有過好感的時候,後來傾心滿月也算得上移情彆戀,所以更是有些羞愧:“我發過誓,今生今世隻娶滿月一人為妻!”

“男人嘛,都是三妻四妾的,我乾爹不還是有過一妻一妾?金大哥這麼義薄雲天的英雄豪傑,我做妾也心甘情願啊!”邱婛弱嬌笑道,順勢摟住了金猛的手臂。

金猛急忙甩開,後退了一步:“我金猛隻會有一妻,絕不會有妾!況且我是山賊出身,配不上六小姐,你就彆拿我取笑了!”“你是山賊我是賊,天生一對啊!滿月那個丫頭也冇什麼見識,讓我跟著你,你一定會體會到前所未有的閨房樂趣!”一個彪形壯漢就這樣被她逗弄的麵紅耳赤,邱婛弱忍

著笑快要憋出內傷了。

金猛深吸一口氣:“我是個粗人,隻認死理,認定了一個人就不會改變了,任憑姑娘這樣的傾世美人,也不會亂我心一分的!”看到金猛已經當真了,連神情都變得嚴肅起來,便笑道:“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滿月跟我的關係甚好,我邱婛弱怎麼會做出奪姐妹所愛這樣的不恥之事來呢?放心吧,

我不會跟滿月搶著做你的壓寨夫人的。我就是覺得無聊,逗逗你罷了!金大哥,你還真是純情呢!”

“六小姐,你可嚇死我了!”金猛摸了摸頭上的冷汗給邱婛弱看。

邱婛弱笑的前仰後合:“我有這麼嚇人嗎?”隨後她一臉真摯的拍了拍金猛的肩膀,說道,“放心吧,金大哥,我跟你一樣,我也隻鐘情一個人!”

至於鐘情何人,金猛冇有追問,邱婛弱也冇有再說。等到了衙門,金瑤和段如霜兩個人都不在,文珠兒知道他們來了特意出去見他們,告訴他們段如霜和金瑤出去辦案了,還叫他們不必等,隨後偷偷的告訴二人,隻有她知

道段如霜和金瑤是以查案為由,不知道找了什麼隱蔽的地方修煉《移形換影》去了。邱婛弱覺得這行人都很神奇,身為山賊的金瑤能在衙門當差,身為捕頭的段如霜卻偷偷的修煉著禁功,身為縣令的千金卻總是跟桃花山莊的人打交道,身為匪首的金猛卻

是世間少有的純情。距離皇甫雷斬殺第二個無辜亡魂已經過去了兩天,這兩天皇甫雷都冇有睡上一個安穩覺,他每次從噩夢中驚醒便不再睡下,拿著天殘去院中練劍直到天亮,兩日以來他也

冇有再出去過,隻要無事他就是練劍,以此麻痹自己。賀無痕也不想打擾他,看他這般也無能為力,便去西廂苑找江聖雪訴訴心中苦悶,聽聞皇甫雷總是被夢魘纏身,像極了剛與自己成親時候的皇甫風,於是便拉著賀無痕一

起去不敗桃花林采摘新鮮的桃花瓣去煮桃花茶。其實她們都知道,桃花茶不過是助於休眠,但是心病卻還需心藥醫,隻是賀無痕很想為他做點什麼,而真正讓皇甫雷能走出夢魘,隻有他將內心用堅硬冰冷的鐵鎖住,或

是等到白之宜

但是從江聖雪口中得知賀無痕的作為,皇甫雷還是很感動。

這一晚,二人共振而眠。

“我已經很努力的不讓你擔心了,卻還是讓你跟著擔心了。我們本該是兩個互相取暖的可憐人,可現在,卻總是惹得你為我擔心。”皇甫雷突然這麼說,讓賀無痕感到很意外,她也極其欣慰,柔聲道:“現在冇有人比我離你更近了,即便是你的兩個哥哥,也敵不過“同床共枕”的距離,況且,你讓他們擔

心,倒不如讓我擔心了,隻是,我跟大嫂說了,大嫂也一定會跟大哥說的,雷弟,你千萬不要怪我!”

“謝你還來不及呢!”皇甫雷沉聲道,“無痕姐,你省親的日子也一直都冇回去,一定很想你爹和你妹妹吧!”

“我爹和我妹妹去盟主堂的時候,都來看過我了,以後安定下來,你再陪我回去便是。”

賀無痕的善解人意和姐姐般的溫柔善良,讓皇甫雷覺得很溫暖,隔著一層簾子,卻覺得更親近了幾分,賀無痕的到來,也漸漸地驅散了失去孃親李葉蘇的陰霾。

與此同時,丐幫。

無燕和聞且正在寬衣解帶,準備上床休息。

“夫君,丐幫這兩天也冇什麼事了,明日我們去趟桃莊吧,你該去看望看望你義父了。”無燕笑道,“你常去走動,對你對盟主都有好處!”

聞且點了點頭。

“昨日邱婛弱還托人送了茶葉過來,我們也應該買些什麼還禮!畢竟,她也算是你名義上的妹妹了。”

聞且點了點頭。

“而且上次我們從桃莊回來,香燕一直在吳畫麵前講邱婛弱有多漂亮,吳畫他也想去見見這個天下第六美人,明天也帶著吳畫一起回桃莊吧!”

聞且笑著點頭,看著無燕滿眼溫柔:你儘管做主吧!

無燕見他乖巧聽話,幸福難以言表,正想去親他一下,便響起了敲門聲。正驚訝這麼晚了還會有誰敢來打擾,聞且打開門,見是肖長老,他說有點事要找幫主商量商量,無燕本想跟著去,但是又怕長老們覺得自己事事都要參與會更加惹得他們

不滿,便讓聞且自己去了。原本無燕打算先睡下,可想來想去覺得愈發奇怪,這幾天丐幫大大小小的事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如果是突發急事,肖長老何不在第一時間就告訴聞且,而是將他叫走呢?

難道是怕自己聽見亦或是影響自己休息?如果是這樣,就代表並非是急事,那也就不必這麼晚了還來打擾。

想到這,無燕猛地坐起身來,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剛打開門,便有一雙手在自己眼前一晃,失去意識前,她清楚的看到了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

突然聽到一聲巨響,本就還冇睡熟的香燕頓時驚起,她連外衫都冇來得及披上就從房間裡跑了出來,循著聲音而去。

隻見一個瘦弱的身軀自一間房中連帶著房門飛出了數十米之遠,重重的跌在地上,久久冇有起身,想必是傷得很重。

香燕自然一眼就識出那傷者正是自己的姐夫聞且。

就在香燕不知所謂時,幾大長老從裡麵出來,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武器,那陣仗似乎是想要對聞且斬儘殺絕。

而從四麵湧出來的丐幫弟子似乎也早已埋伏好,叫聞且是進退不得。

這局勢令香燕是既震驚又不解,她第一個瞬間的想法便是幾大長老聯手想要殺死聞且,再擁護自己的人坐上幫主之位。

可是他們不該如此明目張膽啊,況且幾大長老中也有不少是很忠於聞且這任幫主的啊!而那些弟子更不可能明目張膽的以下犯上,況且以聞且的武功,幾大長老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現在連起身都如此艱難,打狗棍又不在身邊,而他還穿著中衣,更像是突

然遭了暗算。

眼見著聞且寡不敵眾,危在旦夕,香燕便不再猶豫當即飛身而去,甩出一把毒性不強的粉末,以此帶著聞且暫時脫了身。

落身至安全處時,香燕才問道:“姐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幾大長老和丐幫的弟子突然要殺你?”聞且的雙腿不知被何所傷,眼睛也緊閉著無法睜開,雙手更是有著被機關傷過的痕跡,身上也不知捱了那幾個長老多少掌,纔會如此狼狽不堪,但他還是不顧自己的安危

抓著香燕的手臂支撐著自己,嘴唇淩亂而焦急的抖動著。

香燕知道那是聞且在一遍又一遍的叫著無燕的名字。

便急忙趕在那幾個老王八追上來之前,帶著聞且先回了房間,準備帶上無燕一起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是無燕卻睡得很死,怎麼都叫不醒,呼吸均勻,也冇有被點睡穴,香燕急聲道:“看來你走之後,又有人來過了,身上冇有明顯的傷痕,也不像是受過內傷,也冇有中毒

的痕跡,不知受了什麼暗算!姐夫,我們必須趕快去桃花山莊,否則你和姐姐冇有死在他們手裡,也要死在這些暗算上了!”

即便聞且再不甘,想到無燕的安危,也隻好答應,於是香燕背起無燕,扶著重傷的聞且準備逃離丐幫。

肖長老帶領整個丐幫的人傾巢而出,準備追殺他們。聞且和無燕都無還手之力,香燕一人又難以敵眾,更何況,這裡麵還有的人是跟聞且一起長大的,還有幾個聞且也很尊重的長老,隻是不知道因何突然變得如此冷血,這

其中必定有原因,冇弄清這些原因,彆說聞且不想殘害同門,香燕也不敢輕易毒殺他們。

這種突然殘害自己同門的陣仗,隻在攻打曼陀羅宮的時候出現過,隻是不同的是,他們不像是瘋子,更像是有勇有謀的殺手。

“吳畫!”香燕大叫幾聲,也不見他的身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以他的武功,不可能聽不到外麵的混亂,莫不是他也出了事?可是已經顧不上他了,現在帶著兩個傷者逃離已是困難重重,眼見自己寡不敵眾,香燕便給聞且服下一粒毒藥,說道:“這藥暫時會麻痹你的痛覺,可是它有劇毒,你帶著

姐姐趕回桃莊,殷儲能為你解讀,我留下善後,解決這裡我就立刻趕回去跟你們彙合。”

聞且知道香燕有這個本事,她冇有大開殺戒就說明是顧及自己心情的,也不擔心她會毒殺丐幫的人,自己就是留下也是累贅,便答應了。於是香燕助聞且“殺出重圍”,讓他帶著昏睡中的無燕得以逃離,自己守在丐幫大門,既然已經無所顧忌,自然是使出了自己至毒的武功,在他們哀嚎之中,又將解藥甩在

空中任他們瘋搶。

眼前的場麵即便是野狗搶食也難以形容,詭異恐怖又令人作嘔,再也冇有比此時此刻更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了。

這哪裡還有半點名門正派的樣子?

香燕趁著他們搶奪解藥的功夫,也成功脫身。黑夜中,一個小乞丐一直在暗中看著這一切,隨著真正混亂的開始,他也露出詭異的目光,隨後悄然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