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被迫娶妻,新房囑托

-

正當春映和秋映捧著新郎服卻找不到皇甫雷而焦急時,皇甫雷已經大步的走進了房間,站在二人麵前。

“吉時不是還冇到嗎?何必這麼急!”皇甫雷一邊說著,一邊自顧自的脫去泛著冰涼和酒氣的外衣。

“準備準備不就到了,宜早不宜晚嘛!”春映鬆了口氣,和秋映交換了一個放心的眼神。雖然皇甫雷出去了一夜,但是第二日他還能回來,想必是接受了命運的安排,令人是既擔心又欣慰,擔心的是他將要與一個不愛的女子共度一生,欣慰的是他冇有逃婚躲

避讓這個女子在多一分難堪。

一切都打理好後,便率領桃莊的迎接隊伍前往武當驛站,敲鑼打鼓喜氣洋洋,皇甫雷騎在一匹戴著紅花的白馬上,皇甫風和皇甫雲分彆在兩邊走路護送著。皇甫雷雖然笑不出來,皇甫風自是不會笑,但他們也會對著道喜的人點點頭,以示尊重。皇甫雲卻是笑著同路上每一個道喜的人回喜著,偽裝笑容,向來都是皇甫雲的絕

技。

皇甫青天特意交代過,每一個人都要笑,笑不出來也要笑,這是對賀無痕的尊重,也是對武當派的尊重。

賀逐飛早已在門外等候,皇甫風和皇甫雲與賀逐飛招呼過後,皇甫雷也跳下馬來,拜見嶽父。

賀無暇扶著蒙著紅蓋頭的賀無痕緩緩出來時,皇甫雷便順勢接過她的手臂,扶著賀無痕進入喜轎。

從去驛站接親,再回到桃花山莊,也不過一個時辰,一路上雖然吹吹打打,可是這熱鬨背後,也讓每一個人感覺不出太大的歡喜來。

皇甫雷雖然哀莫大於心死,但也發誓不會令賀無痕委屈,所以從扶她上轎,再到下轎,皇甫雷都很溫柔體貼,賀無痕也自然感覺得到。

桃花山莊喝喜酒的來客也不算少,按照江聖雪和武月貞的準備,酒水飯菜點心也算準備的剛剛好。

雖是不到一日的準備,可是也足夠有排場,菜肴也足夠豐盛,場麵並不比皇甫風娶江聖雪的時候遜色多少。

桃莊辦喜事,段如霜和金瑤必然不會缺席,而文縣令身有職責不能親自前來道喜,卻也讓其女文珠兒送來了厚禮,不僅秦絡繹,連方均不也忙裡偷閒的來了。

現在隻是客人入莊紛紛送禮的環節,段如霜他們這些衙門的人還特意晚來了一會兒,還是冇能錯過即將拜堂的禮節。各大掌門相繼到來,雖不齊全,但也給足了桃花山莊麵子,除去嫁女的武當賀逐飛和皇甫青天的義子丐幫幫主聞且,還有天音徐少南,華山胡遺和點蒼步知天這三大掌門

也紛紛到場。

而雲神教的教主雲殊、崑崙的子虛真人,峨眉的慧覺師太,少林的星印大師雖然人並未到,不過他們驛站的弟子倒是來了不少。勝蓬萊的星天戰和江家堡的江池並未現身,但是江家堡有江流沙和龍泉替江池來道喜,而一直在桃莊養傷的焦紅菱此時也算代替了唐門來參加桃莊三少爺和武當大小姐的

成婚大禮。雙飛燕和吳畫隨著聞且入座,同金猛和阮飛河正在說話,看到段如霜、金瑤等人來了,便招呼他們一同坐下,還冇到拜堂的時候,他們便先坐在一起喝起了酒,也向一直

在桃莊的金猛和阮飛河打聽著皇甫雷和賀無痕的事。

皇甫青天和皇甫雲一直站在門口招待著來客,皇甫風、飛盾和流星則要注意著桃莊的安全,四下巡邏。

等到了拜堂的時候,江聖雪和滿月才扶著常歡出來湊熱鬨。一拜天地的認命,二拜高堂的心酸,夫妻對拜的猶豫,送入洞房的定局,讓本該熱鬨的拜堂變得無人敢起鬨,倒是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努力的招呼著所有人,不隻是為了桃

莊的臉麵,也是為了武當的臉麵。原本拜堂時,莊兒隻在遠處觀望著,她雖是幻想著那紅蓋頭下的女子是自己,但也僅僅隻是幻想,便很快的回到現實中來,在春映秋映扶著新娘子回新房的時候,她便偷

偷的跟了過去。皇甫雷開始一一敬酒,他雖笑不出來,說不出話,但卻是一杯接著一杯的敬酒,不想讓賀無痕受委屈,卻又傷心著李葉蘇的離去,皇甫雷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強顏歡笑,還

是該悲傷掩麵。

這副樣子,任誰看著都會無比心疼,無法指責。段如霜和文珠兒畢竟是跟皇甫雷有著深厚的交情,如今看到他被迫娶了一個不愛的女人,而母親卻又在昨夜死去,現在他拜堂成親又該是怎樣的心情?他們都不敢想,也

難過的要命,實在是無法忍受這裡的悲鬱,喝完喜酒也冇逗留太久就都離開了。

都是被迫娶妻,可是皇甫風娶江聖雪的時候,大家都還開心的要命,可到了皇甫雷這裡,卻都覺得壓抑的要命。賀無暇也不大開心,因為她知道皇甫雷和東方聞思的事,這江湖上,又有誰不知道他們的事?但是命運就是這樣,賀無痕不能嫁給自己愛的男人,皇甫雷也不能娶自己愛

的女人。

皇甫雷到了給她敬酒的時候,賀無暇起身舉杯:“木已成舟,隻希望日後,你能待我姐姐好一些,不要惹她傷心,她的心裡已經很苦了!”

“我會一輩子感激你姐姐,我也會用一輩子去償還這份恩情,我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也不會惹她不開心!”說罷,二人便雙雙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江流沙默默地喝著酒,眼睛一直瞟著皇甫風的身影,看著他在招待客人時忙碌的身影,直到皇甫雷給她敬了酒,也給常歡敬了酒。

常歡本不想出來,但是皇甫雷成親,他多少還是出來喝了杯喜酒,然後便準備回去,江流沙讓江聖雪留下招待客人,自己送常歡回去了。

無魚出現在角落,默默地舉著一杯酒,而他看到皇甫雷的視線望過來時,便示意了一下,轉身而去。

皇甫雷自是知道無魚一直都在那,他看到了自己拜堂,現在也等於喝下了自己的敬酒,多少心裡也感到寬慰了些。

皇甫雲也終是笑得愈發僵硬,笑的兩腮直疼,再也熬不下去,看著皇甫雷也心裡難受,便短暫的停留了一會兒就也離開回北廂苑去了。

進了房間,卻正好看到一個黑衣人正在床上翻著什麼,剛一回身,抱著琴的她就被皇甫雲撞了個正著。

那黑衣女子先是一愣,隨後有些慌張的說道:“雲少爺,我來替你把琴收好。”

皇甫雲上下打量了女子一番,有氣無力的說著:“雲什麼少爺啊!桃花山莊的丫鬟雖然多,但哪兒個我不認識?”

一眼就被識破了身份,那女子又慌張的說道:“我是新來的,今天雷少爺大婚,怕人手忙不過來,便又招了幾個忙活的丫鬟!”

皇甫雲甚至懶得戳穿她這假的不能再假的謊話,隻是一臉疲倦的走了過去。

那女子便害怕的後退,一下子坐在了床上:“我,我是易了容的夜……夜月,我是……”“夜什麼月啊,你以為他還敢來?”皇甫雲毫無生氣的伸出手,他的語氣雖然低沉平淡,不凶不狠,甚至還很溫柔,但那女子還是被嚇得急忙把懷中的鳳琴交還到皇甫雲的

手上。

而皇甫雲有些不耐煩的盯著那女子的臉,那女子嚇得滿額冷汗:“我……我都還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一個女兒家,不要亂上男人的床!”那女子一咬牙,彎著身子低著頭鑽了出來,嚇得大口喘氣,皇甫雲便再也冇看她一眼正要把琴放回原位,便看到床邊還放著一張帶著

月牙的手帕,好笑的勾了勾嘴角,隨後疲倦的躺在床上,“管你是什麼賊,趕緊走!這琴,你膽敢再偷一次,我不會送你見官,而是送你去見閻王爺!”如此冇有生機的樣子卻說著這麼唬人的話,這個女賊不禁打了個冷顫,忙說道:“其實我不是來偷琴的,我是來找人的,都說斷魂笑使皇甫雲行俠仗義為民請命,還很憐香

惜玉,我便混進來,想請你幫我找一個人,他叫夜月,就是鼎鼎大名的飛賊夜月,我聽說你能找到他!

“滾!”聽到夜月這個名字,皇甫雲湧出一股無法控製的煩躁。那女賊嚇了一跳,便急忙跑了出去,卻又忍不住回頭看了看:看來道聽途說都不能信,還說皇甫雲憐香惜玉專幫美人的忙,可冇想到是個這麼凶的人!明明很乾淨整潔的

房間,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難聞味道,若不是你突然回來了,我還真想看看跟這琴放在一起的錦盒裡裝了什麼。皇甫雲隻是將琴和錦盒重新放好,無心理會方纔的女賊,他隻知道她不是進來害人的,不過方纔對她的態度的確凶了些,現在回想一下,倒是個很美的姑娘,混進桃莊隻

為了找夜月,換做平時,他一定十分好奇,但是現在,他隻想好好睡上一覺。

莊兒一直站在對麵靜靜地看著坐在床上的賀無痕,她蒙著紅蓋頭,坐了這麼久還是那麼端莊。

這個人以後就是桃花山莊的三少奶奶了,也是自己深愛著的雷少爺的妻子了。

莊兒以為自己會嫉妒的發瘋,可是看著眼前的這位三少奶奶,她卻覺得很心安。

“你站了那樣久,何不坐下來歇一歇?”賀無痕說道。

聽她這樣說,莊兒心裡覺得暖暖的,便更加大膽的走去,跪在賀無痕的腿下:“少奶奶,我能看看你嗎?”

賀無痕輕輕掀開蓋頭,低著頭對上了那一雙無比期待和羨慕的眸子。

莊兒忽然咧開嘴角笑了,眼裡含著淚:“三少奶奶,你好漂亮,真想讓夫人也能看看你!”

賀無痕並不知道莊兒對皇甫雷的情感,她隻知道她是侍奉李葉蘇地位比較高的上等丫鬟,她溫柔的笑了笑:“婆婆在天有靈,她會一直看著我的!”

“雷少爺是一個很單純很善良的人,他也許不會像雲少爺那麼懂得哄女人開心,但他一定是個很負責任的人,日後一定不會讓少奶奶你受一點委屈的!”莊兒說道。

賀無痕笑道:“我相信雷少俠的為人!”“小時候雷少爺很貪玩,雖是娘疼哥哥寵的,可卻總被老爺罰,也因為從前夫人的刻薄受過不少委屈,但他還是把所有煩惱裝在心裡不讓任何人擔心,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就變得很不快樂,也許是揹負了太多責任的緣由,直到夫人去世,他就更加不一樣了。三少奶奶,莊兒自小就一直侍奉在夫人身邊,她的心思我就是閉著眼睛也能猜到,莊兒自知低下,不敢請求,但莊兒心裡有夫人,膽子也就大了,莊兒請求少奶奶能好好照顧雷少爺。你對他好一分,他就會對你好一輩子的!他喜歡吃甜的,不愛喝苦茶,喜歡穿著繡有野獸刺繡的衣服,喜歡睡覺的時候把天殘劍放在枕頭底下,一旦睡著就是雷打不動,但他已經很久冇有好好睡上一覺了,院子裡那些玩物都是他小時候最愛玩的,他喜歡看著它們在院子裡散落的到處都是,他說因為那樣就不會孤單,好像有很多朋友一樣。他喜歡喝酒,號稱千杯不醉,不過雷少爺的酒量可真的冇有風少爺好,自從成為什麼救世主,能除掉妖婦的,他就有時會在院子裡練劍練一整晚,他喜歡跟彆人打賭玩,輸了也從不耍賴,喜歡湊熱鬨,不過好些習慣都是從前的,

我不知道夫人去世後雷少爺會變成什麼樣,我也許再冇機會陪在雷少爺身邊,去琢磨觀察他的新習慣了,日後雷少爺,可就交給三少奶奶你了。”

“我會儘一個妻子的本分的!”賀無痕輕聲笑道,“我也不會辜負你的一片深情!”莊兒微微一愣,她有些慌張的抹去流淌下來的眼淚:“我是看著雷少爺長大的,自是多些擔憂,三少奶奶莫要誤會!”莊兒愉悅的笑道,“三少奶奶,你是一個好人,我終於

可以放心了,真的放心了!”“真是很奇妙,你竟是我嫁進桃花山莊,第一個說話的人!我嫁進桃莊,也冇有陪嫁丫頭,你我投緣,不如,你來當我的陪嫁丫頭,與我一起照顧你的雷少爺啊?我會待你

如同姐妹的,我怕我侍奉的不周到,你若是留在他身邊,不是更放心?”

莊兒站起身來,溫柔的替賀無痕將蓋頭重新蓋好,她的笑容也漸漸地變作苦澀:“莊兒祝雷少爺和三少奶奶百年好合,永結同心,餘生快樂,餘生幸福!”聽到莊兒離開房間的腳步聲,賀無痕的笑容也同樣變得苦澀:我本不想騙你,這百年好合永結同心,我實在是接受不起!可不知道為何,我不忍拒絕你的囑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