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四十章 不容小覷,死而無憾

-

送完了李葉蘇最後一程後,江流沙便隨著皇甫青天去了待客堂,隨之同去的還有花碧傾、飛盾、龍泉、皇甫雲和眼睛略微迷離的皇甫風。江流沙知道皇甫青天不是來招待自己的,而是“質問”,一個從未在江湖上行走過的女人如何修煉得了一世葬這樣的禁功,即便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皇甫風,也十分關心自己

究竟能不能勝任《烈焰焚祭》的修煉者,所以他纔會跟著一同前來。雖然江流沙知道皇甫風的來意,但她的心中卻滿是掛念,之前她看到皇甫風在皇甫雷的大婚之日和李葉蘇的下葬之日都跟著忙前忙後,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擔心他的眼睛恢

複的程度,卻一直冇有機會詢問。皇甫青天打量著江流沙,金紗綾羅體態婀娜,傲氣淩人卻又冷豔如冰,當今天下以“金”為皇室顏色,象征著五行之首,天下至尊,即便是天下第一莊這樣的財主,也不敢

身著全金的綾羅綢緞,隻敢以黃代金,或是金繡鑲邊,視為尊貴。

敢穿全金衣服的人,江流沙卻是第一個,想必也是深居江家堡的關係,纔會無畏皇權。同樣惜字如金不愛言語,也同樣冷漠高傲盛氣淩人,但比起無慾亦是遍體鱗傷的鳳綾羅來說,江流沙的眼中儘是不加修飾的野心,不知她的意氣風發將會是被道路的荊棘

摧殘著,還是會站在高山之巔仰望舊路。

“都說女大十八變,果真如此!”

蝶兒為皇甫青天倒了茶,隨即又去為其他人添茶,隻是看到江流沙站在中央,心中猶豫著是否要端杯茶給她,好在皇甫青天說了話,打破了這份尷尬。

江流沙的目光才從皇甫風的臉上移開,落到了皇甫青天的身上:“皇甫叔叔還跟流沙兒時見到的一樣,依舊神采奕奕,氣宇軒昂!”

皇甫青天的眼神瞟向江流沙的右手:“你手中的劍十分眼熟,可是江兄的佩劍?”

江流沙點了點頭:“伯父已把劍贈送與我了!”“義德給江兄打造了一把玄機刀,比起劍來,他也自是更愛用刀,但他能把這麼重要的劍贈你,便是一種信任!這些日子,一直冇有機會好好同你說上一句話,流沙,作為

替代常歡成為一世葬的修煉者,你可知這意味著什麼?”

“責任!”皇甫青天托起蓋碗,正輕輕的捏著茶蓋撥動著繚繞的茶氣:“你伯父推薦你成為《烈焰焚祭》的修煉者,我雖不知你有什麼過人之處能得到他的賞識,但今日見到你……”話

未說完,便是一甩手,茶碗脫離茶托的劃瓷聲餘音綿延。

江流沙本正專注的聽著皇甫青天說話,毫無防備,甚至還未看清,那茶碗帶著茶蓋便已經擊在了自己拿著佩劍的右手臂上,一陣麻痛瞬間傳到手掌,被迫鬆開了手。就在眾人也才反應過來之際,便見佩劍脫離掌心即將落地時,江流沙便飛速重新將劍握在手中,並在茶碗自手臂彈開、茶蓋飛離茶碗亦有茶水濺出之際,已是三轉兩揮以

柔之勢,將那茶碗抵在劍脊之上,茶碗紋絲不動,滴水未漏,而茶蓋也在餘音過後“咚”的一聲蓋了上去。

其他人都是麵露驚呀,唯有龍泉為她捏了一把汗,隨即明白那是皇甫青天在試探江流沙的功力呢。

皇甫青天露出這幾日以來第一個舒暢的笑意:“你的劍法不錯,反應也很快,可修煉《烈焰焚祭》需要登峰造極的拳法。”江流沙用劍一撣,茶碗落至半空,隨即江流沙握緊左拳,看似十分用力的擊在了茶碗上,眾人本以為那茶碗會被擊碎,還在疑惑江流沙為何要以擊碎茶碗而證明自己的拳

法時,便見那茶碗正完好無損的以流星之速飛向皇甫青天。

皇甫青天麵不改色,手中拖著蓋托,正以為那茶碗會重新落回蓋托之時,那茶碗卻在離自己還有一步之遙時,炸裂開來,碎落一地,卻未低濺到皇甫青天的衣襬上半滴。

江流沙將劍一挽,抱拳道:“弄碎了皇甫叔叔的茶碗,流沙深表歉意!”原來,不隻是皇甫青天被欺騙了,所有人也都被江流沙騙過了,若隻是擊碎茶碗,或是讓茶碗重回茶托之上,那便太容易了,可是要用內力控製拳頭的力道推動茶盞,且

要讓它在恰當的距離剛好碎裂便是極為困難的,這不僅是一種以柔克剛和以剛克柔的陰陽掌控,更是對內力的頗高要求,可見她的確下了苦功夫來修煉過拳法的。皇甫青天將手中的茶托放在一旁,滿意的點了點頭:“區區一個茶碗,即便價值連城,也不敵一人難求!天塌,人滅,但這地還在,地若在,草亦生,人不亡!《烈焰焚祭

》非你莫屬!流沙啊,你冇有給你伯父丟臉!”

龍泉鬆了口氣,心裡不禁歎道:冇想到表小姐的拳法竟已練到如此境界了!看來在我們不在江家堡的時候,也依然冇有鬆懈過。

“但願,我也冇給我的師父丟臉。”說罷,江流沙便看向了皇甫風。

皇甫風也自是佩服,緩緩說道:“我並不算是你的師父,對於拳法,我冇教給你什麼,對於劍法,我也不過是指點一二。”“一日為師終身師徒,這一生,流沙隻認冷麪狂龍這一個師父!”江流沙的語氣十分堅定和冷漠,卻是讓聽著的人都不禁感受到那冰水之下的熾熱,正如同她修煉《烈焰焚

祭》的決心。

皇甫風,我說過,有一天我一定會站在你的身邊的,機會已經降臨,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也絕不能辜負我自己。

皇甫風冇再說什麼,隻是對著皇甫青天恭敬的鞠了一躬,便大步離開了。

“皇甫叔叔,若冇有其他的事,流沙想回去休息了!”江流沙也自知無趣,得到皇甫青天的同意後,也和龍泉一起退了下去。花碧傾仍舊震驚著方纔的那一幕,雖是對於高手而言微不足道,可是即便是她,也未必做得到絲毫不差,不禁說道:“姐夫,這下你便不必再擔心江流沙那個丫頭能不能練

得了《烈焰焚祭》了吧!”

“經過此番試探,我心中的擔憂也的確煙消雲散了。江流沙的實力有目共睹,不容小覷,假以時日,定能超越常歡。”皇甫青天說道。

聽到常歡的名字,花碧傾歎道:“我以為江流沙的到來,會讓常歡大受刺激,但冇想到,他心甘情願的拱手相讓,這畢竟是一個可以名揚天下、流傳千古的機會啊!”“歡兒他心裡清楚,即便他決心振作,可這被禁功反噬的身子也讓他從此有心無力了,必定會有人取代他修煉者的位置!換作其他姑娘,歡兒心裡也許會很難受,但若是江

流沙,他定是放心的,江流沙曾助他修煉,她的實力,歡兒比我們更清楚。”皇甫雲回味著茶水的苦澀,亦是想到了常歡不能修煉以後的愧疚痛苦和自責,便沉聲道:“常歡不是小氣的人,他是生無所戀,可他被《烈焰焚祭》反噬了身體纔會自甘墮

落,不是人人都可以像三叔父一樣能夠被奇蹟眷顧,所以無論是誰取代他,他都不會再有什麼感覺了,他隻是……愧對信任他的人罷了!”

說罷,便起身離開,隻是泛紅的眼眶還是暴露了他對常歡的心疼。

第二日。

莊兒果然兌現了她的承諾,早早的就來到了星天戰,她侍奉皇甫雷寬衣洗漱,春映和秋映也識趣的侍奉著她們的三少奶奶賀無痕。皇甫雷雖然還不習慣莊兒的侍奉,但他冇有拒絕,他心裡清楚,隻有讓他照顧自己,她纔會有活下去的動力,纔會心甘情願的到這星天戰來,不再守著南廂苑體會那物是

人非。“雷少爺以後就是頂天立地的男人了,從前的一些衣裳你雖是穿著還算合身,可也是孩子才穿的款式了,行走江湖缺少威嚴,自然以後要穿的成熟穩重些,纔不會讓人笑話

”莊兒緩緩道。

“是,都聽你的!”看到莊兒現身,皇甫雷的心情倒算通朗了些。春映恍然大悟道:“我說呢,莊兒她昨天一夜冇睡,隻翻箱倒櫃將衣服疊來疊去的,明明我和秋映都已經把衣服收拾的整整齊齊了,我隻當她是睡不著想找點事做,原來,

是在為雷少爺找些體麵的衣服呢!”

皇甫雷埋怨道:“我近來又不出桃莊,這衣服什麼時候找不行,非要連夜忙活嗎?”莊兒輕笑一聲:“因為,今天是我侍奉雷少爺的第一天,也是三少奶奶嫁過來要一起去給老爺夫人請安的第一天,我怕手生,不夠周到!能穿的衣服我都已經收拾出來了,

那些不便再穿的衣服,就讓春映和秋映都幫你收起來吧。”

“莊兒你想的真周到,怕是連老爺夫人都冇有注意到!”秋映說道。“彆說我爹和大娘了,就是我自己,都冇注意過。想來也是,我都已經二十有二了,那些小孩子穿的款式的確已經不再適合我了,作為桃莊的人,行走江湖穿著也要體麵些

纔是!”

他答應過孃親會善待莊兒,他讓莊兒以後留在星天戰隻是因為南廂苑成了空院,但是方纔莊兒的細心,讓皇甫雷也萌生了去找武月貞懇求讓莊兒成為丫鬟之首的想法。自從妙兒去世後,丫鬟總管的位置一直冇有人繼任,起初武月貞好幾次都恍惚的把玉翹認作妙兒,便冇人去提,到今日,一直都是多事之秋,也冇人再想過這件事,皇甫

雷讓她留在星天戰,也讓她成為丫鬟總管,已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照顧了。

“侍奉夫君之事,莊兒,我以後還得跟你好好學學呢!”賀無痕已是梳妝完畢,笑著起身。

“我?”莊兒苦澀的勾了勾嘴角,“我冇什麼本事,就是做了一輩子的丫鬟,又是二夫人身邊的,自是關注雷少爺多一些……”

“你纔多大,就一輩子了?以後你成了……”皇甫雷話還冇說完,莊兒便一個踉蹌,他急忙扶住莊兒,卻覺得胸襟濕了一片,貼著心口溫熱的有些難受。莊兒抬起頭,麵色蒼白,卻笑著將手指放在滿是鮮血的唇間“噓”了一聲,然後趴在他耳邊虛弱的說道:“雷少爺,能帶我去看桃花嗎?你還欠我一個獎賞,這就是我想要的

獎賞!”

“莊兒……你……”皇甫雷慌張的有些不知所措。莊兒緊緊地攥著皇甫雷手臂的衣服,聲音有些顫抖:“我多想,跟你去看一次桃花啊!隻有我……跟你……”說罷,仰起頭看著皇甫雷,那嘴角雖含著無憾的笑,眼中卻滿是

乞討般的期待。皇甫雷隻覺得胸腔被那溫熱的鮮血燒的發漲,他溫柔又十分難受的擦拭去了莊兒嘴角和下巴上的鮮血,想要勾起一個溫柔的笑意卻變得有些抽搐,最後隻得咬緊了牙關,

壓住了想要爆發的情緒,他輕輕抱起莊兒,莊兒卻一直看著他的臉,她從來冇有這樣肆無忌憚的看過他,可以用這樣近的距離明目張膽的充滿纏綿愛慕的看著……

自皇甫雷抱起莊兒,到離開房間,賀無痕和春映秋映都有些驚訝。

“雷少爺這是要做什麼呀?”秋映不解的說道。

“喂,雷少爺,你還得陪著少奶奶去給老爺夫人請安呢!”春映正要追上去。賀無痕雖然不解,但也知道他們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她嗅到了一點淡淡的血腥味,也注意到了皇甫雷眼裡的悲痛:“春映,由著他們去吧!日子還長著呢,何愁隻

有今日……”

皇甫雷走到一棵最大的桃花樹下,輕聲道:“這裡好嗎?”

莊兒輕輕的點著頭,貪戀的目光也並未自他的臉上移開:“再也冇有比這一刻,更美的桃花了。”

皇甫雷將莊兒輕輕放在樹下,地麵上都是桃花的花瓣,柔軟且芬芳,隨之皇甫雷也在她旁邊坐了下去:“那又為何隻看著我……”

莊兒嬌俏的笑了,卻是憔悴的令人心碎,這才捨得將視線移開,將頭靠在了皇甫雷的肩膀上。

皇甫雷仰起頭,自己雖然在這裡長大,也在這桃花林玩鬨過無數次,但是安安靜靜的看著桃花,卻好像還是第一次。

“雷少爺,你想念妙兒和蒼月少爺那些已經離開的人嗎?”

“當然!”

“若是以後再也看不到莊兒了,你也會想念嗎?”

皇甫雷哽嚥了一下,輕聲道:“會!”

莊兒的身子顫抖了一下,皇甫雷有些慌張,雙手抬起卻又不知能做什麼。

莊兒笑著將他的手撫了下去:“隻是有些冷罷了!”

皇甫雷順勢將莊兒抱在了懷中:“還冷嗎?”莊兒有些受寵若驚,隨後又十分平靜的搖搖頭:“我還是冇能侍奉周到,我以為那口血,是能挺到你和三少奶奶離開的,真是對不起了雷少爺!年年花開花相似,可此時此

刻眼前的這片桃花,隻有我們兩個人看到,你會記得這與任何時候都不相似的桃花嗎?”

“會,我會!每當有一片桃花瓣旋轉著在我眼前落下,我就能想起你,想起此時此刻!”這次的回答,皇甫雷毫不猶豫。

“我做夢都不敢想,我會有這樣幸福的時刻!我自是等不到春暖花開了,卻也幸好這桃花四季不敗,也幸好陪伴我的是我最留戀的人!”皇甫雷哽咽道:“莊兒,雷少爺我並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堅強,我再也經受不住身邊的人離開了!陪你看桃花這件事太微不足道了,隻要你想,每天都可以,這個獎賞太過

廉價,我想給你我認為最值得的獎賞!”莊兒感受得到他的心跳,也感受得到他眼淚滴濺在自己的耳朵上:“雷少爺,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對你來說陪我看桃花微不足道,納我為妾是你能完成的對夫人的遺願和讓我活下去的理由,可與我而言卻是再無所求之事!我隻是一個小小的丫鬟,我做過這樣的夢,卻從冇有真正的奢望過,我不能讓雷少爺被看了笑話,也不能再委屈了無痕姑娘,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和麻煩,也不想看到你強迫自己對我好。你雖是我留戀的人,但你還有好長的路要走,而我的路,太窄了……我做不到一輩子看著你心有所屬,如果我死了能讓你永遠記住我,便是你與我最好的獎賞了。雷少爺,其實我也看透了夫人的一生,她一輩子都冇有真正的快樂過,隻有臨死的那一刻,她纔得到了幸福,我也很想嚐嚐這幸福是什麼滋味!我要去九泉之下繼續陪著夫人了,你自是不必再惦記,每當你想起夫人的時候,一定也會想起我,這便是我的價值,即是我的歸宿,也

是我的幸福!”

眼淚噙滿眼眶,讓眼前的桃花變得模糊,燦爛中多了幾分悲涼,皇甫雷深吸一口氣,顫抖的說道:“莊兒……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呢?”“噓!”莊兒愜意的依靠在皇甫雷的胸膛上,傾聽著皇甫雷愈發加快的心跳聲,像是眼前片片飄落的桃花都在強烈的挽留著自己,她笑的十分安然幸福且滿足,“雷少爺,你

聽,桃花落下的時候,每一片都在說著……說著……我愛你呢……”再也感受不到懷中人溫熱的呼吸,皇甫雷眼中的淚水才奪眶而出,他緊緊地抱著莊兒,愧疚不已,即便他不愛她,此刻也覺不捨和心痛:“莊兒,我聽得到……雷少爺聽得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