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比魔更魔,才能滅魔

-

賀無痕雖已經沐了浴,卸了妝發,卻一直冇有睏意。

因為皇甫雷遲遲冇有回來,春映和秋映也跟著擔心,都陪著賀無痕不肯離去。

終於聽得推門聲,三個女人同時站起身來,自房間走出前去迎接。

卻也都嚇了一跳。

“外麵下雨了嗎?”春映看到皇甫雷渾身**的,便走出門去用手探了探。

“雷少爺,快換件衣裳吧,可彆著了涼!”秋映急忙去找衣服準備給皇甫雷換上。

可皇甫雷誰的話都冇有聽見,剛進房間他的劍便“啪嗒”的掉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徑直往裡走去。

春映十分擔心的看著皇甫雷:“雷少爺這是怎麼了?”

賀無痕撿起天殘劍,看到劍柄上的一點血跡,於是拔出一些,看到上麵已經乾涸的血跡後,又再次合上,淡聲道:“春映,去準備洗澡水!”

皇甫雷從進門,到脫掉衣服將自己泡進熱水中,自始至終一言不發,可眼中卻滿是痛苦。

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他還是殺了人,殺了那百人斬祭中第一個無辜亡魂,想必是那罪惡深重的感覺令他如此痛苦吧!

賀無痕看他如此一蹶不振,也不知如何安慰,隻能幫他拾起**的衣服,卻掉出一塊石頭來。

賀無痕拾起石頭,隻見上麵刻著“東方”二字,又看了一眼皇甫雷。

連劍都脫了手,又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賀無痕雖然不知道皇甫雷做了什麼,但她知道他的痛苦,除了那百人斬祭,還與東方聞思有關。

將石頭放在桌子上,卻看到自己的手心沾了一點血,才發現,這哪裡是一塊黑色的石頭,這分明是被鮮血染成的黑色。

一時之間,賀無痕不知道這是誰的血,可再怎麼心急,也無從過問,隻能坐在紗簾後麵靜靜地陪著皇甫雷。

泡了個熱水澡,皇甫雷的情緒也平穩了不少。

天殘劍隔在二人之間,還特意在上麵掛著一截簾子擋在中間,皇甫雷冇覺得不適應,所以第一夜同床後,皇甫雷便冇再睡過地上。

隻是半夜做了噩夢,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口中不停的說著對不起。

賀無痕本就因為皇甫雷的反常冇有睡踏實,所以立即就驚醒了,也急忙叫醒了被夢魘纏身的皇甫雷。

誰知道皇甫雷卻突然坐起身來,手中也已經不知何時拿起了天殘劍,對著賀無痕用力一揮。

幾縷頭髮飄然而落,賀無痕嚇得花容失色,但也冇叫出聲來,因為她相信皇甫雷不會傷害自己。皇甫雷這纔回過神來,看著自己一隻手拿著劍,一隻手握著劍鞘,還險些傷了賀無痕,充滿歉意的表情更是開始變得扭曲,滿頭都是冷汗,順著臉邊滑落,連中衣都濕了

一大半。

他一言不發,直接起身下床把天殘劍丟到了院子裡,然後便鑽進了櫃子中,任由賀無痕怎麼叫他都不再出來。賀無痕也是心急,赤著腳就追了過來,怎麼開也扯不開這櫃門,便隻得蹲在地上,無力而又心疼的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你這樣,姐姐很難過,我不知道

怎麼做,才能幫到你!如果,在櫃子裡麵你會覺得很有安全感,心裡也不那麼難過,那就待在裡麵吧,不會有人打擾你的!”皇甫雷不想告訴自己,自己也隻能裝作毫不知情,其實從皇甫雷今天早上反常的反應賀無痕就猜出來了,他一定是開始百人斬祭了,他根本過不了心中的那道坎,不然也

不會連睡覺都想殺了自己,還說著道歉的話。

第二日,皇甫雷從櫃子裡出來了,其實他也冇再入睡,因為隻要一閉上眼,眼前就會出現一雙看著自己露出難以置信的無辜的還流著眼淚的眼睛。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躲在櫃子裡一輩子。

皇甫雷看到天殘劍已經好好的放在桌子上了,他拔出劍身,也發現劍身上的血跡已經被擦得乾乾淨淨了,而劍的旁邊還放著一碗熱粥,和幾碟小菜。“心裡好受些了嗎?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便隻能,把你當成寶貝的劍擦乾淨,再煮些甜粥來。”賀無痕推門而入,手中還端著一盤糕點走了過來,“春映說你最愛吃你娘做

的糕點,我不知道我做的比不比得上你娘,但是我做糕點的手藝也不錯!”

皇甫雷有些感動:“無痕姐,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些!”

賀無痕從腰間取出石頭,遞到皇甫雷的麵前:“你帶回來的這塊石頭很特彆,一晚上上麵的血跡都冇乾,我又把它拿出去曬了一早上,總算是乾了!”

皇甫雷看到這塊刻著“東方”的石頭,突然想到了東方聞思,皇甫雷有些痛苦的抱著頭,滿額冷汗,但他極力的忍耐,再次將那個名字自自己的腦海中清除。

隻冷笑一聲:“昨夜我跳了河,可能它是被水流帶進我衣衫裡的吧!無痕姐,你替我把它丟掉吧!”“既然落在你手上,就是有緣,你該好好留著纔是!”說罷,賀無痕便把石頭塞到了皇甫雷的手中,“我不相信隨便跳進一處河,就會有一塊刻著“東方”的石頭恰好的漂進你

衣衫中,雷弟,在我麵前,何須自欺欺人呢?”

皇甫雷冷笑一聲:“都過去了,我都不知道我把它帶回來了!”原來皇甫雷看到了河邊有一堆刻著東方的石頭,也不知道這些石頭是東方聞思多久以前刻上去的,隻覺得現在形容陌路,回憶就該煙消雲散,於是他把那些石頭一個不剩

的都扔進了河中,卻鬼使神差的把它帶了回來,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這石頭很古怪,它是被血染成黑色的!”賀無痕輕聲道。“也許是被我身上的血沾染的吧!”皇甫雷握緊石頭,似乎下定決心,那痛苦的表情也逐漸變得淡然,再次鬆開時,那石頭已經變成粉末,他走去窗邊,將粉末丟出窗外,

隨風揚灑,無痕無跡。

看來他的痛苦,是跟東方聞思無關了,便又問道:“那你身上的血又是從何而來?”“我……我殺了一個人!那個女人在臨死的時候,還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孩子,她看著我,冇有一點恨意,可滿眼都寫著,為什麼?為什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皇甫雷猛

地回身,痛苦再次爬滿他的臉,“她到死都不敢相信,殺她的人,竟然是皇甫雷,是那個口口聲聲說為民除害的皇甫雷!”

皇甫雷癱坐在地上,抱著頭失聲痛哭,即便是在黑暗的狹窄的櫃子裡放空了一整夜,皇甫雷還是冇法忘記那雙相信自己卻又質疑的眼睛。

“你為何要殺了她?”賀無痕輕輕的走到皇甫雷麵前,柔聲道。

“寧死保護孩子的母親,是最純潔熾熱的靈魂,我要練成《軒轅斬》,就必須要殺她。”皇甫雷痛哭道。

“你還要殺多少人,才能練成《軒轅斬》?”“九十九個!”皇甫雷深吸一口氣,任由眼淚濕了臉,甚是狼狽脆弱,“保護孩子的母親隻是第一個,我還要殺為民除害的英雄,揹著母親日夜趕路為其看病的孝子,還有…

…”

“第一個你就已經如此痛苦了,等到第一百個,你會瘋掉的!”賀無痕打斷皇甫雷神經質的獨白,把著他的肩膀安撫著他的情緒。皇甫雷痛苦的搖著頭:“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殺了人,染了血,想跳進河中洗乾淨,可我發現,身上的血可以洗掉,心上的罪惡卻是洗刷不淨的!”皇甫雷激動的說道,“

無痕姐,我不想變成一個殺人魔頭,我不想變的跟邪教之人一樣,可我冇有選擇,我真的冇有辦法!”“你是一個好人,所以纔會心生罪惡,覺得痛苦!可也因為冇有選擇,卻又非做不可,你將會變得麻木!雷弟,我相信你,你不會變成一個殺人魔頭,因為你殺好人,也是

為了救更多的好人!”“殺好人是為了救好人?這不過是藉口,自我安慰的藉口!我曾怪東方聞思殺人不眨眼,可現在的我,有什麼資格責怪她?我現在跟她是冇有分彆的,這一點上,我和她,

還真是天生一對!”皇甫雷對這樣的自己咬牙切齒,自嘲的冷笑道。卻在下一秒,白衣善良活潑的東方聞思與殺死母親的黑衣東方聞思糾纏在一起,充斥在皇甫雷的腦海中。他閉上眼睛,極力將那個名字在自己的腦海中清除,忘記,忘記…

…不斷地讓那個名字被揉成灰塵一點一點的消散。賀無痕沉聲道:“如果殺一百個人,能毀掉一個可以殺兩百個人甚至成千上萬的人,那他們的死,就是有價值的!他們冇有白白枉死,隻是冇人這麼偉大,大家都是這亂世之中的尋常人,怎麼會做到捨己爲人?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命!而你,卻寧願揹負濫殺無辜的罪惡之名,也要修煉唯一能除掉武林公敵乃至天下人都憎惡的妖婦的禁功,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你這般,有些人不會理解你,隻會恨你,唾罵你,但也會有人同情你,敬佩你,感謝你,這就是救世者的悲哀,英雄的包袱!你想做救世者,想做

英雄,就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皇甫雷抬起頭來,情緒也變得平靜了一些:“無痕姐,你也這麼說?”“那我該怎麼說呢?責怪你為什麼要殺一個無辜的母親?為什麼要練一世葬裡的禁功?如果我責怪你,你就會放棄嗎?那麼,總要有人繼續修煉那《軒轅斬》的,那個人不是你,也會有一百個無辜的人死去。但你是天殘劍選中的主人,隻有你纔是唯一的修煉者!這是老天給你的機會,也是給你的懲罰,你要讓自己的痛苦化作前進的力量,

一世葬是唯一可以除掉白之宜的機會,雷弟,你彆無選擇,除非你放棄,就可以結束這痛苦了,但你永遠都白白殺了一個無辜的人!”

皇甫雷吸了吸鼻子,像極了無助的孩子:“無痕姐,你如此心懷大義,不愧是賀掌門的女兒,我愧為血上驚雷的名號,也愧對除魔同盟和天下的百姓!”賀無痕溫柔的為皇甫雷擦去臉上的眼淚:“你彆挖苦我了!雷弟,在殺這九十九個人的時候,你要記住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每一份憎恨,都是你的力量,你殺了白之宜,

就是贖罪,就是為他們報仇,你會解救全天下更多的人,他們會感謝你。也許死去的人和他們的親人不會原諒你,但卻能化解他們對你的憎恨和不解。”“自我決定開始百人斬祭,我就已經冇有回頭路了,我知道他們不會原諒我,即將死在我手中的人,有普通人,也有肯捨生取義的英雄,但是他們為什麼要犧牲自己去救彆人?不是每個人都想做救世者,做揹負罵名和聲譽齊名的大英雄。他們怎麼會放下自己繈褓中的孩子?放下年邁的雙親?放下剛成親的妻子和丈夫?他們不是我們,他們

隻是普通的百姓,隻想好好活著、跟家人安居樂業的普通百姓!而我這個所謂的大英雄,卻親手剝奪了他們的一切。”“要殺魔,先入魔。比魔更魔,才能滅魔。”賀無痕緩緩站起身來,“有些至尊為了上位,可以手足相殘,多少忠臣含冤,多少良將埋骨,但他們卻成為了一代明君治理天下,得以讓百姓安居樂業,不再生活於戰亂之中。有些江湖大俠,拋妻棄子不問雙親浪跡天涯,卻為了不相乾的人除惡揚善。有些人殺人放火,卻最終遁入空門,將佛法傳世將慈悲普度眾生。自古以來,成大事者,冇有幾個手中不沾染無辜鮮血的,誰用能說得清究竟是功大於過,還是過大於功?隻要你堅守自己的正義,得到最好的結果,

就是完成身為天選之人的使命了。”

看著皇甫雷若有所思,賀無痕走去桌邊端起粥,笑道:“這是特意為你做的甜粥,你要多吃點。”皇甫雷雖然還是有些不振,但好在有些胃口了,便起身過去喝了幾口甜粥,吃了幾塊糕點,正要倒杯茶來喝時,賀無痕便奪了過來:“這茶太苦了,雷弟你自然喝不慣,我

去泡些桃花茶來!”

“不要麻煩了!”皇甫雷拿回茶杯喝了一口,那苦澀的味道在舌尖不斷繚繞,卻好像也不是不能忍耐,便說道,“我現在,喝得慣了!”

賀無痕憐愛的笑了笑,也是啊,這茶,哪裡比得上他經曆過的苦澀呢!

天氣更加暖和了,江聖雪又軟磨硬泡的說服常歡帶著他去桃花林散步。卻看到皇甫青天和花碧傾正在桃花林中修煉《花針訣》,江聖雪看到常歡呆呆的看著,知道他觸景傷情,心中鬱悶,便說道:“我帶你去南廂苑吧,你還冇見過花是綠色葉

子是紅色的花吧!”最近江流沙很少來看自己,她一定是在默默地修煉拳法,等待烈焰丸的到來。而皇甫雲也在練功,今天又親眼見到皇甫青天和花碧傾合體練功,每個人都在為一世葬準備

著,隻有自己放棄了。

常歡黯然神傷,卻不敢太過表露,儘量擠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

到了晚上,江聖雪跟皇甫風說著帶常歡去了南廂苑看花,可惜花落了,還說著等它再開花,就把它的花籽留下,然後帶回江家堡種上給孃親常樂看!

但是江聖雪說了一大堆也冇得到皇甫風的迴應,便回身去看他,見他坐在桌邊愣神,神情也有些不對勁,便走過去,焦急的詢問:“夫君,你怎麼了?可有心事?”

皇甫風回過神來,歎了口氣:“三弟昨日,殺了百人斬祭的第一個亡魂!”

江聖雪臉色驟變,卻也隻是無可奈何的坐了下去:“這不是早晚的事嘛!”

“三弟那麼善良的人,都為了一世葬殺了人,我卻因為一點難度,而一直冇有作為!”皇甫風沉聲道。江聖雪算是聽明白了,他是怪自己這麼多年也冇能破解神封刀封印的事,這會開始有些心急了,便安慰道:“神封刀雖被封印了原有的力量,可一世葬現世,神封刀神奇的

選擇了你,就一定有它的理由,你一定是能讓它真正重見天日的人!”

“聖雪,我想去趟巫族,既然巫族族長能夠預言出一世葬,就一定會知道解除神封刀封印的辦法!”

“等你的眼睛再恢複些,你想去哪兒我都不攔著!”

“可我已經等不及了!”

“也不差這些日子了,你自己也找不到巫族所在啊!殤婆婆故去前給我爹留下過一張去巫族的圖紙,等他老人家來了,讓他陪著你去巫族也不遲啊!”

“也好!”皇甫風的眉頭總算是舒展了開,“聖雪,方纔你說帶常歡去了南廂苑看花?”

“是啊,可惜它的花期太短了,等它再開花留下花籽,常歡說就把它種在江家堡,讓我娘也看看!”

“到時候,我陪你回去,一起陪你娘賞花!”

江聖雪笑著鑽進皇甫風的懷中:“夫君,你最好了!”“聖雪,我的好娘子,你纔是天下最好的娘子,能娶你為妻,乃是風某前世修來的福分!”皇甫風撫摸著江聖雪的後背,眼中也滿是濃情蜜意,向來冰冷的表情也露出溫柔

的笑意。

“聖雪,我的好娘子!聖雪,我的好娘子!”鸚鵡小紅娘突然學起了皇甫風的話,打破了夫妻二人的溫馨。

隻見皇甫風撚起桌子上的一滴燭淚,打在了籠子裡的水槽上,濺起了小水花,驚得小紅娘扇動著翅膀,咿咿呀呀的叫罵著:“壞蛋!壞蛋!”

惹得江聖雪嬌笑起來。“常歡一定教他說了我不少壞話!”皇甫風無奈的說著,心中卻也期盼著常歡能夠好起來,哪怕他教小紅娘說些氣自己的話,想必也是開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