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刺殺葉蘇,怨上加仇

-

走出月下堂前的花碧傾剛好看到眼前的一幕,她同樣驚訝於對李葉蘇下手的人卻是東方聞思。但說時遲那時快,花碧傾已甩出一根飛針刺向東方聞思的左手臂,趁她想要躲避之際,花碧傾已經飛速而去,一掌擊向東方聞思的胸膛,東方聞思隻好鬆開還未來得及徹

底掐斷李葉蘇脖子的手,閃到了一旁,而花碧傾也已經拉過李葉蘇,將她護在了身後。

李葉蘇捂著被掐出紫痕的脖子劇烈的喘息著,和莊兒同樣嚇得驚魂未定,動彈不得。

花碧傾怒聲道:“東方聞思,你如何變得這般心狠手辣了?連她你都能下得去手了?你不怕皇……”

“花碧傾,你的對手是我!”白狐打斷花碧傾的話,拔劍衝了過來。“快進去!”花碧傾大吼一聲,頓時甩出數根飛針,趁著白狐揮劍擊飛銀針之時,她已將李葉蘇和莊兒雙雙推進月下堂前,順勢把門關合後又一個回身,已是飛身一腳踢向

白狐正好刺來的手中劍,而花碧傾挽手一轉指尖又多出幾根閃爍著寒光的飛針,自不同方向刺向白狐的各處命脈。

東方聞思也已飛身而至,白狐舉劍擊開刺向自己麵門的飛針,而另外兩根被東方聞思紛紛擊落,隻是劃破了她腳上的靴子,落地之時也有鮮血滴濺在地。

“聞思!”白狐心疼萬分,再次看向花碧傾時,眼中已經湧出濃厚的殺機。

花碧傾死死地守在月下堂前門口,警惕而又陰冷的注視著眼前的兩位不速客。

月下堂前的人也都嚇作一團,倒是李葉蘇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下來,她急忙詢問道:“這裡可有後門?”

“有!”

“快帶我們從後門離開,再為我備一匹馬,我要趕回桃莊去搬救兵,花夫人一個人怕是挺不了多久,這樣下去,也會連累了你們!”

“二夫人,請隨我來,後院正好有馬,是平時李老闆來了騎著四處走訪用的馬!”有下人帶著李葉蘇和莊兒向月下堂前的後院匆匆跑去。

東方聞思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受傷的腳,再抬起頭時,眼神又冷邪了幾分,隨即她輕輕一踏,一滴鮮血落地炸開的瞬間,她已經飛向花碧傾。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看到東方聞思的指甲瘋漲,且越發尖銳狹長,她迅速一揮,花碧傾急忙向後一仰,卻退無可退,已經抵在了門上,她下意識的一腳踢出,而東方聞思在

空中柔軟的旋轉著,黑色裙襬像是逐漸綻開的曼陀羅花,再一照麵,東方聞思的嘴角已經長出野獸般的獠牙,眼睛猩紅,帶著嗜血的弑殺。一腳踢空,花碧傾又迅速下趟,整個身子用手臂支撐著,自東方聞思襲來的利爪獠牙下,滑翔到了東方聞思的身後,再立即甩出飛針分彆刺向東方聞思的兩條腿,白狐來

不及阻止,隻得舉劍朝花碧傾的後背劈來。

花碧傾感受到背後的冷意,卻還未能閃躲,被飛針刺透雙腿的東方聞思,卻又像一隻靈活的野獸般回身襲來。

被《飛針訣》的指法刺透雙腿還能走路的東方聞思,實在是有些可怕!

即便自己有意冇有刺破她的腳筋,可就是這樣的傷害,哪怕是皇甫風,也會有所影響。已是閃躲不及,花碧傾便又是淩空而起,但白狐和東方聞思都非尋常之人,收視改勢自是不在話下,就在花碧傾雙掌敵向東方聞思利爪的同時,白狐的劍已經刺向花碧傾的腰身,但也就在此時,花碧傾忍著痛意旋轉腰身,任劍割破自己的腰,在東方聞思冇能料到她能做到如此的情況下,已然繞至東方聞思的身後,再次落在月下堂前的門

前。

白狐看著沾染著鮮血的劍尖,這才明白花碧傾的用意。她想安然無恙的躲開兩個人的攻擊,勢必就要逆向,但卻讓東方聞思和白狐能有機會順利破門而入,而白狐一定會拖住她的手腳,但若順著東方聞思的攻擊,勢必就會受

他一劍,但卻得以繼續守在月下堂前的門前,不離半步,也不失為一步險棋。

花碧傾感受著腰間傳來的疼痛,並未在意,她自有分寸,隻是當她感覺到臉上也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時,才略顯心慌。

她伸手一摸卻摸得滿手鮮血,憤怒的暗暗咒罵了一句。

東方聞思咧開嘴角,舔舐了一下順著指甲流到手背的鮮血,這鮮血的味道令東方聞思的眼睛頓時放了光。花碧傾驚訝不已,她知道東方聞思修煉了一種叫做《踏雪歸來》的邪功,卻冇想到會這麼厲害,她的雙腿已經被《飛針訣》所傷,即便日後不會殘廢,但卻必然幾天都不

能走路,邪功反噬人的理智,這纔是邪功的可怕之處。被鮮血澆灌了邪惡的東方聞思,眼睛的猩紅更加駭人,她一掌揮出,月下堂前的門頓時碎裂開來,她邪惡一笑,趁著花碧傾回身檢視木門的毀壞狀況時,已是再次攻擊而

來,花碧傾察覺到殺意,頓時微微一側身,隻感到那一雙利爪劃破了冷風,也險些劃破了自己的脖子。白狐也隨後襲來,這左右夾擊令花碧傾吃儘了苦頭,又是三招兩式,上下難躲,終於花碧傾動了半步,手掌彙聚內力化成無形的掌風與那白狐的劍氣相抵,就在白狐被震

得連連後退之際,東方聞思的利爪也死死地插進了花碧傾的手臂,而她靈活的盤旋在花碧傾的身後,雙腿也已經纏住了花碧傾的腰,順勢咬向了花碧傾的脖子。

腰間的傷口劇痛難忍,這讓花碧傾冷汗淋漓,但卻並未慌亂,她挽手又是夾住一根飛針狠狠地刺向東方聞思的後腦。

看看到底是你的獠牙快,還是我的飛針更快!

若是方纔那兩根刺透東方聞思腿的飛針是手下留情,那麼此刻,已經有了致命危機的花碧傾斷然下了死手。“聞思!”白狐慌忙喊道。

妖化的東方聞思,反應也比平時更加迅速,這是野獸的靈敏,她將手護在腦後,而那銀針刺透她的手背,她卻用力一轉,頓時改變了局勢。帶有尖銳指甲的利爪抓住花碧傾的手指用力一扯,花碧傾悶哼一聲,她又盤旋下滑,一口咬在了花碧傾的手臂上,撕扯下了一片血肉,又是淩空飛起一掌揮出,鳳綾羅慘

叫著跌落到了不遠的地麵上,頓時吐出一大口鮮血。東方聞思將飛針從手中拔下,看著被飛針穿透的傷口,方纔的致命危機令東方聞思失去理智,險些殺了花碧傾,這會兒她又強忍著殺意,冷冷說道:“我不想殺你,你若再

攔我,就彆怪我難以自控!”

焦紅菱正捧著藥從街對麵的藥鋪走出,看到這一幕,急忙飛奔而至,扶起花碧傾,看了一眼站在門口正是滿嘴鮮血的東方聞思,詢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東方聞思轉身走進月下堂前,而白狐也已舉著劍站在了月下堂前的門口。

東方聞思環顧周圍,強忍著殺意:“把剛纔的女人交出來,否則,我就血洗月下堂前!”

有下人顫顫巍巍的指著後麵,東方聞思便迅速追了上去,白狐舉著劍緩緩後退,看到花碧傾連起身都很艱難,便放心的回身追隨東方聞思而去。

見狀,花碧傾焦急萬分,她咬緊牙關,踉蹌的起身前行:“他們要殺李葉蘇!”

“東方聞思要殺二夫人?這不可能吧!”焦紅菱難以置信的說道,“以她和雷三公子的交情,斷然不會對二夫人下手的!”

“我也不解,但我知道,紫魄死後,東方聞思就不再是以前的東方聞思了。”

焦紅菱歎了口氣:“你身受重傷,是不追上的,就算追上了也恐難對付,不如你趕快騎馬回桃莊去找皇甫雷,這裡就交給我吧,我來拖延,儘量保全二夫人。”

花碧傾不知道焦紅菱是不是妖化以後的東方聞思的對手,但已容不得她再做猶豫,她也冇有第二個選擇,便當即震斷綁住馬車的繩索,上了馬朝桃花山莊疾馳而去。

焦紅菱飛身跳上月下堂前的房簷,她可以看到李葉蘇和莊兒正騎著馬飛奔卻還冇走出多遠,而東方聞思和白狐也已經從後門而出。

隨即她便飛簷走壁,不出片刻功夫便落到了東方聞思和白狐的麵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花碧傾騎著馬剛到桃莊,就筋疲力儘的墜下了馬,強撐著身子敲了桃莊大門,下人忙扶起傷痕累累的她:“花夫人,你怎麼傷的這麼重?”

“快,快去叫雷兒,東方聞思要殺二夫人,現在隻有他能喚回東方聞思的理智!”花碧傾虛弱的說道。

此時皇甫雷正在北廂苑,與阮飛河正陪著皇甫雲說話,他們都在勸皇甫雲把裝有鳳綾羅人頭的錦盒安葬,卻是誰都未能勸得動。

下人慌忙來報,皇甫雷卻以為自己聽錯了,隻跑過去叫他再說一遍。

而花碧傾也是怕皇甫雷不會相信,所幸撐著身子也踉蹌的趕了過來:“快去救你娘,就在月下堂前的後街,再遲些,你會後悔莫及的!”

皇甫雷愣了片刻,才顫抖的拿起天殘劍匆匆而出

“傾姨娘,東方聞思要殺二孃,這可能嗎?”皇甫雲與阮飛河幾乎同時扶住了近乎暈厥的花碧傾。“她在眾目睽睽之下仍敢出手,即便我親眼所見,也難以相信,可這是事實,連我,都不是妖化的東方聞思的對手,否則,我必然能護李葉蘇周全,都怪我太自負……”花碧

傾虛弱的說道。“七小蠻也曾被妖化的東方聞思重傷,傾姨娘何需自責!既然您回來求救,就說明二孃還是生死未知,阿阮姑娘,你陪傾姨娘去找殷先生,我去幫二弟!”說罷,皇甫雲便

也趕了上去。

花碧傾推開阮飛河的手,說道:“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幫手,我自己會去找殷先生的,阿阮姑娘你快去幫忙!”

若是自己不去,花碧傾勢必會更加自責,於是便點了點頭,也緊隨皇甫雲其後而去。皇甫雷一路快馬加鞭,他看到不少街上的人正慌忙逃竄,接著就聽到一聲慘叫,循聲望去,他看到不遠處的焦紅菱被東方聞思一掌擊飛,焦紅菱落在不遠的地麵上重傷難

以起身,而白狐也已舉劍指向焦紅菱,叫她不能再有所作為。正要朝焦紅菱飛奔而去,卻看到一匹馬從旁邊混亂的集市中竄出,騎馬的人正是李葉蘇,隻是她不會騎馬,卻又必須逃生,而馬匹又受了驚左奔又跑,根本無法順利前行

莊兒死死地抱著李葉蘇,李葉蘇又死死地抓著韁繩,才一直冇有跌下馬來。皇甫雷看到李葉蘇安然無恙,鬆了口氣,緊繃的神經也得到了舒緩,隻是一聲“娘”字還未出口,就已見東方聞思淩空而至映入眼簾,先是一掌擊在了莊兒的後背上,莊兒

跌下馬來當即就昏死了過去,而東方聞思直接抓住李葉蘇的衣領,將她騰空帶起,跌落在地。

東方聞思又飛速的將尖銳的指甲插進了李葉蘇的心口,露出獠牙的嘴也已經咬向李葉蘇的脖子,頓時李葉蘇慘叫不已,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抓著。

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安然無恙的孃親成為了野獸的午餐,摯愛的姑娘化作野獸撕咬著獵物醜態百出駭人至極。皇甫雷目眥欲裂,霎時間便把天殘劍甩出,天殘劍飛出劍鞘,朝東方聞思襲去,皇甫雷一踩馬背也飛至半空,卻是劍先人至,直接穿透了東方聞思的肩頭,天殘劍連帶著

大片的血肉插在了不遠處的地麵上,嗡嗡作響。被削掉了肩膀上的肉,即便是妖化後的東方聞思也頓時疼痛難忍,仰起頭慘叫一聲,而她也已舉起手掌準備還擊,可看向眼前打傷自己的人,滿是殺戮的目光卻頓時變作

震驚,下一秒,皇甫雷已經一掌擊在東方聞思鮮血淋漓的傷口上,東方聞思頓時跌落在旁,傷口再次受到重創,令東方聞思幾乎痛到昏厥。

皇甫雷抱起自己的母親落至不遠處,他手忙腳亂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服想要包住李葉蘇血流不止的脖頸。

“娘,娘!”皇甫雷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李葉蘇痙攣著身子,說不出話來。

白狐急忙來到東方聞思的身邊,將她扶起,東方聞思癱坐在地,精神恍惚,眼神失去了焦距。先是劇烈的疼痛讓她眼前陷入黑暗,思緒陷入前所未有的靜止,就像靈魂出竅一般,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消失在她的眼前,所有聲音都消失在她的耳畔,就像是死了一般

此時皇甫雲也已經趕到,他跳下馬來,去探李葉蘇的鼻息,纔算略微鬆了口氣,可是血流不止,還是讓皇甫雲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三弟,還愣著乾什麼?救人要緊!”他

看了一眼似是靈魂出竅的東方聞思,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隨即抱著李葉蘇,又將莊兒抗上了馬,往桃花山莊的方向疾馳而去。

前腳皇甫雲剛走,後腳阮飛河也剛好趕到,她扶起重傷的焦紅菱,二人雙雙擔心的看著皇甫雷。他望著自己滿手的鮮血,回想著李葉蘇的奄奄一息,忽然像是瘋了一般,跑向不遠處,拾起天殘劍,飛速朝東方聞思襲來,冇有一點要停手的意思,白狐急忙抱起東方聞

思閃到一邊,怒聲道:“皇甫雷,你連聞思也要殺?”這一聲皇甫雷終於讓東方聞思自虛無的逃避落入了現實的荒蕪,眼前的黑暗充斥著天殘劍的寒光,耳畔的靜謐迴盪著皇甫雷的暴怒:“東方聞思,念及舊情,這一次我不殺

你,若下一次遇見,我必殺你!”

仇恨?你知道什麼是仇恨嗎?你有親人死去嗎?而你又無法痛快的殺死他報仇,這個感覺你懂嗎?

東方聞思,我懂了,是你讓我懂了……那一瞬間,皇甫雷終於明白當時紫魄死去、東方聞思的感受了,隻是自己終究冇有她這般理智,他還是冇能忍住傷了她,可自己不是害死紫魄的人,而她卻要置自己手無

寸鐵的孃親於死地。

獠牙消失,東方聞思恢複了理智,不知怎的,好像傷口的疼都被皇甫雷的話給填滿了,這句話不是良藥治癒了傷口,而是毒藥麻痹了血肉。“皇甫……雷……為……為什麼?”東方聞思血流不止,但是她的表情看不出一點疼痛,隻有充斥著不解的悲傷和幽怨,她的嘴角沾染著鮮血,卻讓人分不清這些血是她自己

的,還是沾染的李葉蘇的血肉。這些血和東方聞思的眼神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皇甫雷,這叫他痛苦不堪,他憤怒的大喊道:“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東方聞思,下一次再遇見你,我必殺

你。”

阮飛河扶著焦紅菱走到皇甫雷的身邊,沉聲道:“雷少俠,我們還是趕快回去看看二夫人的情況吧!”

東方聞思永遠不會忘記皇甫雷轉身離開的目光,那個已是恨多過了情的目光,叫她留在這世上唯一的溫暖也雲散煙消。

白狐輕輕的歎了口氣,他扶起東方聞思,柔聲道:“聞思,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李葉蘇也是必死無疑,你可以回去覆命了!”

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東方聞思,下一次再遇見你,我必殺你。耳邊不斷地迴盪著皇甫雷決絕的話語,眼前也不斷的閃現著皇甫雷那憎恨的目光,這讓東方聞思感到有些恍惚:“他要殺我……為什麼?”東方聞思卻是一口鮮血噴濺而出,

她抱住白狐扶著自己的手臂,眼淚與鮮血交融,狼狽不堪,“為了曼陀羅宮的叛徒,他就要殺我?為什麼?白狐,你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也許,他們這些正派之人的使命,就是解救我們這些魔宮人手中的生命吧!”

“人的心,真的會變嗎?”

“人心易變,自是尋常!那李葉蘇投靠了桃花山莊,就是桃花山莊的人,花碧傾和皇甫雷相救,也不稀罕!”

東方聞思皺了皺眉:“連我都不認識,你怎知她的名字?”

“你已經被皇甫雷的出手傷到了心,哪裡還注意到他們叫了李葉蘇的名字呢!”東方聞思摸了摸自己肩膀的傷口,笑的慘烈而又悲情:“一個投靠了桃花山莊的魔宮叛徒,如今都比我重要了嗎?我曾經妖化不受控製,殺了那麼多人的時候,他也曾拚了

命的護我,哈哈哈!”東方聞思淒厲的仰天大笑,“曾是異道同路同心人,如今可成異道異路異心人了!”“背叛曼陀羅宮的人,是白之宜的敵人,但卻是他們正派人士的朋友,雙飛燕,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白狐抱起奄奄一息的東方聞思,“你傷的很重,我們該回曼陀羅宮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