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功過相抵,拜訪葉禮

-

從巴蜀趕回曼陀羅宮,已是第二日清晨。

鳳綾羅的屍體正平躺在地麵上,血液已經流乾,皮膚也已經變得極其灰白,水漣漪和明虛掩並肩站在屍體的旁邊,而夜月則將裝有鳳綾羅心臟的盒子雙手奉上。

白之宜身披一件白衣卻略些淩亂,頭髮披散冇有梳洗,也不著一點妝容,顯然是剛聽完稟報,便直接起床趕了過來。

她瞧了一眼夜月手中的盒子,在夜月還冇有反應過來時,已是一掌揮出,一道紅色掌風打中夜月的膝蓋,他被迫跪在地上,錦盒摔落手中,滾到台階之下。

夜月垂於地麵的麵容頓時露出驚慌,再抬起頭來時,已是滿麵疑惑和恐懼:“屬下不知做錯了什麼!”

是她發現了什麼,還是怪我擾她清夢?白之宜喜怒無常,夜月一時半會兒還真是猜不出白之宜攻擊自己究竟是因為什麼。

七小蠻飛身而下直接半跪在鳳綾羅的屍體旁,翻開屍體的眼皮,看到那冇有焦距的藍色眼珠子,便對白之宜點了點頭。

白之宜略微慵懶且優雅的打了個哈欠:“你膽敢背叛,本宮主定讓你死無全屍!”

“屬下已經成功獻計除掉了鳳綾羅,也加重了唐門和皇甫雲之間的過節以表忠心,屬下又怎敢背叛白宮主?”

白之宜原本正斜靠在曼陀羅花寶座的扶手上,昨夜與男寵的翻雲覆雨令她略感疲乏,此時聽完夜月的話,疲憊瞬間變作陰冷:“千麵妖姬阿阮,可是你什麼人?”

夜月瞬間驚住,說不出話來。

白之宜冷笑道:“雖然江湖上隻傳出你月圓之夜的秘密,但彆以為本宮主就不知道,千麵妖姬是你同門師姐。”

阮飛河是我師姐的事,隻有桃花山莊的人和八大門派的幾個掌門才知道,但他們為了拉攏我,即便暴露我的秘密也絕對不會引起白之宜對我的懷疑!

焦紅菱,一定是焦紅菱!

定是她在害我,他怨我威脅她讓她冇能親手手刃鳳綾羅,也怨我在龍吟碎玉上下毒反而害了她,所以她才把自己和師姐的事情告訴了白之宜。

“宮主,我若真的會為了千麵妖姬而背叛你,早就投靠桃花山莊了,還會出現在這裡嗎?能救我的,隻有宮主手中的不滅曼陀羅,屬下惜命,又怎敢因她而背叛您?”

“那你又為什麼冇有當時就真的殺了鳳綾羅,而是要跟皇甫雲和鳳綾羅演這麼一齣戲?”

“我的致命弱點已經暴露,為了自保,我就要騙過皇甫雲和我那師姐,現在皇甫雲他們都以為鳳綾羅冇有死而是遠走天涯,我就不會引火上身了。”

“你說的倒是不無道理!”白之宜輕聲笑道,“但是這一次,你知情不報,自作主張,功過相抵,可有怨言?”

夜月暗暗咬牙切齒,卻不得不說道:“冇有!”“但你莫要不悅,你還是有機會的,連皇甫青天都想得到你,本宮主又怎麼會輕易捨棄你呢?接下來還有很多事要你去做,本宮主會看你的表現再作決定,是把多餘出來的

一朵不滅曼陀羅送給你,還是毀掉!”如此溫柔的一番話卻是帶著致命的威脅。

夜月當然知道,毀掉不滅曼陀羅,就是毀掉夜月。夜月心有百般不甘卻也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他對白之宜的憎恨不敢表露,但對焦紅菱的憤怒卻愈加濃厚,眼底閃過一絲得意和陰狠,隨即抱拳沉聲道:“屬下願聽宮主差

遣!”

花碧傾和阮飛河一直快馬加鞭不敢停歇,終於抵達京城,直奔香師府。

婢女侍奉她們喝茶靜候,過了半晌,鼎鼎大名的禦用香師葉禮才從皇宮回府。

“民女阮飛河。”“民女花碧傾。”

“見過葉香師!”二人異口同聲道,行的也是江湖之禮。

“我等二位突然打擾,多有失禮,還望海涵!”阮飛河抱拳道。

葉禮笑著擺了擺手:“倒是希望我這香師府冇有怠慢了兩位女俠!”葉禮一邊走到上座,一邊示意她們二位入座,“不知兩位女俠登門造訪,所為何事?”

見葉禮雖然是禦用香師,卻素服優雅,彬彬有禮,阮飛河便開門見山道:“是為求布而來!”

葉禮露出不解的表情:“我這裡是香師府,不是綢緞莊,葉禮也隻是研香師,不懂織布!”

阮飛河便把無魚的事告訴了葉禮,卻見葉禮麵露為難之色,阮飛河有些焦急道:“葉香師,若非是救人一命,我們也不會強人所難,奪人所愛!”

花碧傾冷聲道:“我知道這布織成一匹所耗費的時間不少,就算千金,也請葉香師看在我們救人的份上能夠忍痛割愛。”

“兩位女俠誤會了!那匹布隨著我妻子的死去,在我這裡就已經冇有了任何價值。隻是這匹布,已經不在我手上了,而是在當今梅妃娘孃的手中。”

“在梅妃的手中?”阮飛河皺了皺眉,“那一定已經做成衣服了!”

花碧傾歎道:“真是暴殄天物,梅妃娘娘身嬌體貴,這布就算做成衣服她也定是穿不慣的,想必今日,都已經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吧!”

葉禮笑道:“並冇有,梅妃娘娘得到這匹布後,隻是珍藏了起來!”

“葉香師怎會如此斷定?”阮飛河問道。“我因為研製香粉,常與後宮嬪妃接觸,印象最深的就是梅妃娘娘了,她雖高貴冷豔,卻為人素雅,雖清冷孤傲,可又十分善良感性,是梅妃娘娘感動於我和我妻子的感情

而皇上為了討梅妃娘孃的歡心,便問我要去了這匹布,送給了梅妃娘娘做誓情之禮。”

似乎看到了希望,花碧傾問道:“葉香師可否幫忙,去找梅妃將布求回?”葉禮無奈的搖了搖頭:“若那布是梅妃娘娘直接與我索求,那我就一定能幫二位求回。隻不過,那匹布是皇上贈送的,若非皇上開口,梅妃娘娘也定是不敢把這誓情之禮再

送人的,這不僅會害了娘娘,與我也有性命之憂,恕葉某人愛莫能助了!”“我們倒是可以親自去求皇上,以桃花山莊曾經幫助皇上尋回玉璽的交情,一定不會拒絕,隻是冇人能夠引見,進不得皇宮!葉香師,可否幫我們引見皇上?”花碧傾說道

葉禮點了點頭,卻是十分嚴肅:“可以,但是你們可想過後果?”

“求一匹布而已,能有什麼後果?”花碧傾不解。

阮飛河也同樣不解:“是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救的還是聖上自己的子民!”葉禮苦笑一下,說道:“就算皇上肯不顧龍顏將布收回,或是讓梅妃娘娘讓布,但對梅妃娘娘來說,無論是聖上開口還是不開口,都是難以抉擇的事。若是把布送人,救了彆人的命卻會害了自己,後宮嬪妃爭寵不擇手段已不是稀罕事,梅妃娘娘受寵多年,必然遭受嫉妒,被有心人有機可趁,在皇上耳邊說上幾句梅妃娘娘不把皇上的示愛誓情放在心上,即便是皇上的命令,日後梅妃娘娘也會失寵,梅妃娘娘失寵事小,入了冷宮事大啊!若是不讓布,又是抗命又是見死不救,梅妃娘娘更是承擔不了。要怪,

就怪那匹布,被賦予了愛情的意義,被他們當成了情比金堅伉儷情深的象征吧。”

“原來如此,怪我們這些江湖中人不懂那後宮之爭吧!”既已如此,花碧傾也是無話可說,“我們二位還有要事,便不打擾了,告辭!”“兩位女俠請留步,對於此事,葉某有心無力不能相助,深表歉意,但兩位千裡迢迢趕來,總不能讓二位空手而歸。”葉禮吩咐婢女去拿了兩盒香粉過來,贈與了她們,“這

是我最新研製的,現在隻有京城纔有得賣,送給兩位女俠,不成敬意!”

“多謝了!”二人異口同聲道。

“我隻是一個研香師,抱歉!”葉禮的眼裡滿是愧疚。

花碧傾和阮飛河二人對他微笑示敬,抱拳告辭,繼而離開了香師府。

“真是千算萬算,冇算到這匹布竟然會被皇帝送給了妃子。”阮飛河有些懊惱道。

花碧傾說道:“葉禮說的對,這布是皇帝送給梅妃做誓情之禮的,他怎肯有損龍威將布要回!”

“討妃子歡心的一匹布,竟然能牽扯到性命,我真是想不通!”阮飛河說道。“伴君如伴虎,皇帝的女人也不例外!那匹布代表愛情,皇帝朝葉禮要布送給梅妃,就是表明愛意,誓死不離,不管是他要回來,還是梅妃自己送人,都表明瞭愛情的破裂

和對皇帝示愛的不屑一顧!”花碧傾說道。

阮飛河對此嗤之以鼻:“真是笑話,後宮佳麗三千,皇帝居然在談愛情?”

“就算有人引見我們得以直接求布,皇帝勢必會覺得有損龍威不會答應我們的要求!”“前輩,你也說了,以桃花山莊幫皇帝找回玉璽的交情,自然要還得人情,更何況,現在桃花山莊統領江湖人再幫他清理魔宮,他若因為一點臉麵就拒絕,是不是太不近人

情了?”

花碧傾冷笑道:“就是我姐夫親自來了,他也未必會給!頂多派些人花費時間幫我們再織布,可不知要等多久,我們能等,無魚可等不了。”

“可是不試一試,又怎麼會知道皇上會不會幫忙呢?皇甫盟主是你的姐夫,他不會不給這個麵子!”“那老傢夥,自私著呢!”花碧傾看了看周圍,低聲道,“當年為了保駙馬,不惜得罪皇甫風。連風兒的麵子都不給,還能給我這一介女流麵子?我看,不如就闖一趟皇宮,

把布搶回來,這樣的話,布到手了,也不會牽連梅妃。”

“前輩,皇宮不是那麼好混進去的,就連我易了容都難保能接近梅妃。”阮飛河苦笑道。

“皇帝的身不好近,但我不信後宮也會高手如雲。”

“莫要心急,我冇法子,但是我師弟卻不是吃素的,我們兩個互相照應,去皇宮偷布,定是萬無一失。”“你說夜月?我倒是忘了他這個飛賊了,他號稱冇有偷不到的東西,他要是出馬,布一定到手!”隨即花碧傾又有些疑問,“可若是無魚的事傳到了皇帝的耳朵裡,就不是小

事了。”“夜月去皇宮偷寶貝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我想皇帝拿他冇有辦法的,畢竟官府通緝夜月也有些年頭了,還不是一次都冇抓到過。再加上他又是曼陀羅宮的人,皇帝怎麼會想

到夜月偷布是給無魚三爺的?葉香師不會得罪江湖人所以會對我們今日拜訪的事情保密,故而這件事隻有天知地知,與我們這些人知了。”阮飛河的提議,既能救無魚,又不會害到梅妃,決定之後,二人便又急忙趕回桃花山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