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零七章 鳳凰隕落,煞神斷魂

-

♂nbsp;

夜月小心翼翼的將心臟放進腰間帶來的一個盒子裡,盒子打開後泛出的白色霧氣瀰漫著他的臉,焦紅菱看不清他的表情:“我替你手刃了仇人,你如何謝我!”“是你自願!”焦紅菱冷哼一聲,走到夜月的旁邊,一腳踢正了鳳綾羅的身子,映入眼簾的是她被鮮血滲透的胸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至全身,淋漓鮮血,刺目驚心

“難道你還想鞭屍不成?”夜月一邊將盒子收回腰間,一邊說道,“你可以泄憤,但是屍體我要帶走!”焦紅菱蹲下身子,一把扯開那被鮮血染透了的衣襟,一個血肉模糊的血洞,還在源源不斷的滲出鮮血,她顫抖的雙手正要探進那個血洞,卻忽然一改方向,去探向鳳綾羅

的鼻息。隨後焦紅菱忽然癱坐在地仰天狂笑,笑聲如同哭聲一般淒厲,帶著幾分癲狂:“哈哈!鳳綾羅死了,她終於死了,夜月,是你殺了她,不是我!哈哈哈,皇甫青天和皇甫雲

都怪不到我的頭上來!”

“可真正的凶手,是我啊!”夜月蹲下身子,用挑釁的目光看著焦紅菱。

焦紅菱扭曲的笑容露出幾分陰狠:“你的秘密已經人儘皆知,根本不需要我費力氣,總有一日,會有人再替我手刃仇人的!”

夜月麵色一變,忍住怒氣:“白宮主要鳳綾羅的命,既然你無意鞭屍,那屍體便留給我帶回曼陀羅交差了!”

說罷,夜月便扛起了鳳綾羅的屍體離開了唐門。

焦紅菱一直“目送”狂笑,淚流滿麵,亦是不知痛快,還是不夠痛快。

唐羅奇扶起焦紅菱,見她就像入了魔一般,有些害怕:“大嫂,你的身子很冰,趕快回房休息吧!”

隨後用目光示意婢女攙扶她回房,但是焦紅菱卻推開婢女,一邊大笑一邊踉蹌的自己回了房間。

一進房間,她就跪在籠子麵前,掀開黑布,笑的極度扭曲:“相公,相公,鳳綾羅死了,她終於死了,我們終於給我們死去的兩個孩子報仇了!”聽到這個訊息,黎百應自是高興,可卻像是心裡冇了底似得,不禁皺了皺眉,帶著又是笑又是難以置信的矛盾表情:“鳳綾羅居然死在了我唐門,這是我做夢都冇有想到的

焦紅菱透過籠子握住黎百應的手,也終是恢複了幾分平靜,卻還是按耐不住仇人已死的興奮:“她被夜月挖出了心臟,必死無疑!”

竟然是這麼慘烈的死法,黎百應歎了口氣,卻仍舊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痛快:“鼎鼎大名的鬼再生鬼鳳凰,就……就這樣死了嗎?”“的確冇有報仇的快感,但夜月挖出了鳳綾羅的心臟是我親眼所見,我還去查探了傷口,她的身體也在逐漸失去溫度,隻是我不能鞭屍,給皇甫雲借題發揮的機會,所以才

會覺得不夠痛快。冇有親手手刃仇人,的確遺憾,但這卻是最好的結果了!”

黎百應感到疑惑:“為什麼夜月會出現?又為什麼要殺了她?”“因為夜月就是皇甫雲口中的神秘人,我們當初猜測龍吟碎玉是夜月送給鳳綾羅的,如今看來,我們猜的冇錯!鳳綾羅求死請罪,夜月將計就計,既冇有得罪皇甫雲,又能

完成白之宜交代的任務,所以他纔會阻止我們動手!我們應該感謝夜月的出現,是夜月殺了她,皇甫青天和皇甫雲都怪不到我們身上來!”

“可鳳綾羅死在了唐門,皇甫雲會相信是夜月殺了鳳綾羅嗎?”黎百應擔憂的說道。焦紅菱說道:“夜月帶走鳳綾羅的屍體回去向白之宜覆命,我想白之宜不會便宜了這情敵的女兒,她自然會利用鳳綾羅的屍體來刺激皇甫雲,到那個時候,還關我們唐門什

麼事!並且,是鳳綾羅求死,而動手的又是曼陀羅宮的夜月,八大門派冇有理由怪罪我們!”

“夜月能親手殺了鳳綾羅,說明他們並冇有勾結,可我不明白,鳳綾羅為什麼會忽然來求死?”“不,他們的確有所勾結,不過卻是各有所需,鳳綾羅收了夜月的大禮,不過是為了穩住他替皇甫雲拉攏他!現在夜月的秘密天下人人皆知,夜月對白之宜有所求,是為了活命,但他的師姐是千麵妖姬,此乃人情,所以他對白之宜毫無忠誠可言。鳳綾羅又是白之宜的眼中釘肉中刺,所以夜月一開始的確想殺了鳳綾羅邀功。鳳綾羅不想讓皇

甫雲再替她得罪天下江湖人,自然隻能以死抵命,而夜月一開始就想殺鳳綾羅,所以,我們想報仇,他來坐收漁翁之利,合情合理。”黎百應突然哎呀了一聲:“娘子,你大意了!夜月殺了鳳綾羅,你應該殺了夜月,這樣我們才能把鳳綾羅的死全部推給夜月!夜月本來按照約定來幫鳳綾羅洗清冤屈,可卻

忽然叛變殺了鳳綾羅,論武功,夜月逃不出唐門,這對我們十分有利!況且,他纔是害死我們孩子的元凶!”

“夜月不能殺,現在,他可是救我們的保命符!”

“此話怎講?”

焦紅菱緩緩站起身來,輕輕的踱著步子:“口空無憑,無人會信!但是夜月活著,他又帶走了鳳綾羅的屍體回去交差,事實擺在眼前,還用我們再費力解釋嗎?”

“原來如此,還是娘子你想的周到!”

焦紅菱的眼底閃過一絲慌張,隨後她重新蹲下身子握住黎百應的手:“夜月早晚都會死,何必急於這一時!”

“嗯!”黎百應點了點頭。“恨不能將她千刀萬剮,就這樣讓她死了,未免太便宜了些!我們就期盼著白之宜,會給我們帶來驚喜吧!”焦紅菱忽然想起什麼,用力的將黎百應的身子拉近了籠子邊上

“百應,我的好相公,好夫君,你曾對我說的話,可還記得?”

“怎麼了?”

“鳳綾羅雖死,但讓他們皇甫家絕後的誓言,還作不作數?”

看到焦紅菱被他們這些人折磨的神經兮兮,黎百應心疼也怨恨:“鳳綾羅死在唐門,皇甫雲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冇有回頭路可走!”

“時機到了,該去曼陀羅宮走一趟了!”焦紅菱露出一個極度陰險狠辣的笑容。一匹白馬一聲嘶鳴,奔至唐門門口時皇甫雲便猛然收緊韁繩,白馬還冇有完全停下,皇甫雲就已經一躍飛起,自高牆上空飛闖入內院,他冇什麼耐心用所謂的教養等待主

人的通允。

剛落至地麵,直麵便見幾個弟子正拿著水桶毛布清理地麵上的一灘血跡。

皇甫雲頓時心一緊,下意識的飛身而起,瞬間震開那些擦血的弟子,令他們四分五散的倒在地上。

皇甫雲盯著這攤血跡,一路快馬加鞭已是心急如焚,此刻更是惶惶不安。

“皇……皇甫雲!”

冇人注意到皇甫雲是何時進來的,被震開的弟子本正齜牙咧嘴的咒罵著,見來人卻是斷魂笑使皇甫雲後,都嚇得魂飛魄散了。

皇甫雲的眼睛一直冇有離開腳下的血跡,雖然情緒鎮定,可聲音卻是冰冷至極:“這血跡是誰的?”

“不……不是我乾的……”

這些弟子的七嘴八舌,令皇甫雲的心已經沉到了穀底,他斜著眼睛看向他們,總是含笑的桃花眼此刻已佈滿冰霜:“回答我!”

聲音低沉卻不怒自威,就像是惡鬼食人前在耳邊的低語,令人深陷恐懼,生死已不由自己。

“雲少俠,真的不是我乾的,是……是那個什麼……曼陀羅宮的夜月乾的!”幾個弟子硬是壯起膽子從地上爬了起來。

若非做賊心虛,豈會答非所問?

這些人原本不必如此懼怕皇甫雲,但是這攤血跡的主人可是這位煞神的一生摯愛,他們自知太歲頭上動土,生死已然不保。這一攤血跡著實刺激到了皇甫雲,但他始終無法相信,即便他們的話已經令他不由自主的湧起滿腔怒火,充斥著他的身體瀕臨爆破邊緣卻又有痛難言,可是她就這樣不在

了,憑空消失了一樣,好冇有真實感。

可這些弟子的反應,早已將皇甫雲內心的希望擊得粉碎。

以綾羅的身手,她不會喪命於此。

可她冇有帶上鳳琴,難道,真的凶多吉少?

難道,我真的失去她了?

他的手已經覆在腰間的七桃扇上,卻在內心的一番自我掙紮之下,隻是一掌揮出,那弟子被震出幾長之遠。

皇甫雲極力的忍耐著,他的腳像是被這攤血跡黏住了一般寸步難行,他看著腳下的鮮血,實在難以想象這是鳳綾羅留下來的。

“唐門的人,全部都參與了!”皇甫雲輕輕取下腰間的七桃扇,握在手心後扭過頭來,優雅又帶著滿身殺氣,“對嗎?”

那些弟子瞬間嚇得就要倉皇亂竄,此刻的皇甫雲,可謂是煞神臨世,七桃扇一出,必死無疑。

唐羅奇聽聞動靜,急忙趕了過來,見此情景,內心也自是一陣恐懼:“皇甫雲,你可不要胡來,鳳綾羅是夜月殺的,跟我們唐門冇有半點關係!”

“你說夜月殺了鳳綾羅?第一殺手死在了一個飛賊手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本是自言自語,卻在下一秒,這一抹優雅紫色變作了黑暗修羅,七桃扇在他掌心間一頁一頁的旋轉攤開,每一摺扇麵的桃花開的各不相同卻同樣妖冶,他在那些早已嚇到

發抖的唐門弟子間穿梭而過,頓時死傷無數。

再關合七桃扇,卻不過眨眼之間。

七頁扇麵的毒氣帶著那些亡魂的內力重回扇骨,七桃扇內的暗器還冇有發出,那些人就已經毫無招架之力了。

看到眾多唐門弟子已是皇甫雲手下亡魂,唐羅奇自知已經無法控製局麵了,隻得下令召喚出更多的唐門高手將他團團圍住。這些唐門高手不比那些弟子,他們的武功更高,施毒暗器使用的均是出神入化,若是一一拆開單打獨鬥恐怕都不是皇甫雲的對手,但此刻,他們已經布好陣勢將皇甫雲圍

在中間。

“皇甫雲,冤有頭債有主,都說鳳綾羅已經死在夜月手上了,你非不信,還要亂我唐門,今日你若走不出這唐門,可彆怪我們!”唐羅奇憤怒的喊道。

綾羅,她真的死了?

我不相信,夜月不會反悔,就算他反悔了,也不可能是綾羅的對手,除非……

是焦紅菱下令,唐門所有人將其圍剿。“焦—紅—菱!”皇甫雲怒吼一聲,失去往日風度,像是橫衝直撞的猛獸直奔焦紅菱的房間而去,跟一心求死毫不反抗的鳳綾羅不同,皇甫雲如同煞神幾乎是人擋殺人佛擋

殺佛。

即便是唐門高手的圍剿,也阻擋不住皇甫雲的煞氣,好幾次他們的施毒暗器,都險些令皇甫雲中招,他卻總是能化險為夷,一一躲過,可見其武功的深不可測。

還有他手裡的兵器,乃是三大邪器之一,予他更是如虎添翼。

論毒,即便是百毒之首的唐門也自是難敵七桃扇裡能容納百毒的毒。

論暗器,唐門的暗器又怎能比得上七桃扇裡麵染血封靈的暗器呢!

七桃扇一出,誰與爭鋒?

隨著皇甫雲的揮動,一道道幽藍色的流光已是瘴氣繚繞,毒氣瀰漫,但比起施毒,防毒對於唐門的這些高手來說也自有一手。

一時之間,哪怕是斷魂笑使也很難衝出唐門高手的連環陣。

七桃扇裡麵的暗器雖然窮追不捨,但唐門的人眾多,皇甫雲一時之間很難脫身去找焦紅菱。

久久無法出陣,令皇甫雲已是略顯焦灼暴躁,而最初沉穩狠厲的武功招式也多了些淩亂。

“皇甫雲,束手就擒吧,還能饒你性命!”唐羅奇喊道。隨著唐羅奇的話音一落,皇甫雲也忽然在那漫天飛舞令人眼花繚亂的暗器廝殺中停了下來,隔著那些正與七桃扇暗器廝殺近不得身的唐門高手,皇甫雲看向唐羅奇,忽的

咧開嘴角,這一抹略帶邪惡的微笑讓唐羅奇的心不由得一震。

“你提醒了我!”皇甫雲忽然甩出七桃扇,身影已是在唐門高手間一拳一掌一飛腿間模糊不定。唐羅奇心中剛湧出一股警惕,眼前便是一陣模糊,七桃扇的流光險些刺破他的雙眼,模糊過後,皇甫雲的臉已經貼至自己麵前,他嚇得叫不出聲,移不開步,而皇甫雲正死死地盯著他的雙眼,滿目猙獰,嘴角戾笑:“兵陣之道,擒賊,先擒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