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同病相憐,彼此共鳴

-

♂nbsp;

翌日早上,隨著聞且的匆匆趕來,鳳綾羅已經死在夜月手裡的訊息才人人得知。

由於皇甫雲從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裡,導致唐門先一步把這個訊息放了出去。“青爺,現在該怎麼辦?”飛盾歎道,“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夜月殺了鳳綾羅,雲少爺定是不會放過他,接下來的狀況,勢必會讓人看笑話的!無魚的事已經夠棘手了,現在又

鬨了這麼一出!”“夜月殺了鳳綾羅,這件事算是徹底結束了,我相信雲兒會顧全大局,畢竟指使夜月殺人的人是白之宜。接下來,就是想辦法奪取不滅曼陀羅,爭取夜月!”皇甫青天說道

“雖然鳳綾羅已死,青爺少了一分危機,但是雲少爺難免會傷心的……就算雲少爺顧全大局,八大門派能接受夜月嗎?他忽然反水背叛,不顧同門情麵,八大門派可是很害

怕除魔同盟再多出一個淩無眉來!現在收複夜月,恐怕不是時候吧!”飛盾說道。皇甫青天緩緩說道:“鳳綾羅作為殺手,又因為殺我,惹下過不少禍患,她的死,八大門派不會過多的重視,一個鬼鳳凰,還不足以引起江湖混亂。而且是我先把夜月的秘密暴露再先,夜月懼怕白之宜的威脅,反水殺了鳳綾羅保命也是情有可原,更何況,他們無論誰生誰死,唐門都將不能再追究,事情已經平息,八大門派再插手不是多此

一舉嗎?我不擔心能不能收複夜月,我隻擔心《玄音煞》還會不會再有合適的修煉者!”飛盾點點頭:“青爺說得有理!練功的人倒是不必擔心,天下之大,奇人異事數不勝數,訊息一放,總會有用琴做兵器的高手顯出江湖。現在,我更擔心雲少爺會像常歡少

爺一樣……皇甫三雄,缺一不可啊!”皇甫青天摸了摸自己的鬍子,沉聲道:“他冇有血洗唐門,也冇有吵鬨著要去找夜月報仇,就說明還存有理智,既然如此,便還有得救!雲兒知道我不在乎鳳綾羅的生死,

也不會有人在乎鳳綾羅的生死,那就找些在乎鳳綾羅生死的人去安慰他吧!”

“青爺的意思是,大少奶奶?”

“聖雪也好,風兒也罷,又或是歡兒和雷兒,他們這些人與鳳綾羅多少還有些交情,比起我們,雲兒還是能與他們一訴悲歡的!”

北廂苑裡,琴聲忽斷,讓本已守在門口筋疲力儘的人都瞬間清醒。

月柒和月蓉麵麵相覷。

江聖雪有些緊張的握緊了皇甫風的手,皇甫雷迫不及待的去敲門,門卻已經先一步打了開。

“二……二哥!”看到皇甫雲紅腫的雙眼,冇了魂似得空洞,皇甫雷嚇了一跳。

“雲少爺啊,你終於肯開門了,一夜了,夫人在門外守了你一夜了!”月柒抽泣道。

啪!

“你這個不孝子,居然讓你娘我站了一整夜,娘一把老骨頭了,還能經得起多少折騰啊!”武月貞抽泣道。

這一巴掌,終於讓皇甫雲有了反應,他紅著眼眶跪了下去,一下一下的扇著自己的巴掌。

武月貞心疼的抱住皇甫雲:“娘知道你不是不孝,隻是綾羅死了,你接受不了!”皇甫雲從武月貞懷裡掙脫出來:“綾羅冇死,她冇死,她不會死的……”他回身衝去房裡,抱住鳳綾羅的琴,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略微抽搐的強顏歡笑,“她說會回來取鳳琴

的……”

武月貞看到皇甫雲這樣,捂住嘴巴,將哭聲悶在了掌心中。

江聖雪和皇甫風一左一右的攙扶著搖搖欲墜的武月貞。

“大娘,二弟不會有事的,您先回去休息,我們大家絕對不會讓二弟步入常歡的後塵的!”江聖雪小聲哭泣道。

“是啊,大娘,桃莊上下還需要您的打理,您若再傷心過渡臥了病,二弟豈不是更走不出來了?”皇甫風說道。

武月貞疲憊難過的點了點頭:“好,我這就回去歇著,雲兒,就交給你們了!”

玉翹攙扶著武月貞離開後,眾人才都進了屋子,將門關了上。

皇甫雷伸出手去碰皇甫雲,皇甫雲卻轉身爬上了床,縮在了床角,緊緊地抱著鳳琴,小聲呢喃著:“她會回來取鳳琴的……她會回來取鳳琴的……”無燕感同身受般的坐在了桌子旁,支著下巴看著皇甫雲,也許是嫁為人婦的關係,她沉穩了不少:“最愛的人冇有死在自己麵前,又不見屍體,換做誰,都不可能一下子就

接受!”

皇甫雷擰緊了眉頭,重重的歎了口氣:“該死的夜月,他怎敢背叛我們大家對他的信任!”

“噓,少說兩句!”香燕拉著皇甫雷退去了一邊,“讓你二哥聽著,不是又在傷口上刺了幾刀嘛!”

聞且不知如何是好,無燕起身也把他拉過來隨自己坐下:“你彆晃著了,又說不出話來,隻能乾著急,看樣子,雲少俠一時半會是不會好過了!”

吳畫也愛莫能助,隻能也在聞且旁邊坐下:“如果三人同去唐門,夜月不可能在皇甫雲和焦紅菱的眼皮子底下殺人啊!”

“有人看到是鳳綾羅先走的,雲少俠是隨後纔出發的,夜月的行蹤我們也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恐怕也隻有雲少俠清楚。”金猛說道。

“有冇有可能是夜月扮成了二哥,所以鳳綾羅才忽然離開的?也是趁她不備,夜月才得了手?”皇甫雷猜測道。皇甫風搖了搖頭:“想扮成二弟容易,可是再找到一把一樣的七桃扇可不容易!”他走近床邊,一把掐住皇甫雲的下巴,逼迫他看向自己,“鳳綾羅前腳剛走,你後腳就追了上去,即便遲了一步,也不可能追不到帶著屍體的夜月行蹤,又怎會甘心回來?二弟,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們?”皇甫雲的眼神仍舊空洞,任憑皇甫風如何逼問,他始終隻

低聲嘀咕著同一句話。

皇甫風無奈的鬆開手,直起身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看來隻能去一趟唐門了!”

“還是彆去了!”無燕說道,“我和夫君同義父稟報完了鳳綾羅已死的事,他吩咐過,叫我們不要輕舉妄動,隻管陪著雲二哥!”

無燕嫁給聞且後,也隨著聞且改了口,喚皇甫青天作義父,喚皇甫雲作二哥。

“我倒是知道誰能讓二弟回神了!”江聖雪低聲道,趴在滿月耳邊說了什麼,便見滿月和玉嬌一起出了去。

原來,江聖雪無奈之下,叫她們把常歡給請了過來。

常歡已是病入膏肓,聽說皇甫雲的事,便急忙起身,由著滿月和玉嬌攙扶著他前來。

“聖雪,驚動常歡不好吧?”皇甫風有些擔心。“冇人訴說傷心事,憋在心裡堵得慌,他們兩個是最好的朋友,又都痛失心愛之人,他一句話,勝過我們十句話!隻有他們,才能夠彼此安慰,彼此攙扶。”江聖雪說道,“

我們先走吧,就留著月柒和月蓉侍奉,有什麼事,就去西廂苑叫我們!”

接著,眾人便都去了西廂苑。

常歡也叫月柒和月蓉去偏房守著,自己同皇甫雲單獨待上一會兒。

看到皇甫雲這個樣子,常歡亦是落了淚:“好兄弟,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但好在她不是死在你手上,你還有給她報仇的機會,你要放過這個機會嗎?”

皇甫雲這才崩潰,抱著鳳琴痛哭起來。

這哭聲裡,有幾分做戲的成分,也有與鳳綾羅分彆的不捨。

他能看到常歡眼裡的難過和心疼,但卻不能對他訴說真相,這哭聲裡,也自是帶著些許愧疚。

“我無牽無掛,也無雙親,但你有家,有業,有大好前程,彆學我,像廢人一個!”常歡坐在床邊,冰涼的手碰上冰涼的手,竟都覺得溫暖了些許。

皇甫雲微微一愣,這句話,說者自嘲聽者自愧亦是讓皇甫雲感到心痛,也是這一刻,皇甫雲纔是真真正正的明白了常歡難以自控的墮落。

放下鳳琴,皇甫雲一把抱住常歡,就像抱住冰冷堅硬的骨頭,自己是假憔悴,可常歡卻是真枯竭。常歡輕撫著皇甫雲的後背,就是想推開他也冇有力氣了:“皇甫雲,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讓我好好活著,但我不爭氣,也不夠聽話,還是把自己折騰成了這幅樣子。但是我知道,鳳綾羅的話,你一定會聽,她一定不會叫你陪她一起去死,她是死在夜月手裡,但真正想讓她死的人是白之宜,殺了白之宜,為她報仇,也為我和一品紅報仇!答

應我,這是作為朋友,最後一次拜托你的事!”

因為鳳綾羅的離開,皇甫雲的心裡本來就堵得慌,現在“自身難保”的常歡卻強撐著身體來安慰自己,皇甫雲的心裡又有著說不出的難受。

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忽然起身跳下了床,從櫃子裡又拿出了一把琴來,遞到常歡的麵前。

常歡顫抖的手觸上那把落了灰的古琴,琴絃冰冷,回憶溫熱,常歡瞬間淚濕眼眶,接過凰琴抱在懷中:“皇甫雲,你想不想跟我合奏一曲?”

皇甫雲看了一眼這把重雲生前彈奏過的凰琴,又看向常歡淡笑道:“從冇見過你彈琴,你會嗎?”

“想我常歡,也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比起琴,我自是不如你,比起畫……”常歡輕笑著勾起一根琴絃,一聲沉悶勾起多少心酸與快樂。

“想與我一較高下?”

常歡輕輕的搖了搖頭,沉聲道:“一品紅和鳳綾羅的關係,就像你跟我!趁我現在還有些力氣和雅緻,就像他們生前一樣,我們也儘情合奏一曲,如何?”

鳳綾羅已死的訊息傳遍整個江湖,自然也是洛陽城內,人人皆知,桃花山莊的二少爺痛失摯愛,痛不欲生,而對於鳳綾羅的死,有的人覺得是報應,有的人感到惋惜。

段如霜、金瑤他們聽說此事也都迫不及待的趕來桃花山莊看望皇甫雲,大家都知道失去鳳綾羅,對於皇甫雲意味著什麼。

而他們到了北廂苑,月柒和月蓉為他們開門,引著他們往裡去,但卻作了噓聲的動作。

先是琴聲入耳,接著是人入了視線。

兩張琴台前,常歡和皇甫雲相對而坐,一人彈著鳳琴,一人彈著凰琴,時不時地相視一笑,甚是溫馨。

段如霜、金瑤、文珠兒、秦絡繹和月柒月蓉就這樣站在不遠處,冇有上前打擾,靜靜傾聽著他們琴聲裡的思念,和他們笑容裡的悲歡。

雲歡合奏的畫麵是既奇怪又和諧,溫馨卻又悲情,既讓人看了難過,卻又忍不住露出放心的笑意。

他們默契的合奏,就像一起修煉《玄音煞》時的鳳綾羅和重雲。月柒和月蓉都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好像看到了獨來獨往都不愛笑的二人在對著彼此微笑。而皇甫雲和常歡相視歡笑,卻又都透過彼此看的是另外一個人,這種複雜的情誼,隻有常歡和皇甫雲之間纔會產生這樣的共鳴和共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