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時日無多,以酒代塚

-

白狐正提著從酒樓裡買來的飯菜準備回禁地,自從從趙華音的華音小築回到禁地,東方聞思就一直冇有吃東西。

正要進入禁地,卻看到水漣漪站在禁地門口,正在把玩著纏在腰間的一條黑蛇。

看到白狐視而不見的與自己擦身而過,她不怒反笑:“白狐,做都做了,你可不會傻到要把真相告訴她吧。”

白狐的腳步戛然而止,他沉默了半晌,才說道:“無論是我現在告訴她,還是以後告訴她,她都不會再原諒我。”

“你也可以裝作自己被操控了記憶,她很信任你。”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我不會欺騙她。”白狐看向水漣漪,冷笑一聲。

“她和皇甫雷已成仇人,何不趁現在,把握機會……”水漣漪笑著拍了拍白狐的胸膛,“讓東方聞思成為你真正的女人。”

白狐冷聲道:“現在是她最脆弱的時候,我不會趁人之危。”“不是隻有占有才叫做趁人之危!你已經做過了,就不要裝什麼正人君子了。”水漣漪停止調笑的口吻,厲聲道,“好了,我就是來警告你,讓你不要說出真相的,宮主要讓

她親耳聽皇甫雷說出真相,讓她連死都死的不明不白。”說罷,便伴隨著腳腕的鈴鐺聲響緩緩走遠。

腦海中儘是淩亂的思緒,那一瞬間,他想過自己的千百種結局,每一種都是失去,白狐忍不住歎了口氣,晃走那些令自己煩擾的想法,進了禁地。東方聞思正跪在紫魄空蕩蕩的墳前,白狐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還是什麼都冇想,隻是她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就像是冇有表情的木偶,就算回憶著美好或痛苦,都失去了該

有的快樂和悲傷。

“吃點東西吧!”白狐跪在一旁,將食盒打開,把裡麵的菜和飯一樣一樣的端到東方聞思的麵前。“趙華音她騙我!”東方聞思喃喃道,“她說我不會再心痛,可我一想到紫魄哥哥的死,一想到他的屍體被白之宜做成了死士,我的心,就會疼的難以呼吸,我便開始憎恨我

自己的無能。”

“痛覺是你身體上所不能控製的,可是你的心,是你自己能控製的,你可以忘掉一切,也可以把一切化為力量。”“可我連紫魄哥哥的屍體和兵器都守不住,我還能做什麼呢?我是這麼冇用,皇甫雷他為了一個從曼陀羅宮出來投靠桃花山莊的人便可以毫不猶豫的刺下我一片血肉,我都做不到恨他!我眼睜睜的看著趙華音拿著靈噬弓我卻不能替紫魄哥哥奪回來!力量?我對白之宜還不夠恨嗎?我對紫魄哥哥的情還不夠深嗎?為什麼我覺得自己如此無能

為力,隻能任由白之宜玩弄於股掌之中!”白狐柔聲道:“你曾說過,紫魄為了曼陀羅,為了你,犧牲了一切,你不想苟且偷生,不想就這樣離開,你要把禁地還給他,把自己的家奪回來,無論要承受什麼樣的折磨

都要拚勁最後一絲力氣,把曼陀羅奪回來!但如果你覺得很累的話,我還是那句話,無論你是選擇留下,還是離開,我都會陪你一起!”

“謝謝你還願意陪著這樣一個無能的我!”她接過白狐遞過來的碗筷,可是香噴噴的飯菜總是味如嚼蠟般的苦澀。白狐溫柔的笑道:“為了你,也是為了我自己,你若真能把曼陀羅宮奪回來,我重建冰魄宮的希望也就不再渺茫,我也能對十夜宮主、對銅鏡和琳琅有個交代!但如果最後

的結局不儘人意,我也心甘情願,能跟你在一起,是我餘生的第一心願。”

“明日,陪我去一趟九罪閣吧!”

“九罪閣?”

桃花山莊。

常歡、無魚、鳳綾羅和李葉蘇接連出事,令桃莊的人都不知所措,過往的悲傷還未能平複,便又陷入新的壓抑中。

這一日,皇甫青天和武月貞也終於趕了回來,可是一進大門,安管家就是老淚縱橫的說著你們總算回來了。

再一看每個路過的下人,他們都不敢抬頭,叫聲老爺夫人都顯得那麼惶恐,這桃莊的氣氛一時變得跟走時大不相同了,亦是有些發慌。

安管家一路上哭訴著李葉蘇的遭遇,也把夫妻倆帶去了南廂苑,此時,房間裡也聚了不少人。

皇甫青天直奔床邊,看著躺在床上麵色蒼白的李葉蘇,他的表情變得憤怒而陰森:“這,這是誰乾的?”

方纔安管家隻說李葉蘇和莊兒去月下堂前取布,隻有花碧傾一人同去,卻遭遇人的追殺,卻並未說是誰,麵對皇甫青天的質問,冇人敢回答,因為皇甫雷就坐在床邊。

所有人都看著皇甫雷的反應,皇甫雷也知道眾人顧忌著自己的心情,便緩緩說道:“是……東方聞思!”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幾乎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無論是魔宮的人,還是其他江湖人乾的,亦或是普通的強盜,都不足以令人這般驚訝,卻唯有東方聞思,才令人百思不得其

解。

皇甫青天看得出皇甫雷的痛苦,便冇有繼續詢問,而是回身看向飛盾:“你怎麼會讓二夫人自己去取布?”

飛盾冇有說話,滿眼的愧疚,花碧傾走了過來:“姐夫,是我冇有保護好李葉蘇,是飛盾太信任我了,也是我太過自負了!”

皇甫青天看她遍體鱗傷,說道:“你儘力了。”

“二夫人留住這口氣,就是想撐到你們回來!”殷儲說道。

得到應允後,殷儲拔下了那根續命的銀針。

皇甫青天握緊李葉蘇的手,喚著她的名字:“葉蘇,葉蘇!”

李葉蘇緩緩睜開眼,卻冇想到,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的丈夫,她蒼白的嘴角輕輕的勾起,卻也好像費了好大力氣:“老爺,你終於回來了,還能見到你,我也好瞑目了。”

“彆說胡話,你不會死的!”皇甫青天忍住悲傷,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皇甫青天對李葉蘇冇有夫妻情深,卻也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怎會無情!武月貞不想打擾,回頭看了一眼憔悴的皇甫雲,而他因為鳳綾羅的死,李葉蘇的時日無多,皇甫雷的痛苦,也令他這個二哥壓抑的十分難受,便走過去,握住他冰涼的手

“我也不想死啊,我還冇有享受夠呢!我還冇跟大姐一起回鑄劍山莊看看,還冇跟風兒和聖雪去江家堡看看!我還冇看到雷兒娶妻,還冇做奶奶,我怎麼想死呢!”李葉蘇

抽泣著,眼淚打濕了枕頭。

皇甫青天安撫著為她擦去眼淚:“殷先生會救你的,你不會死的!”

李葉蘇苦笑道:“殷先生他已經儘力了,老爺便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會儘力撐到最後……我會努力的活著……我不會讓你們擔心……”

皇甫青天紅著眼眶,用力的點了點頭。

李葉蘇伸出另一隻手,叫著大姐。

武月貞急忙走過去,伸出手握住,柔聲道:“葉蘇,我在呢!”“我們說好的,要一起穿月下堂前做的新衣服,一起去買胭脂水粉,一起喝茶閒話到我們老的再也走不動為止!”回憶著那珍貴的短暫的美好時光,李葉蘇是笑著的,可隨後卻又哭了起來,“可是妹妹以後不能再陪你了,我以前處處跟你作對,你也總是不與我計較,我相信你會替我照顧好雷兒的,也相信雲兒和風兒會對雷兒很好很好,好的

我在九泉之下也不會有半點擔心!”

“彆說了,葉蘇你彆再說了!那些陳年舊事,不提也罷,我隻希望你能陪我一起變老,看我們兒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武月貞再也冇能忍住,哭的泣不成聲。“好美的畫麵!”似乎看到了她和武月貞笑著對方成了冇牙的老太婆,而身邊圍著風雲雷三兄弟的孩子吵吵鬨鬨,玩玩笑笑的,如此的天倫之樂,誰不想呢!李葉蘇輕歎一

聲,看向旁處,“風兒,雲兒,還有聖雪,我以前害過你們,這些事是我這輩子都過不去的坎,如今我已痛改前非,真心悔改,你們可不可以原諒我?”

“二孃,我們是晚輩,我們和三弟可是親兄弟,你也是我們的孃親,做兒子的,怎麼會記恨孃親呢!”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說道:“一生很長,連幸福快樂的事都無法全部記住,何必要記得那些不愉快的事呢?二孃,我們都忘了,你也彆再記著了!”

“二孃,從前,我和我爹生氣,我還三天不理他呢,可是三天以後啊,就什麼都忘了!”江聖雪說道,“二弟說的對,我們是一家人,隻要記得那些幸福快樂的事就好了!”李葉蘇笑著點了點頭:“我很珍惜我現在的生活,以前我抓得太緊,看得太重,視太多的人為敵,反而得到的越少,越不開心,越無法滿足。現在,我看得淡了,也不再拒

絕彆人的示好,卻反而得到的更多,也反而越來越開心了!我不想再回到過去,過去的李葉蘇已經死了……”

“以後還有很多好日子,等著你過呢!”皇甫青天柔聲道。

“娘,為了爹,為了我,為了這個家,你也不要放棄!”皇甫雷抽泣道。

“可惜,我已時日無多!”李葉蘇幸福的笑著,“但我會珍惜,不會就這樣放棄……”

聲音漸漸的虛弱下去,李葉蘇陷入了昏迷之中,好在殷儲說,她隻是過於疲勞,還不會殞命。

冇想到再次見到李葉蘇,她竟然已經跟皇甫家的人如此其樂融融了,想到過去她對皇甫風和皇甫雲的無情,再看看現在,焦紅菱也自是在心裡感歎著,可卻命不久矣了!命運總喜歡作弄人,李葉蘇開始享受幸福的時候卻命不久矣,自己準備放下仇恨等待孩子降生卻胎死腹中再也不能懷孕了,一想到這,方纔的不忍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十足的痛快。

聚在南廂苑的人也一個一個的離開。皇甫青天送焦紅菱出去,並且對她道了謝。

“盟主不必客氣,拋卻個人恩怨,唐門和桃莊也還是盟友啊!”焦紅菱說道。“黎夫人,老夫曾許諾,等你們生下第二個孩子,我會做那孩子的師父,將畢生的武功都傳授與他,可惜命運弄人,老夫的承諾化為泡影,你能如此大公無私,捨命救人,

老夫著實感激,老夫有三子,到時無論誰先有後,都願過繼給你們夫妻。”焦紅菱冇想到皇甫青天竟然又許下這樣的承諾,她很想同意,可是,這是皇甫家的後,便說道:“盟主的好意我心領了,但這對無辜的孩子並不公平,倒是不如,無論誰先

有後,皆認我做乾孃,認我夫君做義父,不是更好?”

“這倒也是,願以後桃莊和唐門永世結好!”

永世結好?焦紅菱暗暗冷笑一聲,便告彆皇甫青天,回客房繼續修養去了。

焦紅菱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得到了皇甫青天的信任,而她捨命救人的事蹟也會很快傳遍江湖,大家都會誇她的俠義之心,會覺得終究還是皇甫家對不起焦紅菱和黎百應。

九罪閣。

“這裡,冇有我想要的酒!白狐,我們走吧!”東方聞思從孝字入口出來,失望的走下階梯,想要離去。

“來九罪閣的人,絕不會買不到想要的酒!”說話之人,令東方聞思和白狐停下腳步,均是回頭看去,正對門口的方向,兩個白色衣服的俊朗男人正挑開紅色竹簾,一個麵容清冷的女人緩緩走出,手搖貴妃扇優雅高

貴。

二人自是在心裡感歎著這個老闆娘呂姮的美麗。

“這九字所有的入口,我都進去過了!我並非想找茬,我也聽說九罪閣的老闆娘會為每個人釀造不同的酒,可我想要買酒給他的人,已經不在了。”東方聞思喃喃道。

“東方姑娘所說的人,可是紫魄?”

“你知道?”

“冇想到我一猜便中!”呂姮笑道,“我瞧見你進了所有的入口,能讓你有著如此複雜情感的人,也就隻有紫魄一人了!”

“老闆娘真不是尋常人,連我都認得!”東方聞思怔怔的看著呂姮,“你,不怕我嗎?”

呂姮溫柔的說道:“既然是買給殺戮之神紫魄的酒,自然就不是尋常人都能喝到的!我的酒窖中,剛好有一罈酒,最適合不過,姑娘請稍等片刻,待我去去就來!”

等呂姮再出來時,懷中的貴妃扇已被一罈酒取代,她緩緩下了樓,而東方聞思和白狐也迎了上去。“這壇酒,乃是我呂姮從一個釀酒師手中買來的,他用糯米和高粱釀了這壇酒,埋在地下整整三十年,於我手中,又加了春日的晨露,夏日的百花,秋日的百果,冬日的臘雪,再釀了十年。最後又加了西域而來的食用香料繼續陳釀,有苦有甘有烈,時至今日已有五年整。東方姑娘,這不剛好是紫魄從生到死的四十五年人生嗎?”呂姮拔下酒

塞,遞到東方聞思的麵前。東方聞思接過酒罈,淺嚐了一口,卻頓時淚如雨下:“這酒當真是獨一無二,從未有一罈酒,讓我喝下一口,就能體會到人生百味,我也彷彿看到了紫魄哥哥的一生!”她

擦了擦眼淚,終於麻木的表情有了一絲愉悅,“老闆娘,這酒叫什麼?”

“這壇酒,還未命名。”

“叫醉生夢死可好?”

“鏡花水月幻,自知冷暖清,醉生夢死去,難得人間回!”呂姮把手中的酒塞蓋在了酒罈上,“這酒是你的了,你願意叫它什麼都是你的自由!”

東方聞思問道:“這酒存於人間四十五年,可值多少銀兩啊?”

“它本值三千兩白銀,但紫魄是愛酒之人,你又如此有心,就給我五百兩銀子吧!”

“我冇有這麼多錢。”東方聞思取下腰間錢袋,“這裡隻有二十兩銀子,若是老闆娘信得過,剩下的銀子,他日我一定還清!”

白狐正要也拿下自己腰間的錢袋時,呂姮卻開口笑道:“我自是不急,酒你可以拿走,這二十兩你也自己留著,等你什麼時候有錢,便什麼時候來送!”

東方聞思十分感激,她把酒遞給白狐,雙手抱拳,說道:“多謝老闆娘!”

“酒可以再釀,但是遇到合適的酒客卻非常有!”呂姮笑著擺了擺手,“兩位慢走!”

桃花山莊。

皇甫青天實在拗不過李葉蘇,便隻好抱著她去了桃花林,夜幕降臨,黃昏的餘霞打在粉紅的桃花林,美不勝收。

“我從冇想過,有一日我會再也看不見這桃花了,也從冇想過,有一日老爺會陪我一起賞花!”李葉蘇虛弱的說道。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愛花之人,你那院子裡也種滿了花花草草!”

“我放不下的太多了,我真的不想死,我那院子裡去年才種了新的花種,聽說開花以後,會是一簇一簇的,葉子是紅色的,花卻是綠色的,好想看一看!”

“那我就叫人去買最好的花肥,給它澆十遍水,再以盟主的身份命令它明日就給我開花,讓我的二夫人好好看看!”李葉蘇笑出了聲來:“冇想到老爺也會說笑呢!”可隨即又不免難過了起來,“風兒的眼睛有所恢複,還有聖雪照顧!雲兒雖然頹廢了許多,但他還有大姐和你!可是我的雷

兒……老爺,以後,一定要多疼他一些!”皇甫青天柔聲道:“我怎會不疼他?這三個兒子,我向來都是最疼他,雖然我最看重的是風兒,最少管教的是雲兒,罰的最多的是雷兒,但我也是為了能讓他脫胎換骨,你

也不想看到雷兒跟其他的紈絝子弟一樣,隻知道吃喝玩樂吧!”“老爺對雷兒的管教,我自是清楚!雷兒如今也冇能讓你失望,但他太孤單了,打小就孤單,才總喜歡去找彆家的少爺一起玩鬨,以後,老爺你多陪陪他,我不在了,我怕

他更有話憋在心裡不與人傾吐了!”“放心吧,不止我,月貞也會的!雲兒從小就寵他,風兒也向來照顧他,雷兒是不會孤單的,現在他們三兄弟已經走上了一條路,除了流著我們皇甫家的血,他們的感情更

非一般!現在,又有了聞且,四個兄弟偕同那麼多江湖好友,他們也不會任由他孤單傷心的。”

即便眾人還是想把李葉蘇的事瞞著常歡,但終究還是紙包不住火。這兩日,皇甫風和江聖雪來的甚少,隻留下滿月和玉嬌,也不見皇甫雲和皇甫雷的身影,有時隻有金猛會過來,常歡就已經猜到桃莊出了大事,隻是他冇想到,會是李葉

蘇出了事,還是遭到了東方聞思的毒手。

李葉蘇出莊是為了無魚,那麼無魚的事情自然也就再也瞞不住常歡,常歡得知這些事,更是悲傷難以言喻。原本這兩個人都與常歡交情不多,常歡也不是多情之人,除了對身邊的那幾個人有些情感,其他人他根本不在意,可不知為何,聽到李葉蘇和無魚的事,他會是這麼難過

大概是無魚為了救鳳綾羅纔有此劫難,李葉蘇為了能為大家做些事纔會遭遇刺殺,而自己,卻是為了愛情!

比起他們的犧牲,常歡更覺得自己隻念兒女情長,胸無大誌。

入夜,曼陀羅宮,禁地。

白狐看著東方聞思去挖已經填平的紫魄的墳墓,白狐有些不解:“聞思,你這是要做什麼?”東方聞思冇有說話,白狐想要幫她去挖,卻被東方聞思阻止,她說這些事隻能由她自己來做,直到挖好了一個坑,她將九罪閣呂姮給她的這壇酒放了進去,然後又一點一

點的埋上。

“為何不喝?難道你又要讓這壇酒再埋個幾十年嗎?”白狐說道。直到埋好,再無痕跡後,東方聞思才緩緩說道:“呂姮說,這壇醉生夢死,剛好是紫魄哥哥從生到死的四十五年人生,它代替紫魄哥哥下葬,再合適不過了!就是白之宜,

也再毀不了他的墳墓了。這件事,隻有我們兩個人知道!”白狐這才恍然大悟:“難怪你執意要去九罪閣!以酒代塚,真是最適合紫魄不過了,他是愛酒之人,尤其是叫醉生夢死的酒。哪怕日後我們敗在白之宜手中,紫魄的魂也會留在禁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