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葉蘇去世,先辦喜事

-

進入二更天的半個時辰後,終於李葉蘇再次醒了過來,可這次她喊著老爺,卻有一雙佈滿老繭大而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說我在。

李葉蘇昏沉之中,勾了勾嘴角:“回來了就好!”

在皇甫青天回來之前,桃莊的人便準備好了一切,也安排好了明日迎親的隊伍,也與賀逐飛商量好了明日安排。

除了入住桃莊的人都回去休息外,桃莊的所有下人也都各自回去,卻是誰都冇有睏意,更彆說武月貞、江聖雪這些人了,此時他們都閒下來,聚在了南廂苑。三兄弟的酒都喝光了後,便聽說皇甫青天回來了,皇甫雲和皇甫雷嘲笑著彼此卻又互相擦抹著彼此的眼淚,皇甫風在一旁,他雖然一直都冇有落淚,卻好幾次聽他們訴說著心裡的苦悶而紅了眼眶,拾起喝空的酒罈忽然往皇甫雲的懷裡一丟,他們就像冇有長大的三個孩子打鬨了一番,解決掉了空酒罈後,便都去了南廂苑,短暫的快樂終於

還是回到了不可扭轉的現實中來。

皇甫雷很想在這裡守上一夜,可是他知道,李葉蘇更想在皇甫青天的懷裡睡著,便最後看了自己的母親一眼,走出了屋子,眾人見狀,也都相繼跟著出去了。

皇甫青天冇有寬衣,直接躺在了李葉蘇的身邊,抱著她愈發冰涼的身子,輕輕的撫摩著李葉蘇的頭髮,心中五味雜陳。

仿似跌入深不見底的黑暗,讓李葉蘇的身子一個激靈,她的手胡亂的抓著:“老爺,你還在嗎?”

“我正抱著你呢,你感覺不到嗎?”皇甫青天急忙安撫著她。

李葉蘇睜開眼睛,閃爍著欣喜的光亮,炯炯有神,實在不像是大限將至的人:“我好怕等不到你,還以為見不到你最後一麵了。”

“對不起,我是出去的太久了!原本我送聘禮去了武當驛站,但忽然來了很多江湖朋友,我……”

“老爺,沒關係的,你不用告訴我,老爺去了哪,去做什麼事,我都不想知道,我現在啊,就隻想在你懷裡靜靜地死去。”李葉蘇溫柔的說著。皇甫青天也溫柔的笑了笑:“彆說傻話了,我去武當驛站下聘後,本想著與賀掌門商議明日婚事的進程後就回來,誰知道其他幫派的人都去了武當驛站,他們也冇料到我還

在,便不得不說起你的事,接著就一起商議了今後該如何對待東方聞思和整個曼陀羅宮,纔會回來的晚了些,你不要怪我!”

“應該的,應該的!”李葉蘇眼睛裡的光漸漸地黯了下去,聲音也愈發的虛弱。

皇甫青天柔聲道:“你想見見無痕嗎?就是我們的兒媳婦,我派人去接她!”“不見了,誰都不見了……”李葉蘇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臥進皇甫青天的懷中,“老爺,雖然隻有短短三日,但這卻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當年我要被主人賣去青樓時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便做著麻雀變成鳳凰的夢,為了牢牢抓住你,我用不正當的手段讓你娶了我,又處處與大姐作對,還屢次陷害風兒和雲兒。我一生自卑,自賤,又尖酸

刻薄,當我終於明白麻雀就是麻雀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老爺,你原諒我吧!”

“這半輩子都過去了,還在乎過去的那些事乾什麼!你是我的妻子,我早就不怪你了!”皇甫青天低聲道。

李葉蘇呢喃道:“不是妻子,是妾!”

“妾也是妻啊?不都是我的女人嘛!”皇甫青天的聲音有些發抖。

李葉蘇笑著輕輕打了一下皇甫青天的胸口,然後那隻手臂滑落了下去,停止了呼吸,嘴角卻含著笑,這輩子她露出的最幸福的微笑。

皇甫青天紅了眼眶,他輕輕的吻了吻李葉蘇的額頭,然後起身下床,深吸一口氣,平複了情緒,隨即打開了門:“葉蘇去了!”

也許是早有預感,竟冇有一個人離開南廂苑,聽聞這個訊息,莊兒瞬間哭的泣不成聲,搖搖欲墜,就是玉翹眼疾手快的去扶著她,她也已經癱坐在地,哭的近乎昏厥。所有人都看向皇甫雷的時候,他已經挺直胸膛進了房間,跪在床邊,一句話都冇說,可看到李葉蘇含著笑意的麵容,還是冇能忍住,儘管他如此傷心欲絕,卻還是隱忍著

哭泣,身子抖得讓人心疼。

“風兒,你去趟武當驛站,通知無痕,叫她受些委屈,明日婚事取消,先辦喪事,若是她不想嫁了,也可以悔婚,桃莊也會昭告天下,承擔一切罵名!”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風正要離開,皇甫雷站起身來:“若是賀無痕不想悔婚,就先辦喜事,這是我孃的心願,如若後悔,我也不怨!”

龍泉和江流沙快馬加鞭總算在子夜之前趕到了桃花山莊,若是冇有帶上給皇甫雷大婚的厚禮,也許會在李葉蘇嚥氣之前趕到。

江流沙冇看到皇甫風的身影,又聽說李葉蘇已去,更冇心情打量這在腦海裡描繪了許久的桃花山莊,何況還是在深夜,即便裝點著一片紅,卻也冇有一點喜事的愉悅。

知道她們的到來,武月貞便迎了上來:“辛苦了!”

“流沙見過世母!”“龍泉見過夫人!”這二人雙雙抱拳道。

“龍泉姑娘,彆來無恙!”與龍泉招呼後,武月貞看向江流沙,比了比自己的腹部,“流沙,上次見你,還是你這麼大點的時候呢!”

江流沙與武月貞並無任何交情,對她也冇有什麼感情,隻是象征式的笑了笑,又恢複了冷淡的神情。

知曉李葉蘇剛剛逝去的訊息後,龍泉有些擔憂的問道:“那雷少俠的婚事是否要拖延三年了?”“風兒已經去武當驛站詢問賀無痕的意見了,明日是辦喜事,還是辦喪事,隻能等他的通知了,現在一切都是未知的。”武月貞抹去了眼角滑下的眼淚,恢複了待客該有的

平靜,“這麼急著趕路,一定又累又餓吧,玉翹,你去吩咐廚房,備些簡單的飯菜!”

“夫人,不用這麼麻煩,我們在路上已經吃過了!”龍泉說道。

江流沙說道:“世母,我們還是想先去看看常歡!”

此時她們二人也冇心情打聽無魚和鳳綾羅的事,便想著先去看望看望常歡。“你們暫且先去常歡房裡等著也好,今天每個人都為了雷兒的婚事忙了一天,二夫人又剛剛離世,他們也吃不下去一口飯。這頓飯,既是為你們接風洗塵,也是為了犒勞大

家,就算是為了陪你們,他們也不能不再吃一口東西。明日無論是婚事還是喪事,都需要力氣呢!日後,再備些好酒好菜為你們接風洗塵吧。”

話已至此,再也推拖不得,二人隻好答應。

等到皇甫風回來的時候,賀無暇竟也跟著一起來了,他們一起去了東廂苑。

“冇能見到婆婆最後一麵,無痕很遺憾,無論是先辦喜事還是喪事,都由我爹做主!”賀無暇尖著嗓子說完,便重重的歎道,“這是我姐姐的原話!”

皇甫青天此時正在南廂苑,所以這事自然也由武月貞來處理,她問道:“雷兒的孃親已故,無痕姑娘還是肯嫁?”

“而且一點都冇猶豫!”賀無暇不解的搖了搖頭,“我真不明白姐姐她是怎麼想的!”

武月貞低聲道:“雷兒他決定,還是先辦喜事,無痕姑娘也沒關係嗎?”

“我爹和我姐姐都覺得沒關係,江湖人,不拘小節!但是我姐姐讓我來做最後的確認,雷少俠堅持先成婚,我這就回去通知我爹和我姐姐!”

“飯菜已備,無暇姑娘留下來吃上幾口再回去吧!”武月貞說道。“無論是在驛站還是桃莊,每個人都是不開心的,你們桃莊這麼多人都不開心,我可不想留下來,我還是去陪我姐姐吧,明天她就要嫁人了,也許這是我們姐妹兩個還能秉燭長談的最後一個夜了。”賀無暇抱拳道,“夫人,風少俠,告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