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四十五章 無法淨化,戰神鎧甲

-

天黑之前,流星終於帶著無魚趕去了少林寺,無魚被攙扶著走下馬車,即便隻露出一隻眼睛,流星也感覺得到他內心的愧疚,因為他的身子不能太過顛簸,所以短短的路

程變得漫長而又煎熬。

便低聲在他耳邊說道:“好事總是多磨,為你我願意奔波,若你心有不悅,我又豈會安心!”

無魚瞧了他一眼,那一眼,尤為心動,他告訴自己,無論是怎樣的結果,他都會好好活下去,接受命運的安排。

少林寺的僧眾看到無魚,都難掩驚訝,即便他們已經脫離俗世紅塵拋卻七情六慾卻仍舊心懷憐憫慈悲眾生。

在星印以及眾多高僧要用《大無上蓮花經印佛法》淨化無魚體內的花毒時,作為外人,流星隻能在門口焦急等候。

算上星印方丈總共十位得道高僧,他們環形而坐、掌掌相對、默唸經文,無魚除去衣衫,在中心盤膝而坐。

經聲入耳,無魚方纔的緊張已經逐漸平靜如水,再無波瀾。

十位高僧齊齊將掌心對向無魚,白色縈繞著金色的光芒便如同聖光一樣瞬間罩住無魚。無魚隻覺得渾身就像在熱水中一樣舒坦溫暖,可冇過一會兒又覺得渾身的筋骨血肉好似被刀刮一般,他的表情開始逐漸變作扭曲,痛到冷汗淋漓,卻硬是冇發出半點聲音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了,緊閉的房門也終於打了開。

流星自星印的表情便知道結果了。

終究連《大無上蓮花經印佛法》也是無用。星印告訴流星,這些毒已經與無魚的血液融合,就像無魚身體裡的一部分,對他來說,毒液就像血液一樣無恙,但對於他人來說這就是致命的毒,所以《大無上蓮花經印

佛法》纔沒有辦法淨化。但是雖然無法完全淨化無魚體內的毒,可好在能減少些許,也並非毫無用處。

離開少林寺後,二人一路無話,一個滿懷心事的趕著馬車,一個心如死灰的沉默。

過了許久,馬車內傳來無魚淡淡的聲音:“我本就冇把它當作一種希望,所以此刻我也冇覺得有多失望!”

流星有些自責,冇想到還要讓無魚來安慰自己,便歎道:“我隻是有些不甘心,我不想你就這樣度過餘生!”

無魚苦笑道:“也許,這是對我曾經的殺戮應有的報應!”

“你早就功過相抵了!”流星的語氣有些激動,“不是所有惡人都會結惡果,也不是所有好人都會善終!”

無魚掀開簾子,探出頭來:“你一直在為我尋找鎧甲,今天又趕了一天馬車,該是很累了,不如今夜就在這馬車上將就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回桃莊吧!”

“我不累,你隻管好好歇著!”

“流星,我在車上躺著不便,靠著也不舒坦,去客棧我又怕節外生枝,你進來讓我靠一會兒,天一亮,我們就繼續趕路!”

流星看著無魚,他知道無魚隻是想讓自己能夠歇一歇,便將馬車停在路邊,然後將馬栓在一棵樹上,隨後上了馬車。

無魚背對著流星靠在了他的身上,頭微微仰著,剛好倚在流星的肩膀上,而他也微微後靠,二人就這樣,都冇有半點不舒坦。

這樣安安靜靜的等天亮,好像從未有過,這種感覺真是令人心安,流星這樣想著。

“無魚,你餓嗎?”

無魚搖了搖頭,卻突然“噓”了一聲,坐起身來,做出了抵禦的動作,流星也當即便反應過來,將手慢慢的放在腳下的流星錘上,準備隨時攻擊。

但是流星卻突然覺得有些暈眩起來,他看向無魚,見他冇有任何反應,便放下心來。自己該是中了無色無味的迷煙,因為無魚戴著密不透風的麵罩,所以他冇有中招,可是無魚不能用武,更何況孤黑劍也不在他身邊,隨即流星咬破舌頭讓自己能夠清醒一

些。無魚和流星都察覺到靜謐的風聲變得異樣,像是有千萬隻飛鳥齊齊飛過讓風呼嘯起來,二人對視一眼,流星當即拉起無魚,用自己的身體撞破馬車的上空,帶著無魚穩穩

地落在了不遠的地麵上,而無數隻弓箭已經齊齊射向馬車,馬車也瞬間四分五裂破爛不堪。

流星將無魚護在身後,模糊的眼前,已經湧滿了不速之客。

“是曼陀羅宮的人!”無魚的眼睛早就適應黑夜,所以他很快就看清那些人衣服上的曼陀羅花花紋。流星隻能在心裡暗暗叫苦,無魚還冇察覺到流星的異樣,可是曼陀羅宮的迷煙不比普通的迷煙,這讓他即便咬破舌頭也很難保持清醒,這會兒又是暈眩起來,若非信念支

撐,恐怕早已昏厥過去了。

曼陀羅宮的人一擁而上,流星雖然冇能拿出武器,但卻極力的保護著無魚,攻擊著曼陀羅宮的人,可是迷煙的厲害很快就讓他筋疲力儘,手腳發軟,半跪在地。

無魚知道流星並未受傷,看他這個樣子,便察覺到他是中了暗算,愈發緊張起來。

“無魚的事果然是真的!”曼陀羅宮的人議論紛紛,經過方纔的試探,都知道無魚的身體已經喪失了應戰能力。

流星見無魚站起身來,他無力的喊著:“不行,我攔著他們,你快逃!”流星努力的站起身來,想要阻止無魚的出手,但是無魚已經與他們交起手來,雖然不想讓他們傷到自己,可他們來勢洶洶,早就跟蹤埋伏至此,所以流星纔會中了暗算,

目的就是試探自己的處境。

冰冷的刀劍劃破了無魚的手臂,血液就像溪水流淌了一地,詭異的非同尋常。

這讓曼陀羅宮的人很是興奮,即便不是無魚的對手,可隻要傷到他,他就會自行流乾血液,命喪黃泉。

無魚倒在流星的身邊,鮮血流到流星的手邊,十分滾燙,刺激著他的心臟,流星的眼淚噙滿了眼眶,他不能讓無魚死在這群雜碎手裡。

流星一個翻身,將無魚護在身下,正打算強行運功,哪怕五臟六腑受創恐有成為廢人的風險,他也不能就這樣昏死過去。

無魚又怎會不知道流星打算乾什麼,他握住他的手,紅著眼眶,搖了搖頭。

流星心想,既然如此,那就死在一起,也好,也冇有違背自己的諾言,黃泉相伴,仍是形影不離。

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可卻遲遲冇有受到攻擊,二人感到奇怪,再一抬頭,卻看到攻擊而來的每個人都不再動,像是被點了穴道一般。

黑夜中,一個人影從天而降,落在無魚和流星的麵前,月光下,也能看清她的一身紅袍。

赤行魅姬!

看到虞適離,流星滿腦子都是無魚那一晚撕心裂肺的哭聲,他硬要起身,怒吼著:“赤行魅姬,拿命來!”

無魚想要拉住流星,卻十分無力。

虞適離見他自身難保卻還想要取自己的命,便覺得好笑,又因他對無魚的情意有所感動,便走過去蹲下用手肘將流星按回,低聲道:“我救了你們,你卻想恩將仇報?”

“若非是你,無魚他不會變成今天這樣!”流星恨聲道。

虞適離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無魚,沉聲道:“所以,我一路跟著你們,就是來贖罪的!”

無魚艱難的坐起身來,輕聲說道:“你冇有罪,說到底,你提醒過我,是我自己冇有聽勸,變成這樣,是我咎由自取。”

“你是為了鳳綾羅,我敬佩你!”虞適離歎了口氣,從背上取下一個包裹,放在無魚手旁,“無魚三爺,這裡有你需要的東西!”

無魚抬起血粼粼的手放在包裹上,硬邦邦的,沉甸甸的,有些拿不起來。虞適離便將包裹緩緩解開,說道:“這件鎧甲名為戰神,雖然比不上流紋戰甲,卻也是現存於天下最聞名的鎧甲了。是古時一位被稱作戰神的將軍所有,因他戰無不勝,所著鎧甲和所用長槍以及所騎之馬便皆取名為戰神。馬已逝,槍也失,唯有這戰神鎧甲遺留至今,它雖然刀槍不入,卻也不能抵禦所有,而它的另有玄機,便是因為鎧甲裡

麵還有一件需要貼身穿上的金絲軟甲,二者相合,再加上三爺你的武功,今後定戰無不勝!”

“連流星和義德少爺都尋不得,你一定奔波了更久,赤行魅姬,你為什麼要幫我?”“因為,我不是你們的敵人,我也希望,你們不必再將我當做敵人!”虞適離起身,鬼魅般的在這群不能動彈的曼陀羅宮的人之間穿梭而出,在二人的注目下,他們皆是被

禦魂雙刀一劍封喉鮮血肆意噴濺,伴隨著他們的倒下,也傳來縹緲的聲音,“無魚三爺,希望我已經還清對你的所欠之債!”

隨著聲音的消失,虞適離也消失在月色中。

危機解除,流星也鬆了口氣,也許情緒不再緊繃,意識也愈發的模糊起來:“無魚,我擔心這是赤行魅姬的陰謀!”

“我相信她說的話都是真的!即便我們不是同道中人,也定非敵人!”

“我們快快返回少林寺,你的傷耽擱不得了!”迷糊之間,流星喃喃說著。

三日後。

被段如霜抓回衙門的女賊,也終於被放了出來。

段如霜說要帶她去個地方,可是看到眼前的桃花山莊時,女賊有些失望:“你要帶我來的地方,就是桃花山莊?害我白白開心了一場!”

“你不是想見夜月嗎?”

“可夜月不在桃花山莊,我已經來過了。”段如霜說道:“你有所不知,夜月殺了他不該殺的人,自然不敢再出現在桃花山莊,但是皇甫盟主想拉攏他,而且,他師姐也在桃花山莊,我想他一定會時常易容來檢視情

況,你總會有機會見到他的。”

女賊恍然大悟,但隨即又為難起來:“可我是一個女賊,皇甫盟主會讓我留下來嗎?”

“彆擔心,有我的引見,你可以一直留在這裡,順便在桃莊幫忙做做事,總比偷東西騙人來謀生的強,你一個女孩子家,又不會武功,在這裡也會安全些!”

“段捕頭,你真是一個大好人,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隻要你彆讓我失望就是對我的報答了!”

女賊俏皮的笑道:“在你飛鷹索命郎的眼皮子底下,我哪敢再乾老本行啊!”

“行了,彆貧嘴了,隨我進去吧!”隨後,段如霜帶著一心想要見到夜月的女賊進了桃花山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