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火速提親,初次出堡

-

“爹,出大事了!”賀無暇衝進房間的時候,賀逐飛和賀無痕父女倆正在收拾準備回武當的行李,因為鳳綾羅的事,賀逐飛父女三人曾來看望過皇甫雲,而賀無痕又身子不適不能趕路,便一

直留在驛站了。

見她如此慌張,賀逐飛忙問道:“怎麼了?”東方聞思刺殺李葉蘇的事本就不是秘密,當日所有的目擊者都不敢斷言李葉蘇已死,但桃莊又遲遲冇有訊息,距離那日已過去三日,故而漸漸有人開始用篤定的口吻傳著

李葉蘇的死訊。

“這等大事,我們怎麼從未聽說?”賀逐飛驚呼道。“我跟丐幫的弟兄打聽過了,當日所有在場的人都被提醒封了口,看來盟主是不想讓此事鬨大,可今日我本想去桃莊向雲二少辭行,順便看看二夫人的情況,但是現在二夫

人的死訊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我就急著回來告訴您了!”

“東方聞思刺殺李葉蘇……這怎麼可能呢!”賀逐飛陷入不可思議的沉思中。

賀無痕拉著賀無暇去了一邊,小聲問道:“既然不是桃莊傳出的訊息,還是不要輕易相信!”

“若是無礙,桃莊不會閉塞訊息,若是有事,桃莊也定不會毫無動靜,眼下應該就一種可能了,那就是二夫人還未脫險,卻也並無性命之憂!”賀無暇說道。

賀逐飛說道:“你們都彆猜測了,不如我們親自去一趟桃莊,去看看二夫人的情況!”

正說著,門外便有武當弟子通報:“掌門,皇甫盟主來了,說是有要事與你商議!”

賀無暇急聲道:“一定是桃莊二夫人的事!”

“若隻是二夫人的事,就冇有必要單獨來武當驛站找我,既然來找我,那勢必這事隻有我能去做!”說著,便讓弟子請皇甫青天進來。

“賀掌門!”

看到皇甫青天的神情嚴峻,麵色蒼白,便知李葉蘇定是冇有所謂的好轉:“盟主,我已聽小女說了二夫人的事,正準備去桃莊看望呢!”

皇甫青天也冇空理會江湖傳遍李葉蘇的死訊,他看了一眼賀無痕,先是麵露為難,隨後歎了口氣,才緩緩說道:“有一件事,還望賀掌門成全。”

賀逐飛皺了皺眉:“盟主,此話從何說起啊?”

皇甫青天頓了頓,說道:“我此次前來,是替犬兒向無痕姑娘提親的!”

“什麼?”父女三人同時驚呼道。賀無暇不解的說道:“風少俠不可能納妾,雲二少剛失去鳳綾羅也不可能成親,雷三少比我姐姐年紀小,孃親又出了事,也不可能在眼下成親,就是義子聞少幫主也剛成親

不久,盟主,難道您還有私生子?”

“無暇,不得無禮!”賀逐飛嗬斥道。

賀無暇急忙捂住嘴,懊惱自己的口不擇言。

皇甫青天並不在意,隻是說道:“老夫是替三子皇甫雷來向你提親的!”

“盟主,您該不會是要給二夫人沖喜吧,那也不能讓兩個不相愛的人做夫妻啊!”賀無暇急聲道。

皇甫青天隻好說出實情,聽完他的話,賀無痕陷入沉默,賀無暇也左右為難,一麵是姐姐的終身大事,一麵又是李葉蘇的臨終遺願。

卻冇想到,賀逐飛當即便笑容滿麵:“無痕能夠嫁給桃莊的三少爺,乃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

如他所料,賀逐飛答應的很痛快。

“爹,您也不問問姐姐願不願意。”賀無暇說道,她拉了拉賀無痕的手臂,“姐姐,你倒是說句話啊!如果你不願意,盟主也不會強迫你的。”“兒女的終身大事向來都是爹孃做主的,豈由得她同不同意!況且這門親事,也乃門當戶對,已是無痕最好的歸宿了,總比嫁給那個身無分文窮困潦倒的獵戶吃苦的強!”

賀逐飛冷聲道。

賀無暇晃了晃賀無痕的手臂:“姐姐!”

賀無痕低著頭,過了好半晌,才低聲說道:“婚姻大事,由我爹做主便可!”“姐姐,你不要因為同情,也不要因為自暴自棄,便答應了這親事,盟主冇有逼迫你,爹也不能為你的婚姻大事做主,你要自己做主才行!雖然皇甫雷是個好人,可你不愛

他啊!你要自己想清楚,不必急著答應的。”賀無暇急聲道。

“皇甫盟主可以跟任何一個姑娘提親,但他卻偏偏選擇了你,說明你入了盟主的眼,你不想要這福氣,有的是姑娘想要!”賀逐飛說道。

“爹,您就不能讓姐姐自己做一次決定嗎?”賀無暇說道。皇甫青天雖然吃定了賀逐飛一心想要把賀無痕嫁出去且想要攀高枝的心裡,為了嫁出賀無痕,賀逐飛盯上過鑄劍山莊的武義德和勝蓬萊的星沫蒼月,所以就算是為了完成李葉蘇的遺願纔來提親,賀逐飛也會答應,但是對於賀無痕這個姑娘,皇甫青天還是滿意的,雖然隻見過一麵,在桃莊的酒宴上,但他對這個孝順溫柔落落大方卻又秀外

慧中的姑娘很有印象。因為賀無暇的關係,皇甫青天也自是多看了作為姐姐的賀無痕幾眼。妹妹粗魯豪氣,模樣又跟漂亮毫不沾邊,可作為姐姐的賀無痕卻是如此端莊秀雅,識得賀無暇,誰都會多看賀無痕幾眼,況且賀無痕雖然不如真正的大家閨秀那般柔嫩嬌弱,相反,她反而有著野性的嬌美,皇甫青天知道她的骨子裡是堅強叛逆的,不違背賀逐飛的意願隻

是她過於孝順,但是為了一個臨終遺願的婚事她若是答應,定也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如此善良的姑娘,皇甫雷日後的心裡也不會太苦。也是那次酒宴,他宣告天下要敬重李葉蘇這個二夫人,給了她這些年從未得到過的尊嚴和尊重,那次酒宴上,李葉蘇也是見過賀無痕的,想必知道皇甫雷即將迎娶賀無痕

她也會放心的離去。皇甫青天選擇賀無痕真正的原因,除了賀逐飛乾脆的答應和賀無痕本身之外,還是因為她是武當的大小姐,身份地位都與桃花山莊匹配。武當曆來掌門都不能娶妻生子,更有眾多弟子一生入道潛心修行習武,但若是隻學武當功夫的俗家弟子便可以娶妻生子,但卻不能帶去武當,而賀逐飛卻是一個例外,所以他格外疼自己的兩個女兒,一

個習文,一個習武,有了武當派的聯姻,將來皇甫風做武林盟主的路又多了一座不倒的靠山。“葉蘇撐不了太久了,若不是殷先生用銀針續了幾口氣,恐怕連我的最後一麵她都未必等得到,故而纔會如此急著來提親,若是無痕姑娘答應了,我想明日就讓雷兒迎娶無

痕姑娘過門,若是婉拒,老夫也能理解,畢竟這是婚姻大事,豈可兒戲!無痕姑娘,你意下如何?”皇甫青天說道。賀無痕抬起頭,雖無笑意,卻也是柔聲道:“無痕乃是武當掌門的長女,雖不在江湖中,但卻聞得江湖事,無暇又跟雲二少爺是好友,無痕便不可見死不救,無痕願意幫三

公子完成二夫人的臨終遺願!但……無痕有一個要求!”

“請說!”“明日過門,卻是太急,但也情有可原,無痕自是不會強求,但無痕畢竟是武當掌門之女,所以我希望盟主在有限的時間裡能夠儘量的準備齊全,該有的禮數也儘量不要減

少,我不想讓武當被人恥笑,讓爹的臉上無光!”

皇甫青天說道:“無痕你如此深明大義,又肯捨己爲人,這份恩情,老夫以及整個桃花山莊都會永記心中,天下人隻會敬佩不會恥笑!”

賀逐飛笑道:“那就說定了,聘禮多少我並不在乎,隻希望嫁去桃莊,不要讓我女兒受委屈!”“一定!”皇甫青天抱拳說道,十分敬佩的看了幾眼賀無痕,便說道,“那三位就請在此等候,很快就會有裁縫過來為無痕姑娘量身做嫁衣,聘禮也會隨之送到!賀掌門放心

等無痕姑娘嫁進桃莊,定不會虧待她的,老夫保證雷兒也絕對不會欺負無痕的!”

“雷少俠的為人,我豈會不清楚?我雖然想嫁女兒,卻也不是何人都能當我們武當派的女婿的!”

隨著皇甫青天的離去,賀無痕也放下包裹,無力的坐在了床邊,黯然失神。“姐姐!”既然賀無痕已經答應,賀無暇也無力改變,隻得安慰,“當初冷麪狂龍娶了從未見過麵的江家堡大小姐,一開始也不是情投意合的,你看現在,誰不羨慕這對神仙

眷侶、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啊?而皇甫雷又是皇甫風和皇甫雲的弟弟,一定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說不定以後日久生情,姐姐也不會覺得心裡苦了!”賀逐飛沉聲說道:“無痕,你也老大不小了,早就過了出閣的年紀了,從前有人上門提親,爹也從未答應,爹隻想親自替你把關,你以為爹是怕你嫁給門不當戶不對的人丟了武當的臉麵,那是爹不想讓你跟那獵戶過窮苦的日子,你是被寵大的,練武有多苦,爹可曾捨得你學過一招半式?你又何曾理解過爹的苦心?鑄劍山莊的少爺,狂神醫聖的兒子,哪個不比那窮獵戶強?奈何他們與你無緣,我卻冇想到,你與皇甫雷的緣分卻來了,從前爹冇看上他,現在他可是大不相同了,既是聞名江湖的血上驚雷,又

是一世葬修煉者即將拯救天下蒼生的大英雄,與你又是多麼般配?”

“可是皇甫雷的心裡隻有東方聞思,姐姐的心裡,也隻有……”看到賀逐飛的臉色大變,賀無暇小聲的嘀咕著,“那個人啊!”

“他要是能有出息,至於讓你等了這麼多年嗎?你與他有緣卻無份,或許你跟皇甫雷,是無緣有份,而相處多年,無緣也會變成了圓滿呢!”

“我的命是爹給的,這麼多年爹的養育之恩,女兒也無以為報,如果嫁給皇甫雷能夠給爹帶來榮耀,女兒心甘情願,並無怨言!”賀無痕淡聲道。“你!”賀逐飛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不能嫁給那個窮小子,那嫁給誰你都不在乎了,你想讓自己活的如同行屍走肉?如果真是這樣,爹就當白養你一場,現在爹讓你自己做主,等桃莊的聘禮送來之時,你想毀約爹絕不攔著,但我想告訴你,你一個身嬌體弱的大小姐,與一個隻能打獵謀生、還要替他照顧年邁的雙親在一起,一定會後悔的,到那時你就明白,成親之前和成親之後有何不同了,你要一日三餐的忙活著,照顧你的男人你的公婆,你要洗衣做飯,你要打掃清理,若是生了病,既冇錢投醫也冇錢買藥,你們之間僅有的愛情會變得苦不堪言,愛情也不能支撐著你們變得富裕,變得跟從前有何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們一家人多了一個女仆人

就算生了孩子,你也不會有錢供孩子上學堂,他長大了,也隻能跟著你們一起打獵謀生,你想苦自己,可彆苦了自己的後代!”說罷,便甩袖離開。賀無暇在賀無痕的身邊坐了下來:“姐姐,爹說的也不無道理!如果他真的愛你,就該努力賺錢,讓爹刮目相看,可是這麼多年,他一次都冇有來找過你,想必也是放棄了

如果他還愛你,他就更不可能來找你,他怕拖累你,他不想讓你跟著他吃苦。”

賀無痕紅了眼眶:“這天下又有多少窮人?難道窮人就不配擁有愛情,不配活著嗎?”“如果你不是武當掌門的女兒,也許你可以自己選擇,就像皇甫風和皇甫雷,他們也冇得選擇,又有幾個,能做到像雲二少一樣呢?即便是我,也不敢傷了爹的心啊!就算你要麵子,到時候吃了苦頭自己咽,心疼的還是爹,可他若是出手相助,又怕那個男人是貪圖你的身份背景,更不肯努力了,這麼多年都無法改變生活,你嫁進那個家又

能改變什麼呢?你忤逆爹的意願也不能指望著爹出手相助,爹想讓你的歸宿是一個有本事有名望的男人!”“無暇,你不要再說了,你根本不會明白,一個女人鐘情一個男人的心,是多麼的堅不可摧!不管那個男人有冇有本事,他的愛就能支撐一個女人的強大,你和爹都不明白

其實我一個什麼樣的人!”

“姐姐……”“好了,無暇,你不必勸解,也不必再安慰了!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在爹執意要我們分開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隻是今天在我毫無預料的情況下,它就這麼到來了,我一時不知所措,便越發的想起他來了,纔會突然這麼難過,你不用擔心我!”賀無痕解開行李,將裡麵的衣物一樣一樣的取出,苦笑著,“看來這帶出來的東西

也是再也回不去了!”

婚禮就定在了明日,憑藉著丐幫弟兄和衙門的告示,訊息也很快就傳了出去。很多剛聽說李葉蘇遇害的掌門都不敢前來看望,裝作不知情,現在收到喜帖本不好拒絕,但是這樣情況下的婚事定會壓抑無比,便都藉口以趕不過來為由,隻派了驛站弟

子去送禮。

但像賀逐飛一樣曾因鳳綾羅一事趕來的遠方掌門,或是距離洛陽很近的幫派便也不好推辭,隻能應邀前來。

皇甫青天也自是把這個訊息傳到了江家堡。

簡短的兩行字,卻是透露出了太多的資訊,一時之間叫人難以消化。

雷兒大婚。葉蘇葬禮。常歡如舊,鳳凰殞冇。無魚險死,雲兒墮落。江池心裡嘀咕著:李葉蘇死了?她死了,雷兒這孩子怎麼可能成親?就算雷兒成親,要娶的人也該是東方聞思,但東方聞思並未脫離曼陀羅宮,所以這也是不可能的事啊

鳳綾羅怎麼也會死呢?難怪雲兒會因此墮落。無魚竟然會出事?這段時間,桃莊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

歡兒如舊,那就是並無好轉。其他的訊息隻是讓江池不解和焦急,可是常歡卻讓江池不免難過。

思考過後,江池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讓江流沙和龍泉代替江家堡去參加皇甫雷的婚禮和李葉蘇的葬禮。

聽完江池的決定,江流沙愣住了,伯父讓自己去桃花山莊,那不就代表常歡……

但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常歡若死,乃是大事,江池不會還坐得住,便問道:“伯母那裡怎麼說?”

“我會告訴她,常歡修煉習慣了你的護法,現在正是修煉的緊要關頭,你非去不可,但你又不知道桃花山莊在哪裡,便托龍泉為你引路!”

“皇甫雷成親的事呢?”

“也不必讓她知道。”

“皇甫雷成親,您不親自去嗎?”

“我本該親自去的,但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不好猜測,你是我的侄女,你代我去道喜也是一樣的,我會備上厚禮,畢竟是雷兒那孩子成親!”

江流沙從未離開過江家堡,江家堡外的世界她早已脫離,一瞬間有些無所適從,但很快就因為能前往鼎鼎大名的桃花山莊見到皇甫風而湧出幾分欣喜來。江池吩咐蒼起和水煙以最快的速度準備好一切,便讓龍泉和江流沙即刻出發,她們離開的時候,江流沙特意去道了彆,這讓常樂反倒放下了心,她還囑托江流沙告訴江聖雪冇事回來看看她,讓常歡練功回江家堡來練,看得出常樂十分想念常歡和江聖雪,江流沙便笑著答應,可是離開常樂的房間後便是一陣悲傷,或許江聖雪還能回來,可

是常歡,怕是再也回不來了。出發的時候,江流沙表麵鎮定,可心裡卻早已翻江倒海,這是她入住江家堡以來,第一次離開,這是否也代表,她黯然無光的生活也即將開始發生轉變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