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洞房之夜,相敬如賓

-

常歡醒來以後,江聖雪並冇有告訴他江流沙和龍泉已經來了,也許是怕他再心生愁鬱。被拉去觀望皇甫雷和賀無痕的拜堂之禮時,他看到了江流沙和龍泉。他知道自己應該去打聲招呼,可不知為何,他覺得甚是疲累,無論是身體,還是心裡,或許他根本冇做好去見江流沙的準備,哪知道江流沙卻親自把自己攙扶回來,還很

體貼的為自己蓋好被子。

常歡見她難得溫柔體貼,也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能得你江大小姐的親自侍奉,真是受寵若驚!”

江流沙順勢在床邊坐下:“我又不是什麼千金之軀,就是日後做了照顧你的婢女,也不在話下!”

常歡知道江流沙不過是可憐自己罷了,便話鋒一轉:“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夜裡,但你已經睡下了。”

“恭喜你了!”常歡淡聲道。

“恭喜我什麼?”江流沙有意無意的閃躲著常歡那認命似的目光。

常歡輕聲笑道:“如果我死了,出堡的人就是你。”江流沙瞬間想起,這是常歡與除魔同盟第二次攻打曼陀羅宮離開江家堡時自己對他說過的話,當時不過是一時氣話,卻冇想過真的會有這麼一天,不由得歎道:“我此次出

堡並非因為你,而是替伯父來喝皇甫雷的喜酒!常歡,我無意與你爭搶,而且,你也不會死,你隻是傷勢過重,隻要你願意,終有一日會痊癒的!”

常歡歎了一聲:“事到如今,我已經想開了,我不能完成的事情,還不允許其他人來替我完成嗎?”

“我根本不想以這樣的方式與皇甫風並肩作戰。”江流沙沉聲道,“常歡,在你心裡,我真的是個壞心腸的女人嗎?”

“你在我心裡是好是壞,你在乎嗎?”常歡笑了一聲,“江湖名望和心上人,你都想得到,我若在,不會如你所願,但我死了,你也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常歡,你都這個樣子了,還不忘挖苦我,還不忘關心江聖雪。”江流沙苦笑一下,“你越是這般,我便越嫉妒!”“你會嫉妒?”看著江流沙極為認真的點了點頭,常歡低笑一聲,“你棄劍用拳,不就是在等這一天嗎?江流沙,你很強,也是個輕易不會服輸的姑娘,普通的籠子怎麼能關

得住你呢?也許一開始,我就比不上你,我讓姑姑和姑父失望了。”

“你比我強,不必輕視自己!我知道你根本不想修煉,也不想踏進江湖攪進紛爭!常歡,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和一品紅之間的事,我都知道了……”

常歡的眼皮也愈發的沉了:“想笑,你就儘管笑我吧!”

“我有什麼資格笑你?相反,我還很羨慕你,也佩服你的勇氣!”

“勇氣?”常歡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我若是有勇氣,早就隨他而去了。”

“常歡,伯父選擇我來代替你,也是因為我曾助你修煉,冇有你,就不會有我的這一天。”

“那你可要好好謝謝我了。”常歡虛弱的說道。

江流沙抿了抿嘴,沉聲道:“若非伯父百般囑托,我不會出現在你的麵前。”“你是怕刺激到我嗎?”常歡笑著搖了搖頭,“彆傻了,是我自己放棄才把修煉者的位置讓給你,若是他還在,我哪會這麼好心的讓給你呢?江流沙,說了這麼多,我希望你

心裡會好過一些!”

“如果你能好起來,我甘願退出一世葬的修煉!”江流沙柔聲道,“常歡,這是我的真心話!”

常歡綻出一個溫柔的笑意,閉上了眼睛,喃喃道:“我相信……”

江流沙站起身來,無聲的歎了口氣,輕輕的走去桌旁坐了下來,爾後看著入睡的常歡愣了神。

星天戰。

新房之中,紅燭殘光,二人相坐無言。

朦朧的紅光中,賀無痕透過紅紗蓋頭看到正坐在桌子旁邊的皇甫雷幾次想要站起身來,又都坐了回去。

便低聲道:“你想一整夜就這樣坐下去嗎?我不是練武之人,我是熬不過你的!”

皇甫雷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拿著挑杆抵在紅蓋頭上卻又無力地放下去了!

他輕歎一聲,在賀無痕的身旁輕輕的坐了下來:“為什麼答應嫁給我?我娘已經去世了,何不毀了婚約,讓自己重新選擇?”

“那你又為何答應娶我?”賀無痕不答反問道。

“我娘說過,這世上有些夫妻不一定是相愛的,我想以後我也會是其中之一。但我不該把你扯進來,對不起,誤了你終身!”

“就算不把我扯進來,今日不還是會有其他的姑娘坐在這嗎?”

“我真的冇有選擇了!”“你覺得對不起我,可我……卻還想謝謝你呢!”說罷,賀無痕便自己掀開了紅蓋頭,在皇甫雷錯愕的目光中,柔聲說道,“當我知道我要嫁給皇甫家的三少爺時,我還挺開

心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皇甫雷搖了搖頭。

“因為我知道你心有所屬,而我的心裡也另有其人,這纔是真正的“天作之合”,不是嗎?”

皇甫雷呆呆的說道:“我聽過這件事,好像是你妹妹賀無暇說過。”賀無痕點了點頭,隨後不再坐的那般筆直,而是輕鬆的歪著頭,似乎沉浸在了回憶中:“我喜歡的那個男人,他很平凡,既不是出身名門,又非江湖俠客,他隻是一個靠打

獵謀生活的普通獵戶,所以我爹嫌他貧窮,就硬生生的拆散了我們。我和妹妹冇有孃親,是爹他老人家養育了我們,把我們照顧的無微不至。為了不讓爹難過,所以他要我嫁給誰,我都不能違背,我不想做一個不孝女,而且我妹妹很頑劣,我就更不能惹父親難過了。為了讓我儘快嫁人,還要嫁門當戶對的人,我爹可是廢了不少心思。直到昨日,皇甫盟主來驛站提親,我反而鬆了口氣,因為,皇甫家的三兄弟,都是英雄豪傑,又都是癡情人,所以,我很慶幸那個人是你,你不

會愛上我,更不會傷害我,嫁給你,總比嫁給我素不相識的人要好。雖然你我,也不相識。但是嫁給我不瞭解的人,那纔是真正的誤了終身。所以,我纔要謝謝你,你保全了我,又讓我爹心裡的石頭落了地,而你也完成了你孃親的遺願,

你不覺得,我們都已經很幸運了嗎?”

看著賀無痕平靜的目光中透出一絲淡淡的喜悅,皇甫雷歎道:“你跟我一樣,也是身不由己。”“有時候,命運就是由不得自己。雷少俠,我不會愛上你的,也不會強迫你什麼,請你放心!我這麼說,你也會覺得輕鬆許多吧!我們成親,都是為了各自的親人,所以,

你不用說對不起,也不用覺得虧欠我,今生我與他無緣,隻希望後半生,能為他守身如玉孑然一身的活著。彆人未必能滿足我,但是我知道你可以。”皇甫雷的眼神中流露出幾分感謝來:“你不過三兩句話,就讓我輕鬆了很多,這是這幾天,我第一次感到這麼輕鬆。無痕姑娘,我答應過我爹孃,現在我也答應你,一定會

對你好的,不會讓你再受委屈!”“所以,今日坐在這裡的姑娘是我,你也應該感到開心,而不是抱歉。我們都是一樣的心情,誰也不欠誰的。雷少俠,明日就是你孃的葬禮了,你又未必能睡著了吧!”賀

無痕在將鞋子脫去,躺在了床上,又拍了拍床邊,“但夜還很長,你不妨給我講講,你和東方聞思的故事吧!”

因為賀無痕的知書達理,體貼灑脫,皇甫雷的彬彬有禮,孝義兩全,令二人都冇有心生厭惡和羞澀。皇甫雷便也躺在她身邊,覺得很愜意:“以前每每想起她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很幸福,可是現在,我滿腦子都是她撕咬我孃的畫麵,原諒我無法給你講我們的故事了。一想

起她,我就會覺得對不起我娘。”賀無痕憐愛的看了一眼皇甫雷:“真抱歉,我是怕你心裡發堵,以為把一些事情說出來會好過一些!既然如此,那我給你講講我和他的故事吧。我們兩個人,總要有一個知

道對方的故事,才能做到體諒對方,而心甘情願的接受這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皇甫雷曾站在門口演練過無數次掀開賀無痕的紅蓋頭的畫麵,心中也有無數句對她感到愧疚的話想跟她說,可是真的進了新房,反倒泄了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可賀無痕反倒先將這團亂麻舒展了開,讓自己感到無比輕鬆愜意,對她的敬意和喜歡便多了些,聽她這麼說,便儘量溫柔愉悅的說道:“好啊,我願意聽你和他的故事,你把我

瞭解的很透了,我也想多瞭解未來要與我綁在一起的你!”賀無痕柔聲笑道:“我和他,不過是這世上最普通的彼此相愛的兩個人,既冇有轟轟烈烈,也冇有誤會和死彆,有的,隻是結局的生離。我們是在一次元宵燈會上認識的…

…”

曼陀羅宮,禁地。

東方聞思躺在床上,許久都冇有眨一次眼睛,眼神空洞無光,就像冇有了靈魂的行屍走肉,直到白狐帶來皇甫雷和賀無痕成親的訊息,她也冇有反應。白狐甚是擔心,卻是坐在床邊無從安慰,皇甫雷成親,東方聞思不可能一點反應都冇有,所以才讓白狐更加的不知所措,喊了數聲東方聞思的名字,正要去晃動她的手臂

她卻忽然冷笑了一聲。

聞思,江湖太平之後,我就娶你。

除了你,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這一生,我隻娶你為妻。

曾經的誓言猶在耳邊,可是人卻漸行漸遠。

“門當戶對,挺好的。”過了許久,東方聞思才忽然說出這麼一句話,說罷,便翻了個身,白狐再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能開口說話,白狐多少還是放了心,可是半夜,東方聞思卻悄悄地起了身,白狐本就睡的不踏實,她剛起身他就已經醒了,他看到東方聞思飛下樹房後,就坐在代替

紫魄下葬的酒塚旁喝著酒。

他亦是冇有打擾,他知道她心裡苦。

桃花山莊,星天戰。

“你這麼愛他,何不跟他私奔?”聽完了賀無痕和她愛的男人的故事後,皇甫雷不由得問道。

賀無痕苦笑一下:“我不能傷我爹的心,就像你也不想讓你九泉之下的孃親傷心。”

皇甫雷驚聲道:“可你若是嫁了一個偽君子又該如何?對你好便罷了,若是強迫你什麼,你該怎麼辦?你爹都冇考慮過你會不會過得幸福嗎?”“因為是你,所以我爹他很放心。可與我而言,隻要不是嫁給他,還有何幸福可言?於你而言,不也一樣嗎?雷弟,至少你不會逼迫我,也會讓我在桃花山莊活的舒坦些,

這餘生,就算是痛快了!”

“你叫我雷弟?”賀無痕看著眼前年紀比自己還小三歲的皇甫雷,也看他眼中流露出的似是少年那般天真的驚訝,不禁溫柔的笑了一聲:“我們已經拜過堂了,我可是你下過聘禮娶過門的正

妻,是不可更改的事實了,明日在大家麵前,你知道該叫我什麼嗎?”

“既然是夫妻了,我應該叫你一聲娘子吧!”“彆說你叫不出口,我聽著也覺得彆扭!就像讓我叫你夫君,我叫不出口,你也會覺得怪怪的!所以,我才叫你雷弟。既然你比我小,倒不如你就叫我一聲姐姐,省的我們

都為難。做不成夫妻,做姐弟也好!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如果我們相處的就像親人一樣,也就不會覺得苦了!”

“無痕姐,還是你想的周到。”皇甫雷說道。

“雷弟,我想請求你一件事。”

“你儘管說。”“就算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我們做不成真正的夫妻,但我始終都是武當的大小姐,所以我希望,在那些不相乾的外人麵前,你能與我相敬如賓,哪怕隻是逢場作戲,他們自會

看破不說破,就算傳出去,也不會有損我爹的臉麵。”皇甫雷輕笑一聲:“我當是什麼事呢,以後我們人前夫妻人後姐弟,無論是夫妻還是姐弟,都是被命運綁在一起的兩個可憐蟲罷了,自然是要互相溫暖互相憐惜的,更何況

我們還是彼此的“恩人”,你不請求我,我也會這麼做的,我會把你當親姐姐一樣的照顧!”

“哈哈哈!”賀無暇冇忍住笑了起來,“哪裡想到會有夫妻在洞房花燭夜時結拜成姐弟的!”

“我也冇想到,無痕姐你是如此的俠義!”

“俠義?”賀無痕歎了口氣,“不過是苦中作樂罷了!”

新婚之夜,兩個人彼此談心,彼此同情,分享各自的悲傷和喜悅,一整晚,都在這樣輕鬆的時刻度過了。

原本蓋頭下對未來迷茫的賀無痕,進入新房不知所措的皇甫雷,都在這一晚,不再迷茫,也不再悲鬱。

兩個人也自此約定,以後人前是相敬如賓的夫妻,人後便是相親相愛的姐弟。事實上,他們相敬如賓,惺惺相惜,也不過是為了彼此的愧疚和痛苦減少一些,都是為了自己的親人而被迫拴在一起,本是不幸,但幸好他們彼此是心裡都裝著彆人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