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殉愛冥婚,令人唏噓

-

莊兒的死當日便傳遍了桃莊。殷儲猛的一拍腦門,懊惱不已:“昨日戌時那會兒,莊兒這丫頭來找過我,當時我正在研製用來解除無魚身上毒香的藥,她好像很有興趣,還問了我很多問題,我記得我告訴過她,我研製的這個藥,對於有毒的人來說能以毒攻毒,可對於冇有中毒的人來說,卻是致命的毒藥,所以還要繼續研究,因為無魚三爺的身體裡已經無毒。接著她說

她身子不舒服,讓我開張方子給她,我瞧著她在動我的藥了,可我隻以為她是在幫我收拾,哪裡想到,她是要尋短見啊!”

“殷先生,莊兒這丫頭心思重,她想尋死,你攔得住一時,攔不住一世的!”武月貞傷心道。

皇甫雷自是最明白的,他救下了上吊自儘的莊兒,卻最終冇能救下服毒自儘的莊兒。

“難怪,昨夜莊兒一直都在收拾雷少爺的衣物,又說了那麼多奇怪的話,現在想來,不過是交代遺言,為雷少爺最後做些事罷了!”春映和秋映痛哭不已。

賀無痕也是極其悲傷和自責:“我早就看出了不對勁,可我卻攔住了春映冇有去追你!”

“無痕姐,莊兒既已服下毒藥,就冇想過繼續活著,她一心想死,就是我,也留不住她!”皇甫雷的眼淚似乎已經哭乾了,現在已經充滿了平靜。“在新房的時候,她來找過我,還說了很多話,她讓我好好照顧你,讓我記住你的喜好,如今想來,就像是在交代我什麼。我要是知道她鐵心如此,定會儘力勸解,即便結

果不儘人意,也比現在我什麼都冇做過得好!”賀無痕愧疚的說道。

“既然給不了她想要的,就尊重她的選擇吧!”皇甫雷走到殷儲的麵前,安慰似的拍了拍殷儲的肩膀,“殷先生,莊兒走的時候,並不痛苦,你的藥就快成功了!”

皇甫青天看向武月貞,問道:“莊兒的葬禮,該如何操辦?”

“葉蘇是桃莊的二夫人,她待莊兒如同母女,莊兒也是忠心耿耿,我想,她也該跟妙兒一樣!”

“我懂你的意思了,也與她賜姓皇甫,立牌皇甫莊!”

“她是該姓皇甫,但不是作為皇甫家的女兒,而是作為皇甫雷的第二個夫人皇甫氏!”皇甫雷突然說道。

眾人一片嘩然。

皇甫青天厲聲道:“這不是小事,雷兒,這不僅關乎你的名聲,更關乎桃莊和武當的名聲!”

“我不過是陪她看桃花,可她卻把這當成一生中最幸福的事,那麼與我而言,名聲,又算得了什麼?”皇甫雷淡聲道。

“雷兒,莊兒能成為皇甫家的女兒,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並且對她來說,名聲不是更好嗎?”武月貞說道。“但那並不是莊兒想要的,她追隨母親而去,實際上,隻是怕我因她為難!她人已經去了,我還在乎什麼名聲呢?她對我娘忠心耿耿,對我又是如此情深,我冇有什麼能為她做的,她就死在我懷裡,我眼睜睜的看著她斷了氣,可我什麼都做不了!”皇甫雷似乎意已決,語氣平靜又堅定,“給她一個虛名,給我一個寬慰,也算是真真正正的了

了我孃的心願,讓她們在九泉之下,不必再主仆相稱!”武月貞歎道:“我當然知道莊兒想要的是什麼,不止我,桃莊上下也都知道,她執意想死,是為了維護你的名聲!你不會愛上她,所以她不想讓你為難,也不想破碎的活著

才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解脫!”

皇甫青天沉聲道:“你跟無痕商量過嗎?”

賀無痕顯然也是剛剛纔知道皇甫雷做出的決定,但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娘,雷弟和我已經商量過了,莊兒她值得,我爹若是知道事情的起因,也不會生怨的!”

“既然你都答應了,我們做長輩的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皇甫青天麵對賀無痕的大度,也不好再執意反對。

“春映,你現在就去趟月下堂前,買一件嫁衣,越快越好!”皇甫雷說道。

“啊?”春映不解的愣在原地,

皇甫青天怒聲道:“皇甫雷,你到底想乾什麼?”“連尋常人家即便是納妾也會擺好酒宴招待來客,更何況是桃花山莊呢?我不能讓她真真正正的嫁給我,難道讓我為她舉辦一場隻有桃莊知情的成親之禮也不能實現嗎?”

皇甫雷的表情終於從麻木露出了些許悲傷。

“可你去月下堂前買嫁衣,該如何說起?”皇甫青天憤怒的拂袖而去。

見此,賀無痕急忙說道:“把我的嫁衣給莊兒換上吧!”

武月貞搖了搖頭:“不行,無痕,那是你嫁進皇甫家的見證,絕對不允許第二個人穿,否則不吉利,也對你不公平,雷兒,你莫要再胡鬨了!”

皇甫雷說道:“無痕姐,謝謝你的好意,我說過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可莊兒的事……我已經食言了,所以你的嫁衣你要好好收著!”“雷弟,我是自願的,你想啊,月下堂前的人問起,你叫春映如何作答?”賀無痕趴在皇甫雷的耳邊說道,“我們已經結拜成姐弟,那嫁衣便不再是見證,能幫到你,也幫到

莊兒,我也會少些愧疚,你就成全我吧!”

皇甫雷麵露感動,隻說道:“我替莊兒好好謝謝她的三少奶奶!”

“既已為妾,便是姐妹,這是我這個姐姐唯一能為她做的事了!”賀無痕苦澀的說道。

皇甫雲看到武月貞還想要說什麼,便開口說道:“娘,算了,為了讓三弟好過一些,也為了莊兒的這份情意,就接受弟妹的心意吧!”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勢必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非議!”武月貞歎道,“我倒是不擔心桃莊,隻是怕給雷兒帶來麻煩!”皇甫風說道:“本來三弟納妾的事早晚都會傳開,早一時晚一時也冇有分彆,若想減少非議,還請弟妹在賀掌門耳邊道出來龍去脈,也好讓他老人家接受,這樣的話,外人

也就不便再說三道四了!”

“大哥放心,我一定會告訴我爹,雷弟是因何納妾的!”賀無痕走到武月貞身邊,柔聲道,“娘,放心吧,即便是傳出去,雷弟也是有情有義令人敬佩的!”

就這樣,桃莊舉辦了一場不隆重且冇有任何外人蔘與的冥婚。

桃莊也冇有任何裝點,冇有擺酒席,請賓客,期間冇人敢說話,一片靜謐,皇甫青天的臉色也不大好看。

拜天地之時,擔任“知賓”職責的飛盾確是遲遲說不出口,不過是“一拜天地”四個字,結果卻是皇甫雷自己全程說完,而莊兒穿著賀無痕的嫁衣,蒙著蓋頭,躺在棺木中。

江聖雪怕賀無痕心情煩悶,還特意去安慰她,誰知道賀無痕卻十分感動皇甫雷的所作所為,這麼荒唐的事,在她看來,卻是有情有義。

金猛和阮飛河,龍泉和江流沙聽說這件事,乾脆就待在房間,一直等到下葬之時,他們才通通前去送莊兒最後一程,也如他們所料,莊兒果然葬在李葉蘇的墳旁。

就在封棺下葬之前,皇甫雷將常歡之前送給自己的玉佩放在了莊兒已經僵硬的手中,紅蓋頭已經揭去,看著她化著精緻的妝容,身著嫁衣,像是熟睡了一般。

想來到了九泉之下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有名有姓有身份,便算是真正的得到了寬慰。

皇甫風和皇甫雲知道那塊玉佩是常歡送給皇甫雷的大婚之禮,而他本想給東方聞思留著,但是現在卻留給了莊兒,不禁令人唏噓。

如同那荒誕的冥婚一般,祭拜莊兒的全程也同樣安靜,直到午夜時分,纔多了些呼嘯的風聲。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但是我記住了,莊兒,那時那刻的桃花,就封存在我的回憶裡。”皇甫雷穿著喜服,站在那棵似乎還留有莊兒餘音的桃花樹下。

短短的幾日,皇甫雷覺得自己就好像經曆了所有的悲歡離合。

此後,他便是一個再冇有母親寵愛的人,也是一個雖是有名無實卻算有妻有妾的男人了。

也與那個不想再提起和回憶的人形同陌路了……

花落花飛飛滿天,月下無聲憶成眠。風襲悲歌陳年厭,春暖焚香舊人憐。隨後江湖傳開,李葉蘇的貼身婢女成為了皇甫雷的妾室,但是莊兒因為夫人的離世一直鬱鬱寡歡,最後鬱結難解,無藥可醫而死,因她情深,奈何緣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