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少林求經,是雌非雄

-

流星和武義德走訪了很多地方,終是冇有尋到刀槍不入的戰甲,而普通的鎧甲根本無法保護脆弱的身軀。算算日子也過了大半個月了,流星擔心無魚等的心急,再加上鑄劍山莊還要為皇帝打造兵器,又要鑄造天下第一劍給皇甫風用來送給嵩山派的掌門,武義德離開,隻剩下

蕭千尺、何燎和易逍遙三人,定是忙活不過來,而這些都不是小事,於是流星便決定先去少林寺詢問《洗髓經》的下落。

見狀,武義德也隻好先作罷,與流星分道揚鑣,一個趕回鑄劍山莊打造兵器,一個前往少林寺尋求奇經。流星原本就冇有把希望放在《洗髓經》上,所以星印說《洗髓經》真的失傳後,也冇有過多的失望,聽完無魚的遭遇,星印便告訴流星或許《大無上蓮花經印佛法》可以一試,它也是少林寺傳承的一種淨化佛法,不僅可以淨化還未傷到人的毒氣和邪氣,更有無上佛法令人永生都無法參透,對於傷及身體還未致命的毒也可以淨化,雖然冇

有《洗髓經》厲害,但也不妨一試。

於是流星告彆星印,準備回桃花山莊帶無魚來趟少林寺。流星快馬加鞭很快就趕回了洛陽城,但是馬匹飛速衝撞,流星也過於著急,段如霜正單手押著一個小賊迎麵而來,流星急忙拉緊韁繩,馬蹄揚起,險些踢到麵前的小賊身

上。段如霜眼疾手快,直接將小賊推開,自己也被迫後退了幾步,馬蹄踏下,揚起一陣塵土,流星迴頭喊道:“段捕頭,我有急事要趕回桃莊,改日登門賠罪!”說罷,便急忙

駕馬飛奔而去。

段如霜聽說流星出去一直在給無魚尋找鎧甲的事,看他這麼興奮著急,想必一定是找到了,也正高興著,卻突然看到那小賊鑽進了人群中打算逃跑。結果段如霜一個騰空飛身便翻轉到了那小賊的麵前,攔住了他的去路,小賊微微一愣,冇想到段如霜身手這麼好,回身又要跑,直接被段如霜一把拉住,將手臂那麼一扣

小賊直接疼的齜牙咧嘴的亂叫:“放開我,我不跑了還不成麼!”

“你假扮誰不好,偏偏扮成飛賊夜月,飛賊飛賊的,你卻半點武功都不會,東西冇偷到,人也跑不了,我一個捕快都替你這小賊感到丟臉。”

小賊苦笑道:“段捕頭,你放我一馬吧,我不是賊,是他們冤枉我的。”

“你知道張員外有斷袖之癖,便去色誘他,險些就被你騙走了房契,幸好人家娘子及時趕了過來,我看你,不隻是賊,還是個騙子。”

“他都有妻兒了,還在背地裡養小男人,我是替他娘子教訓他,”

“這一陣子,一直有人報官說被夜月偷了東西,甚至還有說夜月假扮成女人色誘他們被騙了錢財的,這些都是你乾的吧!”

“那是他們活該,如果他們不好色,又豈會被我騙到!”

“他們好色被騙的確活該,但你騙人錢財也乾淨不到哪兒去!”段如霜不想再聽他說話,押著他繼續往衙門走去。

流星迴來了,但卻是空手而歸,安管家還來不及說話,流星就讓他備輛馬車,他連口水都冇喝,也冇去見皇甫青天,一進門就直奔無魚的房間。

馬車備好,流星也已經把無魚帶了出來,安管家又是一句話都來不及問,來不及說,流星隻說帶無魚去少林寺,便急匆匆的走了。

冇有戰甲榜身,生怕無魚受傷,所以流星趕著馬車也冇走的太快,避免路上顛簸。

那小賊被關進大牢前,緊緊地扯住段如霜的手臂:“段捕頭,我認栽,但我不認命,我有個不情之請,你就幫幫我唄!”

段如霜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旁邊正在偷笑的兩個獄卒,一邊掙脫一邊說道:“我是捕快你是賊,休想讓我網開一麵!你……你趕緊鬆手,我不好這口!”

那小賊放下頭髮,對著段如霜微微一笑,段如霜看呆了,難怪有人會上當受騙,簡直就是個活脫脫的雌雄莫辨的大美人啊!隻見那美人緊緊地摟著段如霜的手臂,旁邊想拉她進牢裡的獄卒也都看呆了:“段捕頭,我是個孤兒,流浪至此,就因為這張臉,被人騙去了青樓,我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的

冇錢也冇地方住,纔出此下策嘛!”

段如霜有些尷尬的咳了咳:“我是出了名的不好色,你彆跟我扮可憐,我不吃這套!”

“那我就實話實說吧,我扮成夜月偷盜,模仿他留下的月牙痕跡,就是想引他出來見我!我是最近才知道夜月在洛陽,因為他的秘密傳遍了天下,所以我纔來這的。”

“你為什麼想見夜月?就因為他是盜賊之首?”段如霜無奈的說道,“你想跟他學幾招啊你!”

“因為我崇敬他,這世上我最想見到的人,就是他了!”

看著小賊眼裡的期待和憧憬,段如霜倒是看得出來他並冇有說謊:“你崇敬一個賊,我倒是不奇怪,畢竟,你也是個賊!”小賊苦澀的笑了笑:“是啊,我也是個賊!但你以為,誰生下來就想做個賊,做個騙子嗎?我冇騙你,我真的是個孤兒,我什麼都不會,隻有一張臉,難道,你要我賣身去

謀生活嗎?如果他們不好色,我根本不可能得手!”忽然又想起皇甫雲來了,那是這段時間自己第一次失手,那傢夥看到自己一點波瀾都冇有,聽說他是個憐香惜玉的人,可卻那麼凶的讓自己滾,看來聽說的也都未必是真

的,但也冇想到,第二次失手就被段如霜給抓了。“話是如此,但是王法無情,世上人都如你這般,豈不是要亂套了?你的確像個姑娘,但你終歸是個男人,是男人,就要頂天立地,彆再乾這些偷雞摸狗的事了!”段如霜

苦口婆心的奉勸道。

小賊聽他說完,仰頭嬌笑起來:“虧你還是個捕頭,不會真的以為我是個男人吧!要不要,我讓你驗明正身啊?”

聽她這麼說,段如霜當即便紅了臉,這回可是用儘了力氣才甩脫女賊額手:“給她……換個單獨的牢房吧!”

女賊見他這麼好心,便急忙跪了下去:“你是鼎鼎大名的捕頭,一定知道夜月所在何處,求你帶我去找他!”

“你都自身難保了,還要去找他?”

“隻要你帶我去找他,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做賊,也不會再行騙了!你就幫幫我吧,我不會被關起來一輩子的,對嗎?”“你是不會,但是我也不會幫你找夜月的,夜月他不是什麼好人,萬一你丟了小命,我要自責一輩子的!”一想到這麼漂亮的一張臉會被白之宜盯上,段如霜便冇打算幫她

去接近夜月這麼危險的人,轉身欲走。

女賊急忙起身,從後麵死死的抱住了段如霜:“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出來以後就一直纏著你,直到你幫我為止。”

“我是捕快你是賊,你還真把我當成活菩薩了?”段如霜無奈的說道。“世上人皆無情,你是第一個被我抱著還不為所動的,所以我隻能抓住你這棵救命稻草了。對付壞人我有一套,對付好人,我也自有這般無賴的一套,段捕頭,我真的說到

做到的!”女賊偷笑道。

“段捕頭,你就幫幫她吧!”一直在旁邊的兩個獄卒異口同聲道。

段如霜無奈的看了他們一眼,兩個獄卒都淪陷了,自己還能撐多久呢?

盟主堂已經重新建立,近來也再無大事纏身,皇甫青天便讓飛盾往各大幫派傳信,準備聚集所有人前往盟主堂議事。

北廂苑中,皇甫雲正在院中練功,見常歡來了,便急忙停下去迎他進來:“我正打算午飯過後去你那兒呢,你倒是先過來了。”

“這幾天身子好像不那麼沉了,便想著出來走動走動,忽然想看看你正在做什麼,便過來了!能看到你恢複如初,我真是太開心了!”

“我比你幸運些,起碼我知道該去找誰報仇。”皇甫雲歎道,“所以振作起來冇那麼艱難!”

常歡苦笑著點了點頭:“對了,你那《百花祭》,還剩下幾種毒花冇找到了?”

“三種!現在花都還冇開好,等入了夏,我就立刻去找最後的三種毒花,所以趁現在,我一定得好好的修煉內功!”

“起初,我並不知道禁功有多可怕,隻是少年意氣用事,現在卻食了惡果!冇想到被禁功反噬身子這麼可怕,皇甫雲,《百花祭》的毒可是世間至毒,我真的很擔心你!”“你且放一百個心吧,我自是有數!《百花祭》的毒需要更強更深厚的內功纔不會自傷,這也是我現在開始廢寢忘食練功的原因,為了不讓更多的人擔心,我現在隻能辛苦

一些了。”

常歡見他這麼自信,便放心的點了點頭,皇甫雲不比自己,他是被七桃扇選中的主人,作為“皇甫三雄”之一的英雄,一定不會有事的!

“聽說,你把她的骨灰,裝進了玉佩裡。”

皇甫雲將玉佩從脖子上取下遞給常歡,常歡摸著還帶有皇甫雲餘溫的玉佩,若有所思。這是一塊打磨的非常圓潤的通白玉佩,而玉佩中間,雕刻著一隻精緻的鏤空的灰白色鳳凰,鳳凰身邊繚繞著雲霧,輕輕晃動,裡麪灰色的粉末也會像流沙一般流淌,在陽

光下好似星河流動,想必這灰色粉末就是鳳綾羅的骨灰鑲嵌進去的。

“常歡?”

常歡回過神來,笑著把玉佩給皇甫雲重新戴回脖子上:“如果當時,《烈焰焚祭》的火焰冇有把他燒的一乾二淨,我也便可像你這樣留下骨灰做個念想了!”

“我戴著它,是提醒我要為她報仇,而你……”皇甫雲心疼的拍了拍常歡的肩膀,“隻能睹物思人更加黯然神傷,未必是件好事啊!”“不打擾你練功了,我去西廂苑逗小紅娘去了!”常歡笑著告彆皇甫雲,離開了北廂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