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再次反目,氣火攻心

-

阮飛河和夜月一路風塵仆仆的趕回,剛到桃莊,布就立刻被送去了月下堂前。原本皇甫青天是要好酒好菜的犒勞一番,但以夜月戴罪立功為由而被阮飛河謝絕,但也喝了杯茶才起身前往北廂苑,畢竟阮飛河答應過皇甫雲,要把夜月交給他任憑處置

的。

一進房間,就看到月柒一直驚魂未定的縮在床邊,麵色煞白,不敢下去。

連看到他們二人進來,月柒也冇有下去迎接,她從不失禮,這讓二人感到奇怪。

“月柒,你怎麼了?”

終於有人進來了,月柒這纔回過神來,撲到阮飛河懷裡:“阿阮姑娘!”

“月柒,你怎麼怕成這個樣子,雲少俠呢?”

月柒有些害怕的抬起手臂,用顫抖的手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錦盒。

夜月的目光一變,算是猜到了幾分,他過去打開盒子,並冇有露出太多的驚訝,隻是暗暗冷笑一下,也知道為何皇甫雲會不在北廂苑了。

阮飛河看到夜月沉默的關上盒子,默不作聲,感到奇怪,便撫了撫月柒的後背,走過去一邊看了一眼夜月,一邊打開了盒子。

看到鳳綾羅的人頭,阮飛河先是一愣,隨後心想定是白之宜用來刺激皇甫雲的,她又看了一眼月柒,難怪她嚇成這個樣子。

又注意到旁邊有一封信,便輕輕拾起打了開。看了信後,阮飛河十分憤怒的揪住夜月的衣襟:“師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白婠婠說鳳綾羅中了曼陀羅宮的埋伏,是你殺了她,我不相信她的話,但我相信你說的話,你

來告訴我,鳳綾羅是不是真的死了?”

“師姐,你若是真的信我,早就檢視這顆人頭是不是戴著人皮麵具,而不是急著質問我了!”

“我真的檢視,纔是對你的懷疑!你的人皮麵具,就是我也看不出,我不想錯怪你。所以我要你親口告訴我,你是不是殺了鳳綾羅?”

夜月甩開阮飛河的手:“我冇有什麼好解釋的!”阮飛河愣了好久,隨後一巴掌打在了夜月的臉上:“你,你把你師姐我都給騙過去了,楚白銀,一個人可以貪生怕死,可以是懦夫,因為那是人難以選擇的本性,但絕對不

可以欺騙,更不可以背叛信任你的人,因為那是你自己可以選擇的!楚白銀,我對你很失望!”

流星親自送布去了月下堂前,千叮嚀萬囑咐後,便又趕緊回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了無魚。

正有一個下人端著飯菜想敲門又不敢敲的樣子,流星便過去接了過來:“我來吧。”

那下人有些愧疚的說道:“對不起,流星大爺,我很想讓三爺知道我們冇有嫌棄他,隻是,我們也怕死。”

“沒關係,我明白,青爺也吩咐過,不讓你們這些不會武功的人靠近這裡,以後送飯的事你們準備好了就交給我,我武功高,一會兒的功夫也死不了。”流星笑道。

那下人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流星待那下人離開後,才敲了敲門:“無魚,你該吃飯了。”

“你放在門口吧,我一會兒去拿!”“一會兒就涼透了!”流星見他冇有應聲,便說道,“布已經到手了,我親自送去的月下堂前,他們也即刻就趕工了,我看著剩下的布料還有很多,應該夠做兩件貼身裡衣的

你可以換著穿了。”

“是嗎?那很好啊!”

“毒香的問題馬上就可以解決了,你若是不吃飯,哪來的力氣再接受我為你準備的下一個驚喜啊!”

無魚打開了門,流星以為自己還要費一番口舌,無魚纔會打開門把飯接過去。

讓他更冇有想到的是,無魚打開門並冇有立刻接過飯菜,而是對著他輕聲的說了句“謝謝”後,才把飯菜接過,又把門關了上。

夠了,這就夠了!

他的臉色是不大好,但是從他的眼神來看,這個訊息對他來說是足夠令他感到開心的。流星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頭:“對了,那匹密不透風的布,本來是白色的,但我想你比較喜歡黑色,我就告訴月下堂前的人,做成裡衣前要把布染成黑色,以他們的手藝,染

布和做衣服的功夫也不會用太久的,這樣你穿著心裡也會舒坦些。”“你說為我準備的下一個驚喜,是什麼?”

聽到無魚吞嚥的聲音,流星笑的更加爽朗了:“等你穿著它可以自由出入後,我便出去找能夠代替流紋戰甲的戰甲,讓你得以重新拿起孤黑劍。”

無魚苦笑一聲:“這世上,不會再有刀槍不入的戰甲了,流星,你不必為我折騰了!”

“我都冇放棄,你若放棄了,那我做的一切才叫冇有意義,才叫白折騰!隻要你能拿起孤黑劍重新找回自己的價值,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好,我也希望,我能重新拾起孤黑劍,能重新與你並肩作戰!”無魚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吞嚥的聲音也終是壓製了他哽咽的聲音,他不僅是感動流星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更是為那冇有希望的希望有時候也是希望的一種而感到安心。三兄弟並肩進了北廂苑,正打算心平氣和的好好商議,卻看到了夜月,皇甫雲本來壓抑下去的怒火又重新燃起,他當即就是一掌揮出,夜月冇有躲,捱了這一掌也自是不

會好過。

他剛抹去嘴角的鮮血,就被皇甫雲揪住了衣襟:“夜月,我要讓你一命抵一命!”

皇甫雲揮出去的手掌被皇甫風一把握住:“二弟,夜月潛入皇宮偷布算是對三叔父有恩,你現在動手殺了夜月,三叔父就無法安心的穿上這布做成的衣服了!”

“是啊,二哥,好歹……好歹這一次放了他,算是替三叔父還了這份人情!”皇甫雷說道。

皇甫雲狠狠地推了夜月一把,有氣無法釋放的痛苦讓他憤怒的低吼一聲,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夜月踉蹌了幾步,整理著自己的衣襟,冷聲道:“白婠婠可是好意,身子餵了狼群,卻留下個人頭給你留作念想,何不當成寶貝好好捧著!”

冇等皇甫雲發作,阮飛河就十分生氣的再次打了夜月一巴掌:“你這是人說的話嗎?”

見皇甫雲如此痛苦,月柒也忘記了方纔的恐懼,而是心疼的過來握住他冰涼的手:“雲少爺,你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彆悶壞身子!”

皇甫雲的身子越發顫抖,青筋綻出,麵色煞白,皇甫雷有些慌亂起來:“二哥,你,你有百般不快,就拿我出出氣,千萬彆憋著!”

可皇甫雲卻一句話也說不出,隻是一口鮮血吐在地上,眼前一黑,隨後就昏了過去。皇甫雷晃動著皇甫雲的身子,驚聲道:“二哥,二哥!”隨後有些憤怒的起身衝到夜月的麵前,“都已經放你走了,你為什麼還要說這種話來刺激我二哥?”“雲少爺?這可怎

麼是好啊!”月柒有些手忙腳亂的取出繡帕為皇甫雲擦拭嘴角的鮮血,不知如何是好了。

“月柒,你去找殷老頭過來!”皇甫風一邊說著,一邊抱起了皇甫雲。

“是,風少爺!”月柒急忙跑出北廂苑去找殷儲了。

皇甫風冷冷的看了一眼夜月:“你該走了!”

說罷,便走去床邊將皇甫雲放下,替他蓋好被子,既心疼又無奈的為皇甫雲擦去額間的冷汗。

夜月冷笑了一下,看向阮飛河:“我對你說過的話,冇有半句謊言,彆人可以不相信我,但師姐你……不可以不信我!”

說完,便推開皇甫雷離開了。

阮飛河回過頭,看著夜月離開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隨著皇甫雲收到裝有鳳綾羅人頭的錦盒,夜月也冇有再來過桃花山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