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聖雪生辰,再備驚喜

-

萬物復甦,草長鶯飛,清風十裡,霎時春至。

距離李葉蘇的葬禮已經過去了半個月,日子也在恢複正常。萬裡長宮被毀,無魚身染毒香,鳳綾羅之死,皇甫雷大婚,李葉蘇亡故,常歡意誌消沉,還有與唐門之間那些難以除根的恩怨,以及八大門派“瘋了”的人,這些壓抑也隨

著春至的溫暖開始逐漸緩解。

這一日,無魚沐浴過後,隻覺得不用穿那件貼身不透氣的衣服甚是舒坦,一時貪歡那赤身**的自在,便冇有著急去穿。

他聽著春風吹拂著樹枝敲打在窗框上的聲音,入眼便見一抹淡淡的綠色。

這間不知何如已如牢獄般的房間,不知有多久除了黑色和白色,便再也冇有其他顏色,這一抹綠,誘惑著他緩緩而至。

原來是一株小草,它順著縫隙蔓延了進來,被窗子底邊壓的扁扁的。

揹著一座“大山”居然還能生長的如此完好,無魚感歎著它頑強的生命力。

隨後他將窗子打開一些,用一根手指將小草撥出窗外,心裡頓時湧出一股不可思議的不捨,也許它費儘心思的生長進來是為了陪伴自己。

正猶豫著要不要任它自由生長,便見那株小野草竟然開始慢慢變黑,慢慢枯萎,被風一吹便碎掉了,化作空氣中的灰塵像是從未存在過一樣。

無魚方纔還掛著微笑的嘴角突然僵住,他仿若受了刺激一般猛地將窗戶關上,卻因為過於用力,掌心被邊角刮傷。

他無力的走去床邊坐下,看著掌心的血肆意流出,卻感覺不到一點疼痛,所有的情感都在那一瞬間又變得麻木起來。

那一晚,無魚準備偷偷的離開桃花山莊。

卻被一人擋住去路,在黑暗中無魚看不清那人是誰,隻聽著一聲歎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便有些驚訝:“青爺?”攔住無魚去路的正是皇甫青天,他沉聲歎道:“你在想什麼,我猜不到,但是你的為人,我很瞭解!你想找一個冇有人煙冇有花草也冇有任何飛鳥走獸的地方靜待死亡,對

嗎?”

無魚冇有表情,內心心如死灰:“這世上,就不該再有無魚這個人,他已經變成了一顆毒藥,桃莊不該留著一顆毒藥!”

“毒藥也可以選擇毒死什麼樣的人!”

月光下,無魚露出的右眼瞳孔瞬間放大,皇甫青天的話,似乎就像一雙手,將正在深不見底的深淵下墜的自己一把拉住。

或許江聖雪的生辰是桃花山莊最近迎來的真正的一件喜事,便大辦了起來,所以邀請了很多江湖好友。月下堂前的人早早地便來了桃莊,把花碧傾在店裡訂做給江聖雪生辰禮的衣服送了過來,但是難免又想到當日陪同李葉蘇前去月下堂前所發生的事,但好在桃莊上下已經

避免再提悲傷往事,很快情緒便恢複了過來,她親自去了西廂苑,將禮物交給了江聖雪。

生辰宴上不僅來了很多江湖好友,亦有一些想要一睹天下第一美人風采的人前來,雖並未受邀,但是桃莊好客,自是酒菜備足不會有絲毫怠慢。

龍泉因為常來桃莊,跟大家比較熟絡,再加上是自家大小姐的生辰,所以龍泉便在生辰宴上跟著一起招待客人。

江聖雪現身於生辰宴,一身白衣,猶如其名聖潔如雪般的高貴,溫柔大方,賢惠又不免豪爽,一時引起不少騷動,誇讚聲讚歎聲不絕於耳。

而當皇甫風出現時,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也包括桃莊的人,就連皇甫雲和皇甫雷兩兄弟的眼睛都看的直了,均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原來,皇甫風破天荒的穿了一件白衣,他與江聖雪一前一後的現身,此時並肩而站,纔看出,他們的白色衣服是一樣的,隻是女款多了些柔和的花繡,男款多了些淩厲的

騰繡,特彆般配養眼。

這郎才女貌恩愛情深的夫妻誰人不羨慕呢!

皇甫雲把玉嬌招呼過來,一番詢問,才知道花碧傾再給江聖雪定製衣服的時候,也順便給皇甫風做了一件,費儘口舌才讓皇甫風穿上。

皇甫風以前的衣服不是黑色,就是其它深色,看著死氣沉沉的,所以花碧傾纔有了這個想法。

這是皇甫風第一次穿白色衣服,整個人冰冷的氣質都帶了些溫柔,若從前是沉穩冷漠,現在便是內斂溫柔。

就連江流沙看了都難免慌亂而又嫉妒,慌亂於早就心動的自己卻好似從未見過如此脫俗之人,嫉妒於江聖雪手無寸鐵卻能得到皇甫風的心且情深不悔。常歡也出來喝了酒,因為冇機會準備禮物而有些愧疚,江聖雪說隻要你在我身邊就是最好的禮物,讓他感動不已,隻是體力不支不能逗留太久,便由著早想退場的江流沙

攙扶著他回去休息了。

阮飛河把葉禮送給自己的香粉作為禮物送給了江聖雪,雖然江聖雪不愛胭脂水粉,隻是禦用香師葉禮製作的香粉哪怕不用留作收藏也是極為珍貴的,江聖雪自然開心。江聖雪乃大家閨秀,又是桃莊少奶奶,雖不拘小節,不愛俗物,但是金猛和金瑤兩兄妹還是送了份大禮給江聖雪,一小塊價值連城的翡翠屏風,後來江聖雪將它擺在陳放

稀少的梳妝檯上,增添了點貴氣和熱鬨。

桃莊的丫鬟們每人都出了點錢,合力給江聖雪買了一套紫砂茶壺,平日裡江聖雪就喜愛桃花茶,雖然並不是上等的茶具,但是江聖雪還是十分開心,愛不釋手。往年江聖雪的生辰,皇甫雲都會送給江聖雪一幅畫,畫上都是天下各處的聞名風景,知道江聖雪身份特殊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少奶奶一樣四處走動,便有心托人畫著各個地

方的人文風景,讓江聖雪得以身臨其境,今年也不例外,對於江聖雪來說,任何的貴重物品,都不及皇甫雲的畫,就連皇甫青天也不免誇他最懂女人心。珠玉在前,皇甫雷和賀無痕也一起準備了一份特殊禮物送給江聖雪,原來賀無痕早就托自己的妹妹賀無暇特意去了很多地方,在當地蒐羅來了一些特產,按照皇甫雷的話

來說,一邊看著畫一邊吃著當地的特產,才能真正的身臨其境。

段如霜、秦絡繹和方均不自然也不會空手而來,而文珠兒代替縣令文有纔來送的禮自然更加貴重。

來參加江聖雪生辰宴的人很多,就連囂張跋扈的江夫人都親自來送禮了。

惹得文珠兒十分奇怪的低聲問著:“往年即便是皇甫盟主生辰,那頭豬也不屑親自前來,今兒個怎麼會親自過來了?”

聽到文珠兒稱呼江聖雪為那頭豬,不禁笑道:“江夫人她一向目中無人,大概是想一睹大嫂芳容吧!”江夫人看了一眼段如霜送的禮,便高傲的仰起頭,三層下巴才得以平展:“鼎鼎大名的段捕頭,就送這麼個玩意?也不嫌臊得慌!若是手頭緊,倒是隻管來問本夫人借啊,

欠條都不用打一張,隻要你段捕頭跪下來學狗叫喚兩聲,夫人我聽著歡心了,就賞你一地銀子。”

“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段如霜一把拉住文珠兒,示意她不要惹事,爾後儒雅的笑著拉她往裡走,看也冇看江夫人一眼:“不要跟畜生一般見識!”

氣的江夫人直跺腳,更是在心裡咒罵著段如霜,上次那一掌之仇還冇機會報,這一次又當眾丟了臉麵,本是奔著天下第一美人來的江夫人,隻丟下禮物便帶人撤了。

各大幫派的人都提著大禮紛紛到場,而聞且和無燕夫妻二人單獨送了禮,讓吳畫和香燕代表丐幫又送了一份禮。也許是坐落洛陽,承蒙桃莊庇護,九罪閣的老闆娘呂姮也差人送了美酒來,還特意傳來口信,說是得知江聖雪不能喝酒,便特意調製了即便滴酒不沾的人也不會喝醉不會

傷身的果酒來,隻管叫江聖雪放心大膽的將它喝光。

鑄劍山莊因為武月岩行動不便,武義德又和流星一直在外麵尋找鎧甲,武月岩便隻派了三徒弟何燎代替鑄劍山莊來給江聖雪送禮了。

皇甫雲叫他同坐,何燎幽默好酒,熱情大方,很快就跟其他的年輕俠士們打成了一片。

大家自然期待皇甫風會送什麼禮物給自己的妻子,他向來不懂浪漫,也不會刻意去做惹人注目的事,直到他將禮物送給江聖雪,才得以揭曉。那是一隻會學人說話的玄鳳鸚鵡,頭上有個豎立飄逸的頂冠,兩邊臉蛋各有一團小小的橙紅毛色,就像小孩子的紅臉蛋,眼睛圓圓的,看起來機靈可愛,江聖雪剛用手指

撥弄它一下,那鸚鵡就開口說了話。

——娘子,我愛你——

足足說了五遍,惹得在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皇甫雷恍然大悟的靠近皇甫雲:“二哥,我說你昨日非拉著我去買鸚鵡,原來是給大哥準備的!”

皇甫雲笑道:“就五個字,我教了那小傢夥好幾個時辰,氣得我差點要把它燉了!”江聖雪笑的羞澀,她看了一眼皇甫風,皇甫風也同樣有些不自在,但是看到江聖雪欣喜的笑容時,眼中的尷尬也變得溫柔起來,其實江聖雪心裡清楚,一定又是皇甫雲給

皇甫風出的主意,他根本想不到用鸚鵡學舌來當眾示愛的浪漫手段,但江聖雪仍是欣喜若狂。

到了晚上,趁著江聖雪、皇甫雲和金猛等人都去常歡房裡陪他說話,皇甫風便藉口出去,實則是去了廚房,還特意叫上了玉嬌和玉翹。

起初兩個丫頭不明所以,直到皇甫風開始備菜,她們才知道皇甫風是要親自下廚,找她們兩個陪著打下手來了,還千叮嚀萬囑咐不許她們給江聖雪通風報信。

正有模有樣的炒著菜,眼睛卻突然變得一陣模糊,險些將鍋裡的菜翻炒出去,他急忙放下勺子,卻又險些帶下旁邊的調料罐子。

玉嬌還冇過去,卻有一人先她一步衝了過來,她把住皇甫風的手,阻止了他的慌亂:“你的眼睛還冇完全恢複,何苦非要親自下廚呢!”

聽出聲音是江流沙,皇甫風一把甩開她的手,閉上眼睛恢複著情緒:“聖雪什麼都不缺,但我想為她做點什麼。”

“一個桃莊的尊貴少爺,為民請命的江湖大俠,卻為了妻子親自下廚,哪怕他根本不會做飯,多感人的愛情,多稱職的丈夫!”

玉嬌在一旁聽著不是滋味,但礙於江流沙是江聖雪的表妹,隻能默不作聲,玉翹有些忍不住了,正想說話,皇甫風卻先開了口。

“說夠了嗎?如果睡不著閒著無聊,可以去練功,彆打擾我為娘子做宵夜!”

玉嬌和玉翹對視一眼捂著嘴偷笑,但也不敢太過明目張膽,都是背過了身去。一直都冇有什麼機會,跟皇甫風安安靜靜的說會兒話,這會他這麼說,江流沙有些憤怒:“好,你的眼睛看不見我,但是來日方長!皇甫風,你的眼裡一定會出現我的影子

我們走著瞧!”江流沙走後,玉嬌過去一邊整理著方纔的狼藉,一邊說道:“風少爺,說實在的,你送的那份心意已經足夠讓少奶奶開心了,那隻玄鳳鸚鵡已經讓少奶奶出儘風頭了,誰不

羨慕?何必再這般忙活呢!”

皇甫風睜開眼睛,模糊的不適感覺已經消失,又能看清楚眼前的東西了,皇甫風重新拾起炒勺,緩緩說道:“但那並不是我想出來的,我想做我從未做過的。”皇甫風不會做飯,桃莊上下人人皆知,皇甫風做飯並不好吃,江聖雪早在無敵山寨就有所領略,但是回房之後,看到一桌子的菜肴,又聽玉嬌說全部都出自皇甫風之手,

江聖雪卻比收到那隻會說話的玄鳳鸚鵡更加感動更加開心。

她做好了飯菜難以下嚥也要必須保持歡喜表情的準備,吃了一口,卻驚歎道:“夫君,你的廚藝進步好多啊!”皇甫風不信,總覺得是江聖雪怕自己不悅,故意哄自己的,便也嚐了一口,果然味道還不錯,不至於糊了鹹了的,便又各道菜都吃了一口,才明白,原來用心去做一件不

擅長的事,結果是不會太糟糕的。

北廂苑。

月柒侍奉皇甫雲沐浴後,月蓉為其將床鋪好,回身後那一晃而過的皺眉,還是被皇甫雲捕捉到了。

等月柒和月蓉出去後,皇甫雲坐在床邊看著枕旁的錦盒出了神。

他知道錦盒發出的惡臭,連月蓉都無法忍受了,時間過了這麼久,怕是早就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了,皇甫雲一直冇敢再打開看過。即便自己不忍,不捨,可是終究也要考慮身邊人的感受纔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