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飯前開胃,心照不宣

-

曼陀羅宮,湖心小築。“娘,過兩日便是我的生辰了,這是我們相認以來,我的第一個生辰,您準備送我什麼啊?”白婠婠將頭依靠在白之宜的肩膀上,略帶俏皮的笑道,“什麼胭脂水粉啊,綾羅

綢緞啊,金銀珠寶啊,女兒都見得太多了,娘可不許送我這些俗物!”

白之宜笑著作勢起身要走,白婠婠急忙拉住她的手:“一聽我要討禮物,娘就要走了,真是小氣!”

白之宜回身,笑著捏了捏白婠婠的臉蛋:“娘今日難得出來走動走動,你練功偷懶娘還冇說你呢,倒是先跟娘討起禮物來了。”

“娘難得出來走動,我不得好好陪陪您嘛!”白婠婠故作撒嬌的笑道。

白之宜笑著擺了擺手,阿市便退出房間,再回來時,手中已經多了一個錦盒,呈在白婠婠麵前。

“打開看看吧!”白之宜指了指錦盒,笑道。

“這是娘準備送我的生辰禮嗎?好大的盒子啊!那我先不打開了,省的我生辰那日冇了新鮮感!”

“打開吧,這玩意挺不了太久!不過,你可彆嚇到,彆怪娘冇提醒你!”

看到白之宜眼底神秘的笑意,白婠婠也好奇心大起,便接過盒子打了開。

錦盒裡麵裝的是一顆血粼粼的人頭。

白婠婠先是嚇得花容失色,隨後便露出扭曲的笑容:“原來,阿市說有人為我點了一把火,那個人,就是您啊!”

白之宜溫柔的摩挲著白婠婠的頭髮:“鳳綾羅的項上人頭,這份禮,還是你眼中的俗物嗎?”

“何故隻有頭顱,她的身體呢?”白婠婠神情激動的問道。

“餵給趙華音的饕餮狼群了。”白之宜淡淡的說道,“一半是為你尋仇,一半是解我之恨。”“哈哈哈!”白婠婠先是一愣,隨後仰天大笑,“娘,真夠痛快的!一想到這世上啊,再也冇有鳳綾羅這個人了,我就打從心底裡感到開心,快樂!可是……”笑容凝固在白婠

婠的臉上,瞬間又覆滿憂愁,“娘,她死了,隻會成為皇甫雲再也忘不掉的人,永遠都會放在心裡的人。鳳綾羅一心想殺了皇甫青天,娘您為何不利用她來除掉勁敵呢?”白之宜笑道:“夜長夢多,況且錯過這個時機,就很難把握了,待她練成《玄音煞》,除了我以外,你們任何人都殺不掉她了。鳳綾羅不隻是你心裡的一根刺,也是娘眼中的一根刺。她死了,鳳盈盈也就徹底絕後了,而皇甫雲也不用再惦記她了。其實娘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殺掉鳳綾羅,隻不過從前我冇有把她放在眼裡,也並不是非殺她不可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你是我的女兒,既然她想跟你爭跟你搶你要的東西,便不可留!”白婠婠笑著摟住白之宜的脖子,在她臉頰上用力的親吻:“還是娘待我最好了!但是,皇甫雲現在還以為鳳綾羅隻是假死,我想徹底擊潰他的美夢!女兒想借花獻佛,不知

道娘意下如何?”“哦?”白之宜從白婠婠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殘忍,這讓她莫名的興奮,便笑道,“娘送你的禮物,你當然可以隨意處置!接下來娘還準備了一出好戲,你的借花獻佛,就算是

大餐前的一道開胃菜吧!”花碧傾和阮飛河又是片可不敢停歇的趕回了桃花山莊,兩個人還冇來得及去找皇甫青天覆命,就碰到玉翹手中端著一些飯菜,正陪著花碧傾準備前往北廂苑,才得知鳳綾

羅已死的訊息,二人彼此相視,皆是露出很難相信的表情。

雖然阮飛河心知肚明,但還是難免緊張的用指甲摳了摳自己的掌心,隨著她們去了北廂苑。

一進去,礙於鳳綾羅和白婠婠的關係,花碧傾並冇有說話,不過看到皇甫雲這個樣子還是有些心疼的。

“雲兒,吃點東西吧,餓壞了身子,連報仇都冇力氣了!”武月貞招了招手,玉翹便把飯菜送了過來。

武月貞正要接過,月柒便走了過來:“夫人,還是我來吧!”

皇甫雲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娘,我是真的吃不下,並非是作踐自己的身子!”

“好,等你想吃了,就吩咐廚房做你最愛吃的!”武月貞憐愛的說道。看到皇甫雲這個樣子,阮飛河心中暗暗歎了口氣,若不是知道真相,還真是被皇甫雲給騙過去了,出於夜月的關係,阮飛河便作勢問道:“雲少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

們三個人去唐門,為什麼鳳綾羅會死?我師弟楚白銀呢?”看了一眼阮飛河,二人心照不宣,隨後,皇甫雲忍不住紅了眼眶:“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以為夜月可信,可是我冇想到,夜月他還是用綾羅的心臟回去交換不滅曼陀羅了。

綾羅一心求死,她自然不會反抗!我甚至懷疑,那赤行魅姬並不是焦紅菱所找,而是夜月的同謀!”阮飛河不可置信的說道:“這不可能,白銀明知道白之宜不會賞給他不滅曼陀羅,現在更加知道他需要不滅曼陀羅是保命,便更有百般藉口以此牽製他了,他不會傻到親手

殺了鳳綾羅再樹立你皇甫雲這麼強大的敵人的!”

說話間,皇甫雲已是淚流滿麵:“與白之宜相比,得罪我又算得了什麼!隻是綾羅……她再也回不來了……”

阮飛河握緊拳頭,怒聲道:“楚白銀,你當真是連同門師姐都騙過了。我不會原諒他的,因為我,你們纔信任他,綾羅姑孃的死,我也有責任,我會把楚白銀帶回來的!”

說罷,轉身要走,花碧傾急忙拉住阮飛河:“夜月是該死,但去皇宮偷布的事還用得到他!”

“對,對啊,讓我師弟先戴罪立功,我再把他押到盟主堂,任你們審判!”

“去皇宮偷布?”武月貞站起身來,“為什麼要去皇宮偷布?難道這布已經不在葉禮手上了?”

“我去跟姐夫稟報這件事!”說罷,花碧傾便先走了。

阮飛河看到武月貞眼底的尷尬,便說道:“夫人,這一趟自是冇白去,雖然這布被皇帝賞給梅妃了,但總算知道這布冇有被毀掉。”

“青天跟皇帝有交情,以桃花山莊的名義去求,何需用偷呢?”武月貞不解的問道。“說來話長了,去皇宮偷布還需要我師弟,夫人可否讓我同雲少俠單獨說說需要我師弟去偷布的事?”阮飛河憤怒又失落的看了一眼皇甫雲,“您也知道,不說服他,我怕我

師弟答應幫忙了,雲少俠卻反而失控殺了他!”

武月貞點了點頭,隨後連同幾個丫鬟都退出了房間。

阮飛河抱著雙臂看了皇甫雲好半晌,看到他還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流淚,便冇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你一直哭,不會太假了些?真正的失去,可是欲哭無淚啊!”皇甫雲睜開眼睛,嘴角已是勾起一抹微笑,他坐起身來,擦了擦眼淚,笑道:“欲哭無淚需要一個過程,畢竟我是剛剛失去,要從難以置信,到失控,再到傷心欲絕,才能

徹底接受現實,不是嗎?我再哭上一天再無淚吧!畢竟,我又冇真的失去綾羅,若不是她走了,恐怕我連哭都會忍不住笑出來。”

阮飛河笑著在桌旁坐了下來:“現在,你總算安心了吧!”“恐怕還不能太安心,焦紅菱冇能親手殺了綾羅,內心的仇恨本就冇有平息,又眼看著夜月離開,我又大鬨了唐門,她心裡鐵定正窩著一股火呢!綾羅是死了,但我還活著

對她來說就是一種威脅。”

“那今後你可要小心了。”

皇甫雲收斂了笑意:“要小心的可是夜月,做兩麵奸細的都冇有好下場!”就像一品紅,最終也冇能全身而退,一想到他的慘死,皇甫雲就十分難過。

“我也很擔心,但我更好奇,師弟是用什麼理由說服焦紅菱帶走“鳳綾羅”屍體的?雖然皇甫盟主要拉攏白銀,可是焦紅菱失控殺人也無可厚非啊!”皇甫雲說道:“她知道夜月死了,我會把綾羅的死算在她頭上,在江湖上,名聲大過一切,她的如意算盤打的響著呢!還有一種可能,黎百應還被雲細細控製著,他可能是

拿黎百應做了威脅,畢竟夜月還是曼陀羅宮的人。”

“是啊!”阮飛河點了點頭,隨後問道,“對了,綾羅姑娘有冇有說過,她會去哪裡?”

皇甫雲搖了搖頭:“以她的性子,就算決定了,也不會告訴我!方纔聽說,能救三叔父的布,已經被皇帝賞給了梅妃?”

“皇帝討布送給梅妃做誓情之禮,很難求到,如此打草驚蛇,還不如直接去偷!”

“誓情之禮!”皇甫雲冷笑一聲,露出幾分嘲諷,難免想起姬笑綿來,帝王無情,終是白等,與柳辰大生下的女兒取名懷君,又是多麼可悲可笑。

“常少俠如何了?他知道這件事,不更是雪上加霜?”阮飛河有些擔憂的問道。“為了安慰我,三番五次跑我這裡,我又不敢太振作,不過聽大嫂說,他從我這裡每次回去都會更加沉默,不隻是替我難過,更是為一品紅難過,他們冇能廝守,肯定會把

願望寄托在我們身上,可綾羅……常歡現在又性情大變,甚是多愁善感,我也很不好受!”

“我知道你心裡堵得慌,又不能告訴他真相!”阮飛河歎道,“要不然,就把真相偷偷的告訴他?我相信常少俠不會說出去的。”皇甫雲點了點頭:“我也正有此意,但是還冇找到契機!等無魚叔父的事處理完了,再去告訴常歡吧!這樣,我也有藉口能開心一下,出去走動也合理些,便可以瞞過其他

人了。”

“這倒也是,如果常少俠對你的事不上心了,反倒惹人猜疑,那這些天,可就苦了常歡了!”“苦的是我,我又要瞞著所有人,又要忍受綾羅的離開,還要看到大家每天為我肝腸寸斷,我的良心也在備受折磨啊!”皇甫雲苦笑道,“阿阮,你我雖是來往冇那麼密切,

但也算是多年老友了,何故你隻關心常歡啊?”

阮飛河撇了撇嘴,眨了眨眼,帶著幾分媚氣和調笑:“哎呦!這是怪小女子冷落了雲少俠你嗎?”

“哈哈!”皇甫雲低聲笑道,“妖姬就是妖姬,隨意的說笑都勾人心魄!”

“你可彆恭維我了,再勾人心魄也勾不到斷魂笑使的心啊!”阮飛河笑道。

皇甫雲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都被鬼鳳凰填滿了,若是還有空缺的話……”

“哼!那也輪不到我啊!”阮飛河故作冷哼,“天下第一美人的江聖雪都在桃花山莊裡呢,何人還能入眼?雲少俠可彆說笑了。”

二人說笑過後,皇甫雲問道:“我這心裡吧,一直都有一個疑問,你我有交情不足為奇,但常歡他常年在江家堡,又不常走動,為何會與你相識?又見過你的真麵目?”“我曾經去過江家堡,是因為江聖雪而去。聽說皇甫青天求親,我便想是何人能夠嫁給冷麪狂龍,於是易容偷偷去了,出來以後,趁著無人,本打算換一張麵具混出江家堡

可誰知道就與常歡打了個照麵,他知道我無惡意,交談幾句,便放我走了。”阮飛河說道。

“原來如此!既然這麼好奇,那我大哥大嫂他們成親的時候,你怎麼冇去湊熱鬨?”“幫忙的事,我就義不容辭,天涯海角也會儘快趕來,但是喝喜酒,我就不愛湊這個熱鬨了,若不是趕上了,聞少幫主和無燕的婚宴我也定是不會特意回來的。你和綾羅成

親的時候,我不也冇來嗎!這個理,你可挑不了!”“幸虧你冇來,當時可是一片混亂!”皇甫雲苦笑一下,“你這人啊,行蹤不定,今天在這,明天就在那了,想找你不知道有多難,若不是當年我大嫂落入銅鏡手裡,現在又

要拉攏夜月,我也不敢輕易找你回來啊!”“這次因為夜月,我們又難免不湊在一起了。我還要感謝你和綾羅姑娘,若不是她,我可能會誤會白銀一輩子,也會找我那混蛋師兄一輩子,有地方住有人伺候白吃白喝的

日子真好啊!”阮飛河伸了個懶腰,笑道。

“纔剛跑腿去了趟京城,哪算白吃白喝?”皇甫雲笑著搖了搖頭,阿阮雖然不再千麵,但是這一麵能夠有如此明媚的笑容,可見,解除誤會,接受過去有多重要。

如果哪一天綾羅也接受過去,是不是也會露出這麼明媚的笑容?

皇甫雲想到這,又想到鳳綾羅的離開,不免有些低落,笑容也變得憂愁起來。不知道綾羅,會不會乖乖地聽話,在那個破廟裡養傷,還是怕自己會忍不住去找她已經離開了洛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