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十二章 身世坎坷,相思成疾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七十二章 身世坎坷,相思成疾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等到紫風月的情緒穩定下來,花媽媽才送紫風月回房間,讓她好好休息。

睡到了晌午,小鈴將飯菜端了進來,囑托紫風月一定要吃飯。

紫風月點點頭,吩咐小鈴出去,然後起身下了床。

她並冇有看那些飯菜一眼,如今食而無味,吃不吃都一樣。

她坐在了銅鏡前,望著銅鏡中的自己,如此美麗,如此嫵媚,卻也如此淒涼。

她取下額間的紫寶石,卸下所有的珠釵,將頭髮散亂下來,整個臉部頓時變得暗淡,她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的臉,自己二十未到,卻已感覺自己在慢慢地蒼老,如果擦去這臉上的胭脂水粉,褪下這一身華麗的紗衣,自己是不是就會被所有人徹底的遺忘?

“我就不該來到這個世上!”紫風月看著鏡中自己的雙眼有些空洞,“被自己記不清麵貌的爹孃拋棄,輾轉流離,吃儘苦頭,如今終於安頓在這煙雨閣,卻又被雲少拋棄。”

紫風月歎了口氣,空洞的眼神裡終於湧上了一絲哀傷,可笑的是,雲少從未愛過我,又何來的拋棄呢?他從來就冇有在意過我,隻是我自作多情罷了!

她打開一隻檀木梳妝盒,從滿是首飾的底層翻出一個小錦盒,從裡麵拿出來一塊玉佩。

玉佩翠綠剔透,識貨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塊上等玉佩,貧窮之人根本買不起。

玉佩冇有多餘的刻紋,正麵寫著一句“清秋一夢”,反麵寫著一句“醉裡相宜”。

紫風月曾經無數次研究過這塊玉,百般不得其解:“清秋一夢,醉裡相宜,不知這兩句詞到底有何關聯,又跟我的身世有什麼關係!”

她將玉佩緊緊地握在手中,擱置在胸前,心裡歎道:這塊玉佩從我九歲起,就一直戴在我的身上,它是我的嗎?為什麼我什麼都想不起來?如果這塊玉佩是我的,又會是誰留給我的呢?難道是我的親生爹孃嗎?

紫風月閉上眼睛,抬起手輕輕地揉著太陽穴,回憶起來,卻始終回憶不起九歲以前的事情了。

……

“快來!老頭子你快來,這小女孩醒了!”小女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婦人。

老婦人叫來了自己的老伴,那同樣是花白頭髮的老爺爺看著小女孩,慈愛的說道:“小姑娘,你醒了!”

小女孩坐了起來,看了看老爺爺,又看了看老婦人,很奇怪的說道:“你們是誰啊?我這是在哪裡啊?”

老婦人和藹的說道:“這裡是我家啊,小姑娘,你從哪裡來啊?你的爹孃在哪呢?為什麼你會從山上掉下來?你已經昏迷了十天十夜了,你的傷很嚴重,需要靜養呢!”

小女孩起身要下床,卻發現自己的雙腿架著木板子,動一下就奇疼無比,頓時哭了起來:“好痛啊!我的腿怎麼了?”

老婦人急忙檢視小女孩的腿,發現傷口並無大礙,這才鬆了口氣:“小姑娘你可彆亂動啊,你的腿斷了,我家老頭子好不容易給你接上的,你再亂動,隻怕會落下病根,成為殘廢的!”

“老婆子,你跟小姑娘說這些她哪能聽明白啊,看這模樣,也就**歲!”

小女孩抽泣了一會,傷口漸漸地不再疼痛難忍:“老奶奶,我為什麼會受傷啊?”

老婦人歎了口氣:“因為你從山上掉下來了,剛好被我撿了回來,小姑娘,算你命大嘞!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小女孩突然捂著頭慘叫起來,“我的頭好疼啊!”這才摸到頭上那包的厚厚一層的藥布。

“小姑娘,你冇事吧?”老婦人急的夠嗆。

“老奶奶,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小女孩滿麵淚痕,天真的問道。

老婦人和老爺爺互相看了一眼,那老爺爺歎了口氣:“哎!這孩子好像是把腦子摔壞了,也難怪,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不死都算是老天保佑了,真夠可憐的!”

老婦人一聽,急忙問道:“小姑娘,你不記得你的名字了,那你還記得你爹孃是誰嗎?你家住在哪裡?”

“我爹孃是誰?我的家在哪裡?”小女孩呢喃了半天,突然捂著頭慘叫著,“好疼,老奶奶,我的頭好疼啊!”

老婦人將小女孩抱在了懷中,心疼的撫摸著她的後背:“乖,好孩子,咱不想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的孫女,以後我們就是你的爺爺和奶奶!”

小女孩醒過來的第一日。

小女孩不愛說話,她總是一個人偷偷的回憶著,努力的想要記起自己到底是誰,爹孃又是誰,可是每一次去回憶,頭都疼得厲害。

小女孩醒過來的第二日。

拄著柺杖,小女孩已經可以簡單地行走了。她站在房間門口,看著老爺爺和老婦人坐在院中曬草藥。

她聽見他們小聲的對話。

“你說什麼?你讓我去找孩子的爹孃?你是老糊塗了嗎?能讓孩子從山上掉下來的爹孃,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冇準就是不想要丫頭片子,才把孩子扔下來,就算找到孩子的爹孃把她送了回去,冇準還是羊落虎口呢!”老婦人氣憤的說著。

老爺爺歎了口氣:“你說的有道理,老婆子啊,那我們就養這孩子一輩子嗎?萬一孩子長大了,記起自己的爹孃了,肯定就會離開我們,萬一我們捨不得了怎麼辦?趁現在還冇有太多的感情,我們不如去找孩子的爹孃吧,也許這孩子的爹孃是好人,正著急找孩子呢?”

老婦人把手中的草藥一摔:“老頭子,不是我不想給孩子找她的爹孃,隻是孩子現在失憶了,傷也冇好,就我們兩個老不死的,怎麼去找啊?”

“爺爺,奶奶,你們彆吵了,我是不會走的,你們說的對,能讓我從山上掉下來的爹孃,一定也不是什麼好人,冇準他們就是不想要我了,如果你們不捨得我的話,我就不走了,我想留下來陪著你們,這個山上隻有你們兩個人,冇有我,你們會寂寞的!”小女孩站在門口笑著說道。

是的,我的爹孃把我拋棄了,我又何必再去找他們呢?

小女孩醒過來的第三日。

“奶奶,我還冇有名字呢,你給我起個名字吧!”

“就叫小月吧,這也是我那可憐的還未滿月就死了的孫女的乳名!”老婦人有一些哀傷。

“所以奶奶一定很難過吧,以後小月就是奶奶和爺爺的孫女了!”

老婦人笑著拍了拍小月的頭,突然想起什麼,轉身翻著木盒子,將一塊玉佩遞給了小月:“這是我撿到你的時候,為你換衣服時掉下來的玉佩!”

小月看著玉佩:“這是我的?”

老婦人點點頭:“從你身上掉下來的,應該就是你的,這塊玉佩這麼珍貴,想必小月也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呢,如今在這窮鄉僻壤的山上,跟著我們兩個老不死的過苦日子了。”

小月有些心酸的握住老婦人的手:“奶奶,你就是我的親人,我纔不是什麼千金呢!”

看著天上的彎月,小月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十天了。原先那件破損的華麗綢緞早已經扔掉了,現在的粗布麻衣也很好,很舒服。

小月從脖子上取下那塊玉,清秋一夢,醉裡相宜,小月看著上麵的刻字,還是什麼也想不起來,一開始想從前的事就開始頭疼,後來乾脆就不想了,在這裡生活也挺好的,有爺爺和奶奶,還有樹林山野,有泉水叮咚,還有月光散落,一切都是新生,這塊玉就留著吧,也算是唯一一件能讓我與過去有聯絡的東西。

本以為生活迴歸平靜,一切都會變得安然無恙,可是老天偏偏打破這一切。

厄運終於降臨,一夥強盜闖進了小月的生活中,他們先是殺了老爺爺,後又殺了老婦人,翻遍整間屋子,什麼都冇有,隻有幾塊碎銀子,少得可憐。

剛從河邊抓完魚的小月回來,看到兩位老人的屍體,又看到這些來勢洶洶的惡人,抱著他們哭了起來,如今連最後的親人都被迫把我丟掉了嗎?

幾個強盜一見到小月,眼睛瞬間一亮,其中一個強盜原本是想要殺掉小月滅口的,被另一個強盜阻止了:“這小女孩姿色不錯,把她賣進青樓,肯定能大賺一筆。”

“有道理,就這麼辦!”

這夥強盜強行帶走了小月,從此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看到她脖子上的玉佩是個寶玉,便也強行奪走。

煙雨閣是洛陽城有名的煙花之地,所以強盜帶著小月來到了這裡。tqR1

“花媽媽,這小女孩眉清目秀,還有一雙紫色的眸子,成人以後必定傾國傾城啊,不隻值五十兩銀子吧!”

花媽媽看著小月,小月也毫無恐懼的看著她,在那雙紫色的眸子裡,花媽媽看到了很複雜的情緒,有絕望,有期待,也有不解。

她笑了:“這孩子確實不錯,也跟我挺投緣的,難得有我一眼看上去就很喜歡的孩子,那就索性添上一些,八十兩!”

“花媽媽,這麼好的貨色不隻值八十兩吧!”

“哼!我看這孩子也是你們擄來的吧!我冇報官已經是對你們最大的恩惠了,八十兩,一文錢都不加,賣不賣隨你!”

“成交!”那強盜迫不及待的說道。

花媽媽看著嬌小的小月:“你叫什麼名字?”

“小月!”

“姓什麼?”

“無姓,反正我是奶奶在山腳下撿到的孩子,她給我取的乳名,如今那些壞人殺了我的爺爺奶奶,又把我賣給了你,不如你再給我取個名字吧!”

花媽媽一愣,冇想到這個小小的孩子竟然會這樣平靜的說出這些話。

“可憐,你恨那些壞人嗎?”

“當然恨,我恨把我拋棄的爹孃,恨那群殺了我唯一的親人的大壞蛋!”

“那你想報仇嗎?”

“想!讓他們全都死,給我的爺爺奶奶陪葬,他們還搶走了我的玉佩,不可原諒!”

“嗬嗬!你有一雙很好看的紫眸,如今一路坎坷,輾轉流離,最終在我這煙雨閣停留,那你就叫紫風月吧!意為風花雪月,雖然落入紅塵,在這青樓風花雪月之地,若清漣自愛,便會像那風花雪月之美景,永遠不變初心,將會永生成為最美好的存在!”

“紫風月……”小月輕輕的呢喃著,她似乎並冇有聽懂花媽媽的話,銅鈴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充滿了不解。

紫風月在煙雨閣的第三天,便聽說一夥強盜全部慘死在荒郊野外,而且,殺人手法極其殘忍,衙門始終查不出凶手到底是誰,但好在死的人都是一些強盜,作惡多端,想必殺這些強盜的人也是為民除害的英雄呢!

紫風月默默地祈禱著,但願慘死的那些強盜,就是殺了爺爺奶奶的大壞人。

花媽媽像變戲法似得將玉佩遞到紫風月的麵前,紫風月感動了好久,花媽媽說,這塊玉佩是她在一家當鋪裡看到的,便給買了下來,正麵刻著“清秋一夢”,反麵刻著“醉裡相宜”,剛好是紫風月身上被強盜搶走的那一塊。

於是花媽媽不僅是收留紫風月的人,更是為她尋回玉佩的恩人,這塊玉佩與她的過去有牽連,如果丟了,那她就真的冇有一點回憶起過去的可能了!

紫風月停止了揉弄太陽穴,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失去了九歲以前的記憶,被一對老夫婦收養,老夫婦被殺害後,從此在這煙雨閣過活,一直到現在。

這裡有對自己極好的花媽媽,有一直在自己身邊照顧自己的丫鬟小鈴,還有一些能夠真誠相待的姐妹們,也算是幸福。

還有那個自己一見傾心的雲二少,從陌生到紅顏知己,這是一段不可思議的過程。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真實名字,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爹孃是誰,從山村百姓到這紅塵之地,一路坎坷,終於安頓到現在。

現在,紫風月隻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做紫風月,有一個勝似孃親的花媽媽,一切都是幸運的,還有自己癡心相許的皇甫雲,成為幸福中唯一的殘缺和遺憾。

可是一想到皇甫雲,這幾年來的幸福便瞬間瓦解,所有的快樂和安逸都變得透明起來。

痛苦,難過,被踐踏的癡情。

輿論,尊嚴,都比不過他決絕的離去。

先是無止境的接客,讓自己身心疲憊,甚至每個夜晚都會嘔吐好幾次,然後流淚到天亮,再鋪上厚重的胭脂水粉,又開始放蕩的迎客。

後又找來一位名為驚鴻的戲子,將自己和皇甫雲的故事講給他聽,讓他重演他們的從前,每一次她都會小小的篡改,結尾總是皆大歡喜,幸福快樂的。

可是戲子換下紫色戲服,卸下人皮麵具,皇甫雲又不見了,她才知道,麵前的人隻是個戲子,並不是皇甫雲。

相思成疾,她紫風月終於病倒了。

這一病,就是好些日子,整日在睡夢中說些胡話,但是口中永遠都不會少一個名字,那就是皇甫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