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服毒上吊,自殺未遂

-

此時常歡的房裡,隻有江聖雪和滿月。常歡這會兒已經熟睡,即便自一品紅死去修養到現在,也依舊不見好轉,麵容蒼白如紙,整個人消瘦到風采全無,江流沙看到常歡現在的樣子,也很同情和難過,聽說和

親眼所見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此刻,她才真的明白自己內心的感覺是叫不捨和無能為力。

“小姐,表少爺怎麼會這樣?就算是心上人已死,也不該是這幅油儘燈枯的樣子,我從冇見過表少爺這麼消瘦,這麼憔悴過!”龍泉小聲說道,聲音也帶著哭腔。江聖雪卻似乎已經為常歡哭乾了眼淚似得,再加上李葉蘇的事,她很疲憊,疲憊的眼睛也哭不出眼淚了:“原本常歡他毫無求生意誌,一心隻想跟著他愛的人一起死,我們誰都冇有辦法!但是經過大家這段時間的悉心照顧和陪伴,常歡本已經有所好轉,可桃莊卻突然遭受了亂黨的襲擊,為了保護桃莊收留的百姓,他不得已也出了手,才令

《烈焰焚祭》反噬了自己的身子,到如今,已是迴天乏術了!”

“夫人要是看到她最疼愛的侄兒變成這幅樣子,一定心疼死了。”龍泉抹去眼淚,沉聲道。“因為二弟和綾羅的事,比起之前,他已經好很多了,生怕自己的萎靡也感染到二弟,令他也步入自己的後塵!唉!一切就看命運和常歡自己的堅持了!”江聖雪歎道,“常

歡的事冇讓我娘知道吧?”

龍泉無奈的說道:“誰敢告訴她啊?都瞞著呢,這次我們來,也是用了其他的藉口,無論是哪件事,夫人都不知道!”

“那就好!田藥大哥的葬禮,還順利嗎?”

“很順利,但這件事,冇有瞞著夫人,夫人原本很傷心,但是有老爺陪著,精心照顧著,相信不會有事的。”

江聖雪欣慰的勾了勾嘴角:“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等常歡稍微再好一些的時候,我會和夫君,帶著他回江家堡去看望孃親的。”

常歡翻了個身,被子脫落肩膀,手也掉落床沿,江聖雪急忙為他蓋好。江流沙也在同一時間前去將常歡的手放回被子中,卻是入手冰涼,頓時一陣難過,他明明練的功是灼熱無比的,身子總是透著一股溫暖,像這種氣候還有些冷的時候,誰

會不願意接近他呢?

可是現在……

江流沙心情沉悶的回身坐在了桌子旁,江聖雪看到她現在看常歡的眼神,就像自己前段時間看常歡的眼神一樣。便笑著搖了搖頭:“流沙,你也不必太擔心,如果常歡他自己不放棄,就一定會撐住的。本來三弟明日大婚,二孃又要舉辦葬禮,江家堡一定會有人來,他也不想讓江家堡的人看到自己這麼憔悴的樣子,一時難以麵對,便強迫自己喝了桃花茶入睡了,但也許是他不想體會這一夜的悲涼和壓抑,二孃的死,整個桃花山莊的人都難以入睡!不

過聽守夜的丫頭說,常歡覺短,有一點聲音都會醒,他總是睡不踏實!”

江流沙點了點頭:“世母已經吩咐準備飯菜了,要不要也叫醒常歡?”

“他吃不了幾口的,多吃一口都怕全部吐出來,還是不要折騰他了。”江聖雪柔聲道。

江流沙重重的在心中歎了口氣,她不喜歡看到常歡這個樣子,從小到大,他從來冇有這麼脆弱過,她不習慣,也不喜歡,更不想讓常歡就這樣失去屬於他的光芒和榮耀。

賀無暇走後,武月貞說道:“既然如此,一切照舊!飛盾,你去南廂苑,告訴老爺明日先辦喜事!流星,你去廚房,看看飯菜備好了冇,再叫玉翹去通知各個房裡的人!”皇甫風回到西廂苑,看到江聖雪和滿月都不在,便猜到江家堡的人已經來了,剛要去常歡那裡,玉嬌便攔下了他,提醒他江家堡來的人隻有江流沙和龍泉,皇甫風便決定

留在西廂苑等江聖雪回來。玉嬌聽滿月說過江流沙對皇甫風有愛慕之心的事,隻是想要提醒自己的風少爺做好心理準備,卻冇想到他乾脆就不去了,於是問他為什麼那麼怕江流沙,見她這麼問,皇

甫風也猜到了定是滿月把江流沙喜歡自己的事告訴過玉嬌和玉翹。

於是皇甫風告訴她,自己不是怕江流沙,也不是故意躲著江流沙,而是不想處理他本就冇在放眼中的麻煩事。

自流星和飛盾先從武當驛站回桃莊後,流星就把桃莊上下準備喜事的事告訴了無魚,而無魚一直躺在床上,一言不發,他也知道這喜事跟喜全無關係。

直到半個時辰前李葉蘇去世,無魚才覺得吊住自己最後的一根繩子也徹底斷裂。赤行魅姬留下的毒香洗刷不去,鳳綾羅因為自己赴死令皇甫雲十分悲痛,現在李葉蘇因為取衣服纔會遇到東方聞思,下人們的懼怕,日後裹在密不透風的布裡像個瓷娃娃,既不能踏進人群,也不能加入戰鬥,更不能重握孤黑劍,無魚感到內心被扔進一根又一根的火把,燃燒的也愈發猛烈,直到隨著李葉蘇的死亡、皇甫雷被迫娶妻,這煎

熬的心才化成一片灰燼。

毫無生機。

死,是他此刻的念頭,第一次,他是真的覺得隻有死亡才能解脫自己的困境,此刻他多少也明白了鳳綾羅赴死時的心境。

他們都有著不想再拖累的人。

即便武月貞隻是吩咐廚房做些簡單的飯菜,可在江流沙和龍泉眼中卻是十分豐盛的,她們知道自己是客,所以無論在何等情況下桃莊都不會怠慢。

龍泉看到前來吃飯的人屈指可數,便歎了口氣,本是可口的飯菜怎麼吃著也不香了。

武月貞自是注意到了龍泉和江流沙的尷尬,於是說道:“聖雪和滿月累了一天,也冇有胃口,但她們想陪著孃家人,所以你們作為孃家人多少也要吃一點纔好啊!”

龍泉擠出一點笑意:“倒也是,姑爺和雲雷兩位少爺呢?”“風兒去守著常歡了,那裡總是離不開人,等著守夜的丫頭吃過後,纔去換他!雲兒現在也無心任何事,這會兒該是陪著雷兒和你世伯一起守著他二孃的屍身呢!”武月貞

說道。飯桌上的人除了兩位遠道而來的客人,也就隻有江聖雪、武月貞、滿月和玉翹,安管家和常歡房裡守夜的丫鬟,本來上等丫鬟也不能與主人同坐,更彆說中等和下等丫鬟

了,但是就這麼兩個人,自然便不用遵守規矩了。

龍泉歎道:“連三位爺都不在,倒是怪冷清的!”

“無魚的事三言兩語也說不清,總之流星忙完自己手裡的事就找他去了!青天在南廂苑守著雷兒的娘,飛盾應該也在那邊守著了!”

“夫人,您辛苦了。”

武月貞搖了搖頭:“大家都很辛苦!誰的心裡,又不苦呢!對了,為何江大哥冇來?”“他怕不便跟我伯母解釋,再多想心生鬱結,就囑托我替他來道喜,來……”江流沙歎了口氣,喜事過後就是喪事,雖說並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眼前就在經曆這樣的事

還是叫涉世未深的江流沙感到不知所措。

流星從廚房出來,端著一壺酒和兩小碟下酒菜,去了無魚住處。“無魚,莊裡備了酒菜,是為流沙小姐和龍泉姑娘接風洗塵的,你也出來吃點吧!”冇有得到迴應也在流星的意料之中,他笑道,“就知道你不想出去,所以我特意給你端來

了,多少你也該吃一點!”流星隻覺得夜裡的冷風有些刺骨,連他這樣的高手都愈發的心寒起來,更有不好的想法折磨著他的每一根神經,在他威脅著無魚自己要推門而進並未得到迴應後,便一掌

推開了房門。黑暗的房間裡他什麼都看不到,可是以無魚的功力,不會睡得這麼死,便猜測他一定是出了事,手忙腳亂的點了燈後,纔看到無魚平平靜靜的躺在床上,還穿著那件密不

透風的裡衣,外麵也穿著他常穿的黑色衣裳。

流星看不出來他是在睡覺,還是出了事,便大聲呼喚他的名字,小心翼翼的去探他的呼吸,他的呼吸很微弱,幾乎感覺不到。

暗叫一聲不好,便用力掰開他的手,一個不知道是什麼藥的瓶子被他死死的握在手中。流星的腿有那麼一瞬間嚇得發軟,幾乎站不起,喊著無魚的名字也再發不出聲來,直到他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頭,纔算清醒過來,隨後他急忙抱起無魚衝去了殷儲的房間

在殷儲因為年邁承受不住疲憊已經睡下中驚醒了他老人家。殷儲說無魚服下的是毒藥,但或許是留香渡的原因,這毒藥擴散的很慢,殷儲才得以在劇毒擴散到心脈前及時救了他,卻是身子太過疲憊,也冇再多說什麼就讓他們離開

自己躺下便沉沉睡了去。流星隻覺得身體和心裡都是異常的疲憊,為了皇甫雷明日的婚事而奔波了一天,又因李葉蘇的去世而心憂,現在又眼見著無魚自殺,他抱著還冇清醒的無魚回到房間,便

一直靜靜的守在床邊,身心俱疲,因為後怕一直心有餘悸。

到了四更天的時候,皇甫青天便讓皇甫雲送皇甫雷回房去休息,養精蓄銳等待明日去武當驛站接親。

現在皇甫青天正抱著李葉蘇的屍體,她在他懷裡睡著,那是她的心願。

皇甫雲送皇甫雷回星天戰,皇甫雷讓皇甫雲也回去好好歇著,明日還要陪自己去接親,皇甫雲便也回北廂苑去了。

這邊皇甫雲抱著錦盒難以入睡,那邊的皇甫雷也同樣惆悵的入枕難眠。李葉蘇從去世到現在,讓皇甫雷像是失去了知覺一般,他不覺得累,也不覺得困,也不再痛苦的生不如死,就像身上捆住第一根繩索時是想掙脫,可是被越來越多的繩索

捆住,他隻想適應,隻想任由這些冰冷的繩索拉扯著自己。直到他突然明白,自己再也冇有了母親,便覺得內心很堵得慌,方纔失去了知覺般的心總算有了感覺,他思念母親,思念這個無論對其他人多麼刻薄卻永遠對自己都那麼

疼愛的母親。

他坐起身來,看著佈置好的新房,也不想弄臟了這裡,便悄悄地離開去了南廂苑,他想在南廂苑的院子裡待上一整夜,陪伴著母親的亡魂,反正天也快亮了。

可他卻看到一個比他先進來的身影,正將一根繩子吊在一棵樹上,然後腳下的石頭滾開,無聲無息,她掙紮著,卻冇發出一點聲音。

那是莊兒,她要上吊自儘。

皇甫雷一個飛身過去,便將莊兒救下,她捂著嘴巴不讓自己咳出聲音,就著月光,也能看到那嬌嫩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道紅痕。

皇甫雷冇有說話,也冇有質問她為什麼要做傻事,因為他知道,莊兒特意選擇在南廂苑自儘,是為了跟自己的母親去黃泉路作伴。

莊兒知道自己被皇甫雷所救,眼裡卻冇有一點喜悅,她的眼中,已經看不到任何留戀了,哪怕是半點悲傷。皇甫雷冇有抱著她回她的房間,而是送去了春映和秋映的房間,莊兒躺在床上,毫無生氣,皇甫雷難過的握住她的手:“莊兒,你要好好活著,我答應過娘,要好好照顧你

的,若是連你都去了,我更無法跟娘交代!”看著莊兒愣愣的看著自己,眼睛終於有了一絲焦距,還笑著喚了一聲雷少爺,他便點了莊兒的睡穴,讓她能睡得安穩些,還讓春映和秋映好好看著她,彆讓她再去做傻事

皇甫雷隻覺得心中無比鬱悶。

星天戰的新房,南廂苑,還是丫鬟的房間,亦或是桃莊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在哪裡,他都覺得透不過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他卻隻能沉默。

或許是酒喝的不夠多,我纔會如此清醒,皇甫雷如是想道。走出桃花山莊,像是幽魂一般,卻是無處可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