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移花接木,即將分彆

-

“你還真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啊?”夜月笑道,“這裡是巴蜀,到處都有唐門的眼線,你的行蹤早晚會暴露,自然是不能留在這裡的。你先在這間破寺廟裡把

傷養好,等過一陣子,你就離開這裡,暫時不要再回來了,我已經替你提前準備好了盤纏!你是鬼鳳凰,我相信你會隱姓埋名尋得一個好去處的!”鳳綾羅歎道:“夜月,我以為你會乖乖的認罪,為我洗清罪名後,再利用皇甫青天保住你的理由讓焦紅菱不能殺你。但我冇想到,你是想讓我假死!所以一開始,你就冇打

算認罪,而是假意殺了我讓我遠走高飛嗎?”“綾羅,我一開始的計劃,就是打算假意殺了你,你對我說過,我們之中,必須要有一個人死,才能平息焦紅菱的仇恨,所以即便我乖乖認罪,焦紅菱暗地裡也不會放過你

倒不如演一場戲,我知道皇甫青天要保我,所以我纔有恃無恐。”夜月是因為知道焦紅菱和白之宜有勾結,篤定她不敢殺死自己,纔對這個計劃胸有成竹。

皇甫雲說道:“你不告訴我計劃,隻讓我相信你,可若你在我麵前對綾羅下手,我一定會殺了你,你不怕死在我手裡嗎?”“我當然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但作為送玉者,你又不得不走一趟唐門。所以在出發前,我早就混進了桃花山莊,準備給你下藥,等到我對綾羅下手之時,也是你雲二少暈倒之時。可是我準備好了一切,卻冇想到無魚三爺出了事,我隻好先靜觀其變,千算萬算,也冇算到綾羅會因為無魚孤身前往唐門赴死,她冇有等我,也冇有叫上你便率先

出發了。事情突變,我隻能改變計劃,看到你從常歡房裡出來後前往北廂苑,我纔出發前往唐門,幸好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才讓這場戲演的及時且冇有差錯。”

“何必這麼麻煩,焦紅菱又不知道你陷害綾羅,是因為要用她的心臟去換不滅曼陀羅來續命。”皇甫雲疑惑道。“她是不知道,但,她也並非全然不知!”焦紅菱勾結白之宜的事夜月早就知道了,他不取鳳綾羅的心臟,焦紅菱也會去跟白之宜告密,剷除自己這個真正害她胎死腹中且不能有孕的罪魁禍首,“因為你那個很有手段的盟主父親,他把我的秘密泄露了出去。為了讓八大門派保住我的命,也洗清綾羅的清白,白之宜逼我用鳳綾羅的心臟交換救

命解藥的事,焦紅菱早晚都會知道!”

皇甫雲有些尷尬的說道:“我爹這麼做,你心裡應該很怪他吧!”“當然怪,白之宜本不知道我的秘密,但是現在好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白之宜會用不滅曼陀羅威脅我,而正派人士也有了威脅我的把柄,但我知道皇甫青天的用意,

他想讓我減少為白之宜做事,也想讓我不得不投靠他,像曾經的雙飛燕一樣戴罪立功。可是……”夜月輕歎一聲,嚴肅且悲憤,“不滅曼陀羅,隻有白之宜纔有!”

誰擁有不滅曼陀羅,誰就等於擁有夜月。

“不滅曼陀羅,我們會想辦法為你奪來的!”皇甫雲想到了父親的話,也看到夜月求生的眼神,這句話,是對皇甫青天的承諾,亦是對夜月的承諾。

“在那之前,我要回去覆命了!”夜月徑直走進寺廟,再出來時,懷中已經多了一具屍體。

這具屍體,居然有著跟鳳綾羅一模一樣的臉。

“你?”鳳綾羅有些驚訝,“這屍體……”“隻要能救你,殺一個人對我來說,也不會多幾分罪惡!”夜月笑道,又斜著眼睛瞥了一下皇甫雲,淡聲道,“我也不是什麼俠義之士,但你放心,我殺的人,絕對不是尋常

百姓。”

鳳綾羅有些震驚,可是一想到自己假死,勢必要有一個替身代替自己真死,便說不出話來了。

“你早就準備了一具屍體,想來一個狸貓換太子,助綾羅假死後脫身。可綾羅的眼睛是罕見的藍色,你不怕暴露嗎?”皇甫雲問道。

“不必你勞心,你演好你的戲便可!”說罷,夜月便離開了。

皇甫雲一邊抱起鳳綾羅,一邊說道:“既然走到了這一步,你就先寬心養傷吧。”

進了寺廟後,便看到夜月早就準備好了治療鳳綾羅傷口的藥,旁邊還放著一個包裹,裡麵正是夜月提前準備好的盤纏。“這個夜月,短短時間內,就已經想好了全部退路,又做的這麼周到,的確不簡單!”皇甫雲開始給鳳綾羅處理傷口,看到她胸前的血洞,不禁還是咒罵了一句,“不僅詭計

多端,心也夠狠!也不知道這藥上了管用不管用,實在不行,我偷偷的把殷先生接過來吧,讓他老人家瞧一下,我才放心!”

“彆大張旗鼓了,越少的人知道我活著,我就越安全!”鳳綾羅說道,“皇甫雲,你為什麼會對夜月那麼有把握?我以為,你根本不會信任他,因為你對他充滿了敵意。”“我的確應該對他充滿敵意,萬裡長宮的被毀,雲細細母女落入曼陀羅宮,又想在龍吟碎玉上下毒害你,卻又陰差陽錯的害你不能再見天日!但是我之所以懷疑他,是因為

阿阮!”

鳳綾羅似乎有意說起這些話題,來讓自己轉移藥物滲透傷口所帶來的劇痛:“夜月貪生怕死,又逍遙獨身,夜月他真的會為了千麵妖姬背叛白之宜嗎?”“因為他們是唯一能夠彼此救贖的人,一個救贖了對方的虧欠,一個救贖了對方的漂泊。對於唯一一個能夠與自己的過去有所牽連的人,大多數人都不會想再次失去,你明

白嗎?”

“一個並不貪財的人卻以偷盜為樂,一個怕死的人卻為了心中的愧疚與妖婦周旋,夜月也真是奇人一個!”鳳綾羅歎道。

皇甫雲輕聲笑道:“連我爹都想拉攏他,若不是我爹,我早就把他殺了,何須你假死離開!”

“他為了讓我活下去,卻殺了一個人。”鳳綾羅看向皇甫雲,“你不生氣嗎?”

“我有什麼資格生氣?我的手上,纔剛剛多了幾條人命!”皇甫雲抬起頭對鳳綾羅苦笑了一下,既是無奈又是堅定,“如果換成我,為了救你,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殺人!”“難怪皇甫青天一心要培養你大哥做武林盟主,你的俠義太不純粹了!但我清楚,是我,亂了你的俠義心,毀了你的君子骨!若一開始,我就冇有出現在你的麵前,或許一

切都不會發生。”“我非聖人善類,什麼俠義心,君子骨,我從來都冇說過我是什麼大俠,我不過是武林中的斷魂客,卻未誓殺惡魂者,我隻想保護我想保護的人,殺我想殺的人。”皇甫雲溫柔的笑道,“再說了,爹一心想讓大哥做武林盟主,也是為了大哥的親孃花碧玉,與我是什麼樣的人並無關係。我能明白他想要操控大哥的心,他想讓花碧玉的兒子受天

下人敬仰,隻是爹用錯了方式,也許大哥並不想當武林盟主呢!”鳳綾羅輕歎一聲:“罷了!皇甫雲,今日我一時衝動去唐門以死謝罪,幸好夜月讓我假死,你也冇有釀成大錯!我不想你為了我而濫殺無辜,我希望日後,你不會忘記我曾

對你說過的話!”我不用仇人的兒子為我再做什麼,今後你皇甫雲為我殺的每一個人,都將在我的罪惡錄中增添新的一筆,你為我殺的人,都會算在我頭上,你想讓我死後下十八層地獄,

永世不得超生嗎?皇甫雲低頭苦笑一下,為鳳綾羅包紮的動作還是那麼溫柔:“我在你心裡,快要變成一個豪無人性濫殺無辜的人了嗎?綾羅,你放心吧,我又不是殺人如麻的魔頭,我當然

知道什麼人該殺,什麼人不該殺,我不會濫殺無辜,但是傷害你的人在我這裡絕不無辜!”皇甫雲扶起鳳綾羅,毫無雜唸的一圈又一圈的將那駭

-->>

人的血洞包裹的再無一點血跡,鳳綾羅就這樣與他正麵盤膝而坐,眼神十分複雜的看著皇甫雲為自己包紮到額間儘是細密的汗珠,為了不讓他再增加擔心,她已經強忍住了傷口的疼痛,此刻看著他的臉,鳳綾羅感覺到身體的疼痛已經不算什麼了,現在不僅可以坦然的任他觸碰自己的身

體,也更加坦然的暴露自己身體的“缺陷”。

“如果是我先做錯了事呢?”鳳綾羅淡聲道。

皇甫雲輕輕的把衣服為鳳綾羅披上,柔聲道:“我會牢牢記住你的話,不會衝動生出殺戮,我會陪你一起扛!”

“如果有一天,我死在皇甫青天的手裡呢?”皇甫雲一時語塞,方纔精神過度集中,現在鳳綾羅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他才如釋負重的鬆了口氣,在一旁坐了下來,他沉默了很久,才緩緩說道:“說真的,我不知道我會

怎麼樣,我不想讓我娘傷心,我也不會傷害我爹,但是我也不想讓你受傷害,也許,我會步入常歡的後塵吧,鬱鬱寡歡,生無所念!”

鳳綾羅歎了一口氣,輕輕的靠在了後麵的雜草堆上:“好了,你該回去了。”

“綾羅,你打算去哪兒?”一向做事果斷的皇甫雲,麵對鳳綾羅的逐客令,總是能拖就拖,多看她一眼,便是一眼。

“去哪兒都好,鬼鳳凰已經不存於世,也許我會隱姓埋名,做一個平平凡凡的女人!”“可你註定不會平凡,就像我,生在桃花山莊,也註定無法清淨。”皇甫雲的眼中難得露出幾分哀怨,沉默了半晌,又忽然驚呼道,“你以後換血該怎麼辦?你該找誰?有幾

個人能像月柒一樣心甘情願的為你換血?倒是可以用錢財來買賣,也不知道夜月給你準備的盤纏夠不夠!”說著,就去翻包裹。

鳳綾羅把住皇甫雲的手,低聲道:“冇人說過,殺手必須要有名號!”

“可你已經決定不再做殺手了!”

“除了殺手,我不知道怎麼謀生!”

皇甫雲反握住鳳綾羅的手,笑道:“做一個琴師,你彈的琴堪比姬笑綿,一定可以謀生!”“琴師太過引人注目,我說過,我要做一個隱姓埋名平平凡凡的女人!皇甫雲,你不用操心,遇到你以前的日子,我也活的很好。至於每月的換血,我會想辦法的,天無絕

人之路!”

皇甫雲點了點頭,又有些神經質的把住鳳綾羅的肩膀:“你還會回來嗎?你不會從此消失不見吧!”

“我消失或是回來,你都不會真正開心的!”

是啊,消失了,愛情就毀了,可回來了,又是百善孝為先。換做誰,這都將是一個難解的謎題。

“剷除魔宮後,我會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皇甫雲的眼中滿是期待。

“我不想等一個不該等的人!”鳳綾羅淡聲道。

皇甫雲紅了眼眶:“你不會消失的,因為你還冇有報仇,就算我找不到你,你也會回來的!”

鳳綾羅的心有那麼一刻像是鑽進了一條小蛇,細微的卻又是那麼清晰的心痛,她苦笑一聲:“鳳琴,那是我孃的遺物,你一定要替我保管好!隻要鳳琴在,我就在!”

這句話,給了皇甫雲一個定心丸:“放心,我會日夜抱著它痛哭的!”

說罷,皇甫雲溫柔的笑了一下,鳳綾羅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這笑容毫無雜念,隻帶著對心愛之人的心安。

皇甫雲輕輕的摸了摸鳳綾羅的臉,滿是不捨:“讓我……最後再看看你……再見你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走吧!再多看幾眼,也不能多記住幾分。”鳳綾羅笑著握住皇甫雲的手,冇有過多貪戀,將他的手拿開又瞬間放了下,“反正這一輩子,你都不會忘記我,就像我也無法忘

記你一樣!”

皇甫雲笑著吻了一下鳳綾羅的額頭:“我不許你這隻冷傲的鬼鳳凰愛上彆人!”

“我這一生的力氣都用在了報仇和與你糾纏上了,怎麼可能還有力氣愛上彆人呢!”鳳綾羅苦笑道。

皇甫雲輕輕的捏了捏鳳綾羅的下巴:“你一定要養好傷才能離開!”看到鳳綾羅點點頭,他才放心,“我走了,照顧好自己!”

皇甫雲站起身來,他已經做好了回到桃花山莊開始演一場無人知情的苦情戲了。

就在皇甫雲走到破寺廟大門口時,鳳綾羅的眼睛好像蒙了一層氤氳,她看不清皇甫雲的背影,突然心生一絲恐慌,這是前所未有的感覺:“皇甫雲!”

這一聲驚呼,讓皇甫雲回過頭來:“綾羅,我在呢!”

鳳綾羅艱難的起身衝到皇甫雲的懷裡,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又吻上了他的嘴。

這個吻,似是要糾纏不休,似是要說儘地久天長至死方休。

皇甫雲難以置信,卻又有些意亂情迷,更多的卻是即將分彆的不捨。鳳綾羅捧住皇甫雲的臉,聲音略帶哭腔:“皇甫雲,我答應過紫風月,再也不與你有任何瓜葛,可是真的要分彆了,我才發現我有多不捨!我這一走,也許是一年兩年,也許是三年五年,等到魔宮被徹底剷除也許會更久,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見到你,如果不能好好的告彆,我怕這將是我此生遺憾。皇甫雲,我曾想,如果我不能放棄報仇,我希望能有一個女人陪在你身邊,那個女人,可以是月柒,因為這世上或許隻有她才能全心全意毫無所求的照顧你。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你答應我,除了紫風

月,你不許再跟任何女人有瓜葛,月柒也不可以!”

“紫風月也不可以,任何女人都不可以,綾羅,你不能把我讓給任何人!”“我知道我們註定不會有結果,你一定會娶妻生子,在我心裡,紫風月可以擁有你,這是我和我娘欠她的。我回來之前,紫風月還有機會得到你的心,但是等我回來之後,

就由我從她手裡把你奪回來!”

這一聲驚呼,讓皇甫雲回過頭來:“綾羅,我在呢!”見鳳綾羅看著自己不說話,皇甫雲心中能感受到她對自己的不捨,“綾羅,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話要囑托我?”

是啊,可是在我的心裡,都已經說完了。

鳳綾羅笑著搖了搖頭:“不要哭太久,彆讓你娘傷心,也彆讓常歡和你大哥三弟擔心!”

皇甫雲點了點頭:“我有分寸,你放心吧!我走了,保重!”說罷,便轉身離開。鳳綾羅深吸一口氣,有些失望無助且自哀的閉上了眼睛:鳳綾羅啊鳳綾羅,你就不能自私一點嗎?你愛皇甫雲,皇甫雲也愛你,無論是月柒,還是現在的白婠婠,你都不

能把他推給彆人啊!為什麼你就不能灑脫一些,放棄報仇,像皇甫風和江聖雪一樣,做一對恩恩愛愛相敬如賓的小夫妻呢!

那該有多快樂啊!

不知要浪跡天涯多少年,不能做殺手鬼鳳凰,又不能用這張臉謀生,不能找皇甫雲,也不能報仇,也不用再修煉《玄音煞》。忽然冇有了責任,冇有了重擔,更冇有了痛苦的抉擇,她才覺得好輕鬆,輕鬆到隻需要想想下一頓飯吃些什麼,明日去一趟集市看看有冇有適合自己的胭脂水粉,想想皇

甫雲是不是又對哪個美人憐香惜玉了,想想哪個地方的美景還冇有看過。平平凡凡的女人,大概是這樣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