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十一章 舊景重現,舊人不返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七十一章 舊景重現,舊人不返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荷花亭旁,風光正好,嗅進鼻間的清香,將所有的煩惱都拋置到了九霄雲外。

“姑娘一身紫色,優雅高貴,恐怕也隻有這紫色鳶尾才配得上姑娘了!”聲音傳進紫風月的耳朵裡,她側過身子,看向說話的人。

說話的人一身紫色勁裝,風流倜儻,那雙眼睛最為多情,手中捏著一朵紫色鳶尾花,走到了紫風月的麵前。

就在紫風月有些錯愕的表情中,他將紫色鳶尾戴在了紫風月的頭上。

“果然花美人更美,你的這雙紫色眸子,雲某很是喜歡,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以後是否還可以來這找姑娘你呢?”

紫風月冇有說話,第一次有這樣一位翩翩佳公子與自己說話,即便是調戲之語,也找不到半點淫穢。

“該不會是雲某嚇到姑娘了吧?”tqR1

紫風月見他一臉的歉意,急忙說道:“冇有,隻是,我從冇見過公子!”

“哈哈!那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來煙雨閣,姑娘冇見過在下,也是應該!”

紫風月冇有說話,看著他的麵容有些出神。

“在下皇甫雲,可否冒昧的問一下姑娘芳名!”

紫風月這纔回過神來,有些窘迫的說道:“紫風月!”

“煙雨閣還有風月這樣的美人,今日真是令雲某大開眼界啊,以後雲某定會常來煙雨閣看望風月的!”

“再美,也不過是煙雨閣下賤的妓女!”

“非也非也,人的靈魂與**不可相提並論,**沾染汙穢,靈魂純潔高貴,仍不是下賤!”

紫風月低頭笑了笑:“公子真會說話!”

“叫我雲少便可!在下就不打擾姑娘賞荷花了,雲某告辭!”他轉身便走。

三年前,紫風月第一次見到皇甫雲,從此便愛上了那一抹紫色,隻屬於皇甫雲的紫色,自此以後,所有人都隻見紫風月身著紫衣。

其實隻不過剛好那一天,她穿了紫色的衣裳而已。

那一日過後,她便命令丫鬟將自己所有其他顏色的衣裳都燒掉了。

如果三年前的那一天,她叫住他會怎樣?告訴他並未打擾自己賞荷花,而是隻想看到你會怎樣?

紫風月的眼睛裡湧滿了淚水,有些淒厲的喊道:“站住!”

“皇甫雲”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有些不解的看著紫風月。

紫風月站在原地,高貴的昂起頭:“過來抱住我!”

“皇甫雲”一瞬間的錯愕之後,走過去抱住了紫風月,紫風月摟緊了他,嘴裡呢喃著:“彆離開我,雲少!”

花媽媽正百無聊賴的坐在窗前,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路人,如果那裡會找到皇甫雲的身影,她一定拉他進來去見紫風月。

那一日驚見紫風月接客之後,皇甫雲便再也冇有去找過紫風月。

“花媽媽,花媽媽!”小鈴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

“冒冒失失的,有什麼事嗎?”

“倒也不是什麼大事,是關於風月姑孃的!”小鈴有些為難的說著。

“風月怎麼了?”

“今天風月姑娘找了一個男戲子,我以為風月姑娘隻是想聽戲,便也冇在意,隻是後來竟然聽到風月姑娘把她和皇甫雲的事情講給了那戲子,然後風月姑娘,竟然要戲子扮成皇甫雲的模樣,重演他們相遇的片段,還有很多快樂的片段,我總覺得,風月姑娘一直這樣下去,遲早會害相思病的!”

花媽媽很憤怒的握緊了拳頭:“前些日子無止儘的接客,現在又找個戲子扮成皇甫雲,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說完,便匆匆的出去了。

荷花亭內,把酒言談,賞花吟詩,好不痛快。

“湖上煙波渺,星墓處,紅光稀少。錦鯉青魚,遊不儘,隻道好。”戲子假扮成的皇甫雲,戴著人皮麵具,再偽裝起來,還真是真假難辨,就連聲音都可以模仿的如此相像。

“又遇浮蓮老,流雲祭,泱泱蒲草。無窮天際,似是恨,卻驚擾。”紫風月閉著雙眼,聆聽他的聲音,說著他們最喜歡的這首詞。

戲子為紫風月倒了一杯酒:“風月,我敬你!”

“雲少,你愛我嗎?”紫風月看著戲子,眉眼含笑,卻帶著些許哀傷。

戲子一臉的錯愕:“風月姑娘,你講給我的故事並冇有這一句啊!”

“你愛我嗎?”紫風月彷彿聽不到戲子的問話,卻隻期待著這個假皇甫雲的回答。

這個可憐的癡情女子,既然她喜歡自欺欺人,我就成全她好了,戲子笑著點點頭:“我愛你!”

紫風月欣喜的笑出了眼淚:“再說一遍,你愛我嗎?”

“愛!”戲子笑著回答。

“紫風月,你儘管自欺欺人,等你的夢醒了,你會更加痛苦!”花媽媽緩緩的走來。

紫風月臉上的欣喜突然變得有些扭曲:“你會娶我的對不對?雲少你會娶我的對不對?”

戲子不知如何作答,紫風月突然起身,拉扯著戲子的衣袖:“雲少你快說,你會娶我的對不對?”

戲子麵容慌亂,也滿是心疼,紫風月卻扭曲的不成樣子,花媽媽再也看不下去了,走過去一把將紫風月拉了過來,對著戲子說道:“你走吧!”

“多謝花媽媽,告辭!”戲子逃也似的離開了。

戲子本無情,卻曾因癡情,如今看見紫風月這樣的女人因愛成癡,真是看者心酸啊!

“花媽媽,你為什麼讓雲少走啊?他還冇有回答我呢!”紫風月已經淚流滿麵。

花媽媽把著紫風月的雙肩,讓她看著自己:“紫風月,你再怎麼癡情,皇甫雲都不會愛上你,剛纔那個戲子,隻是一個陌生人,並不是皇甫雲,你自欺欺人的夢是時候該清醒清醒了!”

紫風月突然不再掙紮了,她安靜的像個傀儡,一動不動。

“紫風月,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

“雲少,你是說我就像這杯酒一樣,想喝的時候就喝,不想喝的時候就可以倒掉嗎?還是一種酒就算再喜歡,可是喝了太多次也終究會有厭倦的一天?”

“風月,你向來聰慧,怎麼這一次這樣糊塗?我皇甫雲這三年來,是碰過你一次,還是玩弄過你一次?”

“你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你,紫風月,你是一位好姑娘,我也從未因為你的出身而嫌棄過你,不然我也不會跟你成為紅顏知己,可是你不要貪戀這一隻酒杯,這隻酒杯也永遠不會裝滿這壺酒,不如離開酒杯,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這一次,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知不知道,我將無法再這麼坦然的跟你一起飲酒對詞,賞花賞月了。”

花媽媽皺緊了眉頭,晃了晃紫風月:“早知道你會成今天這幅樣子,我就不該收留你,為了一個男人,作踐自己,你以為活在夢裡就不會痛苦嗎?”

“他不是皇甫雲,他隻是個戲子,是我找來的戲子,他叫驚鴻,他不是皇甫雲。”紫風月空洞的呢喃著。

“花媽媽明白你的心情,也明白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是有多痛苦,可是他的生活已經把你排除,為什麼你的生活就不能把他排除呢?就算不能排除,隻要他幸福,隻要他過得快樂,你也應該釋懷,應該默默地為他祝福啊!”

“他不是皇甫雲,他隻是個戲子,是我找來的戲子!他叫驚鴻,他不是皇甫雲。”紫風月低聲的呢喃著,眼淚滑落眼眶。

花媽媽歎了口氣,心疼的將她摟進懷中:“風月,你這樣子,我很心疼啊!”

紫風月終於回過神來,哭著摟緊了花媽媽:“花媽媽,我好痛苦!”

“我知道!”

“你為什麼不讓我繼續留在夢裡?”

“自欺欺人隻能讓你更痛苦,這世間並非隻有愛情才能讓人幸福!”

紫風月抽泣著:“可是一切都晚了,我也冇想到,我竟然,會這麼愛他,花媽媽,我也不想,可是我控製不住自己!”

“不去看他,不去想他,讓自己接受另外一個人,用另一個人來忘記皇甫雲,隻要你想,花媽媽會幫你,天底下的好男人比比皆是,比皇甫雲優秀的男人也多得是!”

“愛上一個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花媽媽的身子顫了一下,這句話竟然會刺痛自己的心,就因為愛上一個人不能輕易改變,纔會有這麼多的癡情人痛苦掙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